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深度分析:中共如何偷窃美国大选

2021-01-06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11月14日数十万美国民众参加在美国华府举行的“停止窃选(Stop the Steal)”大游行和集会。(图片来源: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1年1月6日】(转自大纪元)2020美国大选舞弊纷争在震惊世界的同时,也彻底曝光了中共是如何布局、渗透,并几乎窃取了美国总统大选。这同时带来一系列引人深思的疑问:美国大选为何会爆发大规模欺诈,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为何敢于公开对选举欺诈新闻进行审查和封锁……?透过这次大选,睿智的美国人民或已找到答案。

保守派大律师伍德(Lin Wood)2020年11月12日曾发推文指出,“共产主义几十年来已潜入我们的国家,从学校、电影、电视,到互联网、政府官员和政客。共产党吹嘘他们将不费一枪一弹地占领我们的国家。”

伍德律师多次指出,美国和自由世界的真正敌人是中共,中共试图窃取美国大选

他还列出了中共入侵、偷窃美国大选的时间轴:

• 渗透媒体和地方、州和国家政府官员(意识形态、金钱和勒索),超过20年;

• 2020年大选前在美国部署Dominion投票系统,计算机欺诈;

• 借助大瘟疫,实施邮寄选票舞弊。

渗透政坛 制造美国版“特洛伊木马”

木马屠城记的故事告诉人们,打进内部的威胁最危险。2020美国大选暴露出的诸多问题,显示了美国遭到中共渗透之深度。

美国大选中最先引起人们关注的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盘门”事件。

《纽约邮报》10月14日报导了有关亨特‧拜登的电脑硬盘被外泄事件。根据外泄硬盘中的电子邮件,亨特通过与“对我和我的家人感兴趣”的公司做交易来赚钱,收受了包括中共在内的外国政府势力的大笔金钱。

据报导,亨特与有中共情报部门背景的“中国华信能源(CEFC)”董事长叶简明(Ye Jianming)合伙开办多家公司,并替邮件中提及的“大老板”持股;叶简明还以“咨询费”名义每年向亨特支付一千万美元。

一周后,亨特‧拜登电邮收件人之一的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发表声明,作证说《纽约邮报》报导的“硬盘门”内容属实,并指认与中共交易的“大老板”就是乔‧拜登。博布林斯基称,他会向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提供相关证据文件。

实际上,在“硬盘门”曝光前,美国国会已经就外国势力对美国政要的渗透进行过调查。

在9月23日,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与参议院财政委员会,联合发布一份87页的调查报告——《亨特‧拜登、布瑞斯玛与腐败:对美国政府政策的影响及相关疑虑》(参议院报告链接)。

报告披露了前副总统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与乌克兰能源公司之间“广泛而复杂的金融交易”;并指亨特‧拜登与叶简明(Ye Jianming)、董功文(音译,Gongwen Dong)和其他与中共政府和军队有联系的中国人有商业联系,其中涉及数百万美元的可疑交易。

11月18日,美国参议院发布更新报告(参议院报告链接),披露了更多证据,指认拜登家族与中共政权有关联,包括一家与华信有联系的上海公司向亨特‧拜登一位亲密商业伙伴汇去600万美元。

参议院11月18日的更新报告,引述了博布林斯基于10月27日接受福克斯(FOX)新闻的采访报导(FOX报导链接),博布林斯基在采访中指称,乔‧拜登及其家人已经受到了中共的“胁迫(Compromised)”。

中外媒体均报导了叶简明与中共军方和情报部门关系密切。

不过乔‧拜登否认自己知道亨特‧拜登的商业交易。一些民主党人称“硬盘门”是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行动,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确认,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干预其中。

美国主流媒体和主要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在大选中一致屏蔽了“硬盘门”等新闻事件的相关信息。

总统候选人可能遭受中共“胁迫(compromised)”,并非中共试图染指美国大选的单一例证。事实上,随后被曝光的多个事件已揭示了中共对美国政治的渗透是长期和系统的布局。

12月8日,美媒Axios独家报导了中共女间谍“方芳”(又名Christine Fang,克里斯汀‧方)渗透美国各级政要的内幕(Axios报导链接)。

Axios援引美国情报官员的话称,方芳通过竞选筹款、广泛地联络和“个人魅力”,并跟至少两个中西部市长发生过暧昧或性关系,这让她迅速接近权力中心。报导分析说,中共努力渗透美国政界,甚至不惜花费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据Axios和FOX等美媒的跟进报导,不仅是加州的部分政界新秀与方芳有染,一些身居要职的美国国会议员也被她渗透。

根据Axios报导,中共女特工方芳努力渗透美国政要官员并非是孤立的行动。事实上,美国情报官员指出,美方是在监视另外一名涉嫌进行特务活动的中共官员时,“顺便”发现了方芳。

12月10日,福克斯(FOX)援引前情报官员的话(FOX报导链接)指称,中共在美国乃至全球广泛和深入地撒下“美人计”,并且在疫情期间加大了活动力度。

电子投票系统被指操控美国大选 背后藏中共黑手

11月4日凌晨,多个摇摆州在川普(特朗普)得票明显领先的情形下突然暂停计票,恢复点票后,拜登得票随即反超川普。随后多个州被指计票系统出现多次大规模“灌票”。

同日,传统上是共和党票仓的密歇根州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对拜登得票超过川普的选举结果进行核查后称,由于“人为错误”,该县使用的Dominion电子投票系统将投给川普的6000张选票“错误”转给了拜登。

大规模计票统计异常,加上安特里姆县的Dominion投票机“人为错误”,掀开了2020大选舞弊疑云,并将电子投票系统彻底曝光在公众视线下。

12月14日,调查安特里姆县Dominion投票机的联合安全营运集团(Allied Security Operations Group)发布报告,指出该县的6000张选票错误是Dominion蓄意和有目的所致,并非人为错误。该报告明确表示,Dominion投票系统参与美国大选,属于“国家安全紧急事件”。

实际上,11月份美国前联邦检察官、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对多个摇摆州选举欺诈提起诉讼中,多名前美军情报官和电子专家都曾宣誓作证,指认美国选举中使用的Dominion和Smartmatic等电子投票系统存在漏洞,并蓄意让包括中共在内的外国敌对势力侵入以操纵美国选举。

如果说,专家们对电子投票系统可能被中共利用操控美国大选的最新指控,更侧重于理论上的分析和论证;那么在现实中,美国选举所使用的电子投票系统,早已被曝光在资金、设备、人员等多个方面,与中共存在极其敏感的关联。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记录(SEC记录链接)显示,Dominion投票系统的母公司——纽约私募基金Staple Street Capital,在美国大选前一个月,于10月8日收到了在纽约注册的瑞银证券(UBS Securities LLC)的4亿美元投资。在2020年大选中全美有30个州使用Dominion投票系统。

Staple Street私募基金背景神秘,2014年12月还从纽约瑞银证券收到2亿美金,并于2018年7月以未公开的价格,收购了Dominion投票系统。

在中国,也有一家在北京注册的瑞银证券(UBS Securities Co.Ltd)。北京瑞银证券是中共与瑞银集团(UBS Group)的合作项目,直接由中共掌控,被外界视为是王岐山的政治资产。

根据彭博社数据,纽约瑞银证券(UBS Securities LLC)有四名董事会成员,其中三名为华人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Dominion母公司和纽约瑞银的4亿美元交易被曝光后,3名华人董事的资料被纽约瑞银急速删除。根据公开资料,纽约瑞银神秘消失的3名华人董事,曾同时是纽约瑞银和北京瑞银的董事会成员。这两家瑞银证券除了同属于瑞银集团外,并未公布它们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

美国大选中的电子投票系统与中共政权的关联,并不仅限于Dominion母公司在大选前突然收到疑似与中共有关的巨额投资;甚至美国选民们使用的投票机,许多零部件都是由中共控制的中国企业生产制造。

今年1月,Dominion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普罗斯(John Poulos)在给美国众议院的书面证词中说,该公司“目前为30个州和波多黎各的司法管辖区提供投票系统和服务”,普罗斯在证词中承认Dominion投票机确实含有来自中国的组件。

2019年12月16日,供应链监控公司因特罗斯公司(Interos Inc.)发布《中国硬件为美国投票机提供动力》报告(报告链接),称美国选举中使用最广泛的三款投票机中的一款电子投票机,其20%的零部件来自中国公司,而投票机使用海外供应商的“不安全”部件时可能会有风险。Interos公司并未点名报告中的投票机厂商。

Interos在报告中指出,中共对印度尼西亚、台湾和香港的民主选举都进行过网络攻击。

Interos的报告已遭到美国五大投票机销售商(Election Systems &Software LLC.、Dominion Voting Systems Corp.、Hart InterCivic Inc.、Smartmatic USA Corp.、Unisyn Voting Solutions Inc)的反驳。

尽管电子投票机厂商和中共政权都否认,在中国制造的投票机会对使用的国家的选举造成威胁。不过,已经有多个亚洲国家指控中共试图利用在中国制造出的投票机,来干预外国选举。

今年6月1日,《Newsweek》日本版报导说(Newsweek报导链接),在韩国2020年4月大选中,韩国使用的华为制造的计票机疑似出现非法操纵投票的作弊行为。

另据菲律宾ABS-CBN电视网2015年9月16日报导(报导链接),菲律宾政府担心中共会透过投票机干预菲国2016年大选,因此要求投票机厂商Smartmatic公司,将点票机的制造地点从中国苏州改到台湾。

另外,美国媒体《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今年11月25日报导说,Dominion公司有核心技术人员之前曾经是中国电信的员工,中国电信被美国国防部认定为与中共军队合作超过20年。川普政府将中国电信列入“中共军工企业”的黑名单。

Dominion和Smartmatic公司都曾发表声明,否认了与美国大选舞弊相关的指控。

中共渗透美国主流媒体

2020年12月29日,美媒《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报导说(报导链接 ),美国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档案详细揭示了,西方主流媒体是如何被中共收买。

根据《国家脉动》报导,中共统战机构“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多年来一直通过组织西方媒体参加其资助的“中国之旅”和“私人晚宴”,来影响“媒体、有影响力的人、舆论领袖以及公众传播渠道”。涉足其中的媒体,几乎网罗了绝大部分的西方主流机构,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路透社、CNN、《福布斯》、《金融时报》、彭博社等等。

CUSEF组织除了拉拢西方媒体,还针对美国大学捐款来资助“政策研究、高层对话和交流计划”,并幕后操控对美国国会、社会精英以及州和地方官员的游说活动。

针对美国主流媒体是否被中共渗透的疑问,网络媒体“联邦党人”(Federalist)2020年5月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导链接),总结了各大媒体与中共的商业关系。

该报告开篇便提出一个现象,“你经常会看到与中国有经济往来的美国公司代表自然而然地成为中共政策的维护者,传播中共的宣传”;随后详细列举了一些主要美国媒体与中共的商业关系。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2009年,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向《纽约时报》的母公司《纽约时报》公司(New York Times Company)贷款2.5亿美元。同年,斯利姆购买了该公司1590万股A类股,并因此拥有《纽约时报》17.4%的股份,成为该报最大的股东,在董事会中拥有约三分之一的投票权。

斯利姆经常与中国公司开展业务。2017年,斯利姆的巨人汽车(Giant Motors)与中国的江淮汽车合资。

据“彭博法律”报导,斯利姆的美洲电信公司(America Movil)正与中共电信巨头华为(Huawei)合作,今年向哥伦比亚政府推介了一个5G试点项目。华为正在积极致力于破坏美国的安全利益,推翻美国禁止使用华为5G网络的立法。

该报告指出,斯利姆可能不会参加《纽约时报》的编辑部会议,但该报所有领导人肯定知道谁在给他们发薪水。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2013年,亚马逊CEO、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以2.5亿美元现金收购了《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与中国的商业市场有着直接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在《华盛顿邮报》的“广告”栏目中已经显现出来。

《华盛顿邮报》订阅版有附赠一份名为“中国观察”的广告增刊。“中国观察”增刊是由中共党媒《中国日报》提供的。《华盛顿邮报》公开接受中共的广告费,并散发中国宣传品。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CNN由华纳传媒(WarnerMedia)拥有并运营,而华纳传媒与中共有着重要的金融和机构关系。

2013年6月,华纳传媒与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简称CMC)合作。而CMC是一家受中共监督的媒体公司。

报告指,美国公司与CMC等组织合作时,会受到中共利用其法律来推进其全球目标的影响,这包括强迫技术转让,让公司和数据受到中共的随机搜查,这些给美国带来了国家安全风险。

报告列举了CNN在疫情中的表现,作为受中共影响的说明。例如CNN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大瘟疫问题上为中共唱赞歌,CNN甚至称赞中共的“控制模式”。

MSNBC和NBC:

MSNBC和NBC新闻都由NBC环球公司运营,该公司与中共有广泛的经济联系。2010年11月,NBC与新华社签署协议,建立起国际广播新闻业务合作。

新华社和其它8家中共媒体已被美国政府认定为“外国使团”,它们并非独立新闻机构。

2015年,NBC环球公司给予受中共控制的百度的新视频网络平台iQIYI授权,该平台在纳斯达克上市,由于NBC的缘故,它在纽约时代广场做广告。

美国广播公司ABC:

美国三大电视网之一的ABC广播公司与老牌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同属迪士尼公司(Disney )所有。而迪士尼和ESPN,在中共控制的中国经济中都有深层次的金融权益。

例如2009年11月,中共批准迪士尼在上海创建迪士尼世界主题公园。全球总共只有6个迪士尼乐园,其中一个在中国上海,一个在中国香港。

而ESPN为了在中国的经济利益,也被发现向中共卑躬屈膝。例如2019年10月当NBA为了经济利益拒绝谴责中共时,ESPN选择支持NBA。

报告总结说,ABC公司对中共屈膝以换取更多的金钱利益,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记者无法报导真相和追究当权者责任。

彭博社Bloomberg:

彭博社是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其所属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彭博LP”,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

彭博LP通过中国市场向其网站销售终端,并通过将美国投资者的数十亿美元输送到中国债券市场,帮助中国企业融资。彭博LP支持了364家中国公司,并引导约1500亿美元进入其债券发行。在这些公司中,有159家由中共直接控制。

2014年,彭博社为避免激怒中共,扼杀了一项关于中共精英财富的调查。

该报告指,彭博LP老板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本人一直是中共的辩护人。他亲自游说反对川普总统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并为中共鼓掌。

另据美国知名智库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的报告(报告链接 ),中共通过扶持中共国有媒体,收购报纸、电视或广播,以及利用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等方式,全面渗透和控制了美国多数的中文媒体。

事实上,从2020大选前的民主党候选人家族“硬盘门”风波,到大选中曝光出的各种选举欺诈现象,以及大选后的中共女间谍方芳渗透美国政要等等,对于这些新闻大事件,美国主流媒体罕有正面报导。

中共渗透社交媒体和科技巨头

在2020美国大选中,推特、脸书、谷歌、YouTube等社媒和互联网巨头,对选举欺诈、左派涉嫌贪腐等新闻的审查和封锁,已引起公众对中共渗透的广泛担忧。

尤其是推特在大选中对川普阵营消息的封杀、和对中共外交官散布假新闻的无视,其表现出的双重标准更加重了这种忧虑。

谷歌:

2020年11月,三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信谷歌首席执行官,指谷歌(Google)在大选前操纵播放信息,使民主党或成为“数以百万计选票”的受益人。

2020年12月,谷歌旗下的YouTube宣布将删除新上传所有与美国大选舞弊相关的视频,YouTube提到,自9月以来,已经终止了八千多的频道,以及成千上万与选举相关的“有害和误导性”影片。遭YouTube删除的所谓“误导性”视频,包括美国总统川普阵营发布的多条揭露大选舞弊的广告。

谷歌和YouTube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表现,数年前已有端倪。

2018年,美国新闻网站“拦截”(Intercept)披露,谷歌为中共设计审查搜索引擎,将会把“人权”、“学生抗议”等词汇列入黑名单。该消息引发对谷歌的广泛批评。谷歌据报放弃了该项目。

2017年底,《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谷歌在北京开设了一家人工智能(AI)实验室。而人工智能被中共视为“2025”产业战略和军事科技的首要目标之一。

谷歌在2018年先后退出了美国国防部的人工智能军事项目“Maven计划”(Project Maven)和云计算合同“JEDI”。云市场一直被谷歌视为最主要的发展方向之一。2018年8月初,彭博社曾报导称,谷歌正寻求与跟腾讯等公司合作,将云盘等云服务引入中国市场。

另据福克斯报导,2019年7月美国风投大亨彼得‧泰尔(Peter Thiel)呼吁美国应该调查中共是否已渗透谷歌。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回应了泰尔的呼吁。谷歌否认了泰尔的指控,称其与中共军方没有任何交易。

推特和脸书:

2020年12月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在推特转推了美国学者科琳‧韦弗(Corinne Weaver)的最新调查报导(韦弗报告链接),曝光科技巨头如何武器化社交媒体平台,以窃取美国大选

韦弗报告揭示,在大选前,推特和脸书(对川普)审查了65次,但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则不受影响;川普及其竞选团队在推特上被至少审查486次,其中超过400个实例发生在11月3日之后。

另据BBC 2019年8月26日报导《中共官媒“讲好中国故事”的不菲代价》,BBC翻查公开的中共政府采购文书发现,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已成为中共外宣的重点战线。

根据BBC报导,包括外交部、网信办在内的中共政府机构,将涉及高额经费的海外宣传及舆情收集的项目授予官方媒体,而这些经费最终流入推特和脸书等社媒的口袋。

例如2019年8月16日,中新社以国家财政资金采购Twitter推广项目,希望借此增加58万粉丝。

该新闻曝光后,推特曾宣布不再接受政府资助的广告。不过,这并未能减少公众对推特遭中共渗透的疑虑。

2020年5月,推特宣布美国华裔人工智能专家李飞飞担任Twitter独立董事,而李飞飞的背景和经历加深了外界对推特被染红的担忧。

据公开资料,2016年人工智能专家李飞飞加入谷歌云端人工智能团队。2017年12月,李飞飞代表谷歌宣布谷歌AI中国中心正式成立。随后李飞飞宣布,与受中共军方支持的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简称清华AI)建立合作关系。

清华AI是清华大学受中共军委委托、建设的“军事智能高端实验室”。据2018年清华大学副校长、工程院院士尤政的演讲内容(清华大学副校长尤政演讲原文),军事应用将是清华AI的核心目标。

而脸书(Facebook)在2020美国大选中,同样备受争议。

根据美国国家宪法诉讼组织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项目(Amistad Project)的调查报告(报告链接),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Zuckerberg)出资数亿美元,涉嫌干预2020美国大选,以期促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当选。

而脸书在大选中对选举欺诈新闻的审查和屏蔽,也多次被川普阵营抨击。脸书及其创始人的行为,同样被质疑与中共存在关联。

尽管扎克伯格近年来似乎放弃了向中共示好以求进军中国市场的努力,不过中国依旧是脸书最大的收入来源地之一。

据陆媒新浪财经报导,脸书从中国市场理获得的广告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10%。另据美媒CNBC报道,2020年1月脸书在其亚太总部新加坡增设新的工程师团队,专门针对中国广告客户设计广告投放系统。

谷歌、推特、脸书等硅谷科技巨头,在中国市场拥有巨大的商业利益。而对中共政权而言,乔‧拜登显然比对中共立场强硬的川普,更受中共欢迎。

中共利用资本渗透美国学术界和好莱坞

教育和娱乐,是影响意识形态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共试图不费一枪一弹就偷窃美国的突破口。

事实表明,中共已经这么做了。

2020年12月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在乔治亚理工学院发表了名为“中共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学术自由的挑战”的演讲。蓬佩奥在演讲中指出,美国很多大学被北京收买,左倾的大学校园里充斥着反美思想,很容易成为中共的目标。

2020年10月,美国教育部发布报告(美国教育部报告原文),指美国12间顶尖院校有超过65亿美元资金未依法披露,其中包括来自中共政府和华为等中共公司的大笔金钱。

另据《华盛顿自由灯塔》2020年6月15日的调查报导,超过70所接受中共政府资助的美国大学,未依法向美国教育部披露捐赠。

2019年2月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发布报告《中国(中共)对美国教育系统的影响》(报告链接)指出,中共通过“孔子学院”等一系列课程和资金计划几乎渗透到美国教育系统的每一个部门,旨在对美国的孩子灌输中共的宣传。

2019年9月,华盛顿DC一家名叫“号角项目”(Clarion project)的非营利组织发布独家报导(报导原文),指出美国教育部数据显示,外国政府投入大笔资金到美国教育系统中,试图塑造公众舆论和政策,其中就包括中共。报导指,自2012年以来,中共以礼品和合同的形式向87所美国大学提供了6.8亿美元资金,接受中共捐款的学校包括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大学。

时事评论员横河曾分析说,中共利用资本在美进行文化渗透,尤其是渗透学术界。横河说,美国常春藤大学里很多研究中国问题的部门,都被中共控制,不迎合中共的学者,不被给予进入中国的签证;不听中共的中国、亚洲研究课题,被取消中共的基金资助,所以很多美国大学进行自我约束。

除了透过教育向美国人潜移默化地灌输中共宣传外,电影娱乐也是中共的重要渗透目标。

2020年8月5日,非营利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发表名为“好莱坞制作 北京审查”的报告(报告原文链接),指电影塑造了人们思考的方式,好莱坞作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和文化媒介”,制作的影片可影响全球数十亿人;而中共透过影响好莱坞,进而通过好莱坞电影向世界输出中共影响力。

例如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中,曾经点名两部好莱坞影片,为进入中国市场而迎合中共审查、进行删改。

根据“联邦党人”(Federalist)2020年5月的调查报告,迪士尼等美国电影公司为了在中国的票房,在制作前或制作后对作品进行审查,以安抚中共。

不过,中共对于好莱坞的主动迎合并不满足,而试图直接控制美国和世界能看到的内容。2012年中共发文件开始鼓励中企海外收购,包括买下好莱坞影视业和美国文化产业。

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大连万达集团先后砸下近百亿美元,购入好莱坞制片厂“传奇影业”和美国最大的连锁影院AMC等。美国智库“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Security)2016年刊登文章《中共在美国玩隐性实力》指出,万达集团对美国电影制片和发行渠道的控制,使中共更有可能对内容进行审查。

2018年,中共控制下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收购了知名电影制作公司东方梦工厂的所有外资股份,将其转变为一家百分百中共控制下的电影制作公司。东方梦工厂原本是由NBC环球旗下的梦工厂动画公司与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及其它两家中资投资公司组建而成。

中共收买华尔街

2020年11月28日,中共内部学者、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在演讲中爆料,中共利用华尔街搞定美国。

华尔街的美国金融财团,就是翟东升踢爆的,中共在美国权势核心圈内的“老朋友”之一。数十年来,中共同华尔街结下了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黑石集团(Blackstone):

黑石主要业务由房地产、私募股权、对冲基金、信贷四大板块组成。至2019年年末,黑石管理资产规模达5711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黑石曾被《福克斯》杂志称为新一代“华尔街之王”。黑石与中共之间的利益纠缠极深。

2007年黑石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当时中共操控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投)向黑石投资30亿美元,为其上市保驾护航。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中投再次向黑石投入2.5亿美元。过去十余年中,中投公司与黑石间的交易金额高达数百亿美元。

中共对黑石的重金投入,以及中国市场带来的巨大利益,换来了黑石集团对中共的支持。

2020年,中国大陆传出的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但黑石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多次向中共媒体表示,他看好中国市场。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高盛集团1994年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开设代表处,正式进驻中国内地市场。

高盛在开拓中国市场的同时,一直在帮助中资公司海外股票发售中占据领导地位。此外,高盛多次在中共政府的大型全球债务发售交易中担任顾问及主承销商,并在外资投资中国市场过程中担当首选金融顾问的角色。

由于高盛与中共利益集团结成密不可分的关系,使其获得了“超国民待遇”。高盛不但是第一个拿到QFII(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牌照的外资金融机构,而且即将成为中共核准的首家外资独资券商。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摩根大通是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几十年来,摩根大通以股票主承销商(lead underwriter)的关键角色,帮助众多中国公司在美国或香港上市IPO(公开募股),为中共募得的美元资金额度惊人。

自1987年起,摩根大通开始在中国投资及开展投资银行业务,主承销过许多国企发行项目。

摩根大通在深耕中国业务的过程中,选择了权钱交易的经营策略,并因此遭美国政府调查。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摩根大通曾经推出被称为“子女”项目的招聘计划,聘用中共高官子女以赢得业务。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摩根士丹利网站介绍,摩根士丹利“深耕”中国25年,为中国客户在全球股票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总额,超过3200亿美元。

1994年,摩根士丹利分别在中国上海和北京设立代表处。1995年8月,摩根士丹利入股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中金公司是中共批准的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

摩根大通参与了广深铁路、中石油、中国铝业、中国电信、阿里巴巴等等一众中企海外上市募资行动。

黑石、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Citigroup)等诸多华尔街金融财团,在帮助中企海外圈钱以及发展中国业务的过程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例如据陆媒财新网2011年报导,美国银行入股建行六年获利超200亿美元;腾讯财经2013年报导,高盛投资工行七年赚得72.8亿美元。

与此同时,它们也养活并壮大了中共政权。2019年11月14日,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经济金融战略的设计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在参加“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举行的新闻会上时表示,华尔街向中共输血约2.9万亿美元。

2018年,美国川普政府发起贸易战重击中共政权。当年9月,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曾邀请美国主要金融机构负责人赴京,参加“中美金融圆桌会议”,试图透过这些老朋友来影响川普政府。传受邀方包括黑石、花旗、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高层。

2020年10月,美国大选前夕,中共在上海举办了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王岐山露面,再度会见了包括彭博、高盛等华尔街高层在内的中共“老朋友”。

由于华尔街通过中概股在美上市获利巨丰,多年来对中概股企业的财务不合规、甚至造假予以默认。不过,中共与华尔街的关系已促使美国政府反思并采取了行动。

2020年12月2日,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方案要求在美上市公司三年内需接受美国审计;鉴于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受中共挟持、实际不受美国审计监督,所以新法直接让中概股公司面临“集体退市”的风险。

2020年12月31日,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宣布,将让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三大中国电信商下市,以符合川普政府的行政令。

即便如此,就在2020美国大选年,摩根大通、高盛等其它华尔街金融巨头继续增持其在大陆的股份,与川普政府提出的产业链与中共脱钩的计划背道而驰。

(本文转自《大纪元》系列报导:盘点中共如何偷窃美国大选(一)、(二)、(三),报导记者:龙腾云,责任编辑:孙芸)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