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江峰: 川普应对选举舞弊早有布局 关键证据已经在手

2020-11-17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江峰:拜登和极左势力窃国手法与列宁“十月革命”政变手法惊人相同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一场规模浩大的挺川普、反对盗窃美国大选结果的民众大游行周末在华盛顿举行。这应该是六十年代反战平权运动以来,在美国首都最大规模的民间自发的群众集会了。这一场集会,给了川普和他的团队最大的信心和勇气,清楚无误地表明: 人民看得很清楚,谁真正代表了民意,谁在窃取民意。这一民意的彰显在此刻是何等重要。

面对宪政危机内乱危险,最高法院将会如何定性判决

首个因应川普团队诉讼而进行重新点票的乔治亚州,川普已经发文说,乔治亚在没有充分监督权的情况下再次点票是浪费时间。就是说,这个点票过程依然存在着程序上的舞弊。甚至加州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号召要旅行到乔治亚去投票。这种公开违反选举法的话,都敢喊出来,私下里还有多少勾当呢?人们似乎在呼唤最高法院,但是最高法院只能就选举过程中的个别违宪行为进行纠正。大家看当年小布什对戈尔那场竞选,仅在佛罗里达一个地方,官司就那么难,而且更重要的是当时戈尔明确表示服从高院的裁定,保持与小布什的通话,最后绅士般地接受结果。如今,左右已经是两个阵营的厮杀,已经是传统与放纵的道德之争,已经是维系自由世界和平与中共统治世界企图之争了。谁退让?谁会做谦谦君子?就算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就会平息争端了么?选举之前,关于大法官人选、关于最高法院改变制度都已在强力争执,大家不是说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一个个的违法舞弊,然后一个个去纠错,每个州都有民主党人把持,甚至共和党的州县,也难保内心是红还是蓝。现在已经有重磅消息出来,林伍德大律师发推文说,已确定乔治亚州长和州务卿家族,从购买舞弊计票系统机器的一亿美元交易中收取回扣。乔治亚州州长可是红彤彤的共和党人呀!

所以法律攻防战,一个州一个县这样搞,恐怕已经很难解决当下的危机,至少时间上来不及,1月20日前解决不了,就是宪政危机总爆发。就算最高法院给一个裁决,也不会平息内乱的到来,因为有人已经在准备内乱。怎么办呢?宣布整个选举已经被操纵,以及这次大选是可耻的颠覆美国民主制度、颠覆选举制度的卖国和政变行为。这样最高法院判决的就不是过程或者某个州的违法,而是整个选举的违宪!作废!对卖国者进行抓捕。

华府大游行给予了川普团队充分的民意授权

1860年林肯最不愿意但也最合理的做法,就是宣布南方奴隶主的武装为叛军。我在大选日第二天一早跟方伟做的节目中,当方伟给大家展示威斯康星、密歇根州造假数据的时候,我说了一句:我已经听见萨姆特要塞的炮声了。那是南方邦联军队对联邦军队进攻的第一炮,开战了。在法律层面,林肯并没有占据高度,甚至是不符合美国宪法关于各州权力的描述的。但是林肯代表了真正的民意,并在宣布解放黑奴宣言后,占据了道德至高点,并最终赢得胜利,换取了伟大而统一的美国。今天也是一样,美国的建国先父们说,美国的宪法是给拥有道德和良心的人民准备的。川普重申尊重宪法,并不意味着宪法枷锁,而是尊敬制定宪法的本意,那就是维护人民的权力。当有些人试图夺走人民的权力的时候,就是川普最坚决还击的时候。星期六的首都大游行,充分给了川普总统这一份信心,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人民的授权!

两年前川普下达了干涉大选《制裁令》,应对选举舞弊早有布局

其实川普早有准备。我们都知道,他无数次呼吁邮寄选票会带来灾难,但左翼媒体的嘲笑似乎也带动了大多数人。如果不走到今天,人们真的看不清邮寄选票带来的恶果。但是邮寄选票只是利用疫情转移视线的第一步,真正的作弊是来自广泛的左派培养的对川普的仇恨,导致在整个选举过程中,为数众多的选举工作人员普遍放弃了美国传统道德的约束,不再认为作弊甚至违法行为可耻,他们甚至认为把川普拉下马是正义的;另外大型、集中的作弊来自数据点票系统。这一环节其实早就暴露过,人们不太注意而忽略了,2018年中期选举就已经暴露出来了。

当时涉及中共与俄罗斯黑客操控点票系统、操控美国参众两院换届。因此当时川普就已经下达了《外国干预美国大选制裁令》,里面有这样一些很重要的描述:第一,虽然没有明确证据显示外国干预影响了美国大选,但是数字设备和基于Internet的通信激增造成了重大漏洞,并扩大了外国干扰威胁的范围和强度,因此宣布全国紧急状态以应对这一威胁;第二,根据这项法令保护信息来源和方法;第三,根据宪法进行资产保护的措施无效。我们已经非常清楚这次美军出动,在德国截获计票系统Dominion的拥有者Scytl公司的伺服器,成为硬性撼动美国大选是否违宪、是否有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叛国行为的重要证据。

川普总统这个两年前准备的总统令,就是川普的先一手布局。该制裁令第一点,预告了存在利用计票系统的威胁,做好了法律和行动上的准备;第二点,大家可以联系总统撤销埃斯帕国防部长职务,由国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接手。米勒是在中东等地直接指挥参与者,重大反恐行动出身,也是「斩首行动」的操作者,所以美军的这次秘密行动,可以跨越国防部;我们看到紧接着国防部数名高级幕僚被解职,关键是国土安全部(DHS)所属网路和结构安全局(CISA)高级官员布莱恩·韦尔(Bryan Ware)在周末离任,他强烈暗示著美国的菁英们:在浩大的华盛顿官僚机构中存在着黑暗帝国的一部分,或者主动地为这个黑暗势力服务。这也意味着川普的关键行动与网路渗透有着紧密关联。

川普团队避开常规运作规程,突袭获得作弊系统伺服器

这个时候拜登团队紧急火燎地要看《总统每日简报》。什么是《总统每日简报》?就是攸关国家安全的最新情况上报给总统看的。为什么?急了,情报内线被掐断了,不知道川普下一步要如何行动了。然后就发生了美军直接行动搜缴了这次在美国大选中的“舞弊利器”、计算系统Dominion在德国的伺服器。紧接着就是消息出来,不再让CIA局长参加最高情报会议。

CIA跟FBI不一样,FBI负责国内重大案件的调查,CIA主要负责的就是海外情报与军事侦察活动。美军去搜缴位于德国的计票系统伺服器,典型的就是CIA的工作,而且已经透露出来这个伺服器的安装,跟CIA的欧洲总部有关,很显然,至关重要的伺服器放在任何一个商业地点都不放心,只有放在美国人自己的情报机构里才最安全。因为民主党人当然有在CIA里的最高眼线,川普的行动一定会被CIA所知道,但是这一次,川普显然避开了CIA局长,派遣可以直接指挥自己一帮反恐行动当中摸爬滚打的兄弟们的米勒率领美军行动,而且还合法。为什么?2018年的制裁令就已经说明,可以剥夺宪法给予的所谓财产权的保护,直接上门去拿!

步步为营,川普智慧挫败极左黑暗帝国

为什么要把埃斯帕换掉?一是几个月前“黑命贵”运动当中埃斯帕表态不支持川普根据《反叛乱法》对军队的使用;第二是,有个细节,就是上个月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当时停柩国会山,共和党人当中去吊唁的最高级官员就是埃斯帕。这给了人们很多想像空间,埃斯帕究竟跟黑暗帝国有着怎样的联系?那为什么要把中情局长吉纳冷落一边?就是这个行动不走常规的CIA插足的渠道。这并不意味着吉纳本人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密级最高的行动,它直接会左右这次大选的最终结果,会左右美国的国运,国家前进的方向。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还可以看一个小花絮:拜登说他急于获得《总统每日简报》的目的,是为了迅速制定对朝鲜核计划的外交方针。拜托!就是在奥巴马和你执政期间,金正恩的核试验和远程导弹打得最频繁。拜登一旦当政,不可避免地走回“六方会谈”的老路子。拜登为什么不学川普一个人跨过三八线的作法呢?因为只有中间人中共的参与,中共才会有在国际上、中美关系上有进退的筹码;只有中间人中共的参与,美国的权力拥有者才能拿钱呀,为什么奥巴马当总统之前是个芝加哥律师,房屋贷款都没有还完,现在却拥有麻省最有名的富人岛1600万美元的别墅?

拜登和极左势力窃国手法与列宁十月革命”政变手法惊人相同

拜登和他背后的势力与当年列宁发动所谓“十月革命”并建立苏联的手法高度一致:

第一,就是注重宣传,占领舆论阵地,让川普为民意的坚守在媒体宣传中变成对权力的贪恋,让用阴谋与诡诈窃取的选举变成所谓民主制度的胜利。当年列宁就是利用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宽容与自由,用德国皇帝给的金马克,一下子开办了四十多种报纸,鼓吹布尔什维克可以给大家带来和平与面包。当时俄罗斯民众并不确切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但是大家都在饿肚子是肯定的,于是这种画出来的大饼很有欺骗性。但是当政府调查出来列宁是拿战争对手德国的钱干事的卖国贼,列宁不得不冒险搞了“十月革命”。虽然他使用的是很小的一支军事力量,但广泛深入的舆论已经造成了全国的混乱。临时政府丧失了从前线哪怕调回来一个团就能扑灭叛乱的意志,列宁的叛乱得逞。

第二,运用人们对于民主制度的依赖,来为自己窃取政权服务。如果当时列宁不能在制度上全盘接管俄罗斯,他就只能是一个圣彼得堡的土皇帝,但是他迅速召开了苏维埃大会。什么是苏维埃?就是用来取代国家杜马(国家联邦会议下议院)的全国代表大会,就是表面上代表人民的最高权力机构。

列宁如果迅速用布尔什维克代替临时政府,他的野心就会迅速无疑暴露出来,国内民众和各政治利益集团不会接受的,但人们已经开始建立了对民主宪政制度的基本信任,于是列宁召开了苏维埃,称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苏维埃的代表可以通过选举来更换。很快全国的主要大城市都被布尔什维克拿下,善良的人们开始期待第一届苏维埃召开来选出自己的代表。结果会议一结束,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契卡就把其他政党的代表抓起来通通杀害了。

这次拜登还仅仅在自我宣布和媒体推选的过渡政府期间,民主党极左翼就已经开始罗列像当年毛泽东罗列战争罪犯榜一样,准备惩罚川普团队和支持他的人民了。显然,民主制度仅仅是拜登极左派利用来获得国家权力的第一步,一旦拥有权力,就像当年通过非法手段获得政权的苏共和中共一样,他们绝对不会再用脆弱的民主制度给对手任何机会了。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是非常慎言的,尤其是表达对党派与政治案件的看法,但是上个星期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就在公开演讲中说:自由派宣称已经赢了文化革命,要把所有保守派一网打尽。拜登和他的人马上台,要下黑手绝非空穴来风。

第三,统战工作不仅是中共的法宝,列宁建立苏联就是最广泛地联合社会各种游离在主流之外的力量,拜登极左派也是如此。列宁的苏联迅速成为同性恋合法化的国家,女权运动、包括广泛的裸体运动者都在早期苏联大行其道,大量城市游民、流氓无产者被吸引进了所谓革命队伍中来,布尔什维克于是拥有了可以与传统政治力量、与围绕在传统东正教信仰者周围的力量较量的资本。这一点与美国极左派作法高度一致:除了把几乎一切游离于传统信仰、传统社会制度之外的变异拉到身边之外,同性恋、十多种名字都叫不出来的性别、非法移民、甚至罪犯都要给予投票权,好拉进自己的阵营里来。并且,无论是列宁还是拜登的背后势力,都迅速开始建立恐怖组织,用街头暴力压制政治家。当年的契卡,也是跟安提法一样从街头暴力走过来的。他们为什么要削弱警察力量?不就是这个准备么?一旦掌握政权,街头暴力者就迅速转化成一股只服务于政党甚至个人的暴力武装。

人类有个缺陷,只愿意接受眼下的承诺,却从不记取历史的教训。列宁夺得政权之后,迅速把那些敌人和自己建立的报纸统统整肃,编辑要么流亡,要么流放,只剩下《真理报》。今天在编纂假新闻的美国左翼媒体的知识份子们不可能不知道吧?斯大林对同性恋、吸毒者的杀戮,对女权组织、工会、甚至那些穿黑皮夹克卖命的契卡的剿灭,也是残酷无情的,就看看那个创始人——托洛茨基和捷尔任斯基的下场,就清楚了。依靠非法手段窃取政权的混蛋们,永远担心的就是两件事情:一个是人民的清算,一个是“自己同志”用更加卑鄙的手段取代自己。

信仰与民意是川普意志的来源;大选是人接受洗礼和选择的机会

2020美国大选的被窃取,绝对不是曾经自由世界引为傲的民主制度了,更不是美国建国先贤们小心翼翼打造的共和制度了。以后川普面对的对手也许还有更多更疯狂的举动,但是信仰与民意,是川普坚定的意志的来源,也是美国宪法最终变成文字,写在白纸上的灵感与使命。

面对今天的美国大选,说实话,人们开始时不免有些伤感:一旦美国沦落了,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退?但是慢慢地,很多人心里变得踏实了,甚至开始感到了一份幸运:因为我们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拥有了一份可以接受伟大的思想的洗礼,和对信仰认识并选择的机会,可以有了去为未来人类和我们的子孙站出来的机会。这难道不是一份幸运么?!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份上天给予的荣耀。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