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即时快讯:

加国教授:极左思想占领文科教育 孩子何去何从

2021-04-20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加拿大教授近日撰文指出,文科教育中已充斥极左思想。(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0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编译)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人类学名誉教授萨尔兹曼(Philip Salzman)周一(4月19日)在英文《大纪元》撰文说,现在北美校园里充斥着极左的所谓“觉醒”思想,种族和性别仇恨被带入学校,已经彻底颠覆了传统的价值观。大学的文科教育已不再是严肃的学术学科,而是在致力于撒谎,唯有硬科学、工程学和数学才保留了一些学术的内容。

萨尔兹曼的文章翻译如下:

正如我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在安提阿学院(Antioch College)经历的那样,文科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对西方文化的思想生活开阔眼界。

要求学生考虑以下问题:“什么才是美好的生活?”,“人们的思想和行为随着地点和时间的不同有何不同?”,“社会生活的基础是什么?”,“人们有自由意志还是命运已经被决定了?”,“财富从何而来?”,“科学与其他信仰体系有何不同?”,“什么是美?”,“谁来统治?”以及许多其它与文学、语言和科学相关的问题。

文科教育依赖于来自启蒙运动的学术价值,即在寻求真理时持开放态度,基于才能选择人,以及思想多元化的学术自由。正如盖德·萨德(Gad Saad)所说,这些价值观的基础是“西方的决定性精神,即对追求真理的坚定承诺”。基于才能的人才选拔和思想多样性的自由都是寻求真理的结构性条件,因为两者在思想领域进行富有成果的交流和竞争都是必需的。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文科教育被取消,如今已死亡。后现代主义扼杀了“真理”的概念,声称所有知识都是主观的,每个人都有“我自己的真理”。批判理论根据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给社会和政治问题做出了决定性的终极回答,把种族、性别和性取向创造性修改为被压迫和受害者。女权主义者将西方文化和文明视为“该死白人”的父权制产物而抛弃。他们也抛弃了《再见荷马》(Goodbye Homer)和莎士比亚以及所有西方文学、巴赫和贝多芬以及所有西方音乐(克拉拉·舒曼除外)、伦勃朗(Rembrandt)和雷诺阿(Renoir)以及所有西方绘画。当然,贝特·莫里索特(Berthe Morisot)和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除外。

种族主义者反对《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视其为“奴隶主”的产物,而整个国家则被视为“系统的种族主义”。曾经是严肃报纸的《纽约时报》却宣称美国的基础是奴隶制,一直是反对黑人的种族主义,仅此而已。美国已被合法取消了。在奴隶制方面较弱的加拿大则被认为在“殖民主义”方面很强大,而且被贬得完全一文不值。正如我们现在所知的,文科教育一直是在助长父权制和白人至上主义压迫的谎言。

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正义”思想回答了所有重要的问题,不仅进一步的询问是多余的,而且任何替代的观点、批评或反对都被作为“白人至上主义”和“暴力”而被禁止,因为其针对的是“被边缘化、被种族化和没有获得足够服务的人群”。而如果他们听到不支持“社会正义”意识形态的意见,这些人就会“感到不安全”并遭受创伤。因此,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被完全取消。 思想和观点的多样性被认为是反动的、法西斯主义的、纳粹的和邪恶的。

今天在大学和大学指导下的学校中,所教的都是关于推翻父权制和白人至上主义,用女性代替男性,用有色人种,最好是变性的有色人种来替代白人。不再需要问所有那些晦涩的文科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有了所有的高尚答案。我们知道社会是如何构成压迫的,以及如何将其重构为良性的。我们知道谁值得倾听和效仿:女性和有色人种,以及谁必须被边缘化:男性和白人。

这种替换是在“多样性、平等和包容”的口号下进行的,这在所有大学的人口统计中都显而易见。这意味着更少的男人和白人(但非法外国人除外),以及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种。如今,反而是男性和白人的“代表性不足”,这正是“觉醒”所希望的。

孩子们有什么选择?

随着“觉醒”的反男性和反白人的大学不再提供文科教育,高中毕业生有哪些选择呢?

几十年来,高等教育在北美一直被视为实现经济和社会成功之路。父母做出牺牲将子女送去上大学。即使知道高等教育已经变得多么腐败,他们仍不愿剥夺他们的后代毕业后将获得的好处。

那么,对于90%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激进女权主义者、反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否认科学者的父母来说,他们能为自己的孩子做什么呢?

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你的孩子参加“研究”课程:女权主义者、黑人、种族、“拉丁裔”、酷儿、跨性别者,以及他们接下来提出的任何新的“受害者”。除非你希望你的孩子学习种族和性别仇恨,对国家的仇恨以及对西方文明的仇恨,并希望他们的职业在快餐店和咖啡馆,否则请避免这些“觉醒”的课程。

在社会科学中,人类学、社会学和政治学曾经是严肃的学术学科,但现在却致力于撒谎,例如黑人更有可能死于警察,而不是实际上夺走了大部分生命的黑人罪犯。统计上的差异是歧视的证明,而不是不同偏好和能力的证明,并且男人可以变成女人,女人也可以变成男人。

人文学科也大同小异,应避免。不要以为英语系还在教授英语文学。他们不会沉迷于只教“该死的白人”。英语系现在都是“觉醒”的文化研究,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入学率直线下降。历史现在已成为“人民的”历史,尤其着重于“被压迫者”。其入学率也直线下降。甚至语言课程也不再与语言教学有关,而与“社会正义”有关。尽量避免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

也许难以置信,但是教育和社会工作变得更为激进。教育学院致力于将种族和性别仇恨带入学校。

只有硬科学、工程学和数学才保留了一些学术内容,尽管各个系本身都在“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要求中苦苦挣扎。因此,STEM是唯一值得你孩子学习的方向。哦,但不是生物学,它已经被变性激进主义者及其整个社会的推动者取消了,如果相信生物学,你的孩子就会被取消。

还有另一种选择:技术专业的高等教育,在诸如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理工学院、曼尼托巴(Manitoba)贸易技术学院、渥太华的阿冈昆(Algonquin)学院和蒙特利尔的道森(Dawson)学院等理工学院。在美国,有众多的理工大学,如加州理工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

曾经在文科领域寻求的智慧,现在必须到其它地方去寻求。

相关文章:

美众议员提议案 将1776委员会纳入法律

为何左翼要摧毁爱国精神?美学者深度解析

胆子真大!中共喉舌在美公开叫板川普 推“1619项目”

美国教育已经全面沦陷了吗?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