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风情
即时快讯:

柬埔寨吴哥窟游记(2)不问苍生问来生

2017-01-04 来源: 倍可亲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佛的国度里,经历过魔的肆虐。从修罗场的血海中,生长出滚动着露珠的荷叶,不染纤尘。莲,轻柔地绽开一朵朵心花,宛如高棉的微笑。

    吴哥古迹始建于公元802年,彼时欧洲仍在中世纪的阴霾里蛰伏,神圣罗马帝国方兴,而中国晚唐颓势已成,正是迎佛骨逐韩愈的前期。中文译成吴哥窟,不知窟字从何而来:Angkor Wat “Angkor”,来自高棉语nagara(都城),Wat是“庙”,“Angkor Wat”即“都城庙”。与中国和埃及君主一样,高棉每一代国王都会建造自己的陵墓,吴哥窟历经前后400余年,共有大小各式建筑600余,有帝王的寝陵也有佛寺太庙,散布在约45平方公里的丛林中。
 
    高棉人自称是流浪印度王室的后裔,受印度文明影响至深,也承受了流传过来的印度教教义,直至高棉王国国势衰败才被下部座佛教取代。宗教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至关重要的环节,奠定了人类社会启蒙发展的途径,虽然各种教义缤纷多彩,但其中都有相通之处。佛家语人生八苦:生老病死,五阴炽盛、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求不得自然有愿望,哲人的愿念衍生了宗教信仰,帝王的希冀则建起了宏伟的殿堂庙宇,寄托着人类心目中的天国。不知道对现实是怎样沉痛的绝望,才能极尽人类的幻想,孕育出这般缥缈炫丽的梦境;不知道对未来有怎样炙烈的渴望,才会集全民之力穷一国之财,为虚幻的梦境筑城以祈求神明的庇护。对比有些中国君王末年,炼丹修道希图延寿登仙,信奉佛教的王侯们求的是来世,得以在另一个轮回里安享极乐辉煌。
 
    让历史的镜头拉回那一千多年前的场景吧,9世纪至15世纪出现的吴哥王朝,被称为高棉帝国,国势鼎盛,文化灿烂,版图包括今日柬埔寨全境以及泰、寮、越三国之大部地区。在高棉帝国最强盛富庶的时期,旱季的酷热中,雨季的滂沱下,二十多万黑蚂蚁般的的奴隶抬着石块,象群迈着沉重的步伐,在象奴驱使下,拖曳着巨石,从四十里外的荔枝山络绎而来。工程浩瀚,耗时达三十六年,方建起吴哥主城,供天神们停云住锡,佑护往生和健在的君王国主。在每一处最细微的角落,无论是大佛的眉睫间,还是浪花的卷层里,还是仙女的衣褶中,还是歌颂王图霸业的壁雕上,都闪烁着雕刻艺人灵动的目光和灵巧的双手,都能让人感受到他们专心致志的虔诚,而这些雕刻大师们大多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各种金银宝石饰物镶嵌着的巍峨高塔,在朝晖夕映中流光溢彩,仿佛真有摆脱了生老病死红尘纠葛的仙境,似乎真有至高无上破虚遨游三界之外的大能。端坐在香烟缭绕中的神佛,垂目微笑俯瞰人间,用来世的希望抚平人们现世的忧伤。
 
    就这样,在一代代君主和臣民虔诚的祈祷中,吴哥窟的神明安享了六百年的供奉香火。帝王们依旧会无可奈何地抛下人世繁华死去,子民们依旧会在贫穷病困中挣扎度日,而信仰的城堡也被烟烛熏烤得黯然失色。终有一日,吴哥窟成为了空城。据说是因为强大的泰国异族入侵,也有可能是流行疾病,高棉的子孙们纷纷出走,遗弃了故国,遗弃了昔日的辉煌,遗弃了沉默的庙宇,也遗弃了无望的神佛。锦城荒芜,恰同英雄老迈美人迟暮天人五衰,较之常人,有格外的萧瑟凄凉。而大自然赋予了热带植物最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六百年的时光荏苒,悄无人迹的吴哥窟已被丛林深掩,渐次坍塌,沦为废墟,昔日的神圣庙堂长满巨树长藤,成为狐猴蟒象的窝盘,就连原住民都已忘却了祖先的传奇。直到1860年法国探险家Hanri Mouhot在蛮荒的晨雾中,看到小吴哥的塔林。
 
    我常想,吴哥窟现在如果依然是君王和僧家完好无损的居停,无论工程如何宏伟壮观、工艺如何精美绝伦,都不会蕴含着这种震撼人心的美感。吴哥窟最能打动人心的不是恢弘的宫室庙宇,而是至高无上信仰的残骸;不是昔日君王的荣耀,而是世事沧桑的对比;不是华巍凝立的建筑,而是暗然流动的时光。恰如黑白明暗,华贵对破败,凋朽对新生,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姹紫嫣红对断井颓垣,无不令人惊心动魄。朱雀桥边野草花,吴哥城头夕阳斜,岁月如歌,沧海桑田;天地悠悠,白驹过隙。千百年的历史假借着古都废墟中漫生的草木,让人回味和感悟,一窥亘古不变的大道本源。
 
 

吴哥建筑群里保护得最好的小吴哥庙,四面环水,进正门要穿过天界桥,又名彩虹桥。

呵呵,吴哥窟的庙宇里处处是石雕的巨蛇,怕蛇的朋友可得当心了。下次我再写某些民族的蛇崇拜。

石阶多被木板遮掩着,都是最好的硬木,经得住每年二百多万游客的脚步。

不得不说吴哥窟的石头狮子没有中国的石狮子变化多端。

   高棉的石狮,粗颈鬈发阔胸肥臀,都是半蹲的姿势,常做狮子吼,如果脸部仍在的话。

    吴哥窟的绚丽日出是传说中的传说,我们一次都不曾看到。也许雨季来会更幸运,旱季有轻霾。

    进门处有无数导游,为游客提供各种语言的服务。我们的突突车司机没导游证,说一个证得上千美金才能拿到。

曾是僧人的图书馆。

朝圣的游客们要迈过无数个台阶。

石筑的楼阁和雕塑被风雨烈日侵蚀,颜色变暗。据说柬埔寨政府请了印度专家来清洗,印度人居然用硫酸来漂白,结果石头酥脆剥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到此一游的中文题字,那些游客一定是为了证实自己也识字。

   整个庙宇是用大石一块块砌成,没有使用任何石灰水泥,更没有钉子梁柱。那个时代,高棉人还没有圆拱形梁柱的构思,只用了三角型的叠涩拱梁,所以间跨都不大,看来都是一间间小房子。

小吴哥的四面回廊里,刻满了壁画。

主要是的印度宗教故事,如《毗湿奴搅乳海》,还有国王的文韬武略功绩。

    古老的庙堂和时髦的女郎,相得益彰。

    吴哥窟是神的殿堂,神的侍女们Devatas半裸而跣足,手持香花和珍宝,永远在微笑。

不知道仙女们头上戴的什么冠子,如果是金子做的,一定很重。

仙女们动作表情都雕刻得惟妙惟肖生动活泼,就是一双大脚不知道朝哪儿摆才好。

毗湿奴和爱妻的故事。

印度教的神明们,经常斗殴。

登须弥山的石头阶梯,特别陡峭,说是为了让世人体验升华的艰难。不过我看到有个僧人几步就跳上去了,兔起鹘落,红袍翻卷,帅啊。木梯还是太陡,老人上不去,导游们不肯上。

原来吴哥窟真是淹没在丛林里呀。

石头上的洞眼是建筑时用绳索搬运留下的。不过小吴哥里也经历过战事,依稀能看到弹洞。还有不少佛像没了脑袋,也不知是被红色高棉砍了呢还是卖了。

僧侣的红袍在古庙里特别和谐。

 

 

 

彩虹桥上卖油炸蟑螂和虫子的小贩。她拿了几个给那个要饭的,没收钱。

 

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在小吴哥,已近中午,太阳正毒的时候。不过坐在阴影里还是挺舒服。

侧面没有旅游团队,可以很安静地体验吴哥的壮丽辉煌。

前往巴戎寺的路上。

吴哥通王城南门,护城河上架有石桥,桥的两侧栏杆上各有一排54个石雕的半身像,一边代表神灵,另一边代表恶魔,他们手上拉着眼镜蛇化身的巨蛇王。据说宽约百米的护城河,在古时养有很多鳄鱼,是用来抵御敌人进攻的。(抄自百度)

终于看到了举世闻名的高棉微笑四面佛。

前头的力士脑袋是新补上的,后面的是原来的。河中间有水牛在游泳。

 

巴戎寺。我个人觉得巴戎寺比小吴哥更令人震撼。

但也更加残破。

我们坐在废墟的阴影里吃午餐,看一群年轻人攀上侧面的小庙。上去容易下来难,打消了我爬上去的勇气。

每一处都雕满了华丽的花纹和故事。跳起来的仙女apasara,由水沫生成。

我心中的女神就应当是这样。注意看她的脚,不再是别扭地朝向一边了。

每一座宝塔上四面佛的原型,就是国君阇耶跋摩七世本人。

阇耶跋摩七世活了90岁,在位六十多年,建造了六十多所医院,是当时百姓们心中的明主。

游客和乞儿在对话。吴哥窟的孩子们,都会几句外语。

 

相看两不厌,只有咱自己。

巴戎寺的中心高台上,是一个有49座(现存37座)四面佛塔塔的塔林,加上周围5座门塔,一共54座四面佛塔,200个左右微笑的面孔俯视着巴戎寺和吴哥。我看右边那座石雕摇摇欲坠,挺悬的。

据说阇耶跋摩七世本人脾气就特别好,总是带着微笑。他的笑容在塑像中定格,成为著名的“高棉的微笑”,永远是柬埔寨人民的骄傲。

二百多塑像各有同异,有的睁眼有的闭眼,但没有一座是嗔怒的表情。

 

 

 

 

 

“第一眼望去,你的内心会充满一股澎湃的仰慕之情,不由地想问,这个强大的民族,所有这些雄观伟业的创造者,如此文明,如此进步,一直以来究竟遭遇了些什么?” Henri Mouhot 在自己的日志里问到。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吴哥窟

柬埔寨

游记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