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章天亮:川普之后再无川普 美国保守主义将陷入一个低潮

2021-01-08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章天亮:川普之后再无川普,美国保守主义将陷入一个低潮。(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1月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美国国会联席会议1月7日认证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后,国会认证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胜出。川普表示将有序交接政权。美国大选似乎已尘埃落定。那么,这样的结果对美国意味着什么?美国人民该怎样看待和反思这场大选?人民还有怎样的责任?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教授分享了他的思考。

深层政府有一套变异思维套路和心态

说到深层政府,我觉得其实很多人他们习惯了过去美国的这种官僚体制,习惯了那一套政治正确的说法,习惯了当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应该如何表态,就是说已经到了人想都不想,是非善恶的判断那时候已经不重要了,做出某种姿态反而是更重要的,就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所以比如说像这个安提法(Antifa)在DC的时候他们当时放火烧了圣约翰大教堂,那么民主党不表态,共和党也只是谴责谴责而已,有的人他也不表态,因为他其实总是觉得如果你要是谴责安提法或者是谴责黑名贵的话,就是在犯政治正确的错误。包括现在当这个暴力事件发生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如果我不谴责一下这个暴力的话,我就相当于是他们的同谋,就相当于在鼓吹暴力。所以他们是抱着这样的一种心态。那么这个时候,这个暴力到底是谁在做这些坏事?是安提法呢还是其他别的人?或者说这个暴力产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些事情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不重要的事情了。

思辨:制止邪恶的必要暴力是应该存在的

就我来看,我是一个有神论者,而且从来都不主张暴力的,但是呢,我总是想说,这个世界上,有的时候他需要存在着一些合理的暴力。什么叫合理的暴力?比如说警察抓小偷,那你说警察如果不动用暴力的话,他能抓住小偷吗,是吧?或者比如说法警在对死刑犯执行枪决的时候,那这不也是杀人嘛,对吧?再或者说二战的时候,当时的同盟国抵抗轴心国,你说这是不是暴力?当时美国的国父们,他们在1776年开始这个独立战争的时候,是不是暴力?所以我觉得,人类社会的话,我只是讲一个普遍的这种概念,就是人类社会的话,其实它总会存在着这样的暴力的,只是说这种力量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说它的目的是为了权力或者是为了个人的某一种贪欲什么之类的,这种我们可以说它是错误的或者甚至可能是邪恶的。但是有的时候,就像美国发展军队一样,军队本身它就是一个暴力机构,美国一年7000多亿的军费,那到底是为什么呢。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善有恶。我从来都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大家人人都是好人,永远也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既然有善有恶,那么恶人他总会去使用暴力的,那么在有的时候,就是说制止邪恶的必要的暴力我觉得是应该存在的。

这是我的一个观点,但是我并不是说主张使用暴力,我并不主张在任何一个条件下使用暴力都是对的,但是我也不认为在任何条件下使用暴力都是错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实际上很多关键的问题是说:这个暴力发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而且到底是谁做的这个事情?我反而很希望能够对这件事情进行深入的调查,包括已经抓捕的52个人,他们到底是哪来的?是怎么回事?

美国很大程度上已经走到了很危险的境地

现在事情走到这一步,我觉得对于美国的这个制度来讲,过去我们是抱有信心的,比如说我们觉得联邦调查局它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安全的,美国的国土安全部会想方设法地去阻止外国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而美国的中情局它是搜集情报,会对美国造成威胁的事情或者是人进行监视,包括我们认为美国的国会它是由民意代表组成的,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我们为他们是应该主持正义的,等等。但是实际上事情走到这一步的话,那很多在过去这两个月里,我们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也就是说,美国的制度出了问题,主要就像是美国国父约翰·亚当斯讲的,我老引用他的话,他说:我们的宪法是为了有信仰和有道德的人设计的,如果人失去了信仰和道德,我们的宪法将无能为力。

其实我觉得美国很大程度上已经走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上来了。其实我觉得,美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还是因为长期以来共产邪教对于美国教育、媒体、艺术领域,包括整个组织的渗透,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政治正确的氛围,很多方面的东西我觉得都是造成美国现在出问题的原因。

依赖超级英雄拯救的心理是不现实的

当美国整体社会发生这个变化的时候,记得在大概一个星期之前,我曾经提到过一件事情,我说:我们美国人配不配有川普做我们的总统?我为什么这么讲?就是说,其实国会已经连夜把认证了各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已经是宣布了拜登的胜选。我呢就在想一件事情,就是有的时候我们在等待着出现某一个超级英雄来拯救美国,或者是来拯救这个世界。其实这种依赖心理和很多依赖福利的那些左派并没有太大的不同。那些左派的话他们是依赖政府给他们发福利,那么我们有的时候呢希望神给我们发福利,我们希望神派了一个超级英雄、一个天选之子,然后就把我们的问题一下全都解决了。但这种盼望我觉得是不现实的。

纵观历史,盛世王朝无一超过300年

一个社会的这个治乱兴衰有它一定的规律性。其实我看中国从古到今,没有一个王朝能够超过300年的,没有一个。有人说夏朝400年,商朝600年,周朝800年,他其实不是,我们说他是一个王朝,但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统一的国家,他其实是一个小邦林立的,就是像“天下万国”那种状态,就像夏,他当时他有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他有很多周边的一些其他别的部落,所以这个夏他会和东夷之间发生战争嘛,最后他也是被东夷灭掉了,就是东夷灭掉了夏建立的商。所以在夏朝的时候天下并不是统一的。商朝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真正中国出现大一统的王朝,应该说是在秦,只有秦的时候才出现了大一统,但秦仅存在短短15年的时间。到汉的时候,两汉虽然400年,但其实是一个西汉,一个东汉,各200年,而且其实东汉王朝只是当皇帝的那个人刘秀,他是汉刘邦高祖的九世孙,他其实跟这个刘邦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太深的血缘关系,他本人的话也不是一个皇族,他只是相当于是地方上的一个豪强而已。

那么再往后,我们知道唐朝是290年,其实“安史之乱”之后唐朝就不行了。然后两宋虽然是320年,但是南宋只占了半壁江山。后面元朝88年,明朝和清朝都不到300年。我为什么说这些呢?意思就是,其实你去读历史的话你会发现,这个人类社会出现盛世,任何一个盛世几乎都没有超过130年的。如果我们从汉代开始算起,从“文景之治”开始算起,到最后经过汉武帝时代,经过昭帝和宣帝,大概前后120年的盛世。

一般来说盛世不超过六代,就是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昭帝、宣帝,就结束了,就是到了元、成、哀、平的时候汉代已经不行了。像唐朝的时候,也是“安史之乱”一爆发之后大唐的情况也变得非常糟糕。明朝就是永乐、后来“仁宣之治”这段还不错,到英宗的时候“土木堡之变”,明朝就已经衰弱了。那包括后来清朝的康乾盛世,也不过就是到了乾隆,乾隆晚期也不行了,那也大概就是130年。

美国人对神的信仰让美国存在和强大了200多年

其实历史上的盛世持续的时间都不长。美国凭什么存在200多年,这样的一个盛世存在200多年?很多人觉得美国的制度很先进,其实我觉得不是因为美国的制度很先进,而是因为美国的人他是有信仰的,最开始美国国父们在开国的时候,她就是建立在对基督教的这种信仰之上,包括对神的信仰之上的。一直到林肯,其实一直到这个里根时代的话,美国人对神的这种信仰还是相当明显或者相当的强大。

但是从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到2000年,我们明显看到美国宗教的衰落,当美国的信仰不行了的时候,其实我是一个信神的人,所以我觉得其实神是看人心的,人心好的话呢神赐福给你,给你和平,给你幸福,给你安定的生活。当人心变坏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异象、各种天灾人祸接踵而至。中国人是讲“天人感应”的,所以我觉得当美国的信仰衰落的时候,美国的社会也就衰落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信仰衰落的话,一定带来的就是道德上的败坏。当然道德败坏的时候,他一定会面临着各种各样难,佛家讲“业报轮回”嘛,就会遇到今天美国遇到的问题。

川普之后再无川普,美国保守主义将陷入一个低潮

在这样的时候,你说我们指望某个超级英雄拯救了美国,然后再给我们幸福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我上面讲的这番话,就是我想说:川普之后不会再有川普了,川普的出现他实在是一个艺术,等于说大家都没准备好,突然间就来了这么一个人,他是一个华盛顿圈子之外的人,他不受华盛顿这个沼泽里面这些各种利益关系的牵制,他可以去说一些常识,他不是在这个政治正确的圈子里面打滚了几十年,所以他会说一些常识,他会说一些他的心里话,很真诚地说出他的心里话,他也愿意很真诚地去做一些事情。但是呢,他周边全是沼泽,周边全是鳄鱼,那在这种情况下,他想推进什么议程的话,其实是非常非常难的,他就是想做一件事情的话没有可用之人。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就是说,川普过去四年他能够取得了这么多的成绩,已经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了。

但是呢,川普他还等于是给后面的人留了一个教训,什么教训?那就是: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你在这个圈子里要想做些事情是极难极难的。而且过去我们很多人支持川普,是支持川普的政策,是因为川普在前面为大家去抗争,那大家也就把川普作为一个领袖。但是现在我觉得,美国的保守主义一定会陷入一个低潮,也可能还会有“保守主义行动大会”(CPAC),但是保守主义者会陷入一个低潮,是因为已经没有一个领袖了。

大家过去是团聚在川普的周围的,如果川普现在撤出去,而且我觉得川普他不会再回归了。我只是做这样的沙盘推演,我并不是说主张他这样做。我只能说自己的感觉,当然我不知道神是怎么安排的。就是说,大家如果川普都失败的话,不会在保守主义阵营中再出现一个像川普这样强硬的人,也不会出现一个像川普这样具有个人魅力,包括他的演讲能够吸引人,很多人像粉丝一样跟着他的人。这种事情我觉得很难再出现,所以我觉得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如果不发生大的社会变化的话,但如果发生大的社会变化了,我们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也许在很近期的将来就会发生很大的事情,这个我们都不知道,我只是说按照现在正常的这种社会发展的过程轨迹来推演的话,很难再出现下一个川普

每个个体的好坏决定社会的好坏;没有超级英雄

如果你是圈子里面的人,其实你的行事方式都是被这个沼泽、被他们这种不成文的规定、政治正确等等限制住的;如果你要是圈子以外的人,你很难进入这个圈子里去指挥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所以我想说的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如果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人的这个幸福、人的这种安定、人的这种快乐、这种安全感,是因为人好,是神赐福于人;而人遇到动荡、遇到灾难,是因为人做了坏事,神要告诉人一个教训,让人承受一切痛苦而为自己之前做的坏事承担些后果的话,那么我们每个人就只能从自己做起了。

这就我今天这期节目的题目叫做“川普之后再无川普”,第二部分我就是想说“我们的责任”。对于我们每一个个人来讲,一个社会好不好,如果每一个个人都能够变好的话,这个社会就会变好,如果每一个个人开始变坏的时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坏,这个时候无论出现什么样的超级英雄,他都是没有办法的。

《三国演义》中有一个细节,当时水镜先生向刘备推荐诸葛亮的时候,水镜先生讲了一句话,他说:卧龙虽得其主不得其时,惜哉。他说诸葛亮虽然是找到了他的主人,就是刘备,一个能够真正重用他、能够赏识他的人,但是呢天时不对,当时就是要三国鼎立的。然后说你孔明想要靠一只手斡旋天地、补缀乾坤,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最后孔明也只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其实我觉得川普有一点这种感觉,就是说如果美国不可避免地要走上这样的衰落的话,靠川普一个人那是没有办法的。

我们要做这个黑暗世界的光

我不是在说丧气话,其实我觉得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也就是说,那中国人过去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之类的,你看到美国现在的败坏,其实就是因为共产党邪教长期在美国渗透的结果,在教育上、媒体上长期渗透的结果。所以我觉得如果让美国真正走上回归的道路,真的是应该重建自己的信仰,重新树立信仰,那么我们每一个人,即使我们管不了别人,我们至少可以从自己做起。

我记得在11月4号大选刚刚结束的第二天,当我看到那个“拜登曲线”的时候曾经讲过一句话,我说“我们要做这个黑暗世界的光”,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责任,不管这个世界变得多么糟糕,但是我们每个人对神的信仰不能动摇,我们每个人做一个好人,按照信仰的要求能够把自己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我觉得这样的信心不能动摇。只有当美国人真的都变好的时候,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变好的时候,人类才能重新找回她的幸福和安宁。

这其实就是我特别想说的,也是我感触特别深的一点,就是左派的话他指望政府发福利,很多川普的粉丝们指望川普是能够作为一个拯救美国的超级英雄,但是其实是,走到这一步我们发现,我们每一个人还是得从自己做起,从自己身边做起,从提升自己个人的道德和修养做起,只要是我们心中有对神的信仰,我们心中就有希望,我们就不会气馁;我们一定要对神有信心,对自己做好人、能够按照神的要求提升自己这方面我们要有决心。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