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金里奇:按照佩洛西所说的标准 被判有罪的会是拜登

2019-09-27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众议院前议长、著名评论家纽特·金里奇。(AP photo)

9月24日,当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没有人能超越法律”时,她的目标是唐纳德·川普总统,但是根据众议院前议长,也是《福克斯新闻》著名评论家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分析,佩洛西对前副总统乔·拜登的伤害可能更大。

美国总统与乌克兰新上任的、以改革为导向的反腐败总统之间的电话中的几个字,让民主党人感到非常兴奋。而针对这些话,他们要求开启调查并弄清真相。

而大多数美国人,根本就不会在意那些字,而只会认为对腐败的调查与攻击是政治正当的。

但是,当美国人了解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其父亲担任副总统期间,在中国和乌克兰有多深的参与时,还有,当他们看到涉及的是多么大量的金钱的丑闻时,他们就更很容易理解,也人人都会谴责拜登了。

2016年8月亨特·拜登(左)及乔·拜登(右)。(AP photo)

拜登在乌克兰的资金问题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五年前,2014年5月14日,《华盛顿邮报》的标题就警告了:“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新工作对美国的软实力来说是个问题。”

副总统拜登为保护儿子及其儿子的公司,布瑞斯马天然气公司(Burisma)免受乌克兰腐败调查所做的干预行为,是严厉的行径,而且是令人惊讶的自大。而且毫无疑问的是,拜登干涉了这件事。用拜登自己在2018年1月23日对外交关系委员会所说的话,拜登显然促使了乌克兰当时正要调查他儿子的最高检察官被解职了。

从当时的一段视频中可以听到时任副总统拜登说:“我本应宣布还有另外十亿美元的贷款担保。而且我得到了(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Poroshenko)和(前总理阿森尼)亚特森尤克(Yatsenyuk)的承诺,他们将对国家检察官采取行动。但是他们没有。”

乔·拜登接着说:“所以他们说他们有,他们正走出去参加新闻发布会。我说,不,我不会给-或者说,我们不会给你们十亿美元的。他们说,你没有权力。你不是总统。总统说-我说,给他打电话。(笑声)我说,我在告诉你们,你们不会得到十亿美元的。我说过,你们不会得到十亿的。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想大约再六个小时吧。我看着他们说:我要在六个小时后离开。如果检察官没有被解雇,那你们就拿不到钱。好吧,(脏话,笑声)他被解雇了。他们安置了一个当时很稳固的人(来当新的检察官)。”

正如委员会会成员德若亦·慕尔德克(Deroy Murdock)为《福克斯新闻》(Fox News)所写的那样,“拜登的行径是勒索和妨碍司法公正。”

现在,亨特·拜登的腐败丑闻开始威胁到他父亲的候选人资格了,而前副总统拜登则正在努力编造一个新的故事。

正如马克·蒂森(Mark Thiessen)在9月24日为《华盛顿邮报》和《福克斯新闻》撰写的联合专栏的文章一样,这位前副总统现在还声称,他从未讨论过儿子在海外的业务往来。正如蒂森(Thiessen)所指出的那样,这一说法是“完全不真实的。”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已经告诉《纽约客》,说前副总统拜登与儿子讨论过乌克兰的业务了,他说:“爸爸说,‘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然后我说:‘我知道’。”

2010年乔·拜登和亨特·拜登在华盛顿一起看球赛。(AP photo /Nick Wass)

蒂森再次援引《纽约客》的话报道:“‘在2015年12月,乔·拜登(Joe Biden)准备返回乌克兰时,他的助手们准备对亨特(Hunter)与布瑞斯马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关系进行重新调查。奥巴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向拜登提出了此事。同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涉及亨特在乌克兰的业务往来如何破坏了副总统所应代表的反腐败讯息,并引用了拜登的一位发言人的话,他说:‘它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根据《福克斯新闻》的报导,乌克兰并不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丑陋的将利益中饱私囊的唯一场所。对前副总统的儿子来说,中国是一个更大的捞钱的地方。 但是如果他的名字叫亨特·史密斯(Hunter Smith),而不是拜登,那钱怎么会去他那里呢!

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现在已成了反腐败的杰出研究者和作家了。在2019年5月11日他在《纽约邮报》的一篇文章中,深度的披露了关于拜登和中国的文章。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经营的投资公司(是与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海因茨(Chris Heinz)和他们的家族好友及经营者德文·阿切尔(Devon Archer)一起合营的),而他们与中国打交道的公司是于2009年成立的罗斯门·塞内卡合营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史威哲写道,在2010年,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阿切尔(Archer)“已经在中国会见了中国高级官员了”。顺便说一下,罗斯门公司(Rosemont)还与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合作。桑顿集团是由詹姆斯·布尔格(James Bulger)(臭名昭著的流氓詹姆斯·“怀特”·布尔格(James“ Whitey” Bulger))的侄子领导的。

2013年,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父亲搭乘美国空军二号(Air Force 2)飞往中国。在两周内,罗斯门公司获得了与(中国共产党拥有)中国银行的一个下属部门签订的交易,而该交易最终发展成为15亿美元的私人产权资金。因此,正如史威哲(Schweizer)所说的,“中国政府资助了一个企业,而这个企业是它与现任美国副总统的儿子共同拥有的。”

有趣的是,史威哲写道,桑顿集团只是在其中文网站上吹捧了其在中国的会议,并说:“中国高管热烈欢迎桑顿集团,还有它的美国合伙人罗斯门·塞内卡公司(Rosemont Seneca)的董事长亨特·拜登(现任副总统的第二个儿子)。会议的目的是“探讨商业合作的机会及可能性。”

亨特·拜登的公司与中国官员之间的会议之一,是在拜登副总统在华盛顿举行的核安全峰会上,与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的同一天。而这对他们来说是常规不是例外。

史威哲还指出了拜登副总统的官方业务与亨特·拜登的私人业务有交集的其他几个例子。他指出:

  • 在亨特搭乘空军二号的飞机飞抵北京的十二天后,罗斯门公司和中国银行设立了“渤海丰收RST(BHR)”这一“首创投资基金”。
  • 2014年12月,中国国家支持的公司双子投资有限公司(Gemini Investments Limited)向罗斯门公司(Rosemont)管理的基金投资了3,400万美元。
  • 2014年8月,双子投资公司(Gemini Investments)收购了罗斯门公司(Rosemont Seneca)的姊妹公司罗斯门房地产(Rosemont Realty)的 75%股份。条款中包括了中国政府的30亿美元的承诺。该公司随后成了双子 罗斯门(Gemini Rosemont)。
  • 2014年4月16日,阿切尔在白宫会见了拜登副总统。五天后,乔·拜登在基辅会见了乌克兰官员,讨论了美国国际开发署帮助乌克兰天然气工业的计划,其中包括美国向其承诺的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乌克兰的经济援助。
  • 2014年4月22日,阿切尔加入了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董事会。
  • 2014年5月13日,亨特·拜登也被宣布成为董事会成员。“不只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连阿切尔(Archer)在能源领域都没有任何基础或经验。”

众议院发言人佩洛西议长提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标准,那就是,在美国没有谁能超越法律。但是,根据该标准来衡量,可能被判有罪的人是前副总统拜登。

正如迈克尔·克雷尼什(Michael Kranish)和戴维·斯特恩(David L. Stern)在7月22日的《华盛顿邮报》上写的,二十多年来,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职业生涯一直跟随他父亲的政治生涯,“从华盛顿到乌克兰再到中国”。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佩洛西

拜登

有罪

标准

金里奇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