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亞太新聞
即時快訊:

江峰: 深度解析緬甸政變 藏中共對美軍事對抗戰略冒險

2021-02-08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江峰:拜登上台中共獲得了對台優勢和國際擴張的窗口期。(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1年2月9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緬甸軍政權以大選結果被操控的理由發動政變,扣押了緬甸民盟主席、贏得組建新政府內閣多數票的昂山素姬。對這一事件的各方解讀很多,卻總令人感覺依舊迷離,欠缺透徹,對事件的真正因由、對國際局勢的重大影響,以及在美中關係上的作用略顯解析不足。

那麼緬甸這一事件的雙方究竟是怎樣的角色?此事件的性質究竟是什麼?更重要的是,怎樣解讀中共在這個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著名自媒體人士、時政分析評論家江峰先生從中緬歷史關係和現實訴求,以及更大的全球戰略角度,對正確理解該事件的發生及其性質,提供了解惑式深刻獨到的分析解讀。

中共緬共有着歷史與現代的血脈基因

大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國雲南昆明最有名的風景勝地滇池邊上,突然開始修建一個神秘的別墅小區,它是中共最機密的營建項目,由中央軍委直接委託總後勤部,加上總參二部、中共外聯部一起運作的。這些別墅的主人,是緬甸共產黨旅級以上高級幹部和家屬的安頓之所。這只是中共長期以來控制緬共對東南亞進行滲透掌控的一個插曲。

緬共的最早創始人,中共國內教材總說是1966年跟毛澤東一起站在天安門城樓上的德欽丹東。實際上,緬共真正最早創始人是昂山將軍,也就是現在的緬甸資政、國家實際領導人昂山素姬之父。當年,馬克思主義,就像一個熱門傳銷產品,蘇聯大賣成功,中國“五四”之後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中,中共開始在中國做馬克思主義代理。在文化上與中國根源深厚的東南亞各國,就再從中共這裡分銷馬克思主義。昂山將軍為了從英國統治中獨立,也上了這條船,組建了緬甸共產黨。他當時尋找中共黨組織,在廈門上岸時被日本間諜攔截,轉到日本接受訓練,回國後組建軍隊配合日本的太平洋戰爭攻打英國軍隊;後來更有名的是跟日本人一起與中國遠征軍作戰,在與國民黨作戰上,緬共中共成了一路人。我過去在《歷史的今天》系列裡講過這些故事,大家可以去看。這裡請記住一個重要的詞:“中緬公路”——它是抗戰時期維繫中華民族生存的一條大動脈。

後來,緬共創始人昂山退了黨,又從日本的傀儡變成英國人的盟友,打擊日本人。這種政治上的多邊,實質上反映了緬甸在地緣政治當中,處於多個大國勢力爭奪中的無奈與生存的現實。

昂山素姬在國內和國際玩平衡

當年堅決抗擊英國要民族獨立的昂山,最後把自己的女兒送到英國讀書,並在那裡結婚生子。這就是昂山素姬的家庭背景。

昂山將軍被刺殺後,緬甸從軍事強人獨裁統治發展成軍人政權,最主要的領導人吳奈溫總統就是昂山的部下。所以,緬甸人民仰望的民主女神、西方國家刻意扶植的昂山素姬,實際上與她的對手、獨裁的軍人政權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上個世紀以來,諾貝爾和平獎成為西方國家推行顏色革命的利器,不少得獎的政治反抗者象徵人物,最後都成了帶領所在國實施民主化的領軍人物。南非的曼德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昂山素姬也獲得了這個獎項。我想起來一個人物,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並且無法領獎的劉曉波,中共為什麼那麼怕他?這是一個重要因素。但是昂山素姬成為緬甸的實權人物之後,卻因為羅興亞少數民族問題,讓曾經一心一意把她供起來的聯合國和美國以及西方世界非常難堪。

緬甸是一個佛教國家,羅興亞是穆斯林,那是英國殖民者留下的歷史難題,是他把孟加拉的穆斯林移民到了緬甸。軍隊迫害羅興亞人。緬甸主要的佛教人口昂山素姬也不能得罪,那是她的民眾基本盤,所以她放棄在英國接受的西方民主自由理念,屈服於國內政治。這是原因。

另外昂山素姬不得不展現對中共的和好,這也讓西方失望。但是我們想想當年在廈門上岸要尋找中共黨的父親昂山將軍就可以理解,緬甸在地緣政治中異常重要的地位和國家力量脆弱之間的矛盾了。緬甸一直是大國角力的擂台。但是,即便昂山素姬的和好態度,也沒讓中共充分滿意。昂山素姬中共和西方之間玩平衡。

中共深刻介入緬甸政治,數萬知識青年投入緬甸內戰

緬甸軍政府從退出共產黨的昂山那裡成立軍事強權,但走的是社會主義道路,拜的廟是蘇聯。緬共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聲稱:國際共產運動最正宗的就是ABC,A即阿爾巴尼亞,B即Burma緬甸,C就是中國,所以緬共投靠的是中共。緬甸內戰,一直在蘇共做後台的軍人政府和中共做後台的緬共之間進行。

中緬邊境長達2100多公里,其中有近2000公里與中國雲南鄰界,雲南與“金三角”地區最大鴉片產地,與緬甸撣邦高原毗鄰。中共對東南亞國家搞輸出革命,結果都導致了當地的慘烈的排華事件,當地華人被害。緬甸也一樣,最後軍政府也對華僑進行慘烈迫害。

緬甸軍政府投靠蘇聯,緬共投靠中共,1967年中共公開介入緬甸內戰,中共一直對緬共有培訓,緬共人民軍立功書印的都是毛澤東頭像;緬共一個連長就可以直接到昆明軍區領取衝鋒槍。這個基礎上,隨着中共國內“文革”全國蔓延,一大批來自北京、上海、成都、昆明的大城市知青,開始越境進入緬甸,他們一路下來,貼滿“打倒奈溫政府”、“支援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的標語。緬共就在中緬國境線上設立招兵站,紅衛兵一到,領上槍就能過境打仗。多少知青參加了?中共這邊的數字被抹掉了,於是這些人永遠也回不來了。偷偷回來的都成了一輩子的黑戶口,特別是他們多數都是大城市的,在大城市沒有戶口,工作、成家、子女入戶都成了問題,一輩子受苦。那麼大概有多少人呢?1966年“金三角”游擊隊僅有數千人,到中國知青下鄉的1969年,緬共游擊隊人數激增到五萬之眾!都是中學生,突然一下子就捲入了緬甸內戰當中,死得非常慘。緬軍抓住知青志願軍,一律亂棒打死,還有五馬分屍。

說這段歷史,就是說中共對緬甸的政治生活介入有多深。之後緬共軍事領導先後到北京的馬列主義學院學習,然後到基層54軍實習,甚至直接到四川、雲南的中共部隊里擔任實際職務帶兵。

蘇共解體後緬甸軍政府中共打得火熱

1988年,隨着緬甸民主運動大規模爆發,緬共內部也發生分裂,要麼出走中國,要麼退黨向軍政府投降。前面說昆明滇池邊的高級別墅區安頓緬共高級將領,即發生在這個時期。現在剩下的還有一個克欽獨立軍,依然在接受中共私下援助。其它的緬共軍隊都土崩瓦解了。

蘇聯解體後,沒有了原來親蘇親中的分歧,緬甸軍政府一個心思地扎進中共的懷抱。因為西方支持昂山素姬的民主運動,對軍政府進行制裁,也客觀導致了軍政府更加依賴中共。1988年一直到2012年,軍政府與中共打得火熱。

2012年美國重返亞洲戰略實施,奧巴馬對緬甸進行訪問,西方開始取消對緬甸制裁,各國投資湧向緬甸。軍政府開始放緩對中共的依賴,甚至因為緬甸民眾對軍政府的厭惡,把很多怨氣對準了中國投資項目。在昂山素姬執政後,很多投資項目都開始重新審核。然而同時,中共也迎來了習近平時代,對外高調擴張開始。在亞洲地區與美國發生激烈碰撞。在川普把亞太戰略擴充為印太戰略之後,印度的角色也凸顯出來,印度與緬甸經貿合作與軍事聯繫逐漸增強。

為什麼說昂山素姬文人政府存在被詬病的緣由?

對於緬甸軍事政變這個事情,首先看國際上的反應,俄羅斯、中共沒有明確站邊表態,但是在聯合國卻反對對軍政府的譴責與制裁。歐盟明確指出是軍事政變。而美國拜登政府很有意思,只譴責,卻避免談軍事政變,據稱的原因是“操縱大選”,有投鼠忌器的顧慮。

那麼緬甸大選是不是有舞弊問題?軍政府激烈反應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麼?在緬甸大選之前,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已經公開指出並譴責緬甸可能存在的大選舞弊行為,對民主政權的傷害。但是在緬甸,究竟誰在作弊呢?“克林頓基金會”有明確支持緬甸民主進程、特別是選舉的聲明,參與投票的一些硬體設備也都與該基金會聯手,號稱“共同打造民主社會”。從美國發生的事情我們知道,所謂“共同打造”幾乎是直接操控的代名詞,因此,以昂山素姬為首的文人政府,是有被人詬病的緣由的,也許美國發生的事情給了緬甸軍政府強烈的提示,讓他們明確知道了這場遊戲有另一套玩法。

軍政府發動軍事政變一定要有比以往更強大的支持,那是誰?

當然從過去近半個世紀的統治來看,緬甸軍政府對民主選舉的直接操控更加赤裸裸,只不過作為一直強勢的軍人政權根本受不了被人玩弄的委屈,儘管他們也一直在玩弄著選舉政治。既然大家都有犯規嫌疑,採取極端行動就有了動機。

但是真的幹起來,軍政府必須要考慮西方國家如影隨行的制裁,它是否有能力承受。尤其是緬甸人民經過五年的民主教育,民盟的政治和經濟地位都比當年隨時被抓被打被解散的境況好多了;緬甸人民也已經具備了更強有力的反抗軍政府的能力。那麼緬甸軍政府發動軍事政變一定要有比以往更加強大的支持,包括能與美國制裁對抗的金援。那麼答案就只有一條:軍政府長期以來的外部力量中共,有了比以往更加強大的介入緬甸政治的資力和決心。

中共1月兩次軍機動作實際以美國關島基地和航母為目標

中共下這個決心的原因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挑這個時間點做這個事情呢?

我們先回憶一個事情,1月23日中共派11架軍機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24日再派15架軍機入侵同一區域。因為中共一貫對台灣的挑釁行為,讓很多人都把重點放在了中共只是在升級挑戰,但實質上,有一則新聞不少朋友錯過了,那就是美國、澳洲和日本方面情報匯總顯示,中國當時派出的轟炸機和部分戰鬥機,還以當天通過巴士海峽進入南海例行訓練的美軍“羅斯福號”航艦打擊群為目標,進行了模擬攻擊。連中共官媒也號稱,用轟六K打擊台灣是大材小用了。那麼真實意圖已經很明確了:就是對美國的戰略挑釁,對美國第二島鏈關島的阿德森空軍基地等重大目標、美國的海外軍事資產,包括航母的軍事演練。如果說過去一年,中共還蜷縮在自己的沿海搞演習,現在它已經明確升高對美國的真實打擊威脅了。

為什麼這麼判斷呢?在1996年台海危機中,江澤民詢問當時的軍委副主席遲浩田,一旦台海戰事爆發,美軍參戰干預的可能性有多大?遲浩田根據李登輝到美國訪問和美軍對於台灣軍隊火箭部署的支持,判斷說,要在70%以上,也就是說美軍非常有可能不惜全面衝突而介入台海戰鬥當中。江澤民當時作罷。當年毛澤東砲打金門,不也是試探美軍的參站決心么?中共一直把判斷美軍參戰決心,或者說把阻嚇甚至部分殲滅美軍戰鬥力量,作為阻擋美軍及時參與台灣軍事衝突的第一戰略考量。

中共已改變防禦性國策,專註於對美國軍事力量的打擊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示,加上美國國會近期的親台法案陸續出台,中共已經斷定,要解決台灣問題,一定要把消滅部分美軍軍事力量作為必要因素了;去年九月份,中共一部宣傳片已經充分表達了它的這種企圖,那就是中共的轟炸機轟炸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

中共意圖對美國第二島鏈關島的阿德森空軍基地等重大目標、美國的海外軍事資產,包括航母進行軍事攻擊。(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該宣傳片里的主角轟6K,從設計上來說的確不再是針對台灣,為什麼?它換裝渦扇發動機,作戰半徑3500公里,加上外掛長劍十導彈的1500公里射程,它可以掛六枚這樣的導彈,已經是一個典型的巡航導彈發射平台,進行外區攻擊。所以它飛到台灣識別區,目標並不是台灣,而是直接針對美國軍事目標的測試,就要看美軍的軍事反應速度與級別。這種戰略轟炸機的使用,以及從去年開始的單機挑戰,到兩個星期前的大型戰鬥編隊,意味着中共的防禦性國策徹底改變,專註於對解決台灣問題繞不過去的美國軍事力量的打擊了。

拜登上台中共獲得了對台優勢和國際擴張的窗口期

中共這樣戰略姿態的表現,挑選拜登就職演說之後的三天進行,具有濃烈的挑戰意味,試探新政府的對華政策的決心,這是非常直接的,要比貿易、科技這些衝突來的直接得多,也痛得多。就吃准了拜登政府也許就是希拉里以來的口頭強勢,甚至可能為利益犧牲台灣的外交本質。處於對川普和美國保守派再次上台,延續川普第一任的真實強硬措施,現在這個四年,是一個難得的窗口期,可以讓中共獲得對台優勢和國際擴張的機遇。

那麼基於這一點判斷,軍事上的冒險必然要帶來軍事布局上的迅速準備。要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能源的保障,中共的戰略石油供應,除了這些年加強儲備以外,最重要的就是石油運輸通道。

緬甸地理位置成了中美爭奪的戰略焦點

緬甸位於中國、印度之間,這個地理位置,除了應付目前中印爭奪亞洲大國的衝突之外,更重要的還是為了對付美國

 

第一,緬甸是美中政治制度爭奪的一個焦點,是新興民主制度與傳統專制體制的較量。柬埔寨、越南等東南亞各地在中國病毒疫情之後對於中國的依賴加強,緬甸成了意識形態爭奪的最前線,也是在當下美國民主制度重大弊端暴露後,中共極權統治理念輸出的最佳實驗地,因為緬甸軍政府長期對中共依賴,以及現行昂山素姬民主政府對中共的綏靖讓步,都讓中共抓住了好時機。

第二,非常重要,中緬公路——中國抗戰時期最重要的命脈,現在呢?現在中國原油輸入走的路線是馬六甲海峽,這條海峽非常狹窄,美國只需要一條裝備了宙斯盾系統的提康德羅加巡洋艦,就能“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它140套模組,一個模組控制32套發射具,所以即便同時有數百枚導彈,還有潛射魚雷來襲,都可以應對。這個咽喉掐段,中國原油85%就中斷了。

中國最重要的經濟能源和軍事通道被一艘美國巡洋艦控制,會是多麼脆弱的情況?如果中共要在美國政壇變化,贏得可能的一個對華政策相對寬鬆的窗口期,甚至可能利用這個窗口期解決台灣問題的話,就要做好與美國開戰的準備,那麼能源通道的咽喉就不能被人卡著。

但是現在,“一帶一路”在中東的支點是伊朗,而在東南亞就是緬甸,特別是重中之重的中緬油氣管道。2010年這個項目就跟軍政府談好了,2017年這條管道開通,現在中共希望整個收購緬甸西部的若開邦,在這裡獨佔海港,叫做皎漂港

紅色線是現在中國從中東海運輸油途徑;黃色點線是中共通過緬甸皎漂港的新輸油途徑,中國已建成從皎漂至昆明的輸油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由於這個港口面對印度洋,那麼中國的石油就可以避開馬六甲海峽,為中國提供中國與中東原油之間的首個陸上入口,在緬甸境內長約800公里,原油管道的設計能力為2200萬噸/年。如同當年的中緬公路一樣,比馬六甲海峽路徑還減少了1800英里運程,直接進入重慶並分流到廣西等沿海中共海軍出海口。

中共外長會見緬甸軍政府最高權力者;棄水電站保皎漂港

中共外長王毅1月11日來到緬甸,除了會見政府昂山素姬以外,他竟然會見了國防軍司令,即軍政府最高權力敏萊昂。外交部長去會見軍隊最高首領,可想而知中共已經開始行動。

中共外長王毅1月11日到緬甸會見軍政府最高權力者敏萊昂。(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在王毅到達前一天,緬甸方面簽署通達皎漂的鐵路項目。此外,為了保障這個美國顯然不樂意和緬甸民間反彈的這個戰略重點,中共情願放棄原來投資了很多錢的密松水電站項目,來保障皎漂港的順利進行。

中共看準了拜登的短板

美國方面當然不會輕易放棄,美國加快與緬甸的軍事合作,比如邀請緬甸加入美泰合辦、有20多個國家參與“金色眼鏡蛇”軍演,目的就是使緬甸加快脫離中共。矛盾在此加速。中共原本指望川普下台後,拜登政府對中共多方助力有所回報。但拜登政府內部矛盾大,高壓政策在國內也是遭致眾多反彈和抵制。2月1日,美國務卿布林肯重申,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對美國構成最大挑戰。

既然中美關係沒有原來設想的“一家親”,那麼中共就在這個點上下手了——緬甸事發。中共看準了拜登的短板,拜登要是說軍事政變,要制裁,那麼緬甸軍政府更加投向中共懷抱,石油管道項目迅速落實,中共在軍事布局上取得優勢;如果拜登不說軍事政變,那麼多年來尤其是民主黨主張的推動緬甸民主化進程就變成了假話,就會成為國內政治對手的攻擊借口。中共得以在東南亞加大其極權統治理念的擴張。

拜登政府可以說是面臨內外交困,因為我們很清楚:你看浮士德,與魔鬼達成的交易,會讓你得到權力、美色和財富,但是最終,簽約者一定會為魔鬼的恩惠付出自己的靈魂。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