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章天亮: 习近平视流通体系为中国经济的“堵点” 他又错了!

2020-09-11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习近平。(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2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9月9日,中共中央召开了第8次财经会议,在会议上习近平提出:要建设现代化的流通体系,要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之事来抓;并提出要找到中国经济发展「堵点」。

中国经济的「堵点」究竟是什么?习近平想靠打通流通领域救经济的方向会奏效吗?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经济历史的借鉴作用是什么?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 通过对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经济历史的解读,分享了他对以上问题的独到见解。

中共开搞「铁公机」走回通过大规模基建投资拉动GDP的老路,但前景堪忧

章天亮说,我们看关于中共这个财经会议的报道,充满了大词和套话,什么“现代化的流通体系”之类。其实我们想借这个事讲一个历史,就是关于美国南北战争时候的一个现象,这个现象其实跟现在中共所面临的困境是比较相像的,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呢?

习近平说,要对信用体系、对支付体系进行改造,加强流通体系的建设。其实把他这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说,他认为流通在生产和消费之间处在一个中间环节,如果能够提高流通领域的效率,就能够沟通生产和消费,也就能够同时刺激生产和消费,解决中国现在经济内循环的问题。其实我们看习近平,他特别善于抓那些非重点的事,转移对重点事件的注意力。在中央经济会议上他还说:要找到经济发展的「堵点」。

所谓「堵点」,就是一个阻塞点,就是把经济给堵塞住了、不再发展了的意思。习近平认为现在中国经济的「堵点」就是流通问题。那麽流通问题怎么解决呢?他的方法就是在国内大规模兴建机场。这在我们看来就觉得特别可笑。因为现在国内的机场即使不说饱和的话,也已经差不多了。中国过去是一旦经济发展不行的时候就搞”铁公机“嘛,所谓”铁公机“就是铁路、公路和机场这些基础建设,通过大规模投资来拉动整个GDP,因为等于是你投进多少钱它就会给GDP贡献多少。所以现在各地都在大量兴建机场,像苏州、杭州、上海、广州、深圳、昆明、成都、重庆、西安等等,这有一个巨大的列表,现在各个地方都在上机场,已经上了机场还要修第2个;已经建了好几个机场的要修第三期工程;没有机场的要建机场。所以中共整个又走向了这么一个大规模通过基建来拉动GDP的老路。

这个事其实各地的贪官们可能会比较兴奋,因为你上了大工程之后,就可以向银行申请贷款,然后通过工程的层层转包,一层一层地扒皮,从中得到很多的利润。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又造成大量坏账堆积。其实中国的高铁就已经积累了大量坏账;像习近平讲的什么「雄安新区千年大计」 ,也变成了一个烂尾工程;然后习近平想在海南建设一个取代香港的「自由港」,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明明香港有一个自由港,他要把香港放弃掉,然后在海南再建一个「自由港」。这些东西都会成为一个烂尾工程,除了造成大规模拆迁、民众流离失所、贪官发一大笔财、银行留一大堆坏账之外,几乎不会看到什么样的效果。

外循环与先进机械促成了美国南方的经济效率,与中国经济状况何等相似

有一些所谓的专家,他们在网上为这个事唱赞歌,说什么:中国进入内循环其实可以抄作业的。抄谁的作业呢?抄美国的作业。说美国在南北战争之前,南方也是处在一种出口导向的经济,因为当时南方是奴隶种植园,大量出口棉花到欧洲国家去,几乎像现在中国一样,是一个出口导向的经济。按照中共所谓专家的说法,随着时代的发展到了上个世纪20年代的时候,各个国家都感觉到要出现经济衰退的苗头了,于是为了保护本国的产业,各国开始了关税大战,给进口商品加关税,随之出口就受到了影响,所以各国的外贸就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结果就引发了1929年的经济危机。然后说在这次大萧条过程中,美国就开始进入了「内循环」。所谓「内循环」就是自己生产的东西自己消费,就是说美国已经觉得国际市场靠不住了,就开始内循环了。

章天亮认为,美国这段历史其实是有一定借鉴作用的。什么借鉴作用?中共的专家认为说

当时美国走了一个非常成功的从出口导向经济变成了「内循环」,或是「内外双循环」的一条路。但是实际上,那一次美国的内战造成了美国南方经济的崩溃。当时在内战以前,美国南方的经济发展得非常快,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福格尔当时通过他自己的考证,得出了一个非常惊世骇俗的结论说:当时南方虽然实行奴隶制度,但它的生产效率要远远高于北方这些自由人。这在我们来看是一个不太容易理解的事情,因为奴隶他是在恶劣的条件下被迫工作,应该是没有什么工作积极性和创造性的,为什么它的效率反而更高?如果它的效率是因为奴隶制度的话,那麽为什么同样实行奴隶制度的非洲就没有出现很高的生产效率?

福格尔后来给出了一个解释,当然有人可能会挑战他说你是在歧视黑人,在为奴隶制度唱赞歌。福格尔就讲,我没有歧视黑人,因为我太太就是黑人,所以我根本就不歧视黑人;他说第二,即使当时南方的生产效率很高,我们也不能够认可这种奴隶制度,因为它是以剥夺人的自由为代价的,而自由本身是无价的,你不能以剥夺自由为代价来换取生产效率的提高。这是他的一种说法。

但是当时为什么南方的经济效率变得更高呢?是因为当时南方的奴隶们生产了棉花之后不是他们自己消费,它不是一个内循环,而是把棉花出口到了欧洲国家,那些国家纺织工业非常发达,所以大量地从美国南方进口棉花;同时,当时正好赶上工业革命之后,大机器又从欧洲国家或是从美国北方输入到南方,提高了南方的生产效率。如果我们要是看这样的一个图景的话,就非常像中共,虽然中共现在它不是一个奴隶制度或是制度性的奴隶,但是中国的那些在血汗工厂里拼命劳作的人们,他们的待遇和他们所能够拥有的自由,并不比奴隶强多少;再一个就是中国也象当时南方的奴隶主一样,奴隶主是出口奴隶生产的棉花,中国是出口那些农民工、甚至是监狱里所生产的一些奴工产品,它以牺牲人权、践踏人权和破坏环境为代价来降低生产成本;同时,西方的高科技输入到中国,当然也提高了中国的生产效率,就像南北战争的时候欧洲把大机器输出到南方,帮助南方提供生产效率是一样的。

美国南方奴隶主和中国小粉红盲目自信和等相似

章天亮分析说,在南北战争之前,当时南方的奴隶主们有一种自信,这种自信也非常像今天小粉红们的自信。当时南方南卡罗来纳州有一个参议员就讲,他说,没有人敢跟我们南方开战,为什么?因为当时全世界75%的棉花都是我们南方提供的,如果你一旦跟我们南方开战,棉花就没了,棉花没了之后你这个国家的纺织工业就完蛋了,纺织工业一完蛋之后,你的工人就失业了,工人失业之后,肯定会跟政府找麻烦,那麽政府就可能会帮助我们南方有一个不受北方威胁的一个和平的环境来继续生产棉花。就是出于这样一种自信,他认为北方是绝不敢打南方的。

那麽我们看他的这种自信,是不是也非常像现在小粉红的自信?觉得我们中国是世界工厂,生产链都在我们中国,如果你要把中国给打垮了,那全世界谁来给你生产。当时欧洲大陆国家确实对美国南方的棉花依赖性非常高,当时英国需要的棉花有差不多80%是从美国南方进口;当时法国和俄国对南方棉花的依赖度达到90%和92%。也就是说,如果南方棉花被停产之后,那些国家的纺织工业确实就完蛋了。所以当时南方就是有这样的一种自信,也可以翻译成为习近平所说的什么「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吧。

那麽最后结果呢?最后结果,1861年的时候战争还是爆发了,北方军队马上就封锁了南方的港口,结果确实造成各国纺织工业遭遇了严重危机。当时英国从美国进口的棉花一下子就减少了96%,只有4%的棉花才能够出口到英国。其它别的国家也都出现同样的问题。那麽像英国曼彻斯特、法国的阿尔萨斯等地,大量人口失业 ,25%的人口失业,然后大量工人走上街头。但是即使在这种压力下,那些政府也没有选择跟南方奴隶主们站在一起,他们就寻找替代的原材料生产地。所以后来,英国就找到了印度。

位于产业链最低端的中共没资格要挟其他国家,产业链外迁已成趋势

章天亮说,我们知道棉花并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今年没棉花但是我只要种的话明年就有了。所以1861年的时候英国棉花进口一下子暴跌了96%,到1862年的时候,英国90%的棉花就可以从印度进口了。当时不只是印度生产棉花,当时很多国家都借这样一个机会开始发展它的经济,发展棉花种植行业,包括像埃及、中国、日本、巴西、墨西哥等等,都开始种棉花。所以实际上等于南方的棉花生产能力马上就平摊到很多其它别的国家。

我们看是不是很像现在正在中国发生的产业链的外迁!所以,如果要是把这个事件作为一个参考,我们就会知道,所谓的什么世界工厂,你就是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你没有机会拿你的这个产业链去要挟其它别的国家。这次疫情爆发之后,口罩生产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一看中国大陆口罩量不够了,加上中共当时禁止口罩向外出口,那麽这个时候我们就看到:台湾很快就生产口罩,然后不光是能够供应本岛人民的需要,而且还很快出口到其它别的国家。再有这个呼吸机,假如说都在中国生产,然后中共不向外出口了,美国马上就可以让汽车公司改造生产线、生产呼吸机,很快两个星期就可以完成这样一种改造。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那个历史作为一个参考,我们会发现,中共和当时南方奴隶主一样,有很多非常盲目的自信,认为我们有14 亿的韭菜,我们是世界工厂,谁也不敢跟我们作对,否则你们就该失业了,所以你们就只能求着我们。但是其实我们看到的是产业链的外迁。

习近平想靠打通流通领域救经济完全找错了方向

章天亮表示,讲到这儿结论也就明确了:实际上习近平想打通流通领域救经济是完全找错了方向!

对于中国来说,现在并不是流通的问题,而是生产和消费这两端的问题,也就是说,现在李克强不是说寻找经济的「堵点」嘛,实际上「堵点」就是生产和消费这两头,并不是说华为生产出来的手机进入不了流通领域,不能够进到消费者的手里,堵在流通这块,而是华为根本就不能再生产手机了;不是说你生产出来手机卖不出去,而是因为美国断了你芯片供应之后,你根本就不能再生产手机了。

像现在这样的一个高科技产业,它和当年那个依赖棉花之类的还不一样,因为那种东西它都是属于你不给我就自己种,而芯片你是怎么种也种不出来的,你没有就是没有,然后你一个关键零部件没有的话,整个这个产品就全都废掉了。所以在生产领域就出了问题,实际上也就面临着大规模工人失业的问题,而失业之后你就更加没有消费能力,更加没有消费能力之后,你就更加没有办法去刺激生产,然后又会造成更多的人失业…… 这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说现在中国的根本问题,是要解决生产跟消费的问题。可是要想解决生产问题,这个「堵点」到底在哪儿呢?这个「堵点」就是在共产主义这个邪教制度上。如果你中共不是这样一个邪教政权的话,人家可以放开把芯片提供给你,你可以继续生产,通过生产,然后刺激消费,就会让经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所以今天中国所面临的经济困境,就坐在李克强的旁边——就是习近平和他所领导的那个党,就是中国的经济「堵点」。

中国留学生签证同比去年暴跌99.3%;今年同期台湾同类签证是中国的5倍多

章天亮分析指出,其实这事不光是影响到了中国的经济,它也影响到了现在中国人到美国来。看到两个消息:一个消息说川普总统从5月份时开始下一个总统令,凡是跟中共军方有关系的那些留学生,不管是持 F1 还是 J1签证的,都得离开美国,从6月1号开始实行川普这个总统令。到目前为止,美国已经驱逐了1000个中国留学生了。那麽从中国来美国的学生到底有多少呢?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从今年1月到7月的整整七个月时间里,美国一共给中国留学生发出了145张 F1签证,同比去年到7月份为止发出的 F1签证数量暴跌了99.3%。去年几乎是2万多张,今年几乎是一下子全部卡死。

有人说这是跟新冠疫情有关系吧,说现在美国也闹疫情,可能美国就不想接收那麽多留学生了。不是的!它可能会有一点影响,但绝对不是主因。为什么?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台湾获得了多少美国的签证:截止到7月份,台湾一共获得了785张美国留学生签证,是中国的5倍多。台湾总人口2300万人,中国14亿人,这个比例一看就会感觉到,美国现在对中国留学生签证卡得有多死。像 J1签证也是一样,看到一个数据,7月份上海发出的 J1签证是零,一张都没有发。为什么不发?这个「堵点」在哪?当然就在共产党。 美国知道你派留学生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偷美国的科技嘛,所以就不让你进来;而且已经来了的它也要赶走。

第二季度GDP增长超G7,中共想给国际社会制造一种错觉

章天亮说,如果要看中国现在经济发展的情况,有人曾经问说:中共报了一个数字说今年的GDP第二季度同比,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三点几,这感觉就是“一枝独秀”,因为其它G7工业国家全都是负数,美国是负十几,有的国家负的都快20了,只有中国一下子还长了3.2%。这是怎么回事?

首先第一,中国的数据是不能相信的,因为它那个数据你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第二,因为GDP主要就是三个来源,就是投资、消费和进出口这三样,我们特别看了一看到底哪个方面能够对GDP产生这样的拉动效应,结果中国的进出口第一季度跟第二季度同比都在萎缩,所以并不是进出口拉动了GDP的增长;再看投资,它有一个向下降的过程,然后它后来又往上升,但总体来讲今年的投资比去年还是下降了;消费当然也下降了。具体数据不在此做计算了。那个7月16号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报告里那个数据,自己跟自己都对不上,很多它的数据发现根本就对不上,它也没指望对上,反正就告诉你说中国经济增长了。为什么呢?实际上它想给国际社会制造一种错觉。

2008年中共用制造的错觉欺骗了国际社会,如今此路已绝

章天亮说,这种错觉2008年的时候中共曾经制造过,当时制造出来一个中共“一枝独秀”的经济在拼命发展这样一种幻觉,然后各国觉得中国是一个投资宝地,经济在发展嘛,所以大量热钱涌入中国,带动了中国房地产的泡沫,因为大量热钱涌入,就感觉中国极其有钱。现在,中共又想把中国描述成一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蓬勃兴起的地方,然后希望各国把投资投进来。但是,这个事现在它已经玩不转了,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因为世界已经知道了中共是这样一个充满造假、言而无信,对公共安全问题都可以对国际社会撒谎的一个恶政权。那麽当国际社会不再信任你的时候,也就不再会给你投资,同时还要把产业迁出中国。

所以过去有人曾经讲,中国有14亿韭菜,只要中共想割就可以一直维系它的政权。我们想说,其实一个经济体的最后结束,通常来说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说衰退、衰退、衰退,这个经济体就渐渐死掉了。实际上是很多经济它的结束是一种暴毙似的结局,突然间一个重大事件,它就完了。就像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雷曼兄弟一倒之后,整个这个经济就垮下来了,那就是一天之内雷曼兄弟倒了,然后马上它会牵扯到很多股票、债券、包括给它股票做保险的AIG(美国国际集团),又牵扯到美国的那些退休保险、包括美国的社会安全保险(Social Security)等等,一下子产生了一个连锁反应,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经济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其实现在中国也面临着同样问题,像这样一种大规模的、像金融海啸一样的东西,不是14亿韭菜能够挡得住的。所以就是说,我们要知道,真的找到中国经济「堵点」的话,那就是只有解决掉共产党,当中国变成一个自由社会的时候,重新融入国际自由贸易体系,那个时候,中国经济才能真正走上正轨。

希望了解更多章天亮节目细节,请您观看以下视频。我们在此为您提供节目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