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缔造美国的故事(26): 制定法律的原则——直白易懂 人皆明白

2019-11-01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先父认定,法律一定要写得非常直白,任何人都看得懂。(图源:Amazon)

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本系列上一篇谈到了宪法第一款第一条为美国设立了立法权有参众两院组成的国会所有,那么当今美国的法院和行政当局,在立法方面是否存在违宪或侵权行为呢?上篇结尾我们也谈到了加州,虽然加州现今几乎全被自由派政策充斥,但加州经济很好,像硅谷、好莱坞等都可以对自由派政策的实施倾注财力,那么加州经济未来会怎样呢?斯考森教授继续为我们解析。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25): 基于人性的政权设计——立法和行政权分置)

自由派的政策已致加州在下行的恶性循环中

斯考森教授说,加州现在虽然很有钱,在有钱的情况下,它就大量增加支出:什么退休金,这个公共支出,那个公共支出……支出一大堆。现在是经济好,你还有钱付得出,一旦经济不好了,可是你的花费已经到那个份上了,转身就会赤字,巨额的赤字积累起来,加州就会破产,经济就会出大问题。所以加州经济以后有可能会出大问题,各方面都会出状况,公司也会随之关门。

所以在我看来,加州是在一个向下的恶性循环中。如果加州的人民不能意识到自由派政策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的话,迟早加州会变成象底特律、芝加哥或纽约的某些区,那些区已经是贫民窟了,烂到那个地步,警察都不敢去。所以要阻止加州的崩盘,现在就得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

托马斯·杰弗逊:法律应直白易懂

先父之一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说过这么一段话:我们公民的法律不能太复杂,而且要很直白、看得懂。

当时国父非常厌倦在英国国会里那些衣着光鲜、带着假发、用着华丽词藻、说着老百姓听不懂的话的那样的议员们。杰弗逊说,既然我们是美国,我们要搞民主,就是人民自己来管理自己,那么,英国的老百姓根本不知道他们被这些议员操纵,因为他们说的话人民听不懂。先父说,既然我们要自治,自己管理自己,这个法律我们就得搞懂,不能请律师告诉我们是什么意思,它必须直白。

所以国父们们就决定,我们的宪法写出来要人人都懂。当然宪法先天有些词,我们今天是不太懂了,可是当时的人都懂。比如说“应当的程序”,今天的人懂什么叫“应当的程序”啊?那时候人人都懂,就是法律程序:有法官、律师,有法庭,走过这个程序,才能决定一个人有罪还是没罪。

所以在宪法写成的时候,里头所有的词当时人人都懂。今天的人不懂了怎么办呢?我写了一本关于解释宪法的书,后面就有个词汇表,把词汇表过一遍就都知道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了。今天不懂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那些词现在不太用了,就这么个原因,并不是那些词晦涩难懂。所以那时的法律写得是逻辑性很强,语言也很优美,非常容易读,不需要再找个什么专家来给你解释。

既然法律写得很直白,那么你违法的时候也很容易被识别出来,你自己就知道这么做违法,别人也知道你这么做是违法的。所以违法行为非常容易被察觉,而不至于说我一点法律不懂,还得找个专家来问问我违法没有。所以先父就认定,我们的法律一定要写得非常直白,要想方设法让它很直白,这样任何人都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知道有没有违法。

如今宪法被解读得面目皆非,法律被搞得晦涩难懂,都违背了当初的宪法原则

我们当初的宪法后来被人解读得面目全非,大家拿着放大镜去读出什么特别的意思来,或者做什么特别的解释等等,所以今天的宪法,其实已经被解释得过于复杂了。宪法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如果去读当初国父写的其它文献、一些书信,就会非常清楚,意思就很直白。

美国今天的文化已经变成什么呢?你做错一点事情,人家就要告你,所以你就弄得很小心。你今天 去任何一个网站用一个软件,它写了好多实用条款,最后你必须去点个叉说接受,而那些东西你看也看不懂,但是人家就是要把一堆东西放上去。你就会想:我只是要用个软件,看个网站,管你什么东西,同意吧。就同意了。这就是今天我们大家的行为。今天法律在这一点上也是这样,已经是走回头路了,搞得法律根本是没法读,也没法弄懂。

本来是言语优美,浅显易懂的宪法,很多地方被最高法院解释得面目全非,他们为了在宪法中找到根据,就用了很多晦涩难懂的词。这个习惯又传递到民间的各种法律公司,传递到基层法院,现在用的法律词汇简直是无法看懂!这就是违反了当初宪法设立的原则:用浅显直白的语言来写法律。

最高法院和行政当局在变相立法

现在这些个法院解释法律的时候,就会读出一些不存在的意思出来,就在变相地立法。比如说,国会是管人民福祉的。现在就把这个全部通用化,国会什么都可以管,涨税啊,这个那个,全都可以做。但这都是国会不能轻易做的事情。

最高法院的工作是什么呢?就是解释法律,即释法。现在它就解释出很多法律里不存在的意思出来,也就是变相地通过解释法律来定立法律。这实质是一种违宪行为,而且很多这些通过释法而立法的案子,都是一些社会运动搞出来的,而不是基于美国的立国原则,想这么过日子了,那么过日子了,都到法院去让它解释,就成了变相立法。

美国的行政当局原来是很守本份的,不会去涉入任何立法。后来到一八几几年的时候,有一次国会做了一个决定,就开了一个坏例子。当时是讨论州与州之间生意来往的事情,这事本当国会来管,而那时国会因为什么原因就把这个定立规章制度(州与州之间贸易规章制度)的权力交给了总统这一支,总统那边因此成立了一个定立规则的局(或是处),然后他们就开始定规则,你要违反这个规则,就罚你款,就抓你去坐监。所以这些规则从那时候开始生出来了。

那么,行政当局定立的规则跟国会定立的法律有什么区别呢?没区别。这些政府行政机构所定立的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法律。因此变相的行政当局就开始立法。

400个行政当局单位可立规章制度 造成美国当今繁规缛节

那行政当局什么规矩都不能定,都得拿到国会去定吗?事无巨细都得找国会去定吗? 这里的原则是什么呢?国父当时的设想是:不要那么多法律,也不要那么多规则,社会道德好的话,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就不需要拿那么多规则去管人。但是随着道德的败坏,这方面的问题层出不穷,这也是推着行政当局定更多规则的一个原因吧。

今天美国有400个行政当局的单位,都可以定立规章制度。所以这些规章制度天天出台,规则已经铺天盖地都是了,甚至联邦政府还得成立一个规则登记处,每个月甚至每天,都得去更新又有什么新规则出来。但凡出现任何一个事故,它就定新规则来针对,规矩越来越多。

因此,美国的法官在立法,美国的行政单位在立法,甚至包括美国的陪审团。以前陪审团是这样的,虽然有那么一条法律,但是陪审团可以根据常识去判断这条法律是不是违宪。如果他们觉得这个法律不在情理之中的话,他们可以判被告无罪,不执行某些法律。这种不执行又会反过头来对于立法机构形成一种压力、一种制约,使他们不能去轻易制定那种不合情理的法律,因为陪审团会把你挡住的。一旦陪审团挡住你的那条法律,你会很丢面子。所以立法机构就得认认真真地立法,不要定立违宪的法律出来。但是这个东西被后来法院的一个裁定,剥夺了陪审团的这种自由度。

川普总统签署行政令:行政规则每立一新须废两旧

我完全赞同川普总统的这个决定,因为那些规则都是行政单位制定的规矩,川普总统作为行政单位的最高长官,他就有权废除一些规矩。美国是三权分立嘛,分立法、司法和行政当局三个分支。现在川普他废这些政府规则,是他这个分支下面的行政单位所定立的自己的这些规章。

川普废掉旧的行政规则,结果另外一个政府的分支法院跑来管;或者说废掉之后,行政机构方面跑去法院告,法院就做个裁决来管这个事情,这就是踩了川普的地盘,法院这一支去介入行政那一支了,这是清清楚楚违反宪法的。因为总统是按照宪法赋予他的权力在做他的事情,他没有违法,只是有些人不喜欢他做的事情,就跑去法院告。法院竟干出这种判决:你总统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要知道,总统做的事情,废掉这些规章制度,是总统这一脉他自己的规章制度,他按照宪法的规定是完全有权力做的,法院是不能管的。

而且为了每一条政府的规章制度,我们都得花亿万美元去满足它。你要弄出很多繁规缛节,你都得去做很多文件,做很多记录,花很多工时去证明你满足了这个规则。所以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一堆臭烘烘的官僚程序。我很赞成川普总统废掉这些东西。

所以对于川普总统不断减除规则,我是大声叫好的!政府就是应该减少它的繁规缛节,让政府运行得更有效率。我们不希望我们的政府变成一个大保姆,每天管你这个、管你那个,盯着你别违这个规、别违那个规。因为这个市场已经决定了,市场就能够教我们。你做出一个骗人的产品,你就会被市场惩罚。所以在一个正常的市场,我们用常识就可以判断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不需要你政府教。

自由市场对于解决产品的安全问题,造出不伤害大众利益的产品,它的功能要比政府强大得多。

当然了,这里我不能否认有些法律是必要的,但这些法律的制定是要由国会来做,而不是行政当局。为什么呢?国会是民选代表,应该由他们来决定这些法律,因为他们的老板是人民,是他选区的老百姓,他要考虑对他的老百姓的影响。行政当局全都是被认命的官员,受任上班,他要负责的是他的老板,而不负责对老百姓有没有伤害,所以他就会草率很多。

(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本文上篇:缔造美国的故事(25): 基于人性的政权设计——立法和行政权分置

阅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