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方伟与江峰: 如何看外国领导人电贺拜登

2020-11-13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今天世界上就是左右两条道路:走向放纵和走回传统的两条道路,拜登在左边的那条路上,川普在右边的这条路上,每个人都得选择。(SOH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4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11月3号星期二大选日之后,选情突变,每天都异常紧张,举世注目。11月7日星期六上午,美国“主流”媒体,特别是《福克斯》,跳上战船,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总统”;随后世界各地一些领导人发进贺电。似乎在一天之内,媒体和外国贺电前所未有地成功制造了一个完全不真实的既定事实。

美国常识学者、时政评论人士方伟、著名自媒体人士、时政评论家江峰先生,在《江峰时刻》YouTube频道节目中,专门就此做出独家精彩点评。

用外国贺电光环掩饰非法性拜登团伙不乏使用手腕

方伟:我看到的第一个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我们都知道鲍里斯·约翰逊是川普总统的好朋友,他是英国的保守派,好像是英国老百姓反对建制派所选上来的,他跟川普是同一类的思路。但是他率先送贺电给拜登祝贺当选美国总统。接着就是欧盟、法国、德国等,都送贺电进来。一天之内就造成一个既成事实。那个时候压力真的是非常大。怎么看待欧洲的这个举动?

江峰:不管是欧洲也好,还是其它国家,包括中东、包括台湾,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并不一定完全是投怀送抱。拜登团队的联系、公关是非常起作用的,它们很想让这个所谓的过渡团队成为一个过渡政府,因为它知道它是舞弊起来的嘛,具有强大的非法性,它很想让这个非法性成为合法性。合法性在国际关系上最重要的一个判断准则,就是西方国家、主要的民主国家对政权的承认,这点很重要。所以换句话说,在某种程度上,是拜登团队用这些小手腕,把他们拉过来了。其实我知道很多的领导人,包括蔡英文总统,都是通过推特这种形式,很大程度上是私人的名义发出来的贺电。西方国家之间的领导人,他是一家人,他们的价值取向、社会体制各方面基本是一致的,所以等于是唠家常一样,是这么一个关系,并不像大家所想象的和西方媒体宣传的那样,给他的合法性增加多少。

欧美理念冲突: 传统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传统正信vs信仰乱象

江峰:另外我们还要看它的本质,先说欧盟。首先是法国马克龙先发的,德国默克尔还没有最早动手。德国对美国社会是非常了解的,它知道这一场仗没有打完,但是它发现欧盟其它国家开始动手了,作为欧盟领头的“老大哥”,德国最终由默克尔发出的贺电,是这么一个情况。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呢?表面看,德国默克尔发来的贺电里面是话中有话的,大概意思就是我们恢复了一种传统的友谊,恢复到了一个我们两国之间原来的关系。潜台词就是:川普任内,他们认为欧盟跟美国的关系没有在一个正常的轨道上。这就是褒拜登、贬川普的一个明显的站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形出现呢?表面上看是川普的单边主义跟欧盟现在比较奉行的全球主义的矛盾,也是中共在后面撺掇的。就是说,我们在国际关系上尊重的是多边主义,反对的是单边主义。是它们的一个宣传,现在大家就附和着这么一个口径。表面上看是这种矛盾,实质上就是川普的民粹思想。你约翰逊其实也是被病毒击倒的,他也是民粹思想的。民粹在英文里是“农民”的意思,但现在都颠倒了。过去说川普代表着大资产阶级、垄断阶级利益,民主党代表的是底层民众的利益。现在反过来了,现在川普走的路线是什么呢?走的是民粹路线,所以他每次集会唤醒的都是广大的美国民意的支持。他为的是中产阶级,为的是铁锈州的低收入者;反而民主党你看现在,谁给它投钱?大科技公司、华尔街大佬、好莱坞……都是这些人在给它投钱,金融寡头们在给它投钱,这些人在全球主义浪潮当中,获利匪浅的。扎克伯格给密歇根出钱的事情也被抓包了嘛,把数十亿的美元扔进去,就是为了让密歇根支持拜登。这些事情也是证据都拿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颠倒过来了。共和党原来的路线和它的基本阵营转为走向了民粹,这是在川普的引导之下。所以共和党建制派为什么对川普也有不满呢?是这么来的。民主党则走向了另外一条路线。

川普这种民粹思想跟欧洲普遍的大政府、福利社会的思想起了冲突。咱们知道欧洲现在日子过得可好了,因为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也是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实现了迅速的复兴,这种复兴之后带来的巨大财富、巨大的蛋糕大家可以分,于是走上了社会主义福利社会这么一个道路。这就跟美国现在的民粹思想形成了一个冲突。可以说,是走回传统资本主义道路,跟走向社会主义道路方向的差别。

再往深处挖就是,川普有保守主义思想,在恢复信仰、传统,恢复正信方面与在欧洲的信仰乱象发生了矛盾。你看现在梵蒂冈都在接受社会主义膜拜,这在过去天主教廷是犯了绝罚的罪行,要剥夺你做神职人员的资格。现在别说普通神职人员不罚了,现在都成了天主教的领袖了。这就是在欧洲发生的一种乱象,是从宗教信仰方面,一直到社会体制、社会制度方面发生的一种乱象。

我只是从整体来说。具体每个国家,法国跟美国的矛盾则不一样,德国跟美国的矛盾也不一样,有在文化方面的,有在经济方面的很多冲突。

俄罗斯政府因地缘政治利益不喜欢民主党政府

方伟:俄国没有发贺电,它的考量是什么?

江峰:俄罗斯其实挺不喜欢民主党政府的,在奥巴马当政期间就是《伊朗核协议》问题。《伊朗核协议》是在美国和欧盟之间签署的一个既可以所谓抑制伊朗的发展,同时又可以使欧洲和美国在这个核协议当中获得所谓好处的一个协议。但这个协议对整个中东地区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以色列是很不满的,俄罗斯也很不满,因为这样的话,对于它在整个中东地缘政治发展非常不利。在这种协议的激励下,整个地区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就发展起来。咱们知道伊斯兰国,还有伊朗后面的黑手,还有大量的财源,还有固定的巨大的国家机器在后面支持,造成了中东巨大的纷乱。

俄罗斯在退出整个国际关系后缩之后,它并不希望把它所有的既得利益都被瓜分掉、割舍掉,特别在黑海。它为什么跟乌克兰矛盾这么大?因为乌克兰这边一走了以后,会把它的黑海舰队出海口给拿掉,俄罗斯不愿意。另外从黑海出海口出来很容易到中东,如果中东变成乱局的话,等于是把原俄罗斯中东的很多利益切割掉了,光从这一点上来说,普京就非常不喜欢奥巴马的中东政策。

俄罗斯没有发出贺电,中共也没发出贺电,反而伊朗发贺电了,说华盛顿政府垮台了可喜可贺。可以看得出来,谁对拜登喜欢,谁对川普有仇。

中共没给拜登发出贺电的三大深层原因

江峰:说到中共,它也没有发出贺电(尽管外交部发言人11月13日对拜登个人表达了祝贺,但依旧避称“当选总统”)。第一中共没有欧盟跟美国的那种亲密关系。中共跟西方尤其是美国,过去70年总的基调是对抗的,就算是过去20年美国对中共展现了无比的善意、实质的援助,中共对美国还是又骗又偷。“2025计划”就是偷的目标,“千人计划”美国按该计划就可以照单上门抓间谍,有间谍名单。中国老百姓自己知道,20年来口头上挂的都是美帝、美帝、打倒美帝;留学生到人家国家来学习、工作,不还是一口一口的美帝嘛。中共没有像西方大国领袖那样比较容易接近,什么推文啊,私人贺电啊,它不能做得那么热。另外中共在外交上讲究统一行动,统一口径,统一由外交部发出正式贺电。这是表面原因。深层原因是什么呢?一讲大家就明白了。

第一,你给拜登贺电,拜登家族跟中共的台下交易本来就在大选前热场,现在美国民众民意沸腾,对拜登作弊的事情非常反感、痛恨,拜登和他的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大选辩论的时候,都故意避开谈中共的关系嘛,定义中美关系他都不敢说是敌手。中共这个时候给贺电,那跟发唁电没什么区别,你这是要拜登的命啊。

第二,就是克林顿时期,中共习惯跟美国民主党政府打交道的办法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就是在克林顿时期拿到的,拿贸易换人权也是那么干的嘛。所以中共表面上是承受民主党关于对中共民主人权状况的责备,然后华盛顿的代理人该干啥干啥,台下交易可以让中共获得更大的实惠。像克林顿基金、奥巴马亚太战略……什么是亚太战略?就是中共你在太平洋有扩张,在南海有扩张,威胁到美国的安全,所以美国做出战略防范的部署,要做出反应了。结果你看奥巴马时期的这个反应:亚太军事演习把中共给约上,一起参加军事演习。把大家都搞懵了,到底这个敌人是谁啊?你防范中共,却把中共邀请进来一起参加军事演习?反而把台湾给排除了,第一岛链的最关键点,把它给排除了。就是老鼠参加猫怎么抓老鼠的演习,你说是老鼠太狡猾还是猫太笨呢?所以中共要尊重民主党人的游戏规则,面上咬、台底交欢。人们不知道拜登中共还有多少联系呢,估计比贺电的友谊要深得多呢。

第三,没发贺电还有深层的含义,就是不想开罪川普团队。不管这边官司怎么打,进程怎么走,起码在1月20号之前,川普是合法总统。如果中共如意算盘得逞,那川普至少还有2个多月的时间,在正式交接之前,他是美国总统。中共从五中全会之后就一直保持极度低调,连美军陆战队登台参与台湾的登陆演习,中共都不再报道了,隐忍不发啊,过去说只要美军登岛就是武统台湾的开始,如今它又不敢说了。为什么不敢说话?就是避免在最后阶段刺激川普,甚至把川普逼成战时总统,他就可以延续执政。

所以中共是这么一些想法而没发贺电,别把川普惹毛了,也没给拜登等于发唁电了。

“当选总统”拜登是媒体和发贺电的各国领袖们“选出来”的

方伟:我来补充一点我的观察。这次拜登成为所谓“当选总统”是谁选上的?一方面是媒体选上的;第二方面是各国领袖选上的。我这不是言过其实。

在昨天,拜登的发言人还公开出来说:各国领袖都已经发贺电了,怎么拜登还不是“当选总统”?当然这个话成了大笑话,人家说这是“自己做球自己踢”。

但是我认为,当时星期六(11月7日)早上随着所有媒体,包括福克斯,异口同声,很多人看来就是福克斯变节了,当所有左右媒体全部变成左翼媒体的同时,各国的贺电就不断地进来。我同意江峰的观察,我个人真的认为,拜登团队一定背地里四下打招呼,而且说了重话,说你这个时候要来祝贺,不祝贺的话,你以后考虑考虑。类似这样的话,不管是多么委婉地说,还是比较直白地说,那么这个话肯定是说了一圈的。那么这些领导人就面临一个压力,美国是世界上第一强权,都想跟美国搞好关系,我发贺电得罪川普,不发贺电得罪拜登,怎么办?所以在选举日之后,从星期三到星期五,我觉得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就面临着这种巨大的压力。

面对压力,世界领袖们当依据事实、具道德勇气

方伟:在这种压力下怎么办?两难,就像我们人一样,在人生当中都会遇到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时候,怎么办?我分两类来说。

首先,跟川普关系一般的,基本上就是个第三者,美国是第一强权,选出来了一个有人说是“当选总统”,看这个赢面都是在拜登一边的,可川普这边没接受、不承认,怎么办?这个时候,大家想想看,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正直的世界领袖,虽然知道美国是第一强权,虽然你想和美国关系搞好,虽然不想跟美国未来的总统关系搞坏,但在这种情况怎么办?我觉得只能是根据事实去做。除非这帮人傻乎乎的,搞不清美国的选举状况,那么就算了,就发个贺电。那只能说愚蠢。如果不是愚蠢的话,真的读准了这个情况,尘埃没有落定,你就应该有这么个道德勇气,就是我等等情况看,用客气的方式来表达,而不是发贺电进来。

受益于川普相助的国家,还存在他们的道义责任

方伟:第二类又不一样,像英国、以色列,特别是以色列,包括日本,川普总统为了帮助它们,真的是不管国内有多大的压力,他都是走出去帮助以色列这样的国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对于不相干的人,我觉得就是根据事实就行了,而对这群人,他还存在道义,它有个道义责任,就是朋友有难,你在这个时候,你朋友的对手在没有足够多的凭据的情况下要你出手,你就出手了,这点对我来说非常非常地失望。川普是性情中人,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会玩手腕的,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的这么一个人。川普确实在他任内帮了不少的国家,这些国家在关键时刻,仍然会回应拜登的要求或者是威胁,发贺电进来,帮助作成既成事实,这真的是耻辱。

面对美国大选犹如面临一场考试:对左右两条道路选择

方伟:我是觉得,对于很多人来说,世界各国所面临着拜登这么一个要求,怎么面对?真的是他们的一场考试。今天世界上就是左右两条道路走向放纵走回传统两条道路拜登在左边走向放纵的这条路上,川普在右边走回传统的这条路上,每个人都得选择我觉得星期六(11月7日)就是世界各国领袖被拉进这场选择之中,那么他们选择的标准如果是一种恐惧,如果是一种利益,如果是一种害怕得罪谁,而做出祝贺拜登这样决定的话,他们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最终历史真理还是会取胜的。

对于我们普通民众,对于美国所有各级政治人物,包括每一个人,我觉得可能迟迟早早都面临一个选择,这个时候我们选择的根据到底是什么?是选择出于利益,出于恐惧,还是出于道义,出于应该做的选择?人在这种时候,在一生中,都会碰到这个事件,我觉得,就真的是坚持真理、按照事实本身做判断,这是最珍贵的。

日本圆滑两头顾;以色列最让人恼火

江峰:跟你的意见完全一致。日本还是一惯关系非常好的,但是它们这次发电比较注意措词,它恭贺拜登,没有恭贺他胜利,这是比较滑头一点的。当年安倍的时候也是,2016年首先是给希拉里发的贺电,但是川普一当选的时候,安倍过来就跟川普打高尔夫球了。日本必须依靠美国的所有力量,而且在历史上美国的两派力量对日本都是不错的。

那么以色列真的是要说一说,以色列是最不应该背叛川普去抱拜登的腿的,除了您刚才说的叫恩义和选择之外,以色列在美国的犹太人这个基础很大,他们多数人是支持川普的。所以我觉得它在整个政治上,在美国国内政治分析上都没有占优,这个我觉得是最让人恼火的选择

台湾的国际关系局面已大改,不该过早发出贺电

江峰:那么说到台湾小英政府的贺电,我觉得就和拜登在下面使的下三滥手段非常有关系。现在我们只能是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猜测。当年乌克兰的时候,拜登当副总统,为了他儿子能够捞那笔钱,他就能够威胁乌克兰,用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来作威胁,这种事情他干得出来,所以拜登团队现在对台湾关系的处理也干得出来。在过去国际关系上,台湾在早些年,它给美国总统的候选人,哪怕你当选总统发个贺电,中共那边都要跳脚。现在实际上对台湾来说,这种国际关系的局面已经大大地改善了。但是,台湾政府在这方面还必须是小心翼翼的,这一点我理解,它跟以色列是不太一样的,尽管我的观点是她不该太早发出那个贺电。

中共在川普治下已永久失去了以往的生存空间

江峰:对于中共来说,咱们又得另外看。不管是川普还是拜登最后当选,它跟哪个总统或跟哪个党派打交道,都已经是过去搞的虚伪欺诈那套不好用了。川普留下的政治遗产很大,当然他还可以继续把这个政治遗产去发挥,即便是,咱们退一万步说,川普在这一届终止了他的政治生命,那么美国民众实际上在川普当政的四年中,已经充分地受益:第一,对中共有了广泛而深刻的厌恶;第二,川普期间已经把中共的大外宣,从各大党媒到“孔子学院”一类的掩护渗透组织从根上挖掉了,从建制上给予了摧毁性的打击。美国人至少已经在大选当中知道了拜登中共的丑行,政客们多少也会夹着尾巴了。这就是西方民主给人民带来的保障。

美国总统,说实话,哪个总统不是在一身脏水中爬起来去接这个总统大位的?互相的争吵、揭丑、揭短……人民高兴,人民从中知道他们将委任一个什么样的“大总管”来管理他们的财产。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