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热评副总统辩论(下): 彭斯反共鲜明 贺锦丽理念混沌

2020-10-08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2020年10月7日,彭斯副总统对阵贺锦丽参议员的副总统辩论在犹他盐湖城举办。(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2020美国大选备受关注的副总统竞选辩论10月7日晚9点在犹他州盐湖城展开交锋,共和党现任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对阵民主党副总统竞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译贺锦丽),一场前所未有的理念、执政策略与人格魅力的对决在高光下展开。

著名中美时政专家、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政治评论家、作家陈破空先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阿莉莎·堪琵博士坐阵希望之声现场直播的前场和后场,精彩分析和点评了这场副总统竞选辩论的看点和精彩之处。

贺锦丽美中关系的看法不是民主党的立场

主持人:请问堪琵博士,对于美中关系政策,拜登、贺锦丽他们的政策是怎么样的?

堪琵博士:贺锦丽不小心提出了中美关系的题目,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同情中国(中共)的诋毁,批评川普政府。大部分民主党人在美国国会里他们现在同意川普总统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我不了解为什么贺锦丽避免这个题目。她说美国丢了那么多工作,是因为川普总统的政策,她的看法和说法,不是大部分美国民主党的立场。我想几天以后,她会碰到更多的矛盾,因为这个对她来说是错的,她的想法还是继续说,美国的敌国是俄国而不是中国,她的看法是错误的,她不了解亚洲的事情,她的看法是以前美国的政策不是现在的。川普对美国的政策是成功的,不是失败的。

对华政策彭斯一语中的,贺锦丽毫无现实感

主持人:请问章天亮,如果彭斯和川普继续连任,在对华政策上会有什么改变吗?

章天亮:其实因为川普自己染了中共病毒,所以他刚刚发表声明说,这是中共的责任,而且一定要让中共负责。川普对中共是非常恼火,因为如果没有这次疫情,美国经济会非常好,川普连任毫无悬念。但是现在不仅把美国的经济搞坏了,死了那么多美国人,同时也给川普造成了非常被动的局面。

这里我要说一下,实际上贺锦丽也好,拜登也好,他们攻击川普防疫不利,而川普采取的措施都是按照福西等等医疗专家们所说的去做,在这个过程中,川普已经做到最好了。大瘟疫降临的责任不能扣到川普头上,好像说如果不是川普这20万人就不会死了。

彭斯讲了一个非常好的要点:如果不是川普采取及时行动,1月28日对中国封关断航,而当时拜登是反对的,还说川普是“排外”,如果是拜登来做这个事情,可能会多死200万人,绝对不是现在死亡20万人这个数了。所以这个问题上,彭斯讲得很清楚。

但是回到中共这个问题上,你会觉得拜登也好,贺锦丽也好,他们是非常没有现实感的。美国经济之所以大量工作流逝,美国中产阶级萎缩到不到美国人口的一半,过去美国中产阶级是美国的大头,但是由于制造业工作被中国拿走,就造成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衰落,然后丢失了至少几百万的工作机会,那么这个工作机会的丢失,是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前后16年的时间发生的。特别是2008年以后,大量制造业都去了中国,包括钱等等。贺锦丽还在指责工作缺失是川普造成的,对中贸易战造成的。

彭斯回答一句话非常有利:你说对中贸易战川普失败了,且不说失败不失败的问题,拜登根本还没打就投降了。这一点彭斯讲得非常好。但是有一个地方彭斯还讲得不到位,就是彭斯没有讲拜登的儿子和中共之间的关系。拜登的儿子从中共那里拿了15亿美元可能更多,他和中共合作生产监控系统,特别是在新疆帮助迫害维吾尔人……这些事情我觉得可能彭斯忘记讲出来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是需要全美国人知道的。

美中关系问题:彭斯反共态度鲜明,贺锦丽回避真相

主持人:美中关系问题上,跟经济也非常相关,陈破空先生,您觉得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最大的看点是真相。首先是贺锦丽提出来的,她说关于大瘟疫,川普总统没有告诉人民真相。但是川普政府恰恰告诉了人们真相,那就来自于中共的隐瞒和传播。实际上没有告诉真相的恰恰是民主党和贺锦丽,她始终不敢说这个瘟疫来自于中国,来自于武汉,来自于中共的恶意传播。当川普在联合国大会上直接讲出,武汉封城,中国不允许航班飞往全国各地,却允许飞往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祸害了国际社会。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世卫组织成员,包括中共代表在内,没有任何人反驳,这就是事实。所以贺锦丽没有讲出真相。

贺锦丽有个败笔,她明明可以批评共产中国,她没有批评。因为她在国会中推动过很多案例,包括就新疆、西藏、香港的一些事情谴责中共。但是今天她可惜了,可惜她没有说出来。我估计她有一个竞选策略,就是把跟中共有关的一切事情栽在川普头上,大瘟疫也好,贸易战也好,什么都是川普的失败。想赢得选战的胜利,但她这个做法反而给人感觉她回避真相,不负责任、不顾事实,连她自己的形象都连带受到打击。她失去了她对共产中国的表达立场,她表达的还是过时的那一套,这是她最大的败笔。

彭斯三言两语说的很清楚,说拜登是中国共产党的啦啦队。贺锦丽根本无从辩驳。这就已经暗示确定了川普、彭斯路线:高举反共大旗。如果他们当选连任,会继续给共产中国持续的回击。这是人们所期待的。

减税疫苗法律与秩序三大关键问题,贺锦丽辩得都很差

主持人:关于税率问题,在这次辩论当中,你们认为的真相是什么?

章天亮:这次关于加税减税的问题,贺锦丽是出尔反尔的。彭斯贺锦丽:你的话跟自己是矛盾的。贺锦丽说,年收入40万以下是不会给他们加税的,但是她又说拜登上台后会把川普的减税政策给去掉。彭斯一直在讲川普的减税政策可以让每个美国家庭一年少交2000美元的税,拜登把这些东西取消掉的话,等于每个家庭要多交2000美元的税。贺锦丽一方面说没有这回事,一方面又说我就是要干这个事情。让人感觉她脑子不是特别清楚。

我觉得民主党一直有一个话语要点,就是说川普减税是给那些有钱的人减税,让有钱的更有钱,让没钱的人并没有从中获益多少。但实际上,当那些大公司得到大减税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减少了负担,他们会把盈利的很多东西,通过股票分红的方式给投资人,也可以将减下来的税当作奖金发给员工,或者给员工涨工资。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那就是4-5年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涨工资。后来等到川普上台,很多公司都在给他的员工涨工资了。这就是减税带来的一个结果。

减税会给美国的经济带来繁荣,这种繁荣又会扩大税基,反过来会收到更多的税。非常典型的共和党人的思路,就是把钱交给老百姓去花,老百姓自己会管理自己的财政,而不需要政府来替他们决定这个钱怎么花。

这次主持人虽然问了很多问题,对美国人来说,有几个东西是非常关键的:首先就是减税问题,老百姓的收入会不会受影响。第二是川普说年底之前会提供疫苗贺锦丽说川普提供的疫苗她就不打,完全是出于党派之争,她一方面说相信科学,川普不会他自己直接去做实验,说疫苗好使不好使,他一定是根据科学家的验证说可以使用。但贺锦丽说只要是川普的疫苗她就不打,明显是和川普作对。第三就是国家问题,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生活中有没有来自于内部的攻击,有没有来自外部的攻击。这几个方面,贺锦丽做得都非常差。总的来讲,我们认为彭斯是完胜的。

彭斯不断击中贺锦丽要害,贺锦丽理念混沌、两边不讨好

主持人:请问陈破空先生在安全问题上有补充吗?

陈破空:关于“黑命贵”运动是美国多元化运动的一种,运动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引发了暴乱和抢劫,这个彭斯把它点的非常清楚。这是美国人民所不能接受的。我想如果投票的有沉默的大多数,要恢复法律、恢复安全的人投票,贺锦丽以为在这方面抢到了强项,其实她有可能失败。因为她在里面被彭斯抓到了几个重点。她说大法官没有一个黑人,彭斯说你不应该把他种族化;她说女法官去世了,川普和彭斯不能做出决定,而应由女人来决定,把性别和种族作为了大法官的背景; 另外,彭斯打她最精彩的一点,当贺锦丽表面上代表黑人的时候,彭斯例举出她在旧金山做检察官,当加州总检察长的时候,她对黑人的判决多出19倍。实际上这也是民主党对她的批评,她被提名副总统候选人时,民主党很多人对她不满,认为她在黑人白人的立场上更接近共和党。

总的来说贺锦丽两头不讨好,共和党认为她是最激进最左派的人,民主党认为她在某些方面是最接近共和党的人。所以她在阐述自己的理念方面,显得混沌。彭斯非常冷静,不时地突然一枪打中她的要害。

追责中共为疫情负责已是美国政界和世界共识

主持人:关于疫情,彭斯说一定要中共为疫情负责,陈破空先生你怎么看?

陈破空:关于川普染疫、生病、住院、回白宫的事情,民主党炒作川普抗疫不利,总统中招。但是在共和党和民众角度来看,这个病并不是不能战胜的,川普住院三天三夜,神奇般回到白宫,而且是74岁的老人,带头试用新药,这说明病毒并非不可战胜,也并不需要美国如临大敌,一切都完了。所以这个观感很重要,选民投票一定要看到这点,川普当选连任,以一种既尊重人权又控制瘟疫,又发展经济综合性的方式向前推进更为有利。

美国越来越多追责中共的声音,世界上40多个国家提出来追责和索赔。美国还没有进入政府层面,但是川普被染疫中招成了一个转折,因为尽管中共那边是幸灾乐祸,但是它没有想到它大祸临头。因为川普染疫是个转折,不仅攻击了美国,连元首都中招了,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现在很多名共和党参议员、众议员都出来发声。

最重要的发声就是川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把话说明白了,他说:美国必须强大,如果美国不强大就是另一个共产中国去强大,而且这次是它们对我们在攻击,我们要追究它。很多议员都说清楚了,中共必须承担责任。

也就是说,宏观上来讲这是一次超限战,是一次投毒。那么具体上来说,很多人怀疑有可能真的是投毒,因为很怪是,不仅川普团队多人中招,且共和党多名议员中招,而民主党方面没有反应。表面上看是民主党保护更好,共和党没有那么多保护,但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当共和党在竞选的时候,当川普政府的发言人在面对记者的时候,是不是中共方面使用了超限战投毒的方式,这种投毒是很容易发生的。这些千丝万缕的痕迹放在一起的话,我想川普如果当选连任,一定很会在政府层面对中共追责索赔。

章天亮:这个事情在没有拿到法庭上的证据之前,一说投毒这个事,感觉是空口无凭地在指责,但是这个病毒从中国来,由于中共隐瞒造成全球扩张这方面,人们是没有任何疑议的。所以只要抓住这一点就足以把美国人民团结起来,认识到中共的邪恶。

90%美国人对中共没有好感;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国分开

主持人:10月2日美国移民局发布禁止中国共产党员移民美国;国会议员提案指定中共为有组织的跨国犯罪集团。您有什么看法?

章天亮:美国人民对中共邪恶的本质认识得比较清楚了,看到民调,90%的美国人对中共没有好感。其实谈到中国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彭斯应该把中共和中国分开,强调一下美国和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差异。虽然贺锦丽说美国的敌人是俄罗斯,俄罗斯可以把它视作威权体制,但是中国共产党是极权体制,对美国的攻击是势不两立的攻击。共产主义邪恶的本性,彭斯是认识得非常清楚的,2018年9月份的时候他曾经有一个演讲,当时非常系统指出了中共的邪恶,而且指出了中共要毁掉美国的决心。所以他本来有一个机会借着这个问题,把中共和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包括对美国人自由的威胁,对美国生活方式的威胁讲出来。这个东西就很自然地联系到了左派,因为左派的东西就是共产主义的变种。所以我觉得彭斯如果这样联系的话,可以让美国人意识到,你选择拜登和贺锦丽,你就想在几十年以后把美国变成中国或者委内瑞拉那个样子,这就是选他们的后果。这个后果我觉得彭斯有机会说清楚,但是后来谈经济问题就没有谈政治问题。

选举作弊是今年大选最令人担心的问题

主持人:彭斯点出了选举舞弊的问题,选举过程会不会公正,章天亮有什么看法?

章天亮:我跟彭斯的看法一模一样。如果没有选举舞弊的话,彭斯和川普是一定能赢的。但是我看到福克斯新闻有两篇报道,都是讲选票被丢失,一个是在密歇根,密歇根本来就是一个摇摆州,发现有一个邮箱的锁是开的,所以要投选票的话,马上就可以拿走。这是非常容易做到的舞弊现象。还有一个是,发现有一个邮递员把2000封信都丢掉了,那里面有很多选票。所以在邮寄选票问题上作弊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前段时间有一个叫KIF的人启动了找选举舞弊的事,找到三个特别重要的事例:一个是媒体和左派有串谋,想办法攻击川普,透露了对CNN高管的采访,他们什么都不管,就为了打川普。还有采访谷歌的一个高管,说我们在调整谷歌算法,人们在搜索的时候让结果更有利于拜登。谷歌高管当时说的被录了下来。第三件事是在明尼苏达州,来自索马里穆斯林的女议员,以微弱优势打败了她的党内竞争对手,但是发现她当时利用老年公寓拿到300张选票,他们可以作弊,她一共也没赢多少。类似这种事情已经发现很多很多了,所以我觉得担心选举舞弊,就一定要亲自去投票。此外,开票的时候一定要监票,做志愿者,保证民主党中间不会作弊。这反而是最令人担心的。

美国政治所演绎的是美国民主政治的常态

主持人:最后8年级学生从媒体上看到美国社会的分裂,领导人之间的分裂,提问该怎么办?陈破空先生怎么看两位候选人的回答?

陈破空:两人都称赞了年轻人,彭斯的回答比较稳健,他说,你可能是在媒体上看到的这个现象,在竞选中出现了正常的争议,但是在竞选之后,这个国家的运作是团结一致的。贺锦丽的回答是比较煽情的,马上说,你们决定未来,由你们决定,非常高兴看到。比较煽情。

我曾经再三说过民主与专制的差距。民主看上去是一场闹剧,但他的结局是喜剧。专制看上去是一场哑剧,但他的结局是悲剧。所以我们看闹剧的时候是闹哄哄,特别是竞选的时候,都会有各种攻击、各种辩论。原来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到美国看到了选举,看到了老布什和杜卡吉斯的辩论,认为民主不好,有个人攻击,马上就跑回去了。

美国政治所演绎的是美国政治民主的常态。对选票问题我对美国的民主体制有信心,选票作弊的可能性总的不大。我担心一件事情是,中共向美国邮寄大量的东西,邮寄假证件假执照,什么都能造,造得一模一样,连警察的徽章都造得一样,造假大国、山寨大国。我是担心中共再搞超限战,寄很进多驾照,混淆人的身份去投票,对美国的民主或投票的骚乱这是不得不防的事情。

一个词总结副总统辩论

陈破空:总统像。这两个人都有可能是未来的明日之星、明日的总统,但是很明显,彭斯贺锦丽更有总统像。两位老人在竞选美国总统,彭斯贺锦丽其实在竞选未来的美国总统。

章天亮:信任。我觉得彭斯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我们可以把美国的前途放心地交给他来领导。但是贺锦丽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堪琵博士:我想,他们两个人没有办法变为美国总统,因为川普总统改变了美国总统的样子。我想当现在这批老人过去了,新的政治家应该有很大的个性,彭斯他的个性不是很大,他是很可靠、很客气的。贺锦丽我想她不是很讨人喜欢。

欢迎阅读本文上篇:热评副总统辩论(上): 彭斯潜藏疾风 贺锦丽擅长煽情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