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美律师:针对无休止的封锁令 高院应干预

2021-02-09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美国最高法院。(图片来源:推特)

【希望之声2021年2月9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编译)《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网站周一(2月8日)发表了律师斯崔特(Scott Street)的一篇文章说,由于疫情,美国许多地方的封锁令没完没了。而最高法院不作为,长期放纵行政部门违反宪法。如果法官不行使独立的判断,民主社会就将瓦解。

该文的节选翻译如下:

在过去一年中就像美国各地的众多法官一样,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些法官似乎也无法摆脱其政治观点,并质疑封锁令的合法性。在上周针对加州教会与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之间持续纷争的法院命令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先前最高法院裁定纽森禁止室内宗教礼拜的规定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但纽森不理会此裁决。因此才有了法院的一个新命令。

最高法院作出这一决定的一周后,纽森政府发布了一项地区性的“居家令”,再次禁止在神圣的节假日期间从事任何室内宗教礼拜,但杂货店和大型零售商,如Costco和Best Buy,却可以以25%的最大客容量开放。该居家令无视法律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尤其是在圣诞节期间,而且州长还要求民众完全忠实地执行。

加利福尼亚州一定知道它将被告回到最高法院,并将付出代价。大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非常严肃地指出:“最近,该法院非常明确地表明,像加州这样的法令未能通过严格的审查并违反了宪法……今天的命令本来是不必要的,在这些案件中,下级法院应该遵循该法院已经给予的广泛指导。”

无异于CNN发表的司法意见

当然,人们可能会预料到加州政客的如此不满,因为加州投票支持拜登的人数几乎是支持川普的两倍,但看到三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根(Elena Kagan)、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和布雷耶(Stephen Breyer)的表现,则更令人恐惧。他们没有遵循先例,而且实质上是在指责其同事在杀人。

卡根的异议无异于《纽约时报》或CNN的专栏文章。她一再坚持,加州对室内宗教礼拜的禁令是基于“科学”的,并且无论如何也是由真诚的“专家”制定的,他们的意见必须被遵循。但她是否注意到自去年夏天以来加州发生的一切?

这里没有任何是基于科学的,政府官员私下里承认这一点。因此,加州的病毒传播率与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教会大致相同,而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教堂室内礼拜已经开放了数月之久。

在这一点上,加州官员甚至不声称要依靠科学或数据了,而是创造出一个对来自不同家庭聚会的限制。当然,正如戈萨奇指出的那样,尽管有担忧,加州人还是被允许与家庭外的人做很多事情,例如购物、在办公室工作和旅行。纽森政府刚刚做出了一项价值判断,即哪些行业可以保持开放。至少对于教堂而言,《第一修正案》禁止这样做。

没有科学或数据  只有独裁

此外,如果加州有任何科学或数据显示说必须关闭教堂,那就会公布出来。但是没有。

加州还没有任何有关居家令的数据。最近的报道指出,纽森的“政府不会披露有助于决定何时取消其最新居家令的关键信息”。这种缺乏透明度一直困扰着纽森数月之久,可追溯到去年夏天,当时他的公共卫生官员安杰尔(Sonia Angell)没有做任何解释就辞职了。甚至《洛杉矶时报》也说,纽森在她的离职一事上“不坦诚”。

可悲的是,卡根的异议反映了在瘟疫大流行期间法律界的更大失败:面对现代美国历史上对公民自由的最大攻击时,未能行使任何独立的判断或批判性思维。

法官躲避 不履行职责

尽管应该将政治决定留给政治上负责的部门,但是司法机关有责任阐明法律是什么,并防止政府以任意和变化无常的方式行事。如果法官不行使独立的判断,民主社会就将瓦解。

实际上,很少有法官要求政府对居家令负责。而那些曾经要求的法官却被嘲笑为川普的右翼支持者(他们其实不是)。同时,诸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之类本应捍卫民权的组织,却顺从公共卫生官僚的居家令,并以瘟疫大流行为借口实现其政治目标。

卡根在南湾五旬节案(the South Bay Pentecostal case)中所持的异议可能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迁就行政部门的官员。但是这种顺从不能永远持续下去,而应该取决于政府行动的性质。

居家令在美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它在过去的一年里使数百万人失业,孩子受不到教育,这与法院历来临时、有限地顺从行政裁决的行为大相径庭。

科学不能搁置法律

当然,法官具有独特的地位,可以审查并确定政府是否以最严密的方式并在《宪法》范围内采取了合理的行动。法官一直在这样做,陪审团也是这样做的。不想做与不能做是两回事。

所有人和卡根大法官都应该知道这一点。在一篇著名的《哈佛法律评论》文章中,她剖析了20世纪行政法的发展,尤其讨论了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兰迪斯(James Landis)和最高法院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努力建立“专家”行政机构,以控制联邦政府的决策。

她明确指出:“关键是像兰迪斯或布雷耶那样,依靠内部专业人士的行政管理模式会引起对政府机构行为质量的严重质疑,不亚于其合法性。”

这些话现在看来已经遥不可及。我们希望,随着瘟疫大流行进入第二年,有更多的法官会停止将瘟疫政治化,开始遵守法律,认真地考虑居家令,就像卡根所预料的那样。封锁是不可持续的。

而且它们不会随着疫苗的推出而消失。《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政府和企业越来越接受流行病学家长期以来提出的警告:病原体将传播数年甚至数十年,这使社会与冠状病毒共存,就像与流感、麻疹和艾滋病毒等其他疾病共存一样。”

批判性思维是美国的方式,也是唯一可以使国家前进的东西。我们可以回到那去吗?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