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章天亮: 谈蓬佩奥灭共宣言与美国将跨越四大门槛

2020-07-27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7月23日发表题为《共产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美国国务院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的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自由世界未来》演讲,演讲后接受了图书馆馆长的采访。外界普遍认为,蓬佩奥的演讲是美国政府发布的灭共宣言,表明了川普政府坚决抗击中共的决心和使命感,令人心鼓舞。

著名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认为,在川普政府的决心之外,美国政府还同时面临着四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要真正实现灭共使命,美国有四道门槛需要跨过。他列出了四道门槛,并阐述了解决方案;也谈到了在美国不断出招之下中共可能的应对会是什么,美国又该如何应对。

蓬佩奥演讲清晰且坚决:美国对中共从「接触政策」彻底变为「屠龙政策

章天亮点评说,蓬佩奥这个演讲可称之为是一个灭共宣言,也是整个川普内阁达成的一个共识;对于川普政府来说,就是在现任期内和下一个任期中完成的使命:真正消灭共产党。在川普内阁中,现在已经非常明确地把中共跟中国分开了,因此讲的是消灭中共而不是中国,把真正的自由带给中国的人民。

蓬佩奥在演讲中表现出非常坚定的决心,他在不止一个地方提到,现在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一个不归点,蓬佩奥讲:如果我们不能够改变中(共)国的话,那麽中共就会改变我们;如果我们想把二十一世纪变成一个自由的世界,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那个极权社会的话,那麽我们现在就必须有所行动。他还说:如果我们现在向共产党国家屈膝下跪,我们的后代子孙就永远会被生活在任由共产党(CCP)宰割的境遇之中。他号召所有民主国家都能够和美国站在一起,跟共产党可以说是做一种决战。

蓬佩奥把这个事情讲得如此之清晰,而且态度如此之坚决,这是在过去几十年中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他选择这个演讲地点,其实也是很有讲究的,当年是尼克松首先去了北京,跟毛泽东握手,开启了中美之间的交往,那麽现在选在尼克松图书馆来做这样的一个演讲,是不是有这样一种政治意味象征,表示中美要分道扬镳了?左传上有这样一句话:「君以此始,必以此终」,从哪开始,从哪结束。其实蓬佩奥在选图书馆的时候,他一开始特别强调了一点,他说:好像是我选了这样一个地点,是要终结尼克松的政治遗产,其实不是。当时尼克松在跟中国交往的时候抱着这样的一个信念,也是为了改变中国,而不是让中国变成一个共产国家,只不过尼克松选择的方案是跟中共之间接触 、打交道,逐步地把中国变成一个自由社会。这是尼克松当时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虽然失败了,可是尼克松要改变中国这个本身并没有错,所以现在只不过是说美国换了一条路。所以蓬佩奥在演讲时就说:尼克松有句话说得非常对,“如果这个世界上中国不发生改变的话,这个世界就不会安全的。”

不管怎么样,既然过去的「接触政策」,或者说“拥抱熊猫的政策”是失败的,那麽现在就必然把这个政策调整为“屠龙政策”,就是杀掉中共这条赤龙,一个附体在中华民族上的邪教政权。所以,可以说改变中国是必需的,只不过是一个方法的问题。

当今美国对抗中共与当初美苏冷战差别非常之大:铁幕分隔已变成大举渗透

章天亮分析指出,其实我们仔细看一看就会发现,美国现在跟中共的对抗,已经和当年美苏冷战的差别非常之大了,所以蓬佩奥在演讲中特别提到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遏制(containment)。“遏制”(containment)在英语世界中它其实有一个特别的含义:就是包围住、把它控制、限制在这个地方。

这实际上是1946年的时候,美国住苏联外交官凯南给美国国务院发了一个历史上非常有名的电报,被称“长电报”,长达4000多个词,相当一篇论文一样,通过电报的方式发给国务院。当时二战刚刚结束,凯南警告美国说:苏联会向全世界散播它的社会主义制度,或者它的极权统治。所以美国那时就决定对苏联采取遏制(containment)政策。就是我们把苏联比作是一个病毒,这个病毒已散播到了欧洲,比如当时的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等等一些东欧国家,已经被苏联所控制;苏联又把它这种病毒,一种共产邪教的病毒又散播到了中国,然后散播到朝鲜、越南、柬埔寨、缅甸等等东南亚国家。当时美国的政策就是:我们必须得有这么一个东西,能够把共产邪教的病毒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能向其它别的国家、向自由社会再扩散。所以当时采用的就是遏制(containment)、隔离的政策,也相当于当时丘吉尔说的:“一道铁幕落下来,把这个社会、把这个世界分解成为自由社会和极权社会两部分。“

所以在那样一个冷战时期,美国为了对付苏联的扩张,当时在欧洲实行「马歇尔计划」,包括卷入越战、韩战,包括当时保护台湾等等,都是因为要containment,共产邪教这个病毒不能让它再扩散了。

章天亮说,现在美中对抗跟冷战时美苏对抗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里呢?那个时候在地理上、在地缘政治上,自由民主社会和共产社会之间是一个壁垒分明的界限,中间真的是有一道铁幕,就像柏林墙一样,真的是一道铁幕壁垒分明地隔开了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但是现在,共产党已经进入到美国的后院来了。所以蓬佩奥就讲,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够再执行那种containment了,用隔离已经是无效的了,现在在美国的大学、研究所、媒体界、娱乐界,甚至在美国的智库里,包括美国的政府,很多很多方面,包括文化交流、经贸交流、经济往来、商贸往来等等,共产病毒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无孔不入地向美国渗透

那麽美国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得把共产病毒识别出来,就像人的免疫系统一样,得先能识别是这个病毒,才能杀死它。但现在这个病毒已经在肌体中到处都是了,那么应该怎么办?

第一道槛:美中脱钩

章天亮指出,虽然蓬佩奥在演讲中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但是美国现在其实面临着四道门槛须要跨过。

第一道槛是美国跟中共之间脱钩。其实美中之间脱钩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说增加关税、或者比如说在签证上加强审核等等,有很多方面的事情可以做。实际上很多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是因为美国通过贸易往来使中共获得很多美元,然后中共拿这个钱再渗透美国,包括收买美国政要、想办法收买华尔街、收买各种各样智库和游说团体为中共服务。但是如果美中间的经济一旦断掉,就是在经济上想办法削减中共实力的话,那麽中共的渗透能力也会大大减少。

这是美国必须要迈的第一道槛,就是想办法跟中共脱钩。这种脱钩可能是被动脱钩,你说下一个命令让美企马上都撤出来,很多大的企业不见得真能撤出来,但是美国可以用关税作为一种杠杆,比如说加税,或是给这个地方的投资增加不确定性,那麽一些金融机构、一些生产链就会从中国撤出去。

第二道槛:结成自由世界抗共联盟

章天亮说,怎么样能够让自由民主世界和美国站在一起,就是美国要跨越的第二道槛。蓬佩奥也讲过:不是让你们在中国(中共)和美国之间选择,是让在自由和暴政之间做选择;有一些国家我们知道它是小国家,它不敢和中共站在对立面,不敢跟中共对着干,它怕中共会欺负它们,或者是甚至可能中共会采取对他们非常不利的措施;还有的国家,它是因为贪图中共控制的那个14亿人的市场。

蓬佩奥不点名地说 :欧盟有一个国家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在香港问题上采取它应该采取的立场,包括北欧有些国家可能对中共的态度也非常暧昧,但是蓬佩奥讲:现在实际上要想对抗中共,这些民主社会应该结成一个新的自由的联盟,就像当年的北约一样。他说,不管是联合国也好、北约也好、G7也好、G20也好,世界上的民主国家,就是跟我们一样向往自由的人,他用了like-minded,理念一致的国家,走到一起来组成一个同盟。

怎么去结这个同盟?这就是第二道槛,怎么能够把这些国家全部召集起来,聚集在美国的大旗之下,真的是美国的使命。有一件事情很让人感动:就是当时香港人在抗争的时候,在受到中共镇压的时候,香港人举起的是美国的国旗,那是一种象征,是一种自由的象征。为了应对这第二道槛,美国其实可以做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削弱中共的经济实力。很多人之所以不敢跟中共对着干,是因为觉得中国是一个大市场。但是要知道,中国虽然有14亿人口,但是印度也有将近14亿人口,印度只比中国人口少几千万而已;而且东南亚那些国家人口都很多,像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人口过亿,马来西亚3千万人,等等。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些东南亚的民主国家全部团结起来,这个市场绝不比中共的那个市场小!

所以美国如果能够通过增加关税的方式,减少中共获得美元的方式,当中国经济一旦不能够收到足够的美元的时候,它就会一下子垮下来,就像一个高楼大厦突然间被定向爆破一样一下子垮下来。其实我们看美国在国际上真的是有这样的实力。2013年时,当时俄罗斯一年的GDP是2.85万亿美元 ,2014年它入侵克里米亚,然后美国制裁它,俄罗斯的卢布一夜之间暴跌,从1美元换30几卢布,最后跌、跌、跌到80卢布;它的GDP 到2016年的时候从3年前的2.85万亿美元降到1.38万亿美元,跌了一倍还多;然后跌得比意大利和韩国的GDP还要低。

就是说,如果美国真的下决心在经济上去遏制中共扩张的话,中共就没有钱对其它别的国家进行威胁了,到那个时候,很多国家它自然地也就会站队到美国这边来。这个是美国要迈的第二道槛:把自由民主世界团结起来。

第三道槛:重新教育人民懂得共产邪教之邪恶

章天亮说,冷战已经结束得太久了,在1991年随着苏联的解体,那道分隔共产和自由世界铁幕就好像是被拆除了,很多人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邪恶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像美国,现在有50%以上的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抱有好感,他们不知道社会主义意味着饥荒、战争 、压迫、贫穷和暴政统治,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在冷战结束将近30年的时间里,美国人、美国年轻人、美国教育机构、媒体都已经离开了过去冷战时期经常接触的词汇,什么叫马克斯主义、列宁主义,什么叫共产主义社会主义 、极权主义,像斯大林、毛泽东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遥远的历史。人们根本就不知道,共产邪教思想,马克思这整个一套体系的邪教思想,现在仍然在世界上流传,而且就在他们身边。

所以蓬佩奥在演讲中提到:习近平就是一个信徒(believer),破产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信徒。可是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已经不觉得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个邪恶的代名词,也不知道那个意识形态是多么邪恶,完全没有概念。所以,美国需要跨过的第三道槛就是教育美国民众,懂得中共的邪恶,才会明白跟中共脱钩的必要性。

美国的大学、媒体现在其实应该重新拾起那些词汇,包括一些真正能够揭露共产党邪教组织、邪恶意识形态的那些书,应该作为媒体经常推荐的书,和教育系统教材中经常提到的内容。比如说,像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动物农庄》,哈耶克的 《通往奴役之路》,包括大纪元时报出版的 《九评共产党》、九评编辑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些书籍的内容,都是需要美国民众有充分了解的,这样他们的民意才能够形成基础,才能够去对抗中共这个最邪恶的共产邪教意识形态。

其实我们看到,美国之所以现在出现骚乱,还有很多暴力组织像黑命贵(BLM,Black Lives Matter)、Antifa,这些极端组织其实它们都是共产主义的变种,背后都是共产党在操纵,而且这些组织的负责人自己也不讳言,说他们就是共产党的组织。Antifa、BLM都说我们就是“经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trained Marxist)。当这样的话说出来的时候,美国大众竟然没有反应,还在支持他们,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过去30年对共产主义邪教的揭露,对民众的教育,这方面实在是太失败了。因此现在美国应该赶紧把这个事情捡起来。这是美国需要迈过的第三道槛。

第四道槛:防止左派掌控国家全面亲共

章天亮认为,美国一定要警惕左派掌权。灭共可以说是川普政府的共识,从国务卿到国家安全顾问,包括贸易代表、司法部长等等,他们已经对共产党邪教有着非常充分的了解了。但是如果要是拜登当选的话,事情就坏了。不说别的,拜登本人一定是很容易被中共所操纵的,因为拜登的儿子从中国银行拿了15亿美元,他的把柄抓在了中共的手里,所以中共要操纵拜登很容易。

如果拜登真的当选,在香港问题上,他会谴责一下就完事了,不会有什么实质行动;在台湾问题、南中国海问题、知识产权盗窃问题、中共对美间谍活动问题等等方面,拜登都会说说而已、听之任之。这对美国来说就非常危险。拜灯前两天还公开指责川普提出这样的对华政策,把川普形容为一个“种族主义者”,他说,我分不清中国人跟韩国人。太滑稽了,你连中国和韩国都分不清楚,你还当什么总统。

因此如果拜登当选,对于抵御共产党邪教扩张将是一个最大的挫败。因此无论如何不能让拜登当选,这是美国必须要跨过的一道槛。如果说拜登当选的话,未来真的可能会像蓬佩奥所讲的:我们的后代子孙就会生活在中共的控制之下,中共就会对他们生杀予夺了。

美中两国已无互信;制裁习近平及9000中共党员概率

章天亮分析说,蓬佩奥演讲完了之后,当时图书馆馆长采访他的时候,把蓬佩奥的演讲内容概括成对中共“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与验证)。这实际上是当时里根总统在跟苏联接触的时候说,我们要信任它但是不能完全相信它,我们要确认他们真的做了他们所说的。实际上捧佩奥把里根的“trust but verify”变成了“distrust and verify”,就是:我们不能信任中共,而且我们要好好地去验证它。这说明两国的互信基础已经没有了。那麽之后,美国未来会一招接一招,包括制裁习近平、包括禁止9000万党员入境美国。在蓬佩奥发表演讲之前,美国执行这样政策的概率可能不到10%,但是现在,蓬佩奥演讲之后,已经非常明晰了,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可能已经至少达到一半一半了,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

指标性事件显示中共对内保持高压、对外认怂;间谍投诚将出现

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真的在发生,中共会怎么办?中共至少在最开始阶段会认怂。为什么呢?有两件事情其实是具有指标性的:

第一个指标性事件,就是最近刚刚出了一个消息,任志强已经被开除出党、移交检察机关了。这个结果我们之前已经预见到了,我们说任志强会被重判,也就是中共在国内的应对方式会进一步地压制社会各种各样对中共的不满,就是持续采取更加强硬的高压手腕对待中国人民。但是在对待美国和自由社会方面,中共是有可能认怂的。

第二个指标性事件,就是中共驻休斯顿的总领事蔡伟在接受Politics杂志采访的时候说,我们不会美国人让我们搬家 我们马上就搬的,我们就在这儿守着,直到我们接到进一步的通知为止。结果他们最终还是按时走人了。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中共不想把这个冲突升级。

第三个指标性事件,就是我们看到一个消息,有一个研究病毒的人叫唐娟,实际上是中共军方的人,相当于共军的一个军官吧,她隐瞒了自己的军方身份来到美国,相当于签证欺诈。美国起诉她,6月20号的时候 FBI对她进行了约谈,然后她就躲到了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里,就是说她让中共对她进行庇护,而她的出庭日期迫近。结果24日早上CBS旧金山本地电视台报道说,唐娟已经离开了中共旧金山领事馆,被美国执法者抓走关到监狱里了。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在唐娟这个事情上中共也认怂了,就是它不再能够对它的间谍提供庇护了。

这些事件都已经反映出中共试图尽量避免冲突升级的思路了。当它一旦这样做,一旦认怂的时候,很多间谍就会转而向美国投诚,因为中共不能对这些人庇护了嘛。因此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我们会看到中共间谍向美国投诚的事情,这个形势会的发展得非常快。

希望了解更多,请观看以下视频。我们同时为您提供本集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