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金里奇:美国三代人被马克思主义洗脑 导致今天左派猖狂

2020-06-18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 。 (AP Photo/Richard Drew, File)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9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美国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周四(6月18日)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说,今天美国的左翼和反美国意识猖獗是因为三代人被马克思主义洗脑的结果,使人们忘记了美国历史,从而导致美国精神被侵蚀。 

金里奇的文章说,当我们看到激进分子拆除雕像,污损纪念碑,恐吓想要支持国歌的人,要求解雇写了或说了不符合左翼反美教条的人时,我们很明显地看到,今天的许多美国人讨厌美国。 

人们问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说,所有这些都是三代人被(马克思主义)洗脑的结果,至少可以追溯到出生于德国的加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他在1960年代向美国年轻人教授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早在1972年,西奥多·怀特(Theodore White)就警告说,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正在成为一种自由主义神学,而持不同观点者越来越不被左派接受。 

我们已经看到了强硬的左派人士–那些讨厌美国的极权主义者,他们接管了学术界,想定义哪些是可以接受的言论。而理应由健全的社区领袖组成的大学董事会却拒绝干预。公立大学和学院继续雇用激烈的反美教授,而州议会和州长拒绝干预。校友继续给学校捐款,而学校正在教自己的孩子和孙子们鄙视他们自己。 

我们没有想到最终的现实是,那些被系统教导虚假信息的毕业生会把这些虚假信息融入他们的工作中。正如里根总统所说:“我们自由派朋友的问题并不在于他们无知,而是他们知道很多虚假的东西。” 

正如我在即将出版的《川普与美国未来》(Trump and the American Future,)一书中所说的,这种受过教育的无知现在已经侵蚀到了我们的新闻媒体、官僚机构和公司总部。这些是真诚的狂热分子。这种狂热情绪在过去的几周里非常明显。 

《纽约时报》那些自以为是的狂热分子的反叛逼迫他们的专栏编辑被解雇,原因是发表了保守派参议员的专栏文章。《费城问询报》的狂热分子也把他们的编辑解雇了,因为报纸刊登了题为“建筑物也贵重”(Building Matter Too)的头条新闻。在一个个这样的事例中,新狂热主义正在强加一个思想警察模式,该模式深受毛主义传统的公开坦白和思想统一所影响。 

我们被告诫过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在苏联击败了马克思主义后,里根总统对我们国家反美主义的兴起感到担忧。他在1989年1月11日的离职告别演说中警告了对美国的支持将会崩溃。虽然冗长,但引录如下,因为现在回顾这一点很重要: 

“总统告别演说有提出警告的传统,有一件事情我已想过一段时间了。但奇特的是,它始于过去八年来我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之一:民族自豪感的复兴,我称之为新爱国主义。这种民族感是好的,但它的份量不重,除非基于深思熟虑和智慧,否则它不会长久。 

“我们需要的不是无知的爱国主义。我们在教我们的孩子有关美国是什么,以及她在悠久的世界历史中代表什么这些方面做得足够好吗?我们那些年龄在35岁左右的人是在另一个美国长大的。我们直接被教导作为美国人意味着什么。我们几乎像通过呼吸一样吸收了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和对国家制度的赞赏。 

“如果您没有从家人那里得到这些东西,那么您会从社区,从街那头参加过韩战的父辈人,或在安齐奥(Anzio)战役中失去亲人的家人那里得到。或者您可能会从学校感受到爱国主义。如果所有其他方式都没有,您可能会从流行文化中感受到爱国主义。电影宣传的是民主价值观,并潜移默化地强化了美国与众不同的观念。直到60年代中期,电视也是如此。 

“但是现在,我们即将进入90年代,有些情况已经改变。年轻的父母不确定向现代的孩子毫不含糊地教导对美国的欣赏是正确做法。对于那些创作大众文化的人来说,坚实的爱国主义已不再是一种风格。我们的精神回来了,但是我们还没有将其重新制度化。我们必须要做得更好,才能使人们了解美国是自由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企业精神自由自由是特殊而珍贵的。但也很脆弱; 它需要[保护]。 

“因此,我们教授历史必须根据重要性,而不是根据流行时尚。那就是:朝圣者为何来到这里?吉米·杜利特尔(Jimmy Doolittle)是谁?以及‘东京上空30秒钟’意味着什么?要知道,4年前在D日40周年纪念日那天,我读了一封年轻女子写给她已故父亲的信,她父亲曾在奥马哈海滩作战。她的名字叫丽莎·扎纳塔·海恩(Lisa Zanatta Henn)。她说:‘我们将永远记住,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在诺曼底的男孩子们所做的一切。’ 

“好吧,让我们帮助她信守诺言。如果我们忘记了所做的事情,我们将不知道我们是谁。我警告说,消除了美国的历史可能最终会导致美国精神的侵蚀。让我们从一些基础开始:更多地关注美国历史,更加强调公民礼仪。” 

在31年前,当里根总统警告我们传授虚假和反美谎言的后果时,美国要赢得这场斗争都是很困难的。现在就更困难得多了。 

如果我们希望美国在法治下作为立宪共和国能够生存下去,这会保护言论自由权,并致力于使我们每个人都享有造物主赋予我们的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 ,以及对幸福的追求,那么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为打败反美国的人和重树我们的国家而战。 

里根会明白,林肯会明白,自由本身正受到威胁。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