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社會民生
即時快訊:

加國教授:極左思想佔領文科教育 孩子何去何從

2021-04-20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加拿大教授近日撰文指出,文科教育中已充斥極左思想。(圖片來源:網絡)

【希望之聲2021年4月20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編譯)加拿大麥吉爾大學人類學名譽教授薩爾茲曼(Philip Salzman)周一(4月19日)在英文《大紀元》撰文說,現在北美校園裡充斥着極左的所謂“覺醒”思想,種族和性別仇恨被帶入學校,已經徹底顛覆了傳統的價值觀。大學的文科教育已不再是嚴肅的學術學科,而是在致力於撒謊,唯有硬科學、工程學和數學才保留了一些學術的內容。

薩爾茲曼的文章翻譯如下:

正如我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在安提阿學院(Antioch College)經歷的那樣,文科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對西方文化的思想生活開闊眼界。

要求學生考慮以下問題:“什麼才是美好的生活?”,“人們的思想和行為隨着地點和時間的不同有何不同?”,“社會生活的基礎是什麼?”,“人們有自由意志還是命運已經被決定了?”,“財富從何而來?”,“科學與其他信仰體系有何不同?”,“什麼是美?”,“誰來統治?”以及許多其它與文學、語言和科學相關的問題。

文科教育依賴於來自啟蒙運動的學術價值,即在尋求真理時持開放態度,基於才能選擇人,以及思想多元化的學術自由。正如蓋德·薩德(Gad Saad)所說,這些價值觀的基礎是“西方的決定性精神,即對追求真理的堅定承諾”。基於才能的人才選拔和思想多樣性的自由都是尋求真理的結構性條件,因為兩者在思想領域進行富有成果的交流和競爭都是必需的。

在過去的四十年中,文科教育被取消,如今已死亡。後現代主義扼殺了“真理”的概念,聲稱所有知識都是主觀的,每個人都有“我自己的真理”。批判理論根據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給社會和政治問題做出了決定性的終極回答,把種族、性別和性取向創造性修改為被壓迫和受害者。女權主義者將西方文化和文明視為“該死白人”的父權制產物而拋棄。他們也拋棄了《再見荷馬》(Goodbye Homer)和莎士比亞以及所有西方文學、巴赫和貝多芬以及所有西方音樂(克拉拉·舒曼除外)、倫勃朗(Rembrandt)和雷諾阿(Renoir)以及所有西方繪畫。當然,貝特·莫里索特(Berthe Morisot)和瑪麗·卡薩特(Mary Cassatt)除外。

種族主義者反對《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視其為“奴隸主”的產物,而整個國家則被視為“系統的種族主義”。曾經是嚴肅報紙的《紐約時報》卻宣稱美國的基礎是奴隸制,一直是反對黑人的種族主義,僅此而已。美國已被合法取消了。在奴隸制方面較弱的加拿大則被認為在“殖民主義”方面很強大,而且被貶得完全一文不值。正如我們現在所知的,文科教育一直是在助長父權制和白人至上主義壓迫的謊言。

新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正義”思想回答了所有重要的問題,不僅進一步的詢問是多餘的,而且任何替代的觀點、批評或反對都被作為“白人至上主義”和“暴力”而被禁止,因為其針對的是“被邊緣化、被種族化和沒有獲得足夠服務的人群”。而如果他們聽到不支持“社會正義”意識形態的意見,這些人就會“感到不安全”並遭受創傷。因此,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被完全取消。 思想和觀點的多樣性被認為是反動的、法西斯主義的、納粹的和邪惡的。

今天在大學和大學指導下的學校中,所教的都是關於推翻父權制和白人至上主義,用女性代替男性,用有色人種,最好是變性的有色人種來替代白人。不再需要問所有那些晦澀的文科問題,因為我們現在有了所有的高尚答案。我們知道社會是如何構成壓迫的,以及如何將其重構為良性的。我們知道誰值得傾聽和效仿:女性和有色人種,以及誰必須被邊緣化:男性和白人。

這種替換是在“多樣性、平等和包容”的口號下進行的,這在所有大學的人口統計中都顯而易見。這意味着更少的男人和白人(但非法外國人除外),以及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種。如今,反而是男性和白人的“代表性不足”,這正是“覺醒”所希望的。

孩子們有什麼選擇?

隨着“覺醒”的反男性和反白人的大學不再提供文科教育,高中畢業生有哪些選擇呢?

幾十年來,高等教育在北美一直被視為實現經濟和社會成功之路。父母做出犧牲將子女送去上大學。即使知道高等教育已經變得多麼腐敗,他們仍不願剝奪他們的後代畢業後將獲得的好處。

那麼,對於90%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激進女權主義者、反白人種族主義者和否認科學者的父母來說,他們能為自己的孩子做什麼呢?

最重要的是,不要讓你的孩子參加“研究”課程:女權主義者、黑人、種族、“拉丁裔”、酷兒、跨性別者,以及他們接下來提出的任何新的“受害者”。除非你希望你的孩子學習種族和性別仇恨,對國家的仇恨以及對西方文明的仇恨,並希望他們的職業在快餐店和咖啡館,否則請避免這些“覺醒”的課程。

在社會科學中,人類學、社會學和政治學曾經是嚴肅的學術學科,但現在卻致力於撒謊,例如黑人更有可能死於警察,而不是實際上奪走了大部分生命的黑人罪犯。統計上的差異是歧視的證明,而不是不同偏好和能力的證明,並且男人可以變成女人,女人也可以變成男人。

人文學科也大同小異,應避免。不要以為英語系還在教授英語文學。他們不會沉迷於只教“該死的白人”。英語系現在都是“覺醒”的文化研究,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入學率直線下降。歷史現在已成為“人民的”歷史,尤其着重於“被壓迫者”。其入學率也直線下降。甚至語言課程也不再與語言教學有關,而與“社會正義”有關。盡量避免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

也許難以置信,但是教育和社會工作變得更為激進。教育學院致力於將種族和性別仇恨帶入學校。

只有硬科學、工程學和數學才保留了一些學術內容,儘管各個系本身都在“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要求中苦苦掙扎。因此,STEM是唯一值得你孩子學習的方向。哦,但不是生物學,它已經被變性激進主義者及其整個社會的推動者取消了,如果相信生物學,你的孩子就會被取消。

還有另一種選擇:技術專業的高等教育,在諸如溫哥華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理工學院、曼尼托巴(Manitoba)貿易技術學院、渥太華的阿岡昆(Algonquin)學院和蒙特利爾的道森(Dawson)學院等理工學院。在美國,有眾多的理工大學,如加州理工學院和麻省理工學院。

曾經在文科領域尋求的智慧,現在必須到其它地方去尋求。

相關文章:

美眾議員提議案 將1776委員會納入法律

為何左翼要摧毀愛國精神?美學者深度解析

膽子真大!中共喉舌在美公開叫板川普 推“1619項目”

美國教育已經全面淪陷了嗎?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