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江峰: 一场展现左右理念碰撞的君子与政客之辩

2020-10-09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2020年10月7日,彭斯副总统对阵贺锦丽参议员的副总统辩论在犹他盐湖城举办。(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共和党现任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对阵民主党副总统竞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译贺锦丽)的副总统竞选辩论10月7日晚登场。著名时政评论家、自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对这场辩论发表了自己的精彩点评。

彭斯: 坚持保守主义理念、信仰和忠诚的谦谦君子

2020美国大选副总统辩论会,两位辩论人在表现度上跟拜登和川普在风格上的确是不一样的。彭斯是谦谦君子,他在美国国会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口碑都是不错的,在华盛顿的口碑也是很好的,这也是川普选择彭斯做他的副手的重要原因,因为川普要跟华盛顿对着干,要清理华盛顿的沼泽,所以他需要要一个人做调节剂的作用。彭斯从他的从政经验,还有他的理念、他的表达风格来说,是比较符合这个特色的。

在过去四年中,川普调整他的内阁、行政团队下了大功夫,从第一任的国务卿开始,到国防部长,到国家安全顾问,到白宫幕僚长、总策划师,一路换下去,几乎全换了。高级幕僚中,唯独只有彭斯没有换。这跟彭斯的性格、执政理念,跟他在民主共和两党中圆润的政治风格非常有关系。但是,在政治上的圆润并不代表彭斯会牺牲很多的原则。

从副总统的辩论场上,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彭斯坚强地坚持着他保守主义理念,坚守着他的信仰,坚守着对川普的忠诚。所以我们在很多问题中可以看到,彭斯的回答处处是以川普理念为主,然后加入自己的解释,从具体的数据列举来说,相比川普彭斯更胜一招。所以很多人就说了:2018年彭斯在哈德逊研究院对中共开了第一炮,从那时开始,大家就对彭斯寄予厚望,今天依然不负众望。

贺锦丽: 职业逻辑缜密的左翼成熟政客

说到彭斯的对手贺锦丽,不能说她是谦谦君子,也不能说她是窈窕淑女,她是一个成熟的政客。作为一名左翼参议员来说,她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特别是她的职业出身,现在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所以她在表达逻辑性上非常缜密。

这让我想到了当年的毛泽东。一说到毛泽东跟尼克松的谈判,毛泽东说:说实话,我很喜欢和美国的共和党打交道。为什么?共和党的坏心眼一目了然,使坏使在明处;美国的民主党是阴谋家,表面说得好听,底下是踹腿、立刀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当年毛泽东的一段话,用来形容现在的贺锦丽也不为过。的确我们发现,在她大量的回答中,贺锦丽出过一本书叫做《the truth we hold》(我们所掌握的真相),而我们在辩论中看到、了解到的现实来说,贺锦丽的确是在歪曲一些真相,用一些她所认为的真相展现给大家。这是今天辩论会的总体感觉。

一位比较关注左翼话题的主持人

大家记得川普推文里说了,对华莱士的表现很不满意,没有保持公正。三场总统辩论,一场副总统辩论,三家左翼媒体,一家福克斯新闻,算是右翼媒体阵营的,华莱士的表现让我们对副总统辩论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场球打下来,黑哨到底会吹多久。可喜的是,现在民众觉醒的更多了,看事情清醒的也更多了。

主持人对绿色新政、对山火、开发资源、传统能源的问题非常感兴趣,可以看出来她对绿色新政,对左翼的话题比较关注。非常高兴的是,这个主持人今天终于提到了关于中国问题,这也是我们大家所关注的事项。

中国问题彭斯明确表达追责中共贺锦丽反唇攻击川普

中国问题上,两位辩论人都没有直率详尽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彭斯在整个华盛顿政治圈里,他是比较游刃有余的,他并不是川普团队里最坚定针对中共的人,尽管他2018年以副总统最高行政官僚的身份揭示了中国与中共的区别,中国人与中共权贵的区别,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2019年9月他在威尔逊研究院演讲时,整个说话不一样了,尽管他也批评了中共,也批评了中共在关于信仰、自由方面的一些打压,但那同时也是民主党的一个话题。所以看不出共和党对这个事情操作的一个狠劲和实在劲。因为2019年的时候川普给了他明确的指示,让他软化这个话题,而背景正好是「香港反送中」运动高潮的时候,也是中美贸易协定双方最胶着的时候。所以在中国问题上,彭斯并不是一个坚定的针对者,他有他更全局的考量,他必须在川普的坚定之外,(大家知道川普是真正反共的),在这里进行一些游刃有余的动作。

大家知道现在是四大金刚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国务卿蓬佩奥、FBI局长和司法局长巴恩,在前两个月对中共发出最坚定的信号,这可以说是川普团队中的四大金刚。而彭斯是一个绅士,他对中共的了解不如这四个人,而且他的说话程度,到底是不是敌人,他没有说出来,他必须给自己作为副总统的位置留有一个余地。

当时贺锦丽川普把中美贸易战打输了的时候,彭斯说根本没有打贸易战。我们知道,中美贸易协议是一个追求公平,让中共回到世界贸易WTO承诺上来的这么一个追求公平的协议,而不是像一种贸易战的形式,还没有真正到打仗的这个程度。这是彭斯的一个理解。

那么谈到中国问题的时候,彭斯是心胸坦荡,你看他的眼神与说话,尽管他没有说得那么坚决,但是他对美国追讨中共对疫情的责任,他是非常坚定的。他说川普已经表达了这种态度,就是一定要追责,追寻中共对疫情扩散影响世界的责任,说得非常清楚。

贺锦丽,对敌人、朋友、竞争者的问题根本没有回答,对疫情她说更多是川普的责任。那我们这里就要说了,贺锦丽是不是跟拜登的儿子一样,跟中共那边也有关系呢?贺锦丽的先生郝夫曼是一个犹太人,他在中国合股成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这家事务所对外宣称是参与推广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已经成了中国官方最信任的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里面的主要负责人叫杨大明,本身是中共政协法制委员会常委。所以,看这个身份就知道了,这个律师事务所,贺锦丽的丈夫获得了大量财富也好,社会资源也好,和所在的利益也好,这些美国媒体报道得非常清楚了。这是贺锦丽这方面的情况。

所以对于中国问题彭斯虽然没有明确表达中国是敌人、是竞争对手、还是朋友,但是彭斯已经明确表达了川普即将追讨中共在疫情方面扩散世界的责任。那么贺锦丽不仅没有回答,而且还把这个问题转向追究川普的责任上面。这是关于中国问题他们的解答。

贺锦丽其人

在贸易战方面,贺锦丽说:我们知道川普让美国失去了35万个工作机会。这其实是混淆视听,在混淆概念方面贺锦丽确实是很有一招的,所以我为什么想到了毛泽东说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呢。贺锦丽作为一个职业总检察长身份,在法律方面是她的特长优势。她都把大法官卡瓦诺差点气哭了,在国会审核大法官资格的时候,开炮最猛的就是这个贺锦丽

贺锦丽的母系是泰米尔人,泰米尔的特点是比普通印度人更黑一点,鼻子更塌一些; 她的父亲是牙买加黑人,所以贺锦丽身上是天生的「政治正确」。她嫁的丈夫是犹太人,所以这个很有意思。贺锦丽是旧金山中华总商会的一个苏姓老商人给她取的名字;他的姓卡玛拉,在泰米尔语言是莲花的意思。所以贺锦丽在华人社区就说:我的名字叫做莲花,象征出淤泥而不染。我们知道是她母亲那边的泰米尔人跟佛教打得不可开交,实际上她介绍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背景的时候是不诚实的。

贺锦丽当时追问卡瓦诺的时候,她问了特别刁钻的一个问题:卡瓦诺,如果你当上大法官后,你是否会因为种族问题而限制移民入境美国呢?这是一个圈套式的问题,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不妥善。你回答是,那就是种族歧视;回答不是,就反对了川普的政策。川普的移民政策对穆斯林有一些移民限制。所以这个问题正反回答都很难堪。实际上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个伪命题,一个不存在的问题。

在美国司法实践中,就没有真正因为种族的问题拒绝一个移民入境的,或者可能有个别偶然现象。贺锦丽对大法官提出来,由此看出她的巧思和缜密,如果这被用于了个人的私心,就不太妥当。所以她说川普让美国失去了35万个工作机会,就是偷换概念。实际上这个数字是发生在美国重大的疫情阶段,全世界都在失去工作机会,全世界的经济都在颓废,你怎么能说是川普造成的呢?这是疫情造成的。再说,谁造成的疫情呢?为什么问她的时候,她避开不谈,谁带来的疫情她不说出来呢?反而马上转而攻击川普

辩论的三个胶着点

彭斯在这个时候回答得十分干净利索,他说,第一,在过去奥巴马时期,拜登当副总统的时候,失去了20万的工作机会,其中还包括大量黑人的工作机会,暗指贺锦丽你不也是黑人吗,你们现在提出来绿色新政,疫情期间不开放,造成经济继续颓废,造成现在工作机会的失去,这是实际情况。所以彭斯的表现一直是不温不火,所有的回答都铿锵有力。

贺锦丽提到了退伍军人问题,说了美国军人的一个个案,当时主持人给她15秒的时间,换句话说,这个问题她一旦回答完了,彭斯就进入下一个环节的问题了。按照游戏规则来说,贺锦丽非常聪明地抓住这一点进行攻击,这个攻击在过去已经验证是一个对川普的冤假错案了,此刻她再次提出来,完全不在乎真实性的存在,她只要多煽乎几下给人洗脑,就把不存在的事情说成真实存在的事情。

这个时候彭斯非常坚毅不退让的,也是正常辩论中彭斯犯规时间较长的一段,也是彭斯表达最清晰的这一段。他说,川普是一个非常热爱自己国家的人,真正热爱自己军队和每个士兵的人,他因为对国家的热爱延伸到每个军人身上,也因为对军人的热爱延伸到对美国国民的热爱。彭斯的回答非常坚毅。

后来他们关于大法官的问题也有一些胶着,彭斯咬住了一点:共和党在大法官有优势的情况下,你们会不会要增加大法官的人数,填塞最高法院?贺锦丽一直不回答。为什么?她没有办法回答,这就是民主党下一步的计划。而这种计划为什么不能回答呢?因为这是对美国体制重大破坏的一个做法。

左与右的起源、发展与根源

有些朋友对左右有一些混淆,左就不好吗?右就不好吗?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左右产生于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的时候,1789年,维克多雨果写过一本小说《九三年》,所以1789年闹革命到1793年。社会相对比较稳定下来的时候,1791年国民议会最喧嚣的时候,左右分裂最大的时候,当时国民议会开会,右边全是保皇党,保护贵族、教会、皇上的利益;左边全是造反派、革命派、自由派,要打倒一切,推翻一切,烧毁一切。这就是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国民议会传出来的左右之分。

所以这种思想潮流,从欧洲文艺复兴最具人文思想最高潮的国家,从文化艺术、思想、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传遍全世界。所以左右之分发展到现在,实际上为了简单化,左就是社会主义,右就是资本主义。极左搞来搞去就是社会主义,桑德斯(Sanders)最后就是共产主义了。社会主义就是按需分配,原理就是国家政党来决定按需分配,我想要什么东西就给我一个东西,问题是存在一个谁分配谁就把控资源的问题。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都腐败?就是这个问题。

改革开放之前,去农村供销社买一个春雷牌收音机,服务员鼻子朝天:你有证明吗?你能证明你不跟台湾特务联系吗?小小的一个售货员都能够决定一个资源的分配权;那么供销社社长要比售货员权力更大,他掌握更大的分配资源;行署专员比供销社长掌握更多;省长比行署专员掌握更多……到了伟大领袖这儿,是不是就掌握了全国的资源了呢。社会主义运行机制就这么来的,左到这一步就是这么个情况。

共产主义就是按需索取了,不需要分配了,物质极大丰富了,大家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想有什么有什么。能行吗?举个例子,我看上了一个漂亮女孩儿,我跟谁分配去?这就有问题了。这个资源是跟人的心有多贪婪、多大有关系的。资源总有个别化的时候,好媳妇别人家的了,那是不是要共产共妻啦。

资本主义是什么?更多讲究自由体制、自由经济、个性化的事情。所以左右之分,不仅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还存在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国家经济和市场经济这么些区别。到最后,左翼追求人生下来就应该获得平等,所以贺锦丽是有理想的,她要为很多人争取这种平等。她认为,我们应该埋葬、消灭、破除的是任何一种干扰影响了我们获得这种平等的制度。所以她为什么要反川普呢?她为什么要反对很多现有的国家机制呢?来源于这里。

左派以平等和自由的名义走着社会主义的路

左有人欢迎,流浪汉欢迎,无家可归者、罪犯都欢迎。为什么呢?在加州,轻罪980元不起诉的47号法案,名字多好听,叫做「学区社区安全条例」,大家一看多好的事情,都举手赞成,里面就有了980美元以下算轻罪。所以你到旧金山去,有人打劫,1000美元抢走了,他退你20美元,他就拿走980美元,这样的轻罪,被关一两天就出来了。所以这样的犯罪率越来越高。

所以彭斯就说了,贺锦丽在加州掌权的时候,黑人的犯罪率提高了19%,你怎么解释。这是左翼思想最终造成的,想要平等,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一种局面。这就是为什么有人问,左派搞这些东西不得人心,旧金山那么多流浪汉睡在公园里面,不仅睡在公园里面,给他们帐篷,给他们公共厕所,让他们洗澡,那正常人就不能到公园去玩了。

左派鼓励这些不劳动者,现在要给黑裔购房买房,那对通过劳动创造财富养家糊口的人就不公平了。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问左派要搞这个东西,最后告诉大家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以平等和自由的名义为你争取更多权利的时候,你不知不觉中就会依赖大政府,依赖政府的救济款、帐篷以及搭建的洗手间;依赖越重的时候,它就越有权力去掌控你,直到你最后没有权利和能力。跟现在中国看到的社会现象是一样的。

保守主义所认为的「生而平等」与“人生来就不平等”

右在美国表现的也很简单,他认为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这个跟有一个词比较混淆,不是说「生而平等」吗?「生而平等」不是说人生下来就是平等的,生是指造物主造人的时候是平等的,是人的灵魂、是人性的平等,而不是人的命运平等,大家生下来就拿一样的钱,不是这个意思。右认为人本身就是不完美的,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所以保守主义者要建立一套充分保障人们公平的一种制度,目标在制度上。左派是在打破制度。

所以这次美国大选,就是关系着美国往左边发展还是往右边发展,是美国走向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还是按照现在成熟的资本主义机制走下去,形成那种保守、温和、传统、守旧的现行机制。

贺锦丽所举林肯推举大法官例子实属瞒天过海

贺锦丽毕竟是女性政治家,她很善于的就是表现力,展现出非常让人迷惑的笑容,她见到普通选民的时候,展现看起来很让人挑不出毛病的一种笑来。她举了个例子,1864年林肯总统在任期快满,实际上就是快遇刺之前,推选了一个大法官,这个大法官不是共和党人,林肯是共和党总统。她的意思好像是告诉大家,那个时候林肯多慷慨啊,多好的一个总统,自己共和党都选民主党的大法官,不代表自己的利益,让大法官去决定事务。

实际上原来大法官的待遇并不好,不像现在是热饽饽人人都抢,当时找大法官很难。但在1864年的时候,美国财政部长Chase被林肯任命为大法官,CHASE银行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他当时不是民主党人,他当时是自由党人,他跟另外北方民主党人共同创立了共和党,也就是说,Chase当时已经是共和党的创始人了。所以贺锦丽说他是民主党是完全不准确的。

Chase当了大法官之后,林肯去世后第二个任期,1868年的时候,他想当总统了。他一辈子挺努力的,在政治上想到美国的最高政治地位,所以他当时又投身民主党,变成了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当时南方战败,南方民主党非常弱势,所以南方民主党举荐Chase。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所以贺锦丽举这个事又是一个瞒天过海的事,她用这个例子引出她最后关键的话,她说:美国的大法官应该是由谁决定,应该是由美国人民来决定。听着熟悉吗?中国共产党式的大空话,全给你套进去了。所以看的出来这里的谎言和谬误,不是她说的那样。左翼的本愿就是要改变国体,改变美国现有体制。美国从她的建国先父们,从独立战争到制宪会议之后,制定了宪法和整个一系列体制的建立。她要打破这个,她想改游戏规则,她是这么个意思。所以我们看出来,在大法官这个问题上,纠葛的来回有这么一些嚼头。

彭斯弥补了川普辩论的遗憾,贺锦丽表现了一些职业政客素养

总之2020美国大选副总统竞选辩论会结束了,彭斯作为副总统,准确无误地表达了他对川普的忠诚,还有他对川普四年理政的一个很好的解释,充分弥补了川普总统在首场辩论中缺乏数据、冷静,虽然掌握满手实料,却没有和盘托出的弱势;彭斯今天把很多事情讲述得很详尽,非常地成功,表达的温和而坚毅,不愧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那么贺锦丽也是可圈可点,在各方面巧妙地迂回,也反映出她作为一个职业女性、职业政客表现出的一些素养。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