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文化
即时快讯:

小妖计摄唐僧 悟空兄弟受骗哭葬师 复仇出惊喜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50

2021-05-02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悟空变做一只带翅膀的蚂蚁飞人妖洞复仇,得知师父还活着,找到后园;但见一丛大树,树底下绑着两个人,一个正是唐僧。行者见了,心痒难挠,忍不住,现了本相(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5月1日】(作者:林静心)

上回书说到,悟空说等我去看看是何吉凶。好大圣,把腰一躬,就到半空。用手搭在眉上,圆睁火眼,向下观之,果见那悬岩边坐着一个妖精。

见那妖精左右手下有三四十个小妖摆列,他在那里逼法的喷风吐雾。行者暗笑道:“我师父也有些先兆,他说不是天然风,果然此风是个妖精在这里弄喧儿哩。若老孙使铁棒往下就打,这叫做‘捣蒜打’,打便打死了,只是坏了老孙的名头。”那行者一生豪杰,不晓得暗算计人。他道:“我且回去,照顾猪八戒照顾,叫他来先与这妖精见一仗。

行者即时落下云头,到三藏前。三藏问道:“悟空,风雾处吉凶何如?”行者道:“这会子明净了,没甚风雾。”三藏道:“正是,觉到退下些去了。”行者笑道:“师父,我只说风雾之中恐有妖怪,原来不是。”三藏道:“是甚么?”行者道:“前面不远,乃是一村庄。村上人家好善,蒸的白米干饭、白面饝饝斋僧哩。这些雾,想是那些人家蒸笼之气,也是积善之应。”八戒听说,认了真,扯过行者,悄悄的道:“哥哥,你先吃了他的斋来的?”行者道:“吃不多儿,因那菜蔬太咸了些,不喜多吃。”

八戒道:“啐!凭他怎么咸,我也尽肚吃他一饱。十分作渴,便回来吃水。”行者道:“你要吃么?”八戒道:“正是,我肚里有些饥了,要先去吃些儿,不知如何?”行者道:“兄弟莫题。古书云:‘父在,子不得自专。’师父又在此,谁敢先去?”八戒笑道:“你若不言语,我就去了。”行者道:“我不言语,看你怎么去得?”那呆子吃嘴的见识偏有,走上前,唱个大喏道:“师父,适才师兄说,前村里有人家斋僧。你看这马,有些要打搅人家,便要草要料,却不费事?幸如今风雾明净,你们且略坐坐,等我去寻些嫩草儿,先喂喂马,然后再往那家子化斋去罢。”唐僧欢喜道:“好啊,你今日却怎肯这等勤谨?快去快来。”

八戒急急的要赶去吃东西(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那呆子笑着便走。行者赶上扯住道:“兄弟,他那里斋僧,只斋俊的,不斋丑的。”八戒道:“这等说,又要变化是。”好呆子,走到山凹里,捻着诀,念动咒语,摇身一变,变做个矮瘦和尚。手里敲个木鱼,口里哼阿哼的,又不会念经,只哼的“上大人”。

却说那怪物收风敛雾,号令群妖,在于大路口上,摆开一个圈子阵,专等行客。这呆子晦气,不多时撞到当中,被群妖围住,这个扯住衣服,那个扯着丝绦,推推拥拥,一齐下手。八戒道:“不要扯,等我一家家吃将来。”群妖道:“和尚,你要吃甚的?”八戒道:“你们这里斋僧,我来吃斋的。”群妖道:“你想这里斋僧,不知我这里专要吃僧。我们都是山中的妖仙,专要把你们和尚拿到家里,上蒸笼蒸熟吃哩。”八戒闻言,心中害怕,才报怨行者道:“这个弼马温,他哄我说是这村里斋僧,哪里斋甚么僧?却原来是些妖精。”那呆子被他扯急了,即便现出原身,腰间掣钉钯,一顿乱筑,筑退那些小妖。

小妖急跑去报与老妖道:“大王,祸事了。”老怪道:“有甚祸事?”小妖道:“山前来了一个和尚,且是生得干净。我说拿家来蒸他吃。不想他会变化。”老妖道:“变化甚的模样?”小妖道:“那里成个人相?长嘴大耳朵,背后又有鬃。双手抡一根钉钯,没头没脸的乱筑,諕得我们跑回来报大王也。”老怪道:“莫怕,等我去看。”抡着一条铁杵,走近前看时,见那呆子果然丑恶。

妖精喝道:“你是哪里来的?叫甚名字?快早说来。”八戒笑道:“我的儿,你是也不认得你猪祖宗哩。”然后把自己的来历讲了一遍。

那妖精闻言,喝道:“你原来是唐僧的徒弟。我一向闻得唐僧的肉好吃,正要拿你哩,你却撞得来,我肯饶你?不要走,看杵。”那怪不容分说,近前乱打。他两个在山凹里,这一场好杀。八戒长起威风,与妖精厮斗,那怪喝令小妖把八戒一齐围住 。

却说行者唐僧背后,忽失声冷笑。沙僧道:“哥哥冷笑,何也?”行者道:“猪八戒真个呆呀,听见说斋僧,就被我哄去了。这早晚还不见回来:若是一顿钯打退妖精,你看他得胜而回,争嚷功果;若战他不过,被妖精拿去,却是我的晦气,背前面后,不知骂了多少弼马温哩。悟净,你休言语,等我去看看。”

大圣,他也不使长老知道,悄悄的脑后拔了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即变做本身模样,陪着沙僧,随着长老。他的真身出个神,跳在空中观看,但见那呆子被怪围绕,钉钯势乱,渐渐的难敌。行者按落云头,高声叫道:“八戒不要忙,老孙来了。”那呆子听得是行者声音,仗着势,愈长威风,一顿钯,向前乱筑。那妖精抵敌不住,道:“这和尚先前不济,这会子怎么又发起狠来?”八戒道:“我的儿,不可欺负我,我家里人来也。”一发向前,没头没脸筑去。那妖精委架不住,领群妖败阵去了。行者见妖精败去,他就不曾近前,拨转云头,径回本处,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长老的肉眼凡胎,哪里认得。

不一时,呆子得胜,也自转来,累得粘涎鼻涕,白沫生生。气呼呼的走将来,叫声:“师父。”长老见了,惊讶道:“八戒,你去打马草的,怎么这般狼狈回来?想是山上人家有人看护,不容你打草么?”呆子放下钯,捶胸跌脚道:“师父,莫要问,说起来就活活羞杀人。”长老道:“为甚么羞来?”八戒道:“师兄捉弄我。他先头说风雾里不是妖精,没甚凶兆,是一庄村人家好善,蒸白米干饭、白面饝饝斋僧的。我就当真,想着肚内饥了,先去乞些,假倚打草为名;岂知若干妖怪,把我围了,苦战了这一会,若不是师兄的哭丧棒相助,我也莫想得脱罗网回来也。”行者在傍笑道:“这呆子胡说。你若做了贼,就攀上一牢人。是我在这里看着师父,何曾侧离?”长老道:“是啊,悟空不曾离我。”那呆子跳着嚷道:“师父,你不晓得,他有替身。”长老道:“悟空,端的可有怪么?”

行者躬身笑道:“是有个把小妖儿,他不敢惹我们。──八戒,你过来,一发照顾你照顾。我们既保师父,走过险峻山路,就似行军的一般。”八戒道:“行军便怎的?”行者道:“你做个开路将军,在前剖路。那妖精不来便罢,若来时,你与他赌斗,打倒妖精,算你的功果。”八戒量着那妖精手段与他差不多,于是挺起威风开路。行者欢喜,即忙背了马,请师父骑上,沙僧挑着行李,相随八戒,一路入山不题。

老妖回洞,高坐在石崖上,默默无言(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却说那妖精帅几个败残的小妖径回本洞,高坐在那石崖上,默默无言。洞中还有许多看家的小妖,都上前问道:“大王常时出去,喜喜欢欢回来,今日如何烦恼?”老妖道:“小的们,我往常出洞巡山,不管什么人与兽,定捞几个来家,养赡你等。今日造化低,撞见一个对头。”小妖问:“是哪个对头?”老妖道:“是一个和尚,乃东土唐僧取经的徒弟,名唤猪八戒。我被他一顿钉钯,把我筑得败下阵来。好恼啊!我这一向,常闻得人说,唐僧乃十世修行的罗汉,有人吃他一块肉,可以延寿长生。不期他今日到我山里,正好拿住他蒸吃,不知他手下有这等徒弟。”

说不了,班部丛中闪上一个小妖,对老妖哽哽咽咽哭了三声,又嘻嘻哈哈的笑了三声。老妖喝道:“你又哭又笑,何也?”小妖跪下道:“大王才说要吃唐僧唐僧的肉不中吃。”老妖道:“人都说吃他一块肉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同寿,怎么说他不中吃?”小妖道:“若是中吃,也到不得这里,别处妖精也都吃了。他手下有三个徒弟哩。”老妖道:“你知哪三个?”小妖道:“他大徒弟是孙行者,三徒弟是沙和尚,这个是他二徒弟猪八戒。”老妖道:“沙和尚比猪八戒如何?”小妖道:“也差不多儿。”“那个孙行者比他如何?”小妖吐舌道:“不敢说。那孙行者神通广大,变化多端。他五百年前曾大闹天宫,上方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卿四相、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神将,也不曾惹得过他,你怎敢要吃唐僧?”

老妖道:“你怎么知得他这等详细?”小妖道:“我当初在狮驼岭狮驼洞与那大王居住,那大王不知好歹,要吃唐僧,被孙行者使一条金箍棒,打进门来,可怜就打得犯了骨牌名,都‘断么绝六’。还亏我有些见识,从后门走了,来到此处,蒙大王收留。故此知他手段。”

正都在悚惧之际,又一个小妖上前道:“大王莫恼,莫怕。常言道:‘事从缓来。’若是要吃唐僧,等我定个计策拿他。”老妖道:“你有何计?”小妖道:“我有个分瓣梅花计。”老妖道:“怎么叫做‘分瓣梅花计’?”小妖道:“如今把洞口大小群妖点将起来,千中选百,百中选十,十中只选三个。须是有能干,会变化的,都变做大王的模样,顶大王之盔,贯大王之甲,执大王之杵,三处埋伏。先派一个战猪八戒,再派一个战孙行者,再派一个战沙和尚:调开他弟兄三个。大王却在半空伸下拿云手,去捉这唐僧,就如探囊取物,有何难哉?”

老妖闻此言,满心欢喜道:“此计绝妙,绝妙!这一去,拿不得唐僧便罢;若是拿了唐僧,决不轻你,就封你做个前部先锋。”小妖叩头谢恩。老妖即将洞中大小妖精点起,选出三个有能的小妖,俱变做老妖,各执铁杵,埋伏等待唐僧不题。

却说这唐长老相随八戒上大路。行了多时,只见那路傍边扑落的一声响喨,跳出一个小妖,奔向前边,要捉长老。孙行者叫道:“八戒,妖精来了,何不动手?”那呆子掣钉钯赶上乱筑。那妖精使铁杵就架相迎。他两个一往一来的在山坡下正然赌斗,又见那草科里响一声,又跳出个怪来,就奔唐僧行者道:“师父,不好了,八戒的眼拙,放那妖精来拿你,且等老孙打他去。”急掣棒迎上前喝道:“哪里去?看棒。”那妖精更不打话,举杵来迎他。两个在草坡下一撞一冲,正相持处,又听得山背后呼的风响,又跳出个妖精来,径奔唐僧沙僧见了,大惊道:“师父,大哥与二哥的眼都花了,把妖精放将来了。你坐在马上,等老沙拿他去。”这和尚也不分好歹,即掣杖,对面挡住那妖精铁杵,恨苦相持,吆吆喝喝,乱嚷乱斗,渐渐的调远。那老怪在半空中见唐僧独坐马上,伸下五爪钢钩,把唐僧一把挝住。那师父被妖精一阵风径摄去了。 这正是:禅性遭魔难正果,江流又遇苦灾星。

老妖按下风头,把唐僧拿到洞里,叫:“先锋。”那定计的小妖上前跪倒,口中道:“不敢,不敢。”老妖道:“何出此言?大将军一言既出,如白染皂。当时说拿不得唐僧便罢,拿了唐僧,封你为前部先锋。今日你果妙计成功,岂可失信于你?你可把唐僧拿来,让小的们挑水刷锅,搬柴烧火,把他蒸一蒸。我和你都吃他一块肉,以图延寿长生也。”先锋道:“大王,且不可吃。”

老怪道:“既拿来,怎么不可吃?”先锋道:“大王吃了他不打紧,猪八戒也做得人情,沙和尚也做得人情,但恐孙行者那主子刮毒。他若晓得是我们吃了,他也不来和我们厮打,他只把那金箍棒往山腰里一搠,搠个窟窿,连山都掬倒了,我们安身之处也无之矣。”老怪道:“先锋,凭你有何高见?”先锋道:“依着我,把唐僧送在后园,绑在树上,两三日不要与他饭吃:一则图他里面干净;二则等他三人不来门前寻找,打听得他们回去了,我们却把他拿出来,自自在在的受用,却不是好?”老怪笑道:“正是,正是,先锋说得有理。”一声号令,把唐僧拿入后园,一条绳绑在树上,众小妖都去前面听候。

那长老苦挨着绳缠索绑,紧缚牢拴,止不住腮边流泪,叫道:“徒弟呀,你们在那山中擒怪,甚路里赶妖?我被泼魔捉来,此处受灾,何日相会?痛杀我也!”正自两泪交流,只见对面树上有人叫道:“长老,你也进来了?”长老正了性道:“你是何人?”那人道:“我是本山中的樵子,被那山主前日拿来,绑在此间,今已三日,算计要吃我哩。”长老滴泪道:“樵夫啊,你死只是一身,无甚挂碍,我却死得不甚干净。”樵子道:“长老,你是个出家人,上无父母,下无妻子,死便死了,有甚么不干净?”   

长老道:“我本是东土往西天取经去的,奉唐朝太宗皇帝御旨拜活佛,取真经,要超度那幽冥无主的孤魂。今若丧了性命,可不盼杀那君王,孤负那臣子?那枉死城中,无限的冤魂,却不大失所望,永世不得超生,一场功果,尽化作风尘,这却怎么得干净也?”樵子闻言,眼中堕泪道:“长老,你死也只如此,我死又更伤情。我自幼失父,与母鳏居,更无家业,止靠着打柴为生。老母今年八十三岁,只我一人奉养。倘若身丧,谁与她埋尸送老?苦哉,苦哉!痛杀我也。”长老闻言,放声大哭道:“可怜,可怜!山人尚有思亲意,空教贫僧会念经。事君事亲,皆同一理;你为亲恩,我为君恩。”正是那: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唐僧和樵子互说苦处(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且不言三藏身遭困苦。却说孙行者在草坡下战退小妖,急回来路傍边,不见了师父,止存白马、行囊。慌得他牵马挑担,向山头找寻。

假人头欺骗三兄弟 孙悟空魔洞救师父

话说孙大圣牵着马,挑着担,满山头寻叫师父,忽见猪八戒气呼呼的跑将来道:“哥哥,你喊怎的?”行者道:“师父不见了,你可曾看见?”八戒道:“我与那妖精战了一会,得命回来。师父是你与沙僧看着的,反来问我?”行者道:“兄弟,我不怪你。你不知怎么眼花了,把妖精放回来拿师父。我去打那妖精,叫沙和尚看着师父的,如今连沙和尚也不见了。”

说不了,只见沙僧来到。行者问道:“沙僧,师父哪里去了?”沙僧道:“你两个眼都昏了,把妖精放将来拿师父。老沙去打那妖精的,师父自家在马上坐来。”行者气得暴跳道:“中他计了,中他计了。”沙僧道:“中他甚么计?”行者道:“这是分瓣梅花计,把我弟兄们调开,他劈心里捞了师父去了。天天天,却怎么好?”止不住腮边泪滴。八戒道:“不要哭,一哭就脓包了。横竖不远,只在这座山上,我们寻去来。”此乃“隐雾山遇魔七十一难”。

三人没奈何,只得入山找寻。行了有二十里远近,只见那悬崖之下,有一座洞府。行者见了,两三步跳到门前看处,那石门紧闭,门上横安着一块石板,石板上有八个大字,乃“隐雾山折岳连环洞”。行者道:“八戒,动手啊。此间乃妖精住处,师父必在他家也。”那呆子仗势行凶,举钉钯尽力筑将去,把他那石头门筑了一个大窟窿,叫道:“妖怪,快送出我师父来,免得钉钯筑倒门,一家子都是了帐。”

守门的小妖急急跑入报道:“大王,闯出祸来了。”老怪道:“有甚祸?”小妖道:“门前有人把门打破,嚷道要师父哩!”老怪大惊道:“不知是哪个寻将来也?”先锋道:“莫怕,等我出去看看。”那小妖奔至前门,从那打破的窟窿处,歪着头,往外张望,见是个长嘴大耳朵,即回头高叫:“大王莫怕他,这是个猪八戒,没甚本事,不敢无理。他若无理,开了门,拿他进来凑蒸。怕便只怕那毛脸雷公嘴的和尚。”

八戒在外边听见道:“哥啊,他不怕我,只怕你哩。师父定在他家了,你快上前。”行者骂道:“泼孽畜,你孙外公在这里,送我师父出来,饶你命罢。”先锋道:“大王,不好了,孙行者也寻将来了。”老怪报怨道:“都是你定的甚么‘分瓣分瓣’,却惹得祸事临门。怎生结果?”先锋道:“大王放心,且休埋怨。我记得孙行者是个宽洪海量的猴头,虽则他神通广大,却好奉承。我们拿个假人头出去哄他一哄,奉承他几句,只说他师父是我们吃了。若还哄得他去了,唐僧还是我们受用;哄不过,再作理会。”老怪道:“哪里得个假人头?”先锋道:“等我做一个看。” 

妖怪将一把衠(zhūn)钢刀斧,把柳树根砍做个人头模样,喷上些人血,糊糊涂涂的,叫一个小怪,使漆盘儿拿至门下,叫道:“大圣爷爷,息怒容禀。”孙行者果好奉承,听见叫声“大圣爷爷”,便就止住八戒:“且莫动手,看他有甚话说。”拿盘的小怪道:“你师父被我大王拿进洞来,洞里小妖村顽,不识好歹,这个来吞,那个来啃,抓的抓,咬的咬,把你师父吃了,只剩了一个头在这里也。”行者道:“既吃了便罢,只拿出人头来,我看是真是假。”那小怪从门窟里抛出那个头来。猪八戒见了就哭道:“可怜啊!那么个师父进去,弄做这么个师父出来也。”

行者道:“呆子,你且认认是真是假,就哭。”八戒道:“不羞,人头有个真假的?”行者道:“这是个假人头。”八戒道:“怎认得是假?”行者道:“真人头抛出来,扑搭不响;假人头抛得像梆子声。你不信,等我抛了你听。”拿起来往石头上一掼,当的一声响亮。沙和尚道:“哥哥,响哩。”行者道:“响便是个假的。我叫他现出本相来你看。”急掣金箍棒,扑的一下打破了。八戒看时,乃是个柳树根。

慌得那拿盘的小怪战兢兢跑去报道:“难难难,难难难。”老妖道:“怎么有许多难?”小妖道:“猪八戒与沙和尚倒哄过了,孙行者却是个贩古董的──识货,识货。他就认得是个假人头。如今得个真人头与他,或者他就去了。”老怪道:“怎么得个真人头?我们那剥皮亭内有吃不了的人头选一个来。”众妖即至亭内拣了个新鲜的头,叫啃净头皮,滑塔塔的,还使盘儿拿出,叫:“大圣爷爷,先前委是个假头。这个真正是唐老爷的头,我大王留了镇宅子的,今特献出来也。”扑通的把个人头又从门窟里抛出,血滴滴的乱滚。

妖怪用假人头欺骗三兄弟(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孙行者认得是个真人头,没奈何就哭;八戒、沙僧也一齐放声大哭。八戒噙着泪道:“哥哥,且莫哭。天气不是好天气,恐一时弄臭了,等我拿将去,乘生气埋下再哭。”行者道:“也说得是。”那呆子不嫌秽污,把个头抱在怀里,跑上山崖向阳处,寻了个藏风聚气的所在,取钉钯筑了一个坑,把头埋了,又筑起一个坟冢。才叫沙僧:“你与哥哥哭着,等我去寻些甚么供养供养。”他就走向涧边,攀几根大柳枝,拾几块鹅卵石。回至坟前,把柳枝儿插在左右,鹅卵石堆在面前。

行者问道:“这是怎么说?”八戒道:“这柳枝权为松柏,与师父遮遮坟顶;这石子权当点心,与师父供养供养。”行者喝道:“夯货,人已死了,还将石子儿供他。”八戒道:“表表生人意,权为孝道心。”行者道:“且休胡弄。叫沙僧在此:一则庐墓,二则看守行李、马匹。我和你去打破他的洞府,拿住妖魔,碎尸万段,与师父报仇去来。”沙和尚滴泪道:“大哥言之极当。你两个着意,我在此处看守。”

好八戒,即脱了皂锦直裰,束一束着体小衣,举钯随着行者,二人努力向前,不容分辨,径自把他石门打破,喊声振天,叫道:“还我活唐僧来耶!”那洞里大小群妖,一个个魂飞魄散,都报怨先锋的不是。老妖问先锋道:“这些和尚打进门来,却怎处治?”先锋道:“ 一不做,二不休,左右帅领家兵杀那和尚去来。”老怪闻言,无计可奈,真个传令,叫:“小的们,各要齐心,将精锐器械跟我去出征。”果然一齐呐喊,杀出洞门。

大圣与八戒急退几步,到那山场平处,抵住群妖,喝道:“哪个是出名的头儿?哪个是拿我师父的妖怪?”那群妖扎下营盘,将一面锦绣花旗闪一闪,老怪持铁杵,应声高呼道:“那泼和尚,你认不得我?我乃南山大王,数百年放荡于此。你唐僧已是我拿吃了,你敢如何?”行者骂道:“这个大胆的毛团!你能有多少的年纪,敢称‘南山’二字?李老君乃开天辟地之祖,尚坐于太清之右;佛如来是治世之尊,还坐于大鹏之下;孔圣人是儒教之尊,亦仅呼为‘夫子’。你这个孽畜,敢称甚么‘南山大王’,数百年之放荡。不要走,吃你外公老爷一棒。”那妖精侧身闪过,使杵抵住铁棒,睁圆眼问道:“你这嘴脸像个猴儿模样,敢将许多言语压我?你有甚么手段,在我门下猖狂?”

那怪跳近前来,使铁杵望行者就打。行者轻轻的用棒架住,那八戒忍不住,掣钯乱筑那怪的先锋。先锋帅众齐来。这一场在山中平地处混战,真是好杀。

大圣见那些小妖勇猛,连打不退,即使个分身法,把毫毛拔下一把,嚼在口中,喷出去,叫声:“变!”都变做本身模样,一个使一条金箍棒,从前边往里打进。那一二百个小妖顾前不能顾后,遮左不能遮右,一个个各自逃生,败走归洞。这行者与八戒从阵里往外杀来,可怜那些不识俊的妖精搪着钯,九孔血出;挽着棒,骨肉如泥。

諕得那南山大王滚风生雾,得命逃回。那先锋不能变化,早被行者一棒打倒,现出本相,乃是个铁背苍狼怪。 行者将身一抖,收上毫毛道:“呆子,不可迟慢,快赶老怪,讨师父的命去来。”八戒回头,就不见那些小行者,道:“哥哥的法相都去了。”行者道:“我已收来也。”八戒道:“妙啊,妙啊!”两个喜喜欢欢,得胜而回。

却说那老怪逃了命回洞,吩咐小妖搬石块,挑土把前门堵了。那些得命的小妖,一个个战兢兢的,把门都堵了,再不敢出头。这行者引八戒,赶至门首吆喝,内无人答应。八戒使钯筑时,莫想打得动。行者知之,道:“八戒,莫费气力,他把门已堵了。”八戒道:“堵了门,师仇怎报?”行者道:“且回墓前,看看沙僧去。”

沙僧守墓还在哭哩(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二人复至本处,见沙僧还哭哩。八戒越发伤悲,丢了钯,伏在坟上,手扑着土哭道:“苦命的师父啊!远乡的师父啊!哪里再得见你耶!”行者道:“兄弟,且莫悲切。这妖精把前门堵了,一定有个后门出入。你两个只在此间,等我再去寻看。”八戒滴泪道:“哥啊,仔细着,莫连你也捞去了,我们不好哭得:哭一声师父,哭一声师兄,就要哭得乱了。”行者道:“没事,我自有手段。”

大圣,收了棒,束束裙,拽开步,转过山坡,忽听得潺潺水响。且回头看处,原来是涧中水响,上溜头冲泄下来。又见涧那边有座门儿,门左边有一个出水的暗沟。他道:“不消讲!那就是后门了。 即变做一个水老鼠,飕的一声撺过去,从那出水的沟中,钻至里面天井中。探着头儿观看,只见那向阳处有个小妖,拿些人肉块子,一块块的理着晒哩。行者道:“我的儿啊,想是师父的肉吃不了,晒干巴子防天阴的。我要现本相,赶上前,一棍子打杀,显得我有勇无谋。且再变化进去,寻那老怪,看是何如。”跳出沟,摇身一变,变做个有翅的蚂蚁。

孙行者怎么就忘了唐僧有六丁六甲等等众神保护,根本不能伤命,只是有磨难而已。

他展开翅,无声无影,一直飞入中堂。只见那老怪烦烦恼恼正坐,有一个小妖从后面跳将来报道:“大王,万千之喜。”老妖道:“喜从何来?”小妖道:“我才在后门外涧头上探看,忽听得有人大哭。即上峰头望望,原来是猪八戒孙行者、沙和尚在那里拜坟痛哭。想是把那个人头认做唐僧的头葬下,掆(gāng)作坟墓哭哩。”行者在暗中听说,心内欢喜道:“若出此言,我师父还藏在那里,未曾吃哩。等我再去寻寻,看死活如何,再与他说话。”

大圣,飞在中堂,东张西看,见傍边有个小门儿,关得甚紧。即从门缝儿里钻去看时,原是个大园子,隐隐的听得悲声。径飞入深处,但见一丛大树,树底下绑着两个人,一个正是唐僧行者见了,心痒难挠,忍不住,现了本相,近前叫声:“师父。”那长老认得,滴泪道:“悟空,你来了?快救我一救。悟空悟空。”行者道:“师父莫只管叫名字:面前有人,怕走了风汛。你既有命,我可救得你。那怪只说已将你吃了,拿个假人头哄我,我们与他恨苦相持。师父放心,且再熬熬,等我把那妖精弄倒,方好来解救。”

大圣念声咒语,却又摇身还变做个蚂蚁儿,复入中堂,丁在正梁之上。只见那些未伤命的小妖簇簇攒攒,纷纷嚷嚷。内中忽跳出一个小妖,告道:“大王,他们见堵了门,攻打不开,死心塌地,舍了唐僧,将假人头弄做个坟墓。今日哭一日,明日再哭一日,后日复了三,好道回去。打听得他们散了啊,把唐僧拿出来,碎劖(chán,割)碎剁,把些大料煎了,香喷喷的大家吃一块儿,也得个延年长寿。”又一个小妖拍着手道:“莫说,莫说,还是蒸了吃的有味。”又一个说:“煮了吃,还省柴。”又一个道:“他本是个稀奇之物,还拿些盐儿腌腌,吃得长久。”

行者在那梁中听见,心中大怒道:“我师父与你有甚毒情,这般算计吃他?”即将毫毛拔了一把,口中嚼碎,轻轻吹出,暗念咒语,都变做瞌睡虫儿,往那众妖脸上抛去。一个个钻入鼻中,小妖渐渐打盹,不一时都睡倒了。只有那个老妖睡不稳,他两只手揉头搓脸,不住的打涕喷,捏鼻子。行者道:“莫是他晓得了?与他个双掭灯。”又拔一根毫毛,依依做了,抛在他脸上,钻于鼻孔内。两个虫儿,一个从左进,一个从右入。那老妖起来,伸伸腰,打两个啊欠,呼呼的也睡倒了。

行者暗喜,才跳下来,现出本相。耳朵里取出棒来,幌一幌,有鸭蛋粗细,当的一声,把旁门打破,跑至后园,高叫:“师父!”长老道:“徒弟,快来解解绳儿,绑坏我了。”行者道:“师父不要忙,等我打杀妖精,再来解你。”急抽身跑至中堂,正举棍要打,又滞住手道:“不好,等解了师父来打。”复至园中,又思量道:“等打了来救。”如此两三番,却才跳跳舞舞的到园里。长老见了,悲中作喜道:“猴儿,想是看见我不曾伤命,所以欢喜得没是处,故这等作跳舞也?”行者才至前,将绳解了,挽着师父就走。又听得对面树上绑的人叫道:“老爷舍大慈悲,也救我一命。”长老立定身,叫:“悟空,那个人也解他一解。”行者道:“他是甚么人?”长老道:“他比我先拿进一日。他是个樵子,说有母亲年老,甚是思想,倒是个尽孝的,一发连他都救了罢。”

悟空解救了唐僧和樵子(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行者依言,也解了绳索,一同带出后门,攀上石崖,过了陡涧。长老谢道:“贤徒,亏你救了他与我命。悟能、悟净都在何处?”行者道:“他两个都在那里哭你哩。你可叫他一声。”长老果高声叫道:“八戒,八戒。”那呆子哭得昏头昏脑的,揩揩鼻涕眼泪道:“沙和尚,师父回来显魂哩,在那里叫我们不是?”行者上前,喝了一声道:“夯货,显甚么魂?这不是师父来了?”那沙僧抬头见了,忙忙跪在面前道:“师父,你受了多少苦啊!哥哥怎生救得你来也?”行者把上项事说了一遍。

八戒闻言,咬牙恨齿,忍不住举起钯把那坟冢一顿筑倒,掘出那人头,一顿筑得稀烂。唐僧道:“你筑他为何?”八戒道:“师父啊,不知他是哪家的亡人,叫我朝着他哭。”长老道:“亏他救了我命哩。你兄弟们打上他门,嚷着要我,想是拿他来搪塞;不然啊,就杀了我也。还把他埋一埋,见我们出家人之意。”那呆子听长老此言,遂将一包稀烂骨肉埋下,也掆起个坟墓。

行者却笑道:“师父,你请略坐坐,等我剿除去来。”即又跳下石崖,过涧入洞,把那绑唐僧樵子的绳索拿入中堂,那老妖还睡着了,即将他四马攒蹄困倒,使金箍棒掬起来,握在肩上,径出后门。猪八戒远远的望见道:“哥哥干这握头事。再寻一个趁头挑着不好?”行者到跟前放下,八戒举钯就筑。行者道:“且住,洞里还有小妖怪未拿哩。”八戒道:“哥啊,有便带我进去打他。”行者道:“打又费工夫了,不若寻些柴,叫他断根罢。”那樵子闻言,即引八戒去东凹里寻了些破梢竹、败叶松、空心柳、断根藤、黄蒿、老荻、芦苇、干桑,挑了若干,送入后门里。

行者点上火,八戒两耳扇起风。那大圣将身跳上,抖一抖,收了瞌睡虫的毫毛。那些小妖及醒来,烟火齐着。可怜!莫想有半个得命。连洞府烧得精空。却回见师父。师父听见老妖方醒声唤,便叫:“徒弟,妖精醒了。”八戒上前一钯,把老怪筑死,现出本相,原来是个艾叶花皮豹子精行者道:“花豹子会吃老虎,如今又会变人。这顿打死,才绝了后患也。”长老谢之不尽,攀鞍上马。那樵子道:“老爷,向西南去不远,就是舍下。请老爷到舍,见见家母,叩谢老爷活命之恩,送老爷上路。”

长老欣然,遂不骑马,与樵子并四众同行,向西南迤前来,不多路, 远见一个老妪倚着柴扉,眼泪汪汪的,儿天儿地的痛哭。这樵子看见自家母亲,丢了长老,急忙忙先跑到柴扉前,跪下叫道:“母亲,儿来也。”

樵子告诉母亲被救了性命的过程(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老妪一把抱住道:“儿啊,你这几日不来家,我只说是山主拿你去,害了性命,是我心疼难忍。你既不曾被害,何以今日才来?你绳担、柯斧俱在何处?”樵子叩头道:“母亲,儿已被山主拿去,绑在树上,实是难得性命,幸亏这几位老爷。这老爷是东土唐朝往西天取经的罗汉。那老爷倒也被山主拿去绑在树上。他那三位徒弟老爷神通广大,把山主一顿打死。却是个艾叶花皮豹子精;概众小妖,俱尽烧死,却将那老爷解下救出,连孩儿都解救出来。此诚天高地厚之恩。不是他们,孩儿也死无疑了。如今山上太平,孩儿彻夜行走,也无事矣。”

那老妪听言,一步一拜,拜接长老四众,都入柴扉茅舍中坐下。娘儿两个磕头称谢不尽,慌慌忙忙的安排些素斋酬谢。八戒道:“樵哥,我知你府上也寒薄,只可将就一饭,切莫费心大摆布。”樵子道:“不瞒老爷说,我这山间实是寒薄,没甚么香蕈、蘑菰、川椒、大料,只是几品野菜奉献老爷,权表寸心。”八戒笑道:“聒噪,聒噪。放快些儿就是,我们肚中饥了。”樵子道:“就有,就有。”果然不多时,展抹桌凳,摆将上来,果是几盘野菜。

师徒们饱餐一顿,收拾起程。那樵子不敢久留,请母亲出来再拜谢。樵子只是磕头,取了一条枣木棍,束了衣裙,出门相送。沙僧牵马,八戒挑担,行者紧随左右,长老在马上拱手道:“樵哥,烦先引路,到大路上相别。”一齐登高下阪,转涧寻坡。  

樵子道:“老爷,这条大路,向西方不满千里,就是天竺国,极乐之乡也。”长老闻言,翻身下马道:“有劳远涉。既是大路,请樵哥回府,多多拜上令堂老安人:适间厚扰盛斋,贫僧无甚相谢,只是早晚诵经,保佑你母子平安,百年长寿。”那樵子喏喏相辞,复回本路。师徒遂一直投西。

毕竟不知还有几日得到西天,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文章请点击【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