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江峰: 川普應對選舉舞弊早有布局 關鍵證據已經在手

2020-11-17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江峰:拜登和極左勢力竊國手法與列寧“十月革命”政變手法驚人相同

【希望之聲2020年11月18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一場規模浩大的挺川普、反對盜竊美國大選結果的民眾大遊行周末在華盛頓舉行。這應該是六十年代反戰平權運動以來,在美國首都最大規模的民間自發的群眾集會了。這一場集會,給了川普和他的團隊最大的信心和勇氣,清楚無誤地表明: 人民看得很清楚,誰真正代表了民意,誰在竊取民意。這一民意的彰顯在此刻是何等重要。

面對憲政危機內亂危險,最高法院將會如何定性判決

首個因應川普團隊訴訟而進行重新點票的喬治亞州,川普已經發文說,喬治亞在沒有充分監督權的情況下再次點票是浪費時間。就是說,這個點票過程依然存在着程序上的舞弊。甚至加州民主黨候選人楊安澤號召要旅行到喬治亞去投票。這種公開違反選舉法的話,都敢喊出來,私下裡還有多少勾當呢?人們似乎在呼喚最高法院,但是最高法院只能就選舉過程中的個別違憲行為進行糾正。大家看當年小布什對戈爾那場競選,僅在佛羅里達一個地方,官司就那麼難,而且更重要的是當時戈爾明確表示服從高院的裁定,保持與小布什的通話,最後紳士般地接受結果。如今,左右已經是兩個陣營的廝殺,已經是傳統與放縱的道德之爭,已經是維繫自由世界和平與中共統治世界企圖之爭了。誰退讓?誰會做謙謙君子?就算最高法院作出裁決,就會平息爭端了么?選舉之前,關於大法官人選、關於最高法院改變制度都已在強力爭執,大家不是說沒有想到會走到這一步。

一個個的違法舞弊,然後一個個去糾錯,每個州都有民主黨人把持,甚至共和黨的州縣,也難保內心是紅還是藍。現在已經有重磅消息出來,林伍德大律師發推文說,已確定喬治亞州長和州務卿家族,從購買舞弊計票系統機器的一億美元交易中收取回扣。喬治亞州州長可是紅彤彤的共和黨人呀!

所以法律攻防戰,一個州一個縣這樣搞,恐怕已經很難解決當下的危機,至少時間上來不及,1月20日前解決不了,就是憲政危機總爆發。就算最高法院給一個裁決,也不會平息內亂的到來,因為有人已經在準備內亂。怎麼辦呢?宣布整個選舉已經被操縱,以及這次大選是可恥的顛覆美國民主制度、顛覆選舉制度的賣國和政變行為。這樣最高法院判決的就不是過程或者某個州的違法,而是整個選舉的違憲!作廢!對賣國者進行抓捕。

華府大遊行給予了川普團隊充分的民意授權

1860年林肯最不願意但也最合理的做法,就是宣布南方奴隸主的武裝為叛軍。我在大選日第二天一早跟方偉做的節目中,當方偉給大家展示威斯康星、密歇根州造假數據的時候,我說了一句:我已經聽見薩姆特要塞的炮聲了。那是南方邦聯軍隊對聯邦軍隊進攻的第一炮,開戰了。在法律層面,林肯並沒有佔據高度,甚至是不符合美國憲法關於各州權力的描述的。但是林肯代表了真正的民意,並在宣布解放黑奴宣言後,佔據了道德至高點,並最終贏得勝利,換取了偉大而統一的美國。今天也是一樣,美國的建國先父們說,美國的憲法是給擁有道德和良心的人民準備的。川普重申尊重憲法,並不意味着憲法枷鎖,而是尊敬制定憲法的本意,那就是維護人民的權力。當有些人試圖奪走人民的權力的時候,就是川普最堅決還擊的時候。星期六的首都大遊行,充分給了川普總統這一份信心,還有更重要的就是,人民的授權!

兩年前川普下達了干涉大選《制裁令》,應對選舉舞弊早有布局

其實川普早有準備。我們都知道,他無數次呼籲郵寄選票會帶來災難,但左翼媒體的嘲笑似乎也帶動了大多數人。如果不走到今天,人們真的看不清郵寄選票帶來的惡果。但是郵寄選票只是利用疫情轉移視線的第一步,真正的作弊是來自廣泛的左派培養的對川普的仇恨,導致在整個選舉過程中,為數眾多的選舉工作人員普遍放棄了美國傳統道德的約束,不再認為作弊甚至違法行為可恥,他們甚至認為把川普拉下馬是正義的;另外大型、集中的作弊來自數據點票系統。這一環節其實早就暴露過,人們不太注意而忽略了,2018年中期選舉就已經暴露出來了。

當時涉及中共與俄羅斯黑客操控點票系統、操控美國參眾兩院換屆。因此當時川普就已經下達了《外國干預美國大選制裁令》,裡面有這樣一些很重要的描述:第一,雖然沒有明確證據顯示外國干預影響了美國大選,但是數字設備和基於Internet的通信激增造成了重大漏洞,並擴大了外國干擾威脅的範圍和強度,因此宣布全國緊急狀態以應對這一威脅;第二,根據這項法令保護信息來源和方法;第三,根據憲法進行資產保護的措施無效。我們已經非常清楚這次美軍出動,在德國截獲計票系統Dominion的擁有者Scytl公司的伺服器,成為硬性撼動美國大選是否違憲、是否有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叛國行為的重要證據。

川普總統這個兩年前準備的總統令,就是川普的先一手布局。該制裁令第一點,預告了存在利用計票系統的威脅,做好了法律和行動上的準備;第二點,大家可以聯繫總統撤銷埃斯帕國防部長職務,由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接手。米勒是在中東等地直接指揮參與者,重大反恐行動出身,也是「斬首行動」的操作者,所以美軍的這次秘密行動,可以跨越國防部;我們看到緊接着國防部數名高級幕僚被解職,關鍵是國土安全部(DHS)所屬網路和結構安全局(CISA)高級官員布萊恩·韋爾(Bryan Ware)在周末離任,他強烈暗示著美國的菁英們:在浩大的華盛頓官僚機構中存在着黑暗帝國的一部分,或者主動地為這個黑暗勢力服務。這也意味着川普的關鍵行動與網路滲透有着緊密關聯。

川普團隊避開常規運作規程,突襲獲得作弊系統伺服器

這個時候拜登團隊緊急火燎地要看《總統每日簡報》。什麼是《總統每日簡報》?就是攸關國家安全的最新情況上報給總統看的。為什麼?急了,情報內線被掐斷了,不知道川普下一步要如何行動了。然後就發生了美軍直接行動搜繳了這次在美國大選中的“舞弊利器”、計算系統Dominion在德國的伺服器。緊接着就是消息出來,不再讓CIA局長參加最高情報會議。

CIA跟FBI不一樣,FBI負責國內重大案件的調查,CIA主要負責的就是海外情報與軍事偵察活動。美軍去搜繳位於德國的計票系統伺服器,典型的就是CIA的工作,而且已經透露出來這個伺服器的安裝,跟CIA的歐洲總部有關,很顯然,至關重要的伺服器放在任何一個商業地點都不放心,只有放在美國人自己的情報機構里才最安全。因為民主黨人當然有在CIA里的最高眼線,川普的行動一定會被CIA所知道,但是這一次,川普顯然避開了CIA局長,派遣可以直接指揮自己一幫反恐行動當中摸爬滾打的兄弟們的米勒率領美軍行動,而且還合法。為什麼?2018年的制裁令就已經說明,可以剝奪憲法給予的所謂財產權的保護,直接上門去拿!

步步為營,川普智慧挫敗極左黑暗帝國

為什麼要把埃斯帕換掉?一是幾個月前“黑命貴”運動當中埃斯帕表態不支持川普根據《反叛亂法》對軍隊的使用;第二是,有個細節,就是上個月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當時停柩國會山,共和黨人當中去弔唁的最高級官員就是埃斯帕。這給了人們很多想像空間,埃斯帕究竟跟黑暗帝國有着怎樣的聯繫?那為什麼要把中情局長吉納冷落一邊?就是這個行動不走常規的CIA插足的渠道。這並不意味着吉納本人有什麼問題,因為這是一個密級最高的行動,它直接會左右這次大選的最終結果,會左右美國的國運,國家前進的方向。

更有意思的是,我們還可以看一個小花絮:拜登說他急於獲得《總統每日簡報》的目的,是為了迅速制定對朝鮮核計劃的外交方針。拜託!就是在奧巴馬和你執政期間,金正恩的核試驗和遠程導彈打得最頻繁。拜登一旦當政,不可避免地走回“六方會談”的老路子。拜登為什麼不學川普一個人跨過三八線的作法呢?因為只有中間人中共的參與,中共才會有在國際上、中美關係上有進退的籌碼;只有中間人中共的參與,美國的權力擁有者才能拿錢呀,為什麼奧巴馬當總統之前是個芝加哥律師,房屋貸款都沒有還完,現在卻擁有麻省最有名的富人島1600萬美元的別墅?

拜登和極左勢力竊國手法與列寧十月革命”政變手法驚人相同

拜登和他背後的勢力與當年列寧發動所謂“十月革命”並建立蘇聯的手法高度一致:

第一,就是注重宣傳,佔領輿論陣地,讓川普為民意的堅守在媒體宣傳中變成對權力的貪戀,讓用陰謀與詭詐竊取的選舉變成所謂民主制度的勝利。當年列寧就是利用了資產階級臨時政府的寬容與自由,用德國皇帝給的金馬克,一下子開辦了四十多種報紙,鼓吹布爾什維克可以給大家帶來和平與麵包。當時俄羅斯民眾並不確切戰爭什麼時候結束,但是大家都在餓肚子是肯定的,於是這種畫出來的大餅很有欺騙性。但是當政府調查出來列寧是拿戰爭對手德國的錢幹事的賣國賊,列寧不得不冒險搞了“十月革命”。雖然他使用的是很小的一支軍事力量,但廣泛深入的輿論已經造成了全國的混亂。臨時政府喪失了從前線哪怕調回來一個團就能撲滅叛亂的意志,列寧的叛亂得逞。

第二,運用人們對於民主制度的依賴,來為自己竊取政權服務。如果當時列寧不能在制度上全盤接管俄羅斯,他就只能是一個聖彼得堡的土皇帝,但是他迅速召開了蘇維埃大會。什麼是蘇維埃?就是用來取代國家杜馬(國家聯邦會議下議院)的全國代表大會,就是表面上代表人民的最高權力機構。

列寧如果迅速用布爾什維克代替臨時政府,他的野心就會迅速無疑暴露出來,國內民眾和各政治利益集團不會接受的,但人們已經開始建立了對民主憲政制度的基本信任,於是列寧召開了蘇維埃,稱一切權力歸蘇維埃,蘇維埃的代表可以通過選舉來更換。很快全國的主要大城市都被布爾什維克拿下,善良的人們開始期待第一屆蘇維埃召開來選出自己的代表。結果會議一結束,穿着黑色皮夾克的契卡就把其他政黨的代表抓起來通通殺害了。

這次拜登還僅僅在自我宣布和媒體推選的過渡政府期間,民主黨極左翼就已經開始羅列像當年毛澤東羅列戰爭罪犯榜一樣,準備懲罰川普團隊和支持他的人民了。顯然,民主制度僅僅是拜登極左派利用來獲得國家權力的第一步,一旦擁有權力,就像當年通過非法手段獲得政權的蘇共和中共一樣,他們絕對不會再用脆弱的民主制度給對手任何機會了。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是非常慎言的,尤其是表達對黨派與政治案件的看法,但是上個星期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就在公開演講中說:自由派宣稱已經贏了文化革命,要把所有保守派一網打盡。拜登和他的人馬上台,要下黑手絕非空穴來風。

第三,統戰工作不僅是中共的法寶,列寧建立蘇聯就是最廣泛地聯合社會各種遊離在主流之外的力量,拜登極左派也是如此。列寧的蘇聯迅速成為同性戀合法化的國家,女權運動、包括廣泛的裸體運動者都在早期蘇聯大行其道,大量城市遊民、流氓無產者被吸引進了所謂革命隊伍中來,布爾什維克於是擁有了可以與傳統政治力量、與圍繞在傳統東正教信仰者周圍的力量較量的資本。這一點與美國極左派作法高度一致:除了把幾乎一切遊離於傳統信仰、傳統社會制度之外的變異拉到身邊之外,同性戀、十多種名字都叫不出來的性別、非法移民、甚至罪犯都要給予投票權,好拉進自己的陣營里來。並且,無論是列寧還是拜登的背後勢力,都迅速開始建立恐怖組織,用街頭暴力壓制政治家。當年的契卡,也是跟安提法一樣從街頭暴力走過來的。他們為什麼要削弱警察力量?不就是這個準備么?一旦掌握政權,街頭暴力者就迅速轉化成一股只服務於政黨甚至個人的暴力武裝。

人類有個缺陷,只願意接受眼下的承諾,卻從不記取歷史的教訓。列寧奪得政權之後,迅速把那些敵人和自己建立的報紙統統整肅,編輯要麼流亡,要麼流放,只剩下《真理報》。今天在編纂假新聞的美國左翼媒體的知識份子們不可能不知道吧?斯大林對同性戀、吸毒者的殺戮,對女權組織、工會、甚至那些穿黑皮夾克賣命的契卡的剿滅,也是殘酷無情的,就看看那個創始人——托洛茨基和捷爾任斯基的下場,就清楚了。依靠非法手段竊取政權的混蛋們,永遠擔心的就是兩件事情:一個是人民的清算,一個是“自己同志”用更加卑鄙的手段取代自己。

信仰與民意是川普意志的來源;大選是人接受洗禮和選擇的機會

2020美國大選的被竊取,絕對不是曾經自由世界引為傲的民主制度了,更不是美國建國先賢們小心翼翼打造的共和制度了。以後川普面對的對手也許還有更多更瘋狂的舉動,但是信仰與民意,是川普堅定的意志的來源,也是美國憲法最終變成文字,寫在白紙上的靈感與使命。

面對今天的美國大選,說實話,人們開始時不免有些傷感:一旦美國淪落了,我們還有什麼地方可退?但是慢慢地,很多人心裡變得踏實了,甚至開始感到了一份幸運:因為我們活在一個偉大的時代,擁有了一份可以接受偉大的思想的洗禮,和對信仰認識並選擇的機會,可以有了去為未來人類和我們的子孫站出來的機會。這難道不是一份幸運么?!也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這是一份上天給予的榮耀。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