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财经
即时快讯:

美中科技脱钩被“卡脖子” 李克强呼吁加强基础研究

2021-07-20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李克强呼吁加强基础研究。(图片来源: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1年7月21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周一(7月19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座谈会上表示,“我们到了要大声疾呼加强基础研究的关键时刻。”

此前,2021年3月11日下午,在中共两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新闻会上,有记者问及中国科技被“卡脖子”的问题时,李克强曾表示,目前中国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还不高,尤其是基础研究投入只占到研发投入的6%,而发达国家通常是15%到25%。

李克强称,下一步要加大基础研究的投入,还要继续改革科技体制

目前,美中科技脱钩日益加剧,中共获得西方科技尤其是美国技术的渠道日渐缩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感到了被“卡脖子”的危机。

芯片为例,中共近年来一直主张推进半导体技术的自主研发。不过,造芯片似乎比制造“两弹一星”难度更高。

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研究员、半导体超晶格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骆军委和中科院院士李树深花了10个月时间调研写出的报告认为,半导体研究比两弹一星难度更高,因为两弹一星技术一旦掌握,自我更新速度较慢,而半导体是按照摩尔定律高速发展的,单位芯片晶体管数量每18个月增长一倍。

报告指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以8个诺贝尔物理学奖12项发明为代表的研究成果奠定了半导体科技,这些成果绝大部分来自美国。要支撑半导体技术顶层应用,从材料、结构、器件到电路、架构、算法、软件,缺一不可。

美国半导体研发的特点是自下而上,从半导体物理、材料、结构、器件逐步上升到应用层面,专业设置和人才队伍非常完整。

中国恰恰相反,是自上而下,优先关注应用层面,比如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然后才开始局部往下延伸。它带来的根本问题是,投资和研发经费层层截留,越往底层的基础研究越拿不到经费,人才蓄水池很小,造成了学科发展的严重不平衡。

报告称,半导体基础研究尤其独特的地方在于,半导体课题繁多,研究分散,设备依赖大,研究成本高,进入门槛极高,研发周期长,得坐上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冷板凳,以至于在中国很少有人愿意投身这个领域。

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教授表示,二十世纪三个影响力较大的发现,无线电、计算机和互联网都出现在美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基础、应用以及开发研究都非常强大。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基础研究方面,美国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并不惜重金投入。二战后,美国创办了国家科学基金会(NFS),为其基础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美国为什么这么重视基础研究?因为基础研究决定了它在原创科学研究领域的发展水平,决定了它能诞生多少原始创新,当“原始创新”不断滚雪球壮大,后面的应用和开发研究也会随之壮大。如此一来,美国的科技实力自然会日益增长。

吴国盛说,中国的短板,恰恰就在于对基础研究和基础学科缺乏正确的认识,尤其中国的教育与创新、创造的思维模式要求相悖。中国目前这种死记硬背、单纯记忆和服从型的教育方式,对中国人的思维模式造成的负面影响超出想象。

吴国盛引用知名教授郑也夫的话说,“拉磨一年,终生无缘千里马。”因为千里马必须在自由辽阔的境地中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而拉磨的那些驴、骡子从事的是比较单纯的简单劳动,现在中国的教育就有这样一种可怕的趋势,力图把孩子们都变成骡子、驴,不让他们成为千里马。

郑也夫还说,“凡是在中国接受过初等教育和大学教育的学生,将来都不可能成为原创性的科学家。”

吴国盛还说,学校应该和文化机构一样,有一套自己的运作逻辑,但中国已经把文化机构变成官场。此外,中国的教师思想不够开放、明朗。这是一个恶行循环,因为中国的教师队伍中,有很多人就是在僵化、守旧的教育思想下培养出来的。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