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江峰: 美模糊戰略壽終正寢強硬挺台 中共戰略研判混亂

2021-04-09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江峰:一股巨大的風暴已經在台海上空形成,無論中共是否再次策劃戰略辟穀、隱瞞世界,或是習近平進入最後瘋狂,這股風暴都不會退去了。(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1年4月10日】4月8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拜登政府強勢支持台灣,是時候放棄“戰略模糊”了嗎?》,話雖是用問號結束,但是美國台灣戰略模糊的時代,很明顯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

現在美國不僅智庫、政府層面要終結模糊戰略,美國國會也連續發力。民主、共和兩党參議員4月8日首度共同推出加強與中(共)國開展全面戰略競爭的《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其中支持印太地區盟友和夥伴,包括台灣在內,是美國重大國家利益。—— 江峰

美國中共台灣問題上的綏靖戰略結束了——喜憂參半

《紐約時報》的文章是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它不僅代表了當下拜登政府對台政策的重要走向,也是美國朝野為台灣受到中共日益嚴重的現實威脅,準備展開具體反制解救措施。

要我說,這個消息喜憂參半吧,一個是台灣不會再被人推來搡去,美國政治上與中共台灣問題上的綏靖結束了,台灣不會再是中美大國博弈的一個最重要棋子和籌碼。試想,原來是籌碼,不管多麼重要,它始終存在被丟棄、被下注的可能,就是要看中美雙方的賭注與誘惑有多大。現在,美國已經確定了美國國家核心戰略,就是適應一個新的、而且更危險的美中對抗階段,因為如果有什麼能使中美之間全球權力的鬥爭變成一場實際的軍事衝突,那就是台灣的命運。換句話說,如果美國做好了最後跟中共開戰的準備,就必須做好準備在台灣作戰。

所以說喜憂參半,喜的是台灣不會再是亞細亞的孤兒,美國的強力支持,國際上對台灣的認可,不用搞金錢外交,別人倒貼錢來跟你談貿易、談科技產品,並順理成章地談建立外交關係的,會排著隊來了;憂的是什麼呢?除非中共發生解體或巨大的政治崩盤,否則,戰爭已經成了無法躲開的命運。

美朝野共識:唯做好隨時的戰鬥應對,才能最大限度避免戰鬥

這不是好戰。台海兩岸的戰爭壓力,自從蔣經國先生結束戡亂的決策開始,台灣就基本放棄了對大陸的戰爭考量,完全是大陸一邊倒地根本不放棄“解放台灣”的政治夙願所造成的威脅。

台灣這邊國民黨始終沒有放下“大一統”的願景,也已經沒有了蔣家的魄力和軍事號召力,他們想歸還中華民國正統,但是卻只能避戰,一切對海峽對岸的綏靖、無奈都是為了生存;民進黨本土經營,說他小家子氣,說他孕育台獨,我想問,你有個天天霸凌你的鄰居,天天站在你們兩家的籬笆上,露個腦袋,舌頭舔刀子,你申訴報警無用,怎麼辦?肯定是搬家。但是這是一片國土,你怎麼搬?愛因斯坦說的,國家為人而設立,但是人不為國家而生存。

中共逼迫並強化出來的“台獨”概念,說到根本,就是不服霸凌,爭取人格的獨立自由。台灣目前生存空間的侷限,生存的恐懼,已經隨着中共肆無忌憚的擴張,降臨在了美國和西方世界身上,生存的侷限和恐懼第一次讓美國人感同身受。

只有做好隨時戰鬥的應對,才能夠最大限度地避免戰鬥。這就是目前美國朝野的共同認識,也是從川普政府到現在,拜登幾乎唯一不變,甚至強化的政策。

中共奪取台灣的意願從來沒有放棄甚至軟化過

我們說,中共奪取台灣的意願從來沒有放棄甚至軟化過,那些在某個特定歷史階段表現出來的表達友好的態度,也從來沒有真正的善意,即便是“和平統一”。“和平”不是訴求,“統一”才是最終目的。怎麼可能和平呢?如果要和平,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持續了數年的“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殺的主要就是國民政府的民選代表、縣鎮官員、國軍將士,這個帳不清算怎麼會有和平?清算不就要中共的命么?所以不可能有“和平”。

再看中共的本質,一個不斷進行階級鬥爭、不斷殺戮中國民眾的政黨,能奢求它突然對台灣民眾特別客氣嗎?難道北京在對西藏殺氣騰騰,對新疆殺氣騰騰,對香港殺氣騰騰之後,突然就對台灣賓至如歸了?不僅不會如此,正相反,中共在四九年以後鬥爭的多數,還都是中共製造出的敵人。而台灣,中華民國,那是從第一次國共合作開始,就不共戴天的敵人。

中共的歷史教科書里那些死在“國民黨反動派”屠刀下的“烈士”,現在的紅領巾們還要去獻花圈祭奠,那份仇恨,從孩子們的爺爺的爺爺二十年代就開始存檔,到現在也沒有刪除過。習近平搞的“建黨百年”,“牢記先輩遺志”,“不忘初心”,那份“遺志”、“初心”,就是要“消滅國民黨反動派”。所以中共奪取並取締中華民國法統的願望從來沒有消退過。

習近平也是千千萬黨教育培養出來的接班人中的一個,只不過他接的班最大,為什麼?按照中共培養挑選幹部的原則,習近平能接最大的班,他對反動派的仇恨就要最深,這一定是首要條件。

為什麼說過去四十年里美國採取模糊的對台戰略政策?

美國不知道中共的政治盤算么?知道。只不過美國長期以來一直不願說明如何應對中共從來不放棄的對台灣的武裝攻擊。儘管華盛頓通過外交聯繫、軍售、堅定的措辭,甚至偶爾的軍事演習來支持台灣,但沒有作出保證,沒有任何聲明、原則或安全協議迫使美國來拯救台灣

艾森豪威爾時期,因為朝鮮戰爭的後續影響,美台之間簽署了一個《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這已經算得上美國台灣的最大承諾了。但是我們去細看條約,它聲明的第一條說:協議是準備對付所包含地區的安全保障受到武力攻擊的威脅;若發生這種攻擊或威脅之際,決定對此將隨時商討。“商討”,中共開戰,蔣介石對陳誠說:“副總統啊,趕緊給盟友打電話,這邊都打起來了,大家還要商量商量”,這是不是一個模糊表達。正是因為這個模糊表達,才會有1958年金門“八二三炮戰”,連毛澤東也搞不清楚,到底美國人那個勞什子“共同防禦條約”管用么?打一炮試試。

在過去四十年時間裡,《中美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成為中美台關係的處理平衡器。1979年國會制定的《台灣關係法》最關鍵的一句話就是:“任何以和平手段以外的方式來決定台灣未來的舉措”,都將“引起美國的嚴重關切”。這還是模糊概念,“引起關切”,跟艾森豪威爾的趕緊商量商量,一個味兒。

中共灌輸加進來的“一個中國”立場,在美國外交精英基辛格和他的徒子徒孫教科書一般延續下來,成為婉轉迂迴的政策。什麼意思呢?第一,美國不承認台灣獨立的情況下,支持台灣;第二,美國台灣提供政治和軍事上的支持,但不明確承諾要捍衛台灣免受中國的攻擊。這就是歷史上的過程。

川普,第一個喚醒者:打破美國長期以來小心翼翼維繫的平衡

美國的所謂戰略分析,就是這樣小心翼翼地維繫平衡:一邊可以避免激怒中共;一邊可以給台灣壓力避免獨立,從而給中共提供攻擊的借口。美國這樣的小心,照郭德綱相聲的說法就是:小心地滑,最終還是摔倒了。因為理由很簡單,即使“解放台灣”是中共必須完成的政治任務,對於黨魁來說,完成這個任務,將會是他們最輝煌的政治答卷。隨着中共實力的增長,這種野心和狂妄,就越來越不加掩飾地暴露出來,他覺得越來越可能在美國和西方社會不敢出手的情況下去“統一台灣”了。

川普作為第一個喚醒者,一個讓美國和西方人民徹底認清中共邪惡本質,並勇敢地譴責社會主義制度的腐朽和共產主義的殘暴的美國總統。他的班底,包括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爾,後期堅定地指出了要對中共的殘暴與虛弱認識清楚,對待台灣問題也是這樣。一路以來美國政府“小心地滑”,小心翼翼地維繫中共的所謂面子和習近平所謂的“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這種小心只是沒有意識到中共殘暴面孔下的極度虛弱。而這種被美國自己的所謂精英培養出來的給中共面子,造成中共的膨脹張狂,導致它們更加肆無忌憚地表達它們摧毀普世價值的願望,甚至也逐漸具備了這樣的摧毀能力。

美外委會主席:台灣問題的戰略模糊已“壽終正寢”

上個月,美軍印太地區司令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S·Davidson)將軍對國會作證,認為中共有可能在未來六年內試圖以武力奪回台灣中共國防部罕見地認慫,趕緊說:自己沒有這個侵略計劃。這跟當下中共的戰狼外交姿態,跟習近平“充分備戰”的號召顯然不同調門,為什麼?就是因為中共意識到美國的調門越來越高,來自軍方和國會的共同認知,會讓目前的拜登政府,無可避免地繼承川普中共強硬的態度和對台灣的實質支持。這對於只要是川普贊成的他們就反對,只要是川普反對的他們就贊成的新一屆美國政府政策走向來說,唯獨台灣成了例外,這讓中共失去了自以為可以獲得數年發展擴張、甚至解決台灣問題的冒險機會,拜登政府也不給它這個機會了。

前小布什政府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的理查德·哈斯去年9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宣稱台灣問題的戰略模糊已“壽終正寢”,現在是美國推出戰略明確的政策的時候了:一個明確表明美國將回應中(共)國對台動武的政策。這樣的明確政策,將減少中共的誤判。

中共混亂的戰略研判導致一定自己迎來戰爭

我們知道拜登政府剛一上台,中共就派出大批軍機擾台,其中還有轟6K這樣的戰略轟炸機,明確是對台灣背後美國第二島鏈的軍事備戰的挑釁。為什麼會做這樣愚蠢的嘗試?相信中共的外交部門,各大系統,國防部、總參以及中聯部系統,都會把拜登政府的新情況報給中南海。如果這些情報能夠真實反映情況,習近平不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為什麼?拜登表達了對華強硬,習順水推舟、順坡下驢,才能夠獲得符合自己的長遠利益,從美國新一屆政府這裡獲得新增長擴張的緩衝期,甚至獲得解決台灣問題的冒險機會。但是你卻直接用軍事手段來測試,那就變成了挑戰,拜登政府無論如何是不能順從軍事威脅的,否則國會裡民主黨根本無法抗拒共和黨的逼問,以及美國的民心所向。要知道,最新調查報告顯示,接近80%的美國民眾,更不喜歡中共了。

二戰珍珠港之前,美國民眾67%不喜歡日本,就已經具備了進入戰爭的民意。當下中共還要來刺激新一屆美國政府,那就更沒有台階下了。我真的無法理解這種混亂的戰略研判,除非那些情報都是根據習近平的個人喜好,就是要做世界革命領袖的心態需要,情報都根據黨魁的意願編造的。那真的完蛋了!中共一定自己迎來戰爭

台灣問題上一道新風景線:戰略模糊轉變為戰略強硬

中共貿易上耍態度,結果拜登貿易代表戴琪宣布:川普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繼續,還要更加強硬。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與中共阿拉斯加會談,受到一番羞辱。我們知道中共體制內,別說王毅了,就是楊潔篪這樣做到政治局委員,主管中央外事工作了,也不容易見到習近平的。就像當年陳毅一樣,要通過罕見的記者招待會,在上面大聲斥責蘇修、美帝、日本軍國主義,罵個遍,有了名氣,才能讓毛澤東聽他的現場錄音,才能表態陳毅是個“真正的外交部長”,就是為了政治上過關。楊潔篪和王毅不都是這樣么,罵得越狠,越出格,才能收到“聖上”的聖眷。

但是布林肯去白宮的機會多了,國安顧問沙利文,按照規定就是要在白宮隨時候命,只要拜登或者哈里斯跟外國首腦打電話,他就要旁聽給建議的。你說中共外交官阿拉斯加罵痛快了,挨罵的美國高級官員,那就能回去制定對華強硬政策。以後,想繼續戰略模糊都沒有人操作了。

所以,從美國智庫,到軍隊領袖,到政府外交國家安全官員,都沒有了繼續戰略模糊的需求了,而戰略強硬對抗,在台灣問題上強硬發聲,就成為一道新的風景線。川普前任內閣當然願意看到這個強硬政策的延續,蓬佩奧會見台灣代表肖美琴,就清楚地表達了訪問台灣的心情。可想而知的,別讓蓬佩奧搶了風頭,民主黨政府一定會加快派出更高級官員出訪台灣,來獲得政治資產,獲得加分的機會。

布林肯安排的美國駐帕勞大使加入訪問台灣的代表團。布林肯還直接給巴拉圭總統打電話說:“你怕北京怕啥子呀?疫苗我的質量不比大陸的好?趕緊跟台灣聯繫吧”。

此外,在中美全面對抗中,除了軍事價值以外,強調民主價值並作為政治口號的民主黨,會更強調意識形態的正確性,民主黨議員弗蘭克在《國會山》報紙上說,捍衛台灣這個亞洲民主政府免受無恥的強行剝奪人權的殘酷政權強行吞併;此外,在軍事價值、意識形態之外,多年來精心耕耘自強不息的台灣,也培育了諸如晶元生產領域的領袖地位;在中美之間正在興起的超級計算機高科技比拼中;在軍事對抗的尖端科技的太空領域、導彈和飛機上;半導體的重要性等同於七、八十年代的石油。

喜憂參半:台灣中共“紅線”,美國戰略強硬會否激怒習走入戰爭

我們說了,喜憂參半,美國放棄了模糊政策,台灣也就清晰出現在了中共瘋狂的末日狂奔之路上了。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主任葛來瑟(Bonnie Glaser)就表達了她的顧慮,美國超出了外交慣例,對台灣防務作出更明確的承諾,會激怒習近平,會讓習近平被逼到牆角,這可能真的會導致中(共)國做出入侵的決定;另外,美國的具體安全保證將鼓勵台灣領導人正式宣布獨立。

這一點,我相信川普政府期間有過考慮,但是面臨美國內政的混亂局面,川普並不希望這樣的一個極端刺激,打亂他的迅速讓美國恢復強壯和供血能力的計劃,明確告訴我不怕打仗,我在中東就能把拖延很長時間的戰爭給結束了,並贏了;用這點來對中共極端施壓,來避免衝突。

但是現狀下,美國從模糊戰略中走出來,卻又在國際合作,包括國際組織、氣候問題上有求於中共,會讓中共再次誤會,台灣問題的無限強硬只是戰術,只是拜登政府為了在其它國際戰略問題上獲得中共讓步支持的手段。這樣就危險了!台灣本來就擁有70多年的自治歷史,但是中共控制的社會當中沒有幾個會這麼想,中共控制洗腦的軍人當中也沒有幾個會了解,他們會為了所謂“美帝國主義”支持“台獨”而憤怒,因而製造愚蠢的衝突。第一次世界大戰不就是在這樣的“國家紅線”與“民族主義”者們愚蠢的合作下爆發的么。

強硬抗共,美國會兩黨推出加強與中共開展全面戰略競爭法案

現在美國不僅是智庫、政府層面要終結模糊戰略,美國國會也連續發力。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嫩德斯(Bob Menendez)4月8日推出加強與中(共)國開展全面戰略競爭的《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並宣布獲得兩黨議員的支持,計劃未來幾天內提交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進行審議。

這個法案完全是民主、共和兩党參議員首度共同推出的,與北京開展戰略競爭的重要議案。其中支持印太地區盟友和夥伴,當然包括台灣在內,是美國重大國家利益。除了外交委員會,美國國會參議院商務委員會將於4月14日舉行聽證會,討論一項兩黨合作措施,該措施旨在加強美國的技術研發,以應對來自中(共)國的競爭。

我們注意到,這一股民主黨主導的針對中共的全面圍堵,跟1979年幾個少數真心熱愛台灣美國議員努力促成的《台灣關係法》相比,與那時候弱小的保衛台灣的聲音相比,現在,一股巨大的風暴已經在台海上空形成。無論中共是否再次策劃戰略辟穀、隱瞞世界,或是習近平進入最後瘋狂,這股風暴都不會退去了。

也許台灣人準備好了?是不是就像2019年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說過的那樣:身為一個台灣人,他有一顆保護國家的決心,如果兩岸真的開戰,“有隻掃把,我都拿起來,絕不投降”!

江峰: 中共開啟疫苗運動模式  關注生命還是另有它圖? 

江峰: 從抵制洋貨到炒賣國貨  “民心可用”從慈禧到習近平皆受用

江峰: 解析台海“戰與不戰”為什麼是中共歷史老大難問題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