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缔造美国的故事(42): 民主党主张开放边境是为了选举票仓,对国家是危害

2020-04-22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斯考森教授:民主党开放边境的主张是为了其党的选举票仓,但对国家是个危害。(图源:Amazon)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3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联邦政府介入自由经济打破行业垄断是合理的吗?外国人归化成为美国人,其中有什么学问?破产法为什么是联邦法,百姓的事情依宪法规定不是归地方管吗?斯考森教授为我们做出解答。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41): 自由市场可自行解决企业垄断 政府无需插手

联邦政府对于AT&T公司的拆分属于一个例外,是政府的自我纠正

斯考森教授说,美国政府当年以反托拉斯法把当时最大的电话电报公司AT&T拆分了,以防止形成垄断。有人可能问,政府这时候进入自由经济来打破垄断,是合理的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AT&T在它达成垄断的过程中,它不是完全靠自由市场竞争的达到的,因为如果它靠自由市场竞争的话,就有自由市场的竞争力可以把它拆分掉。但是由于它是通过腐败、收买、贿赂的方式达成它的垄断地位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政府出手把它打散掉,我觉得也对,因为这也是政府把它自己犯的错误纠正一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算是一个例外吧,是政府的自我纠正。

如果政府不参与这种腐败的和商业勾结的行为,如果AT&T的游说客到华盛顿DC去,政府不听它的,不做错事的话,一个形成垄断的企业它也会在自由市场的竞争之下败下阵来。

有限专利权既保护创新发明,也保证了自由市场竞争

中华文化中有句老话叫做“物极必反”,钟摆摆到头它一定会往回返的,企业强到一定程度就是往回走的时候了,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就有这么个道理呢?是这样的。

比如说,我们来看苹果的iphone手机,在苹果iphone之前,这种智能手机都是下部有个键盘的,那个时候的手机都是那样。但是当乔布斯发明他的iphone之后,没有键盘了,一个屏幕就可以是iphone,这是非常革命性的一个新东西,就把之前的电话设计全部给颠覆了。

这个时候苹果手机它是有专利的,我们的建国先父在订立经济原则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发明创造要有专利来保护;但是专利是有年限的,不可能永远拥有这个专利。因为永远拥有专利的话,你就可能永远垄断下去。所以到现在,学苹果手机的屏幕,学苹果的操作系统等等之类,很多很多的手机公司涌现出来了,有的做得甚至比苹果还好。因为苹果的专利到一定时候就到期了,别人都可以来模仿,所以这也保证了自由市场的竞争。

所以象谷歌、脸书这样的公司,最终也会被人家挑战,被人家取代,会是这样的。就象刚才说的“物极必反”,最终你会埋下让你自己覆灭的种子。象脸书这样的庞然大物,做到今天,很多人也已经觉得很厌烦了,它每个月都流失几百万个用户,人们会觉得脸书太老套了。因此现在形形色色的社交媒体在起来取代脸书,虽然还没有完全取代,但是这也是自由市场的一个机制。

联邦政府对州事务和自由经济的介入,不仅违宪,其实也造成负面效果

斯考森教授说,在《缔造美国》这本书中,讲到了一个概念叫做“违宪”的教条,或者是违反宪法的政策。今天违宪行为大行其事。在先父的设计中,联邦政府它应该是有一些好人、智慧的人依照宪法运转的,因为宪法对联邦政府有很多限制,其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本地事务本地人解决。

比如说旧金山,旧金山街边出现什么事,你能让联邦政府去解决吗?他并不懂旧金山街边发生了什么,所以这种事情要本地解决,权力要交给本地人。

这里就涉及到一些个人的意识形态、他的信仰的问题。比如说,有人就认为“全球暖化”是个大问题;有人就认为“绿色新政”是个好东西;或者有人会认为,童工这种事情是不对的,政府要出手管这样的事情。所以美国的建国先父他们认为,联邦政府不能随意侵犯各州的事务。每个州都有州界,联邦政府不可以随便打进去做事情。但是今天联邦政府已经是深刻介入很多很多的本地事务了,这种介入其实是一种负面效果,它导致自由市场被破坏。

比如说有一个公司,造了一个便宜的梯子,这梯子在第三阶踩断了,结果使用者摔下来把股骨头摔裂了。政府就说:那怎么行,梯子把人家的骨头都摔裂了,我们来规范梯子该怎么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解决方法:另外一家做梯子的公司说,你看,它们造那么烂的梯子,把人摔坏了,买我的产品,我的梯子质量有多好多好。这样来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建国先父们说,我们的老百姓怎么生产一个产品,你别管,这是本地事务,本地人他想怎么应对,让他们去应对去。所以,本州事情交给本州做;只有当本州产品越过州界,它在各州之间交易,那才是全国性的事务。今天美国的联邦政府,已经深深介入了很多商品的生产、销售和推广,订了很多很多法规来限制这些经济活动。政府总想跑进来定价,牛奶太贵了,石油太贵了…… 所有这些动作都会导致自由市场的车轮变慢,损害自由市场的活力。

川普减少政府繁规缛节,是放手百姓的好事情

斯考森教授说,川普政府减少政府规章的政策,是川普总统做的一件正面的事情,好事情。当然,总统也做得非常仔细,这些政策都是鼓励发明创造的,当然他现在暂时还没有做得那么到位。但总之,他在改变这些事情,如果你想做什么事情,想发明创造,那你就去做,不需要操心政府会不会跑来说这几张表你没填呢,不允许你做或者来惩罚你。

所以,要把百姓、美国的生产者肩上的重担卸下来,让他们可以自己站起来,自己把自己提升上来。如果做了一个很烂的梯子,他会自我检讨,我怎么做这么烂的梯子啊!我们的企业怎么存活啊!我们必须得做更好的梯子!聪明的政府让老百姓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事情跟政府没有关系,政府不要参与进去。

国父们希望国会承担设立美国规划标准,做出必要考量

《缔造美国》中还讲到美国的规划问题,外国人规划成美国人,其中有一些什么样的学问。斯考森教授说,在美国早期非常注重宪法,非常注重美国的文化。那时候美国是一个很年轻的共和国,也非常脆弱,国父们确实有一种担心,担心法国、西班牙、英国这些列强跑来影响美国人民,然后搞出个亲法、或亲西班牙、或者亲英国的政府。

当时他们就很担心,大量英国、法国、西班牙的移民到美国来,他们会把美国政府、美国这个国家变得象西班牙、法国一样,或者变得亲法、亲西班牙。所以国父们就做了这么一个规定:由国会决定到底让什么样的人进入美国,或者让什么样的人能够被规划。其中犯有重症的、急病的、传染病的人不能进入美国;不认同美国宪法的人不能规划成美国人;另外形成帮会,从事犯罪活动的人也不能规划成美国公民。

国父们希望国会要在美国设立一个标准,什么样的人可以进入美国的大门成为美国人。比如说,这些人必须要能够说英文,不能连英文都不会说;再比如说,你要有价值,不能说你就到美国来领福利、免费拿东西;美国民选官员的必要条件是什么,你要在美国出生,不能说最近才来,因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竞选总统,英国派个爵士来就好了,选上总统,就把美国变成英国一样……这就必须奠定一个标准,做出这些必要的考量。

民主党开放边境的主张是为了其党的选举票仓,但对国家是个危害

美国现在有关非法入境问题,非法移民在美国领取失业救济问题,这都属于规划问题。这方面其实在宪法的设计上,是应该由国会来管的,但是国会没管这个事。因为国会现在民主党大,民主党希望非法移民来了之后,需要帮助,需要福利,需要政府救助,民主党很愿意做这样的事,因为这些人将来就是民主党的票仓。

如果此事这样继续延续的话,就会出现政府必须推出非常庞大的福利计划来照顾这些非法移民,那么他们就会跟他们家乡的朋友说,赶快来吧,美国这儿真好,什么都是免费的,我有住有吃的。更多的非法移民就被吸引过来,他们就会越境,就会非法待在美国,然后变成合法的,最后就投民主党的票。这就是目前存在的一个大问题。

有人问,民主党那么喜欢开放边境,是因为他们想要这些人将来给他们投票,成为他们的票仓?还是民主党意识形态上、理念中就是想对穷人更好?我个人认为是前一种,他们是为了选票。但这件事情会给国家带来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改变,对国家不利的改变。随着这些非法移民的涌入,你会看到很多美国城市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用自己的眼睛就会看得很清楚。这些民主党人让国家做出牺牲,让他们自己得到权力——使这些非法移民后来变成了合法投票人的权力。这个手法很不高明,打开国境让非法移民进来,接着造成混乱之后,他就跟大家说,看见没?现在这么乱了,把我选上位,让我来给你解决这个问题。他两手都很脏。

破产法为什么是联邦法?

有些人有这样的问题,关于美国破产法,当初的设计是怎样的?破产法属于联邦法,而在宪法中规定老百姓的事情归州管,地方政府管;联邦只管国家防卫等这些大的事情。那么为什么破产法是联邦法呢?斯考森教授说,原因就是因为美国的公司是跨州的。比如说,两个加州人在克罗拉多州买地,因为经营不善,最后要破产。结果克罗拉多州的破产法跟加州的不一样,那就乱了套了。宪法里有另外一个原则就是,在州际之间的法律事务不属于跨州行为。针对同一案例,不能说在这个州是一种惩罚,在那个州是另外一种惩罚,这是宪法的一个规定。所以破产法因为这个原因而变成了一个联邦法。破产法这个概念以前中国是没有的。

当初订立破产法是基于怎样的想法?

斯考森教授说,很可能当时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欠债人监外执行的办法,什么意思呢?那时候有人欠了债没钱还,怎么办?就告到警察那儿把人抓起来投到监狱里。问题是人在监狱里,他更还不了债了,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出台破产法,就是让这个人别去蹲监狱,有一套法律,让欠债人重新做生意,重新赚钱,还所欠的债。这种人投进监狱是没有用的。

这个概念就是说,当你欠了很多债的时候,政府保护你,你当然还是欠那么些钱,但是你的房子可以保住,你的最基本生存条件可以保住,不会因为欠债什么都失去了,最后弄得赤贫。目的是为了让你可以重新站起来,你可以重新再去努力,重新再把钱赚了,去还掉你所欠下的债。

破产法是当初美国建国先父们想要做的吗?

是这样的。建国先父他们主要考虑的是两个方面:一方面借钱给你的人他们受到损失,他们需要得到保护;另外一方面需要保护的其实是借钱人或者欠债人他的偿款能力,要保护他将来还能有偿还债务的可能。因为这个缘故,才出来一个破产法。就是两边的因素都要考虑到,否则你要让各州去弄这个事的话,各州的惩罚措施千差万别,就不好弄,不一致。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不同的州,有的很严厉,真把你关起来;有的就比较慈悲一些。那么建国先父们就认为,应该让联邦政府、国会来管这个事情,所以把这个事就交给了国会。整个宪法里的破产法还是比较合理的,是一个比较好的平衡。

在演变过程中破产法出现了一种变异,违背了国父初衷和天理

但是走过了一点,因为有的破产法律,最后让你把税全都摆脱掉,这个不行。这个税还是应该在背在欠债人身上,只是他不用马上还,他有偿还能力之后,他欠债还是要还钱的。但是现在走得有点远,就是走得太过了一点。因为有的破产法规定,你欠的债可以完全摆脱掉不还了,不认了。破产法让你这么做,就走得有点远了。欠债得还,虽然可以晚还,可以恢复能力之后再还,可还是应该去还。总得有一个尺度在那儿。

有人就可能说,那我就大把大把借钱,借完之后,我宣布破产,这样就把债务全部摆脱了。这显然不是建国先父当初他们设计的初衷。照道理你恢复偿还能力后,你可以还钱,你未来的某些钱一定要来还你欠的债;随着你未来赚钱能力的增加,你还的债也应该更多,这才是一个合理的做法。

现在的破产法,在演变过程中已经变得有点过于宽容。你一旦宣布破产保护的话,就觉得没事了,我被保护了,债都不用管了。这是不对的!你不能完全甩掉你的债,不能完全甩掉这些压力,因为你当初做了一个承诺,有一个合约,你借人家的钱要还给人家的,这是一种天理。所以政府不能借破产法介入就把你的债务全部端走,这是破产法今天的不足之处。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41): 自由市场可自行解决企业垄断 政府无需插手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