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方伟与江峰:揭大选欺诈独家证据 阻“偷走选举”之阴谋

2020-11-06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方伟与江峰揭美国大选独家证据。(SOH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6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11月3日大选日当晚,美西时间11点(美东时间4日凌晨2点),川普总统宣布胜选,并发布了演讲。但一夜之间,本已经转红的州,特别是关键摇摆州竟都变成了不确定,甚至显转蓝迹象,密西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突然涌出大量“午夜幽灵票”计入拜登名下。

11月4日,希望之声曝光独家证据,揭密威州与密州大选“午夜幽灵票”造假细节,精辟分析评论了因此可能面临的美国史上首次宪政危机,以及相关对策。

“要偷走选举”的人正在酝酿一场可能的宪政危机

江峰昨天(大选日)川普发推文说,他即将宣布胜利的时候,拜登同时宣布了他将赢得胜利。他说,一些州的票选结果还没有拿出来。他指的是威斯康辛州、密西根州。今天(11月4日)我们看到,目前CNN各种左翼媒体,甚至包括谷歌,你只要上网一路搜过去,所有昨天已经转红的州,一夜过后几乎今天全都成了不确定了。

昨夜,不仅我们是不眠夜,应该说全美国都是不眠夜了。为什么?我们认为一场有可能的宪政危机正在酝酿当中。

我先说一下我的想法。预兆大家可能早就可以看出来,但善良的人们不愿意往那方面去多想。我就来说一说:第一,8月中旬的时候,希拉里说过一句话,她说,拜登你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认输,我们都不能认输;大选结果出来了不管什么结果,都不能认输。她的潜台词就是,川普赢了你都不能认输。第二,佩洛西对拜登竟然说,1月20日就职演说的就是你。

人们当时想,这可能是民主党的张狂和狂妄吧。但是没有想到,它的手段竟然是如此下作。为什么说它下作?方伟来介绍一下大选日当晚,整个大选大局已定、总统川普已经宣布胜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伟现在处在争议核心的是3个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这是美国中北部“铁锈带”的三个州,这三个州是川普神奇般地全部赢下来了,所以我们就宣告这三个州川普赢下,川普总统因此赢得了大选。结果今天(11月4日)早晨,这些州图的颜色又都变了。《希望之声》作为最先判断川普胜选的媒体机构,那么我们的宣告错了吗?我们保持我们的判断。当然,我们作为媒体是有大众公信力的,所以我们必须解释原因是什么。

我们得出的结论、这种推论,跟川普得到的最后结论是完全一样的。我们的直播和媒体提前做了一个预告,川普拿到密西根的票选结果,以较悬殊差距领先,他认为是胜的。

密西根凌晨2点突发异动:14万选票归入拜登名下

方伟对于一夜突变,我们有图有真相,我们华人对于数字都是非常精准的,今天我不是在这儿说方伟江峰的观点、说我们自己的意见,不是,我们讲的是证据

密西根异动:14万“午夜幽灵票”凌晨归入拜登名下。(网络截图)

我们来看第一号图:上面列的是密西根州的五个总统候选人,一个是川普,一个是拜登,下面还有三个小党的候选人。那么在上半张图的下端(黑色箭头标注处),已经4261878张选票数出来了,预计占总票数的百分之77.3到90.9之间,英文叫estimated 77.3%~90.9%,是估计的百分比,因为还不知道总票数是多少。那么下半张图的总出票数是4400217张选票,占总票数的79.8%和93.8%,也就是说那上面是一个早一点时间的,下面一个是晚一点时间的。

那么我们仔细再看川普的数据:川普在上面早些时间得票数是220 0902张,过了一会之后,他仍然是2200902张。但是拜登从199 2356张变成了2130695张,多出了约14万票,简单说,多出来的1308339票全部都给拜登川普和另外三个候选人一张票都没有得到,突然涌现出了将近14万票全部是拜登的。这14万张票哪里来的?

拜登的蓝色线在4日凌晨突然出现一个垂直上升的巨大跳跃。(网络截图)

下面我们看第二号图:请看这个抛物线,随着抛物线的增长,川普基本上赢了,甚至还有可能会扩大。但是在结束的那一点上,拜登的蓝色线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跳跃,蓝色线出现一个垂直的上升,就是在11月4日凌晨5点、美西时间夜里2点的时候出现了异动——它由一个抛物线突然变成了一个垂直上升的形式,就在这220多万张票上面。这是密歇根的异动

威斯康星州投票总数超出人口总数3倍多

方伟我们再看一下威斯康辛州的情况。我们有两张数据截图来自谷歌Google选举夜的统计数据,一个是美西时间午夜12点59分,另一个是1点46分,两图时间相差47分钟。根据这两张图的数据,威斯康辛州午夜12:59的时候已计票94%,拜登获1424002张票,川普获1533837张票,川普领先大约11万张票。47分钟之后,总计票数长到了95%,拜登增加了156099张票,川普增加了37621张票。

单纯从这些数据看,好像拜登运气很好,突然出现15万张新票。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两个新增加的票数加在一起,是193720张票,意味着在47分钟内多统计出来了新增的19万张票。注意!在多一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增加了193720张票。换言之,这意味着威州有大约1900万张选票投进去了!但很不幸, 威斯康辛州的总人口则只有580万! 根据Google截屏的数据,威斯康辛州虽然只有不到600万人口,却能够投出1900万张票。这个从统计数据在47分钟内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们说,在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出现了“午夜幽灵票”。

人们低估了“要偷走这次选举”的那些人的险恶程度

方伟我们做了十几小时直播,我们觉得尘埃落定,美国新的历史第一页翻开了,下面是任重道远的大众教育的一页,我们想到川普将面临很多以后的麻烦……但是我们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险恶程度,低估了在我们休息之后,一个正常的抛物线在大数据统计下不可能出现变化,早上起来却全部翻蓝,或者说有人要把它们翻蓝。那么我们就要掰开数据,当然,有很多知情者向我们提供数据,索性我们有很多观众他们没有睡觉,相关的证据我们还在收集之中。

刚才呈现的这些证据不是方伟江峰手里的什么东西,不是我们的意见,我们要追求的是真相。所以光是这两个州的证据,怎么去解释?“午夜幽灵票”的出现,试图改变大选的结果。川普3号晚上就说了,“有人要偷走这次选举”,然后他的这个帖文就被推特给禁了,发布了几分钟之后就被推特封了。

江峰昨天川普发推文表达“有人要偷这次选举”,随后推文被封,紧接着我们看到拜登不服输的演讲。我当时说了一句话,这就是1860年向萨姆特要塞发的第一发炮弹。那象征着南北的撕裂,甚至触发了南北战争。方伟提出来的这些证据,我想到了这句话。

我们想到了很多的难处,想到了川普会遇到的很多困难,我们没想到他的对手是如此下作和卑劣。因为,第一,他用的这个手段其实是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可以很容易看出来问题,他居然敢做,后面一定有个支撑。所以我觉得美国存在的一个社会的问题。川普有很多盲点,他的执政的盲点和美国现有法律的一个盲点;第二,我们预感到今年大选不会那么容易,像希拉里和佩洛西对拜登说过的话。不知道大家看过好莱坞那个电影《奥林匹亚》还有《白宫末日》么,描述恐怖分子或者是政客策划的所谓恐怖袭击攻占了白宫,把总统和副总统一锅端了,最后出现的和事佬是议长。不要小看好莱坞,很多东西对美国当下政治有它的预见性,是按着它的版本来走的。一场精彩的大戏要发生了。

宪政危机在美国历史上是没有遇到过的,如果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假如说现任总统不再具备竞选资格,拜登的当选也不合格,权力从白宫收回,如果众议院是民主党拿下来的话,民主党的议长将取代总统大位。

我觉得可以看到有一点,这个“黑命贵”在前段时间骚乱的时候,咱们注意到,美国总统川普当时已经考虑到启动《国家紧急法》的时候,第一,各州有反弹;第二,居然美国军队的一帮将军站出来说对不起,总统先生你违法了,我们将不执行你的命令。川普缺人啊!围绕着川普团队,川普在4年中开始搭建自己的团队,他走过来的4年是多么任重道远的一条路。现在我们发现,这样巨大的危急之下,他依然可能是缺人的。在中共那边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掌握军权谁掌握天下。在美国还不是这么回事,最后应该听谁的?我觉得就是最高法院了。

大法官判的判断依据也正在被民主党竭力破坏着,4号早上费城出现拒绝联邦计票员进入城市。问题将要收尾的时候,已经不让人收集证据了;让联邦这一层不能下到州一层,更不能进入县一层去统计最后的票数。既然出现了“午夜幽灵票”,哪来的一定会查得出来,这是非常蹊跷的事情,上百万的票居然投给一个人,连其他党派都没有,在统计学上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一个蹊跷,这十几万票不是来自于一个机构,是几个县同时进去的,所以这是一个统一的行动。这个行动是谁在策划?谁有能力做这个事情?再说另外一个,大选当天晚上,实际上我在8点钟左右的时候,媒体已经透露说,民主党在与中情局联手,准备破坏掉投票机制。所以我觉得都是有预兆的。

持续收集和公布证据;我们不会改变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判断

方伟这是美国目前面临的现实,如果大家现在谷歌Google搜索Trump speech at the election就是搜索川普在4号凌晨的讲话,你搜出来的一定油管的一个视频,视频下面谷歌写上一句话:选举结果不一定可靠,要等到什么什么时候。谷歌平白就插进一个东西!虽然从谷歌到推特、CNN、纽约时报,这些左翼媒体现在是倾巢而出,但是我们呈现给大家的这些证据、分析,在英文媒体中还没看到,证据基本上都是我们根据原来的线索自己找到的。

我们会持续公布证据,如果观众朋友手里有证据,也请你交给我们,我们会做相关的呈现,我们也会呈现给相关的机构。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信仰的,人说谎是很辛苦的,你说一个谎话就一定要有另外一个谎去圆,然后就越圆越多、越远、破绽越多,最后就不成形状了。这就是谎言穿帮的方法。

这个时候,我觉得那些社交媒体、高科技公司、加上媒体,它们全部联手起来阻止人民选出来的下一任美国总统。所以昨天我们确实宣告了川普胜选,我们是按照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的美国、正常的选举、正常的媒体所发布的宣告。用英文讲We stand by it,什么意思?就是我们是不会改变我们的判断的,这不是硬来,不是嘴硬,我们的判断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

遵守宪政制度和法律的公平选举川普胜选

江峰面对现在发生的事情,有人问能不能重新选?逻辑上你会说,重选不就完了嘛。这个是不会的。我觉得最大可能,就是像川普说的,当投票时间已经截止,按照宪法的规定,就是有投票的一个终止时间。为什么3号是大选日呢?为什么各个州最终截止投票的时间是确定的呢?这就是宪政制度延续的一个规则,一套“游戏方案”,你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再去投票就是无效。那些“午夜幽灵票”其实就是在投票点已经终止投票后出现的多出来的票数。所以在法定投票时间截止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作废,这就是遵循了原来的游戏规则。我相信这个事到最高法院的裁决也应该往这个思路上走,即维持原有选举制度的框架,原来的法律规定,原来的游戏规则。只要是尊重原来的游戏规则,不改变这个东西,按照公平合理的方法去选举,那就该是川普赢了。

宣告正确的答案,捍卫看到的事实,才是正确的做法

方伟大选日晚上,福克斯的一个保守派评论员批评川普说,你不应该去宣告你胜选。我非常不同意这个观点,为什么呢?因为就像大选日晚上的情况,希望之声宣告的结果跟川普宣告的结果,是根据正常的情况、应该有的情况所做的判断。你不能因为对方可能做票造假,你就说我就不宣告胜选。我们想想这个逻辑,你因为对方有可能做票,你就承认对方的看法?不对!我们不能承认这些错误的情形,川普宣告胜选是对的,我们昨天的宣告也是对的,只是宣告完之后你要经历一个证明你是对的过程,或者叫捍卫你的决定的过程。

现在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扭曲了,这就是传统的共和党跟川普的不同之处。我们知道川普不是一个所谓的建制派共和党人,建制派共和党人总有一个概念,就是大家相安无事。要知道,对方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君子,两个君子略有不同,那么互相让一步这是可以的;但当原则出现冲突的时候,当正确的原则和错误的东西有殊死搏斗的时候,你说我们要相安无事,不对!那个时候你做的唯一正确的事情,就是坚持正确的东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也是一模一样的情形:张伯伦就是想这么做嘛,他就联系希特勒去谈,斯大林也跟希特勒去谈,谈的结果是什么呢?当正与邪较量,中国有句话叫“自古正邪如冰炭,毁誉于今辨伪真”,冰炭是不能够在一起和谐的。所以这个时候你能够坚定你认为是对的东西,百折不挠,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包括在大选中,当你看到了结果应该是什么样,就应该宣告出那个正确的答案,然后你去捍卫你看到的事实,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江峰方伟说的非常正确,这就是我们的态度。我们是遵循什么呢?我们就像尊重美国宪法一样去尊重现有的政治生态、所有的政治生活,按照传统的规矩走,就是这样的。为什么叫保守主义?尊重传统的价值观。如果这种价值观被破坏掉了,那任何东西都可以进来,所有东西都可以,各种邪的东西都可以钻进来;如果我们不认这种正的东西,向邪的低头,就像川普他胜了都不站出来说我胜了,那么这个世界一定会被颠倒的,不是6000个巫师都叫出来了,要同时对川普发出诅咒。这种可怕的行为都干出来了,我们怎能不为川普去呐喊、为正确的事情呐喊啊。

川普与建制派共和党人不同,先为君子——追求真理

方伟大家看一下,川普三天里14场竞选集会, 跑了14场的集会,每次集会他都是主角,从头说到尾。然后他紧接着经历了一天的选战,在深更半夜,凌晨2点钟的时候他跑出来说:在我看来我们已经胜选了。这时候你作为保守派相信传统理念的人,你说川普你不尊重政治传统,没数完你干嘛就宣告胜选呢。这就是川普和建制派共和党人的不同。

我觉得很多的保守派非常地谦和,谦谦君子,他们也认为现在到了一定时候,谦谦君子的那个“谦谦”比“君子”还重要,那个“谦谦”的态度。对方正好就吃定这一点,他知道你不敢丢掉你原来的那个礼貌,不敢真正为了你相信的东西去奋战,所以他就会吃定你,他就会步步紧逼。要知道,“谦谦”下面两个字是“君子”,你首先得是个君子,你连君子都不是你谈什么“谦谦”呢。君子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你所把握的那个原则,你的判断标准,不是什么对方的态度、或者我的态度、我要显得是个好人,你要把握的是真理、是真实、是真相

美国军队是国家的军队,不服从于任何政党

江峰有观众问,军队有没有被左派渗透?军队能站在川普这边吗?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大家注意到没有,美国开国会的时候,如果总统发表演讲或其他演说的时候,下面有两拨人是不鼓掌的:一拨人穿着黑衣服的,就是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另一拨人就是穿着制服的,美国的三军(现在五军)人士。宪制上他们是不能代表任何党派利益的。但是他们会不会有思想呢?当然有。刚才已经提到,这次“黑命贵”在搞全国骚乱的时候,川普曾经就说了,我要动用军队平乱。平乱不是说川普就特立独行干这个事情。我跟大家说过,当年堪萨斯小石城的时候,当年的艾森豪威尔就是派了101空降师去了,把国民警卫队都给收拾了。如果真正发生这种类似宪政危机的时候,美国总统是有权力调动三军的,三军在宪法上必须服从最高总司令的指挥,这是肯定的。发表那些演说的绝大多数是退役将军,他们代表这种思潮,不代表军队不遵从命令。关键是:美国的军队是国家的军队,是国家化的,不服从于任何一个政党,也不为政党的利益去亲自参与任何政党在国内政治中的站边,他们服从的是宪法。

真相一定要追索,让美国当局和美国社会知道

江峰这种舞弊情况出现,有人问,威斯康星和密歇根输掉的话,川普还有希望赢吗?我觉得这是个伪命题,这两个州实际上已经赢了,就是在我们认为点票最后的终止时间之前,他赢了,那就是赢了。后面你不能再出现这种数字了,必须把这点确认下来,之前的票数算,后面的你是作弊也好都不能计入,也不能承认,这才是正常的。

方伟我同意江峰老师说的这个答案,我想观众问的问题大概就是我们叫赢的选举人票如果减掉威斯康星和密歇根的话,还够270票吗?不够,是不够的。所以这两州的真相如何,是一定要去追索的;而且追索绝对不能说他们认为是什么样,因为他们把持这个州的选举,他们做出欺诈的事情,那是不能允许的;应该让美国当局知道和去追查。

现在有两件事情要做:首先我们在这里,就是华语自媒体,我们是华人,我们尽自己这份力量要让美国当局知道,让美国大众知道,所以对于西方美国人的传播也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但是我这么想,因为我们在这里,江峰跟大家交了两年半的朋友了,我们华人这个人群是我们的力量来源,昨天我们得到很多华人朋友的支持,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振奋、非常激励的,我们可以共同把这些信息传达到西方社会去。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