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缔造美国的故事(25): 基于人性的政权设计——立法和行政权分置

2019-10-31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国父警告:自由在一代人之内就可以全部消失,如果他们忘记了立国原则。(图源:A…

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斯考森教授继续带我们走入宪法第一款第一条:立法的权力属于国会,而国会是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这短短一句话里有什么内涵呢?结合目前时事,川普总统现在要介入解决加州的游民问题,是不是联邦政府插手州事务呢?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24): 恢复宪法原则首先要从恢复人的道德开始)

国父警告:如果忘记了立国原则,自由在一代人之内就可以全部消失

斯考森教授说,今年9月17号是美国宪法日,也是新学期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跟学生们说,现在是宪法日,跟大家讲讲宪法的事情。有的学生居然很生气,他们认为,现在在美国不能谈宪法的问题,我们什么都要中立,不能提宪法。我觉得这简直是太荒谬了!把头扎在沙堆里,中文叫做“驼鸟”的做法,他们不愿意讨论宪法,就等于是不愿意讨论能下金蛋的鹅,他们只想把这个鹅给煮了大家都有鹅肉吃。

我们学校的年轻学生,有很多是从外国来的,他们真的是非常非常自由派的学生。我也不能说他们不好听的话,因为他们很年轻,有很多事情是不懂的。所以别的自由派的教授教他们什么,他们就学什么。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年头了你还敢讲宪法?

对他们的这种反应,我不但不会觉得气馁,正好相反,我会努力去查,看到底怎么去回答好他们的问题。比如说前几天有这么一个学生就说: 教授啊,我们已经出现社会主义了,你看我们有警察,有消防员,有公立学校的老师,有大众的水电公司……你看,这已经是各种社会主义的形式啊。我听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于是我跑回去查经典,我要琢磨琢磨这个答案应该是什么。

我回去就查书,思考这个问题。然后我觉得:天啊,他在说什么呀!我们现在确实有这些公共事业单位,有消防员、消防局、学校等等之类的,但这不是社会主义,这只是一些社会服务的设施。社会服务不等于是社会主义,因为这些社会服务我们老百姓说了算,我们能管理它。而在社会主义的国家,老百姓是管不了它们的。

以前国父曾经做过一个警告:自由在一代人之内就可以全部消失,如果他们忘记了立国原则。自由也可以在一代人就挽回来,只要教给这些年轻人正确的原则,就会教会他们自己管理好自己。

天才的设计达到紧急和平常状态的平衡——权力分散,主权在民

宪法第一款和第一条是针对当时英王乔治对美洲殖民地专制统治的一个结果。当时美洲殖民地人民希望自己能够解决自己面临的问题,自己提高自己的生活,于是就会针对性地出台各种各样的措施。但是英王就会跑来说:不行,都不许动,你们采取的任何措施都得我们批准。但英王常常并不批准,这样才能牢牢控制住殖民地。所以当时美洲殖民地的人民走投无路,于是他们就总结说:我们不能指望一个人把我们照顾得好好的,我们得把这个权力分散,要把这个权力稀释。最终就搞出来这么一个天才的设计:就是美国政府对于政权体制的规划。

当然它只能代表某一个层面,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是不能那么去做的。比如面临攻击、面临战争等紧急状态时,你如果还弄一个委员会,弄一个议会在那儿讨论来讨论去,那国家就已经完蛋了。所以那时就得有一个人来指挥,大家都听这个人的。这是特殊情况。

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在平时情况下,到底谁来保护人民、保护人民的财产以及方方面面的权利?是委托谁来保护,还是自己保护?当然自己保护更靠谱一些。那么就面临一个平衡:在紧急状态下,需要强大的领袖;在平时的情况下,怎样保护人民的财产和权利。最后就设计出了一个天才的设计来达到所需要的平衡,这个答案就是:主权在民。

基于人性的政权设计——参众两院立法,行政当局只是执行

政权的设计要考虑到人性,因为人性很容易情绪化。比如说现在人们炒得最厉害的文化冲突,一个是同性婚姻,一个是堕胎,还有全球暖化,现在再加上一个强制控制。很多人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非常情绪化。如果你让情绪来左右你的行为的话,你就会开始管制民间的枪支,不能用某种某种枪;再往下,你就得管制警察的枪支了;再往下,你就会管能卖什么样的刀和棍子了……所以不能这么管,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所以宪法就设计了众议院,众议院的角色是什么呢?众议院的任期只有两年,我们的国父当时就预料到,很多民众的情绪就会在众议院里展现出来。今天你去看新闻的头条,在国会里争争吵吵、吵吵闹闹的,基本上都是在众议院。比如说:我们今天要没收这个,明天要改变那个……很多这种非常情绪化的政策出台。

国父懂得这些情况,知道人民的激情需要宣泄。众议院可以通过它的法律,但是他们所通过的法律要拿到参议院去测试,也就是参议院那里有个“闸”,来决定这些法律最终能不能通得过。众议院任期就是两年,所以如果有这样的议员,发现他基本上表现出来的就是个白痴,大家不喜欢他的话,两年之后就可以把他换掉。比如纽约选出来这么一个众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基本上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立法的另外一面就是参议院。参议院的参议员们就得是比较老练、安静,比较理性、平和,他们就没有很多情绪化的东西。当一个重要的法案拿到参议院,议员们要仔细斟酌,按原则办事,来多查一查还有什么副作用啊,会不会碰到什么地雷啊。参议院起这个作用。当然从实际情况来看,它并没有起到那么好的作用,如果它真起到了好作用的话,美国就不会通过罗斯福的新政了,也不会使联邦的权力这么大、州权那幺小了。

但是确实这样的政体设计是当初国父们的想法。总结一下就是,在众院里大家可以打开局面吵来吵去的,但参院就要更加审慎和稳重。所以国会通过立法的程序来定立法律,而在行政当局,他们是不能定法律的,法律只能由人民来定。这背后就是当初国父设计的原则:不能让国王来定规矩,要由人民自己定规矩,国王只是把它执行下去。

詹姆斯·麦迪逊: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

当初的设计是:联邦政府负责的事情是有限的,它负责国际之间的事情,负责州际之间的关系,负责国之间或州之间的贸易,负责美国边界问题以及联邦的税收如何合理。所以联邦政府没有多少事要做,就是宪法没有给它多少事做。所以在宪法第一款第八节里面讲到,国会就二十件事做,除此之外,没别的事可做。

所以,国会要做的事情其实是有限的,它没有那么多法律要去定立,绝大多数美国的事务是由州这一层来解决,由州议会来做立法的。比如说,有的州它认为要鼓励或者容许基督教在各个领域的呈现;有的州就说允许卖淫;而有的州想怎么怎么样……可以,就各州自己去决定好了。这些权力都是各州的权力。这就是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说这个话“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的意思,就是在联邦层面宪法没有给它多少事做。

今天联邦的参众议员们,有百分之多少的人能意识到詹姆斯·麦迪逊这个想法、这样的设计呢?98%的人不知道,或者知道他也不愿做。为什么?因为在国会,你的成绩单是什么?就是你跑回到你的州去说我通过了多少法律,这个法律可是我写的,我发起的。因为这个缘故,他们就不断地通过很多法律,好把他们的名字放上去。这是一个让人很叹气的事情,这就说明这些国会议员,对于我们先父制定宪法时所订立的原则有多么漠视!

川普总统有一揽子计划治理加州,是否是联邦介入州事务?

总统和联邦政府不应该去介入加州如何去管理它的州,但是,加州的政策会影响到别的州、整个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总统就有权力管。比如说边界问题,一般州的边界是由州管的,联邦就是管整个国家的边界。但是加州有一段边界也是联邦的边界,加州管得松松垮垮的,一些非法移民不断涌入,那么就影响到了整个国家。这个时候联邦当局就可以跟加州说,你的政策往后退,联邦当局说了算。

再一个例子,象“庇护城市”。“庇护城市”是加州自己的政策,但是“庇护城市”造成的结果是,罪犯犯了罪之后,他会躲在这些“庇护城市”,不受司法惩罚。所以这就变成一个全国的事情了。因此联邦警察、边境警察他们要执行联邦的边境法,他们就有权到加州这些“庇护城市”去抓捕那些罪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加州应该是帮助联邦,而不是抗拒联邦。当然这也显示出加州自由化、社会主义化程度的政策有多荒唐,它已经走得有多远了。

再有,关于加州的游民问题、犯罪问题,这些就是因为加州政府没有尽到它的责任,才导致这些人,游民也好,罪犯也好,就利用这个漏洞,造成很多的社会乱象。所以川普总统出手管这些事情,我是替他鼓掌,觉得他做得很对。但是确实他也不可避免地侵犯到这些州权。

极端特殊情况下的处理:川普出手治理加州街头的游民问题

这方面一般要实行治理的办法是通过一些联邦的拨款,但是我觉得,川普管到加州街头的事情,这是一种极端特殊情况下的处理,这并不是有意在违反美国宪法设计的原则。因为加州游民问题越来越严重,导致于它会漫延到别的地方去。象我们犹他州就是,我们本来没有这么多游民问题,现在也有了,就是因为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及加州,在游民政策和管理上太多漏洞,导致祸及别的州。所以川普总统是不得已的做法。

联邦政府的工作就是处理州际之间的事情,川普要解决州与州之间的问题,他就得找到源头,而游民问题的源头就是在加州。所以我举例子说,如果加州在它北边和东边州的边界修一堵墙,修很长的墙,游民不能进到别的州去,那川普就甭管了,那就是加州自己的事情。但是它既然没有这个墙,川普就得去管。这就是川普的理由。

所以川普不得不出很重的手来管这些事情,他其实是在走一个边界,在走灰色地带。不管怎么说吧,我还是很高兴看到他这么做,我还是为川普鼓掌!但是这个事情就是很特殊。

(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本文上篇:缔造美国的故事(24): 恢复宪法原则首先要从恢复人的道德开始

阅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分置

基于人性

政权设计

立法

缔造美国的故事

行政权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