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章天亮、萧茗谈美国如何才能回归立国传统

2020-11-17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唯有具有信仰的人才能把美国带回传统。(SOH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希望之声TV》周六(11月14日)直播首都华盛顿DC挺川普、反左派大选欺诈、全美50 州民众大规模游行集会活动(Million MAGA March),直播冠以“全美50州齐发声:不许窃国”,直击这次大选舞弊实质。那么美国如何走出面临的极左派窃选窃国危机?如何才能扭转严重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蚕食,回归美国立国原则和信仰传统?直播嘉宾章天亮、萧茗分享了他们的思考。

唯有具有信仰的人才能把美国带回传统

章天亮:我觉得真正要想把美国带回到传统,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完成这个工作。我们看到美国现在的撕裂,其实是一种意识形态之争,因为特别是从八十年代以后,我觉得美国的基督教的信仰,对于传统价值的信仰在美国变得非常衰落,这就是美国教育非常失败的地方。

所以你在跟美国人讨论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是非善恶没有一个标准。比如说你认为爱国是对的,但是很多人他就认为仇恨美国是对的,贬低美国是对的,把美国说得非常黑暗、一钱不值,他觉得那个使自己充满一种正义感。所以为什么我就讲,如果美国真正能够是联合、团结的(United),像拜登讲的,美国是不可能联合起来的,也不可能团结起来的,因为他的价值观是错的。如果大家都能够有神的信仰,不管你信基督教也好、信天主教、犹太教或者你信的是佛教、相信的是法轮功,这个都没有关系,但是在是非善恶这个基本问题上,不同的信仰他们对于这个是非善恶的看法都是一样的,这样大家就有一些讨论问题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信仰之后,你说这么对、我说那么对,那么美国必然是分裂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现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几乎是你做什么我都反对、我做什么你都反对,就因为是价值观的衰落。

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媒体和教育可以做很多的工作,想办法能够让美国恢复信仰

有坚定扎实信仰实践的人才能看清事情的最根本

萧茗:说到这儿,我想讲一点我以前对政治的一个观察。我觉得搞政治的人,比如说那些学者,他对政治有一个态度,对政治有一个评论,他有一个分析。什么样的人是能够分析到最彻底呢?我认为实际上如果一个人他没有这种坚定的、踏实的信仰实践的话,他是很难把这个世界的事情看到最根本的地方的。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这当然绝对不是贬低中国人,但是我在看西方的学者,他做到最顶级的人,在对政治和文明分析的时候,他一定是有坚定的、扎实的宗教信仰实践的,所以他们才能从一个特别高的角度来对整个事情阐述明白。而中国的很多学者,他也分析得特别好,但是就是到最根本的那个地方,他不是很能够把握得了。就包括刚才讲到的价值观正确和错误、它是一个主观的还是客观的问题,这就是一个哲学问题,对所有的宗教信仰来说,它就是一个客观的,而不是一个主观的,它就是一个客观的、是一个绝对的。

善恶标准神定非人定,东西方从古至今从未改变

萧茗:如果你把这种正确和错误、好和坏,你都把它变成一个相对的,根据我们生活的环境、生活成长的境遇来改变的话,那什么你都可以合法化。就比如说希特勒他杀了600万犹太人,那他也是说,我在这个生活的境遇里面我发现犹太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我就要做这样的事情,我认为这个是对的。而对此你要是用神的标准,比如《旧约》或者《新约》,或者是以后所有的这些正统标准来衡量的话,那就绝对是错的。所以希特勒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他都会说成是我的一个生活方式,杀了那么多人都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以这个世界就会变得非常的可怕。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说,你是东方来的,我是西方来的,所以我可以跟你的价值观不一样,我们对正确、错误、善恶标准可以不一样,好像是挺时髦的一个说法。但是实际上不是的!东方、西方从古到今,这个善恶的标准是从来就没有变过的,而这个东西不是人定的,是神定的。最初的时候东西方的善恶啊,给人定的这一套东西,都是神定的,不是人定的。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同意章天亮说的,一定要有信仰的人才能够把握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

章天亮:其实我觉得不管是做媒体也好,或者是搞政治也好,他都得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才能够去坚持自己的理念。因为搞政治啊,很多时候人们认为反共,很多人是出于政治的目的,比如说,我希望能够把中国带向自由、带向民主;或者是说,我希望中国有法治……但是你在搞政治的过程中,其实你是很容易妥协的,因为政治本身它就是讲博弈、就是讲妥协的,那么在很多原则问题上,你也可能会妥协。但是如果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说我解决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也好,或者说我想把中国共产党解体、从中国消失,并不是出于一个政治目的,是因为它是一个邪教,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或者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非常坚定地认为,这样的邪教它是不应该控制人类的,因为人是神造的,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出来的,是非常高贵的,不能让这样的一个邪教来控制、糟蹋。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他对自己理念的坚持,才会在任何情况出现的时候都能够坚持下去。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还有人说,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到底是一个保守派的大法官呢?还是一个自由派的大法官呢?有的人他可能进去的时候是一个保守派,比如说这个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他现在在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他是跟自由派站在一块儿的,而他原来是个保守派。为什么后来变成了一个自由派,在很多问题上跟自由派站在一块儿呢?我觉得人他是会变的,人的这个是非、善恶标准他可能以前不是这样的,就像包括拜登也好,像以前希拉里也好,希拉里当时在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她就说婚姻是一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当时她非常坚定地说这一点。但是她后来就对同性婚姻支持了。

没有坚定的信仰,人就会被各种社会潮流所带动

章天亮:这个人为什么会变呢?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坚定的信仰的话,你会随着这个社会的潮流被它带动的。在教育上、司法上也是一样,人是会变的。但是,你有一个坚定的信仰的话,你的是非、善恶标准锁定在神那里,两个男人能不能结婚?很简单,神当初造了亚当跟夏娃,神给亚当造了一个女人,而没有给亚当造另外一个男人和他配对。这就是神定的,就是一男一女这样的一个婚姻关系。如果你能够坚守这种信仰,你就不会被任何人、所谓的知识分子或者社会潮流的各种思潮所带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反共也好,包括办媒体,如果你把媒体当成一个生意来做的话,你可能会想,我说什么能够获得最多的观众来看我,我说什么能够让大家给我广告,我说什么能够给我捐款……当你在想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实际上你就已经是一个可以被收买的对像了。而共产党它几乎有着无限的资源,它可以胁迫你,它可以利诱你,它可以收买你,它可以恐吓你,那么这个时候,如果你把媒体当成一个生意来做的话,你就一定会把你的标准来回来去摇摆。其实我觉着福克斯新闻现在倾向于左派,它一定是被利益所左右,或者是被胁迫了。

所以说,我们海外的华人,不管是办媒体还是办教育,如果这个人没有信仰的话,即使他现在表现很好,我们大家都得给他相当长的时间去观察,就是看他能不能够去坚定自己的原则。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