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美医疗政策专家:新冠病毒疫情恐令“全民医保”国不堪重负

2020-02-10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2月10日,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将为爆发新冠病毒疫情的游轮“钻石公主号”消毒。(Eugene Hoshiko/AP)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1日】(本台记者张莉莉综合编译)2月10日(周一),太平洋研究院医疗保健政策部总裁派普斯(Sally C. Pipes)在《福克斯》新闻发表评论文章,表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采用“全民医保”这种单一医疗保健政策的国家的医疗系统可能会不堪重负。

派普斯说,随着新冠病毒在全世界传播,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长阿扎尔(Alex Azar)1月31日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据中共官方报导,武汉病毒目前已导致全球900人死亡,其中包括1月初在中国第一批发布疫情的8位“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但据各国专家估算,实际死亡人数,仅中国武汉一地,就可能高达3万人。

据报道,目前在美国已经发现12例新冠病毒疫情病例。美国健康官员表示,虽然该病毒已经传播到了美国,但美国人不用太过担心。然而,派普斯表示,包括英国和加拿大在内的使用单一医疗保健政策的国家很可能因为该疫情令其医保系统不堪重负。她谈到,“事实上,无论是2003年的萨斯,还是每年的流感季,还是目前的新冠病毒肺炎,这些传染性疾病的爆发早已令这些国家的医保系统十分挣扎。”

派普斯分析,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是这些国家由政府经营的“全民医保”型系统缺乏足够的医务人员、医院床位和其它资源来满足国民的医疗需要。如果这些国家爆发传染病,他们的医疗系统可能因无法应对而处于崩溃的边缘。她说,尤其是此次发源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肺炎,其传播强度不亚于17年前的萨斯

派普斯认为,要控制新冠病毒这类烈性传染病,需要医生、医院以及公共卫生官员们的高效而紧密的合作。而一旦一个国家的医生及医院床位无法应对病情,该国就会陷入困境。

派普斯拿加拿大安大略省来举例子。根据CBC所做的调查分析显示,2019年上半年,安大略省大约有近一半的急诊医院已经100%满员;该省大约有四分之一的普通医院平均达到100%甚至更大的饱和度。据CBC上个月的报导,“安大略省的医院的超负荷现象十分常见。目前许多医院在高峰时段因病人过多,不得不每天都将病床安放在走廊上或会议室内。”

对此派普斯分析,这些医院如果在疫情中遇上需要隔离的病患,那几乎就无法承受。“如果将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安置在走廊上,医院无数病患和医护人员都可能被感染。”她拿2003年萨斯爆发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情况做了对比:当时在安大略省,大约有375人感染萨斯,其中44人死亡;而在美国,只有27人感染萨斯,1人死亡。

根据加拿大政府关于萨斯疫情的最终报告,有72%的患者是在安大略省的医疗机构中感染萨斯,其中有45%的患者是医护人员。该报告已经明确指出加拿大的公共卫生和紧急基础设施不足是导致该结果的主因。另一个相关报告也明确指出“加拿大的医疗系统缺乏足够的资源,既缺乏专业经验,也无法履行基本职责”。

派普斯也提到英国的医疗体系。她说,每年英国的国家健康服务部(NHS)都对治疗流感季的患者感到力不从心。“一些英国媒体甚至将流感季称为‘冬季危机’。”据报道,2018年至2019年的冬季,大约25%的病人需要在主要的急救部门等待4小时以上才能得到治疗。当年,那些医疗部门人满为患,大约有11%的救护车在医院外面的等候时间超过30分钟。

2018年1月,因为英国的流感等季节性疾病猛增,NHS推迟了约5.5万个手术。一位英国中部的医生对此感到很遗憾,他描绘当时的情况就像身处第三世界国家,“有些病人等待长达12个小时才能见到医生,还有些病人在走廊里接受治疗。”另一位医生还将当时在伦敦医院看到的场景比做“战地医院”。

派普斯最后总结到,加拿大和英国的医疗保健系统经历的困难已经证实,单一由政府买单的医疗系统完全无力对抗流行病的爆发。她呼吁,美国绝不能步这些国家的后尘,“让我们一起来抵制‘全民医保’。”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