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章天亮: 美左推行疫苗护照 上海启动新疆化新规 怎么看?

2021-04-07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章天亮:公权力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大规模侵犯私人权利,疫苗护照恐是个开始。(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4月8日】

中国上海,4月1日起实行一项新规,要求前往该市就医、旅游、公务和探亲访友的人,凡是停留超过24个小时的,必需要提交个人信息,违者最高处以人民币5000元的罚款。这引发网上人们吵得很厉害,纷纷表达不满,认为这种新规将导致上海新疆化。那么中共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美国,现在左派在力推疫苗护照保守主义的人们在努力地抵制。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保守主义者非常反感疫苗护照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教授,就中美这两大新闻事件提出了他独到深刻的分析解读。

中共为什么要在上海推行新疆化新规?

我们先说一下关于上海新疆化的问题。这是官媒新华社的报道。这其实是一种上海新疆化的政策,而且这个政策有可能向全国推广。所以,有很多人在网上表达不满,包括一些过去跟中共属于长期站在一起的人,都不喜欢中共现在这样的政策。我觉得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中共当局有意给民众制造麻烦,以减少人口的流动性。

拿佛教举例子,佛教传入中国,如果想在中国立足,必须进行本土化改造,如果不做这种改造,这种思想在这个地方的存活几率很低,或者他的生命力很小,传播能力很低。如果要想使佛教思想在中国传播广泛,必须得进行本土化的改造。 比如禅宗,就是本土化相当成功的一个宗教,因为他跟中国道家的东西比较像,他就可以在中国传几百年、一千多年的时间,而且历久不衰。从宋代以后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了解一点关于禅宗的东西。

再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本土化,它其实是和中国历史上法家学说相结合的。因此中国的所谓马思主义,其实带着浓重的法家色彩。毛泽东说他自己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中共经常宣传说中国的马思主义“是马列主义和中国具体革命相结合”,在中共的《求是》网上就讲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所以任何一个外来的思想,你要想立足,都得需要做本土化的修改。

中共户籍制度与法家思想

法家思想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限制人口的流动。在战国时期有一个阶层叫做“士”,它是天子、诸侯、大夫、士这四个贵族阶层之一。这个阶层有一个特点就是流动,走来走去。比如孔子周游列国,孟子也是。这是文士的流动。武士其实也是流动的,像毛遂等。所以孟尝君养士三千。列国之间流动的这种人就是“士”阶层。

法家极度讨厌文士和武士这两种人,所以韩非子讲: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像孟子、孔子,是靠他的文才去扰乱法治;侠客武士,是靠着自己的武功去违反当局的禁令。韩非就把这两种人都归于“五毒”之名,即对社会有危害的五种人中最重要的两种。所以法家就是限制人口流动

中共户籍制度,其实也是限制人口流动的,所以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后对户籍的管理非常严格。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都要开“介绍信”;你到一个亲戚朋友家住,行李刚刚放下,居委会的人就来敲门。当然,“改革开放”之后,中共在这一方面有所放松,但是其实仍然是非常严格的。

上海新规试点目的:限制人口流动

那么上海新疆化,就是给人口的流动增加麻烦,这样人会觉得太麻烦了,去了之后还要登记,可去可不去的就不去了。我总体的感觉,中国社会越不稳定,中共就越会限制人口流动

有人说,中共现在的监控设备不是非常发达吗?你在哪儿,马上就被看见了,中共就知道了。

我看到一个数据,说中国的监控镜头全国好几亿个,大概平均两个人就能摊上一个摄像头。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对人的监视那是没有问题的,但光监视不管用,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件,它的警力还是有限的,所以对它来说最好就是人老老实实地待着别动。中共它越来越失去对这个社会的安全感的时候,它就会越来越限制人口的流动。

上海可能只是一个试点,因为上海流动人口多,用这样的方法限制流动人口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如果上海的经验能够得以推广,那么全国对人口流动的限制也会逐步地加强。

有人觉得这也没什么,我少出远门呗。但是要知道中共的危机感一旦深入地植入到心里的时候,比如农村人, 你说你出门去附近的县城,说不定也需要限制,现在的新疆就是如此。

真实的新疆:一个被中共军警强行管控的大监狱

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贴文,相信这是真的。咱们知道新疆是以天山山脉将新疆分为南北两部分的,北边是北疆,乌鲁木齐在新疆以北;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就是南疆。

新疆地区,人口最多的是在天山以南,南疆情况非常地紧张,汉人很多,维族人也很多,汉人和维人之间的关系,现在是互相仇视和防范。贴文的人说,他到南疆的时候,发现南疆所有旅店都是禁止维族人去居住的,旅店都是汉人开的;汉人和新疆人互相之间不说话,道路以目,而且互相防范,互相仇视。内地饭馆的菜刀要实名制,但是南疆的饭馆更夸张,不光菜刀要实名,而且菜刀上必须得拴一个链,把这个链拴在另一个地方锁起来。也就是切菜的时候,案板只能放在这儿,菜刀根本拿不走。如果菜刀没有被链子锁著,要被罚款,而且罚得特别特别重。他怕你拿菜刀到别的地方去实施暴力。所以南疆整个就是一个大火药桶,被中共军队或武警之类的强行给压在那里。

为什么说新疆是个“大监狱”,说新疆发生了群体灭绝?真的是跟这些情况有关系。如果你去那儿你会感受到这样的威胁。

容忍上海尝试新规,全国的新疆化将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么上海也开始了对人的限制,也是有新疆化这样的趋势。很多人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当时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很多人也觉得跟自己没关系,但是中共它会把这种镇压手段推广到全国。

在2000年之后,“信访办”基本上就跟没有一样了。为什么中共当时设置这么一个机构呢?一般来说,一个法治社会是不需要这样一个“信访办”的,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法治社会——现在也不是——所以万一遇到司法不公的时候,社会提供这样一种救助机制,你可以到那地方去告状。就是说,底下的人胡来的时候,他知道北京还有一个相当于告御状的地方。

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很多法轮功学员就利用这个渠道去申诉,说镇压法轮功不对。去的人多了之后,中共就做了一个决定,法轮功不能上访。当时中央派人在“信访办”门前截访,当听说是为法轮功上访,马上抓起来弄走。

但是这样的模式能持久吗?是法轮功的就抓走,不是法轮功的就可以进去。最后,地方官员发现这太好用了,谁要想进京告我的御状,我就直接说这人是法轮功,马上就抓走了。所以很快就变成了任何事来上访都不行了。这就是中共把镇压法轮功的经验一下推广到全国去了。

过去的酷刑可能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包括活摘器官,主要是针对法轮功学员。但一旦开了这个头,其他别的人就都能成为酷刑或者是器官贩卖的牺牲品。

同样,如果允许上海这种规定存在,全国的新疆化也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政府变成了老大,无处不在地监控你,政府想让你去旅游,你可以;政府不想让你去旅游,你就不可以。所以这才是大家感到真正不对劲的原因。

美国保守主义者如何看待疫苗护照

在美国,现在左派在力推疫苗护照保守主义的人们在努力地抵制。

很多人觉得很奇怪:注射疫苗就注射呗。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叫做“集体主义”,随大溜,大家做咱也跟着做。但是美国的保守主义者们强调的是个人主义,就是我做我自己的决定,我不听你政府的,做这个事的人再多,我也可以不做,我可以特立独行。

其实保守主义者强调的个人主义,是强调两个东西:第一就是个人的自由,不能被随便去侵害;第二就是每个人得为你自己的自由负责任。比如喝酒,我可以选择喝,也可以选择不喝,这是我的自由;但是我一旦喝了,我就得为我的选择承担结果,假如我喝酒喝多了,最后我自己身体搞坏了,那是你自己的事,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所以你得负责任。

实际上,保守主义者讲的意思是,每个成年人有做选择的能力,并用自己的思想去做判断,然后再为你的判断和选择承担后果。 这是美国保守主义者讲的概念。所以在保守主义者看来,打疫苗和不打疫苗这本身根本就不重要,也许反对疫苗护照的人,他自己就注射了疫苗。

强制疫苗护照公权力对个人自由的一种侵犯

有个人在福克斯新闻发了一个自己的评论,他说:我就坚决反对实行疫苗护照,这相当于给你一个像护照一样的东西,在你的手机上装一个App,我坚决反对。但是坦率地说,我给我自己注射了疫苗,因为我是一个到处去旅游的人,我要坐飞机,所以我不想我坐飞机的时候感染上再感染我家里面的人。我打了这个疫苗,我坐飞机就不害怕了。这是出于对我家人的保护。但是他接着说:我虽然这样做,但是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这样做,因为这个病毒其实对小孩的威胁非常小,甚至比流感还要小,那么为什么给我家小孩子注射这东西呢?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疫苗长期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

所以人们就反对强制实行疫苗护照,他们反对的不是疫苗本身,他们反对的是政府或者大企业强制每一个人打疫苗,这是公权力对个人自由的一种侵犯。

今天政府可以用瘟疫为理由强制你打疫苗,明天政府会说,美国的肥胖症实在太厉害了,每个人必须控制每天能够摄入的糖份。怎么办?每天给你一张票,就跟中国“文革”时期发糖票一样, 你想买糖,你得交那个糖票。政府会说,我这是为你好,我免得你变得过于肥胖得糖尿病。但是政府有没有权利这样做,给你发糖票,限制你吃糖呢?吃多少糖那不是你自己决定的吗?你做为成年人,连自己吃糖吃多少都控制不了。你觉得政府说限制你吃糖是对你好,但对于这个社会上95%甚至99%的人来说,谁对你会比你自己对自己更好呢?人为什么要把对自己好的权利交给政府呢?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人反对疫苗护照的原因。

左翼人士对疫苗护照的托辞说不通

当然,有一些左翼人士提出一些观点,说公立学校的孩子入学必须要注射疫苗。这又是胡扯。美国没有任何一所学校,需要一种实验性的,几乎从来都没测试过的,你都不知道它安全不安全的这个疫苗作为学生能够上学的入学条件。所以左派找的这种托辞是说不通的。

有人可能说,你不打疫苗,会影响公众安全。这么说的人其实他自己根本就不相信疫苗有用,如果相信疫苗有用,那你自己注射完疫苗之后,你就安全了,别人感染不了你了,还有什么公众安全问题呢?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凭什么强迫别人去打,其实戴口罩也是一样。所以说,你如果认为疫苗是有效的,打完之后你就应该放心了,你不应该去强迫别人打。

左派原来他也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来做主。那按左派的理念,我的身体我做主,你凭什么要把疫苗注射到我的身体里面去?所以保守主义者或者持有传统理念的人,他之所以感到这个事情很不对劲,就是因为他觉得政府的权力已经过界了。

疫苗护照社会征信系统相联系,区分不同类型公民不同对待

有推文说疫苗护照很快就会和社会征信系统(social credit system)联系起来。这个社会征信系统,其实就是中共现在用的东西。根据你注射疫苗的情况,把公民划分成两类,一类是好公民,一类是坏公民。好公民是听话的, 让你注射疫苗注射了,还有疫苗护照,那么就可以给好公民和坏公民以不同的待遇。

比如说大企业,一个航空公司,他甚至可以以你没注射疫苗为理由,拒绝你登机,超市禁止你进去买菜,不让你住旅馆,就跟现在戴口罩一样;在大选的时候,你没有疫苗护照,不让你去投票。他会说,你没有注射疫苗,你对大家造成一种公众安全威胁,等等等等。这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就变成一个限制你自由的工具了。

那这些大的企业,如果有一天“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一旦盛行,明明你注射了疫苗,但它想把你从这个社会里边取消出去,让你在这个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它只要动动手指,把你的数据一改,说你没注射疫苗,你就寸步难行了,飞机不让坐,菜买不了,酒店不让你住,投票站不让你投票……试想,那就等于是把你彻底限制死了。

公权力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大规模侵犯私人权利,疫苗护照恐是个开始

我们不能把我们个人的权利交到这样的机构里面去,由它来决定我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所以不要觉得疫苗护照没什么。公权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会大规模侵犯私人权利。疫苗护照也许就是一个开始,这才是大家真正需要反对的。

所以关于疫苗护照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我要去看演出,我要出去旅游之类的,我到底要不要注射这个疫苗?如果这个选择是你个人的选择 ,我觉得你怎么选择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强制性选择,那就是不行的。

对政府强制力包括大企业的强制力本身,要特别警惕

很多大的企业过去说,我们的信息掌握在私人公司里面, 它又不是政府。比如说手机上有一个App,然后这个App上面有我注册了什么疫苗的信息,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大公司它也给你做一些隐私保证, 说这个没关系,我们不会侵犯你的隐私,不会出卖你的数据。但是问题是,你能相信它吗?

如果推特也好,或是脸书也好,他们能够把他们不喜欢的人随便就封了号, 把他们不喜欢的竞争对手直接就从云上给踢出去,亚马逊就把Parler关掉,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觉得如果有朝一日他想控制你,他会放著这样一个有力的工具不做吗?他动动手指,就让你住不了店,上不了飞机,你觉得他们不会这样做吗?

过去我们通常讲,不受限制的权力是针对政府,但是我觉得现在对于高科技公司来说,我们也得想办法不让他们知道我们那么多的信息,免得被他们控制。

当然有一些人讲,这个疫苗里面有什么什么东西,注射了之后,你的基因都变了。这其实我也不太相信了,我只能从常识上来讲。基因一旦改变的时候,这个人会发生很大变化的。但如果一个人基因被改造,我觉得现在人的技术还没有达到那一点,通过注射一针疫苗就改变你的基因,我觉得还不大可能。

但是政府的这种强制力本身,或者大企业这种强制力本身,还是需要我们特别警醒的。

章天亮: 中美冲突是两种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争夺 

章天亮: 川普留下一招独门绝技 拜登无法逆转

章天亮: 深度解析“黄命贵”与抵制新疆棉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