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李军: 析川普具超强民意与超弱“官意”之五大原因

2021-01-10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李军:川普之后再难有川普,这是一件让所有人都非常遗憾的事情。(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1日】(本台记者念初综合报导)川普是美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总统。通过2020美国大选,大家可能会发现一个非常特别的现象:川普在美国有着超强的民意支持,他走到哪里,都备受民众欢迎,有的是夹道欢迎,一次竞选集会几万人是常态;1月6日更是有百万民众到华盛顿DC支持川普,可以说川普“民意超强”。

但是另外一面,川普在美国政治体制中,包括政府、司法、立法机构中,似乎“官意”却出奇地低,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司法部长不支持,FBI不调查,最高法院不接案子,共和党参议员领袖分道扬镳,乃至到最后,自己的副总统都“背叛”了,川普几乎成了孤家寡人。

川普现象”可以说是当下美国非常独特、乃至撕裂的一种现象。那么这种现象是怎么造成的呢?有人说是华盛顿沼泽太深,有人说是影子政府,等等,其实事情不那么简单。资深媒体人李军先生在他的《李军访谈》节目中分析了这一现象形成的五大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华盛顿利益关系阻隔

川普执政的理念是为美国人民的利益服务,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倡导“美国优先”。这种执政理念就会影响到很多原有的社会阶层的利益。我印象很深的是一次川普在国会国情咨文演讲时说,美国的医疗负担太重了,为什么?是因为药价太贵了,制药厂赚得钱太多了。结果群起鼓掌。一般情况下,川普演讲都是共和党站起来鼓掌的时候多,而这次,民主党很多人也站起来鼓掌。说明他们也知道这个问题,也知道川普说得对。那么药价高了,那就调低啊。如果这是共识,以前的政府为什么不做呢?就像川普在竞选辩论时对拜登说的:你47年都做了什么?

其实前政府为什么不做,道理很简单:谁都不想去得罪那些大的医药公司。他们有钱有势力,你真做了,损伤了他们的利益,那你会遇到麻烦。但是川普是不顾忌这些的,他就会去做,把药价降下来。再比如,川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发展美国自己的能源工业,解决了很多就业问题,但这一举措也触动了很多能源供应链上的利益。川普去北约,要求欧洲国家承担北约的军费,过去谁会去做这个事情啊,反正是国家出钱,不要让欧洲国家的面子不好看。但是川普不是嘴上说“美国优先”,他是真去做,所以为美国省了钱。但是却有人不高兴。包括从中东撤军,让美国士兵回到祖国,谁高兴?美国军人高兴,美国人民高兴。谁不高兴?军火商,军队都撤回来了,我军火怎么卖啊。包括华尔街,川普打击中共,但是华尔街通过中共企业上市挣了很多钱,川普所为是断了他们的财路啊。所以,川普的每个“让美国伟大”的实际政策,都触动了既往的利益阶层,而这些利益阶层都和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历史上看,历来的为民服务、为国家考虑的改革派好像结果都挺惨。为什么?就是一改就会触动很多人的既得利益,动了原有的蛋糕。而这些利益阶层以各种方式渗透到政府、国会、议会,包括目前好多大公司都想把他们的人塞进拜登的团队中。为什么?因为安排进当政的行政集团对他们有利。所以,当川普为“让美国伟大”的政策触及到这些利益的时候,就会看到他们就会通过他们的渠道,让川普华盛顿就不是那么受欢迎。

所以我觉得,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川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为美国、为美国民众做了这么多具体的事情,解决具体的问题。因为这太难了,真的要有巨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才能不被利益所动,不怕所带来的可能的反弹和报复。或许有的总统四年、八年一件都不会去做,但是川普做了。所以说,官场的利益网,是川普“官意”很弱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价值理念冲突尤烈

应该说近三十年来,美国社会是在逐步左转。美国本是建立在基督教基础上的很传统的国家,传统的信仰、道德和家庭观念是社会的基石。但是现代变异得非常厉害,政党、媒体、方方面面都在左转,甚至现在出现了什么男女同厕、自行变性、大麻合法化、高税收、高福利,提倡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绿色新政”等等,包括最近佩洛西刚刚通过的一个法案,在政府公文中废除使用母亲、父亲、儿子,女儿这样有性别特征的词汇,只能使用“性别中立”的词。极左派就是要淡化人的性别概念。这些东西都越来越背离美国传统价值观,而且形成了一股势力,在带动整个美国,左转得特别厉害的就是大学、媒体、政府机构,包括立法、司法机构。

 而川普是坚定的有神论者,他对美国民众讲的是“我们不信仰政府,我们信仰神”,按照神的旨意做事。同时在政策上,川普推行减税,推行小政府、抵税收,在把美国往传统价值理念上拉,包括他讲学校要教授美国历史、教授传统理念、恢复祈祷。可以说他是以一己之力,想把美国往传统价值观上拉。这些都触动了左派的根基,所以左派对川普的态度已经超越了政治层面的支持或反对,超越了政治范畴,变成了一种价值观的强烈敌对,甚至到欲消灭而后快的地步。

一位总统被卷入整个社会价值观冲突的最前沿,应该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在美国,很多有神的信仰的人,都非常强烈地支持川普,而左派人士则非常仇恨川普,这种左翼思潮集中在大学、媒体、政府;在华盛顿沼泽里,被极左派长久控制形成的暗深势力渗透在整个立法、行政、司法层面,构成了对川普四年执政的掣肘,甚至是仇恨。这种仇恨形成了在这些阶层中川普“官意”的超低。

第三个原因是:思维与行为方式无法融合

多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政客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表现温文尔雅的“政治精英”,说好听话但不做实事,“政治正确”成了他们言谈举止与政策选择的标准。但是川普没有这层东西,他性格率真,坦诚直言,行之必果,他不囿于“政治正确”,而是坚持做正确的事。例如川普让美国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组织、退出世界卫生组织、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些组织和协定,要么是被中共深度渗透的机构,要么是美国当了多年的冤大头,但却是“政治正确”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他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位兑现自己竞选承诺最高的总统,这与以往的总统形成巨大差别。人们已经习惯于竞选总统的候选人说一堆漂亮话,上台后则是另回事。川普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本身,与华盛顿的政治氛围形成了巨大差异,川普坦率务实、雷厉风行的风格,其实是完全无法与华盛顿那些老政客的风格融合的。我在华盛顿DC采访的政府人员就表达了这样的不认可。但是,如果评判是非的话,只做政客不务实政、不实际地解决问题,再风光的政客又有什么用呢?

川普四年里解决了美国的很多问题,包括美国的经济发展、对外贸易,包括民生问题、就业问题等等,解决了很多方方面面的问题。但是川普本身是政治素人,他不知道如何去调整或改变华盛顿的这些人。

我记得去年在共和党大会的时候,第一女儿伊万卡说:四年了,华盛顿没有改变川普。的确,四年下来川普还是如此,川普还是坚定地按照他的理念走下去。但是我也想补充一句:川普也没有改变华盛顿,沼泽甚深。

第四个原因是:媒体妖魔化抹黑

左媒本身就是美国社会意识形态左转的一个主要部分,很多变异观念都是左媒制造和宣扬出来的。川普所秉持的传统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使左媒川普极为不认可,它们四年里对川普的抹黑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堪比中央电视台。在中国,有一批天天看新闻联播的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一提到中共,就是“伟光正”,觉得党比妈还亲;一提到美国,他们立刻脸色就变了,美国就是“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美帝国主义”太坏了,“美国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生不如死”。他们就是这样被中央电视台灌输的思维。

但是在美国,同样也有这样一批人,天天看左媒,一提到川普,他眼睛里就闪烁着仇恨、厌恶,就认为是“种族主义者”、“道德败坏”、“言而无信”,他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这就是左媒的作用。四年下来左媒制造的这种对川普仇恨的氛围,影响了很多人,在华盛顿DC更甚。甚至这些带有莫名仇恨的人也组成了一股势力。

我看过一个报导,说是奥巴马用了八年时间在华盛顿搞了一个巨大的人事工程,引进6000人的左派“精英阶层”替换掉了华盛顿的传统派人士,这批人大多数都是反川普的。这种深耕,就造成了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在面临如此巨大欺诈窃选的情况下,FBI没有动、司法部没有启动调查,甚至川普想要情报机构出一个中共干扰大选的报告都出不来,川普陷于孤军奋战的境况。

第五个原因是:中共深层渗透干预

这个原因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共渗透和影响。几十年来,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已经很深了,深到什么程度,很多人可能都难以相信。前段时间有个视频,人民大学教授翟东升讲:近二三十年来,中国和美国发生任何问题,哪怕再厉害的问题,中国这边只要想些办法找些人,两个礼拜就搞定。意思是就把美国搞定了。我们想一想,它凭什么?

就是说,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已经到了深层,它能影响到你高层的决策。所以习近平他才敢提出一个口号: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他的意思就是中共在世界上称霸做老大。他搞定你美国,派人不断拿走你的先进技术,它已经渗透到了这一步。翟东升最后讲到,但是川普上台以后就一切都变了,搞不定了。它们再也没有办法影响川普的决策。

川普开始跟中共打贸易战,他发现中共试图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野心,以及中共表面合作实则把美国作为敌手,至此美国整体国策转向,对华政策发生巨大改变,把中共从战略合作伙伴变为战略竞争对手,因此一系列相关政策上马,对台湾采取更开放支持的政策,严厉打击中共间谍、制裁中共高官达至副国级官员,力度前所未有,中共很痛。很多人都认为,如果川普连任再来四年,中共是真的扛不住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会怎么干?美国大选中共来说,就是唯一的机会,它一定会利用这次机会。中共有钱,透过它们自己的渠道,影响收买听话的那些美国人,层层做出布局,干预影响美国大选。就是内外勾结,美国内部有相当一批人是仇恨川普的,包括政客、企业、媒体,从各个方位来整垮川普。美国社会出现了巨大分裂。

毕竟,75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川普总统,这些人传统、有信仰、他们热爱和支持川普;但是也存在一个群体,分布在官员阶层,对川普非常不认可,而且似乎已形成一种怪圈:谁支持川普似乎就成了另类,甚至最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川普的副总统彭斯都离他而去。这真令人感到惜哉!

*** *** ***

媒体人章天亮曾说:川普之后再无川普。我同意他的观点,我很难想象美国未来再有一位总统,能不惜为了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去得罪所有阶层,能如此看清中共本质去打击它直至其解体,能这样坚守美国传统价值观,把美国带回到传统和她本来的真正伟大。川普之后再难有川普,这是一件让所有人都非常遗憾的事情。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