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加州小城要建“游民中心”(上):市民强烈反对 议员出来应答

2019-09-11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9月7日加州小城Fremont居民抗议兴建“游民导航中心”。(SOH/常宁摄影)

加州小城Fremont(音译:弗利蒙)要建一个“游民导航中心”(Housing Navigation Center,简称HNC),这引起了市民的强烈反对。但是,Fremont市议会很快就要做出选址决定了,反对建立游民中心的市民们也发起大型抗议活动。

本台在9月6日的《热点大家谈》节目里连线了Fremont市的华人议员邵阳,请他和我们的听众朋交流沟通。

事件回顾 有华人为“游民导航中心”而绝食抗议

这次的节目谈一谈在加州东湾的居民中非常热门的话题,就是在东湾城市Fremont建“游民导航中心”的事。

游民问题不仅在整个湾区,甚至在整个加州都已经是每一个城市中的大问题了。加州有好几个城市的游民人数在美国是上榜前十名的。

东湾Fremont有23万左右的人口,根据统计资料,它的游民问题比2017年上升了27%。现在大概有608名游民,这个数字和旧金山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个级别,但是对于Fremont这样的小城市来说,它的增长还是很多的。

以前在南湾、东湾类似Fremont的城市里基本上很少看见游民,但是现在一个城市的游民就有数百人。

因此Fremont市政府准备想要建“游民导航中心”。根据从市政府的网站上看到的消息,他们是从今年5月份开始探索这个想法的,现在差不多4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已经把游民中心的地址选择范围减少到两个地方了,一个是Decoto(音译:迪扣头),另外一个是Fremont的市中心down town。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市民,也包括很多华人市民,表示非常不同意。选址问题也是造成很多争议,甚至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例如,从9月3号开始,有一位华人退休工程师孙先生,开始在市政府面前绝食抗议。

从社交媒体上看,有许多人经常去关心他,晚上也有人去陪他,以保障他的安全。

9月10号,市议会有一个专门听证会。按照是议会的时间表,在9月到10月之间,他们就会确定游民中心的最后地址。

因为时间很紧张了,Fremont 的居民感觉到了最着急的时候。社区呼吁在9月7号下午举行一个抗议活动。

我们在这里给我们的听众朋友提供一个沟通的平台。我们联系到了Fremont市议员邵阳先生,他通过连线来上我们的节目,跟我们的听众朋友做一个沟通。

加州小城Fremont的华人议员邵阳博士。(SOH photo)

主持人:为什么Fremont市议会会决定在这个城市建“游民导航中心”,您能跟听众朋友说明一下吗?

邵议员:孙先生已经提交诉求 结束绝食了

邵阳: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首先跟大家讲一下大家很关心的孙先生绝食的问题。昨天(指9月5日)我们的市长去孙先生绝食的地点见了孙先生,也交换了一些意见,孙先生也表达了诉求。

孙先生的诉求是说,他希望把这件事情放在投票上,由Fremont市的市民、选民来共同决定,而不是在9月10号市议会上由七位市议会成员来决定。这个诉求已经转达到了市长,他觉得他的使命也完成了,所以他从今天(指9月6日)开始,他就停止绝食了,他说他要重新回归个人生活。我们很高兴看到了他可以回家,停止伤害自己身体的行为。

邵议员:市议会兴建“游民导航中心”的想法从20184月就开始了

邵阳:第二个,刚才听到你们介绍的背景资料不是很准确,我们实际上是从2018年4月17号,由市政府的市议会,就开始讨论有关游民以及建设避难所或者临时住房,或者叫做“导航中心”的可能性。从2018年4月份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的市民,甚至包括我当时在竞选市议员,我都会去参加市议会的讨论。

在2018年7月17号和2018年9月18号,又进行了两次专题讨论。特别是在2018年的9月18号,一年以前,由市政府首先开始声明我们Fremont现在已经进入到“避难所危机”的一个状态,因为已经没有办法来照顾日益增长的无家可归者的人数,所以他们出台了一揽子的计划,其中包括给这些无家可归者修建导航中心。当时所拟定的两个地址,都是在我们家附近的Fremont Arlington的两个地址。

从那时候开始到今天的市议会,决定秉承前市议会要修建临时住所的决定,就做了进一步的动作。比如说,从州政府开始申请了“HEAP Fund”资金,结果申请到210万美金的资金。

同时,在今年的4月16号和6月18号,两次开会讨论是否要继续兴建这个“游民导航中心”,同时选址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标准来进行选址。如果按照这条路来走,我们也从今年4月份开始就拟定了一个大概的时间表。因为我们申请“HEAP Fund”资金的最后截止日期是在2020年的6月份。如果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做任何动作的话,即使我们申请到了这210万,我们还要如数的退还给加州政府。

在2019年的7月9号,是在群情激荡,参与者非常踊跃发言的情况下,我们一起从整个的11个待选的地址当中选出来这么两个地址。

这是一个过程,也就反映出来,首先,这不是市议会特别是这一届市议会一时兴起,在这几个月当中就开始要来推动的,这实际上是从去年4月份就充分地让市民参加,一起和市议会走到现在,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不仅过去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甚至对将来要发生的事情也每一次都公诸于众,每一次来跟市民交代。

那么很不幸的一点就是,包括绝食的也好,包括马上要去游行的也好,很多民众,特别是我们的华人民众,大概是在7月9号以后,才开始关心这个议题,因此有很多的资讯可能他们并没有及时了解,所以反映出来的就是情绪非常激动,或者很有恐惧感,好象是天要塌下来一样,所以他们的反应也是相对来说比较激烈,包括孙先生,我曾经也去跟他见过面,隔着帐篷,当时他睡在里面,我站在外面,他就跟我说,他是从7月初他才开始关注这个话题的。同时,整个的过程当中,他没有给市政府的任何一位市议员写过信,也没有在市政府8月份所组织的三次见面会或者听证会过程当中发过言。

所以我相信,实际上这代表了一部分我们现在正在关注的这些华人听众,他们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可是,他们还需要再花点功夫,浏览我们市政府的网页,或者继续通过出席我们的市议会的会议来了解整个的来龙去脉。

没有建筑成本预算而先有运行成本预算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感谢邵阳。首先是绝食者的信息,非常的感谢。我们很多关心孙先生的听众朋友也知道了最新的信息,孙先生现在已经是回家了。

第二点,因为这是市政府的网站上看到的explore the housing navigation center(探索住房导航中心)是在5月2号。不过,刚才也谢谢您解释,是在去年,也就是一年半前,Fremont市政府已经在开始考量这件事情了。

下一个问题,在你们的网站上面说,这个游民导航中心它的development cost(开发成本),就是把这样一个中心建起来的cost (成本)目前是没有estimate(估算),而它每年的operation cost(运行成本)已经有了,是245万美元的一个estimate(估算)。那么想问一下,这样一个245万每年的cost(成本),以及将要建立的中心会服务多少人?

邵阳:有关于整个这个建筑的费用是,我们有两个备选的地址,在市政府的那个地址,现在预估的建筑费用是237万4千块(美元);而在北面Decoto那个地址,是227万6千块。这些我必须要说,它实际上是我们预估的地址所对应的费用,其中包含了40万块钱左右的储备金。就是contingency money (应急费)和administrative charge(管理费)。

如果说要选中其中一个地址,就会由市议会就这个钱数做一个预算,最后营建的费用,还要通过招标以后投标的中标者所提出来的价格来做。现在只是一个预估而已。

主持人:好的,了解。我们来接听一下听众热线。已经有几位听众朋友从节目一开始就打进来,并且一直在耐心等待。

听众周女士:没有“不建”的选项,市政府给大家下了一个坑,是欺骗手段

周女士:我想要说一下,邵议员好象说我们关心得比较晚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因为我今天看了他们9月10号有个agenda(议程),里面有几十页,关于建造,因为我们大家都听说是,刚才他也讲了嘛,据说是有200万(美元)的资金,如果明年6月不运作,这个资金就退回去。但是这不是事实!为什么呢?他们已经用了60万,要把一个motel(汽车旅馆)改成一个游民居住地。这个钱已经讲得很清楚,不是专门为盖这个HNC(游民导航中心)用的,是可以用在游民身上任何都可以用。

他们既然已经用了60万,那就可以把它用下去,因为这个用处并不是专款专用。

讲到专款专用,我有个很大的困扰,就是它在agenda(议程)的第17页讲得很清楚,就是这个total amount(总金额) 是7.7个million(百万美元),那7.7个million(百万美元)是多少床位呢?45个床位,而且是大通铺型的床位,男女混合的床位,然后我们市要出320万,再给370万,Alameda County(阿拉美达县)给80万。那么这320万里面,就有一部分是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负担住房资金)。

我就想,为什么人会变成homeless(无家可归的游民),就是因为不能afford(负担住房),那这个affordable(可负担住房)的钱为什么可以拿去用作这种temporary housing(临时住房)?而且它也讲,这只是个试验,如果不合适的话,我们就关闭。关闭的话,是不是又要浪费钱呢?我们说,如果把taxpayer(纳税人)的钱,就是民脂民膏这样用的话,这个市政府是逃不掉责任的!

而且,现在他们给的选择地址,Decoto 和Down town,按照他们今天的agenda(议程),就是应该有一个consent(允诺事项)就是“no HNC”(不建游民导航中心),却从来都没有提过。他们也做一个survey(调查),很多人同意Yes,但是很多说Yes的人是说,“不要再给Decoto,要down town就好”。所以基本上(调查结果)就是Yes,OK?(是不是这样?)但是实际是“不要在我家后院,到你家去就好”。我觉得这个不管是在道德上,在真正的意义上,都存在着No(不要建)的意思了。

这样子的分化瓦解,我不知道听众里面有多少是经过文化大革命从大陆来的,我就觉得很恐怖,一个社会变成这样子,我们的社会应该是美国的社会,是和谐的,应该是可以讨论的。市府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大坑,跟大家讲说Yes,No,你要是在Decoto还是在down town?你们如果有兴趣可以去那个网站看一下,你如果选择: 我不要Decoto,也不要down town,你就不能够填下去。

所以很多我们的neighbor(邻居) ,大家都一头雾水。我们这有一个neighborhood(街坊邻里),因为我在这边已经好多年了,我们那些白人邻居啊、老人啊、那些退休的人啊,我们在一起,看到这个770万(美元),差点昏过去,说:怎么会?!我们被告知说210万是州政府给的啊,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事情!所以大家明天(指9月7日)或者礼拜二(指9月10日)都会去市政府要咨询这个事情。

我就觉得,作为政治人物也好,有考量,我们可以同意,但是不能够用这种手腕来欺骗,变成没有诚信的问题了。

我们今天不管怎么样,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不是共产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不能够用这种手腕来分化瓦解群众,然后说,我听到的意见都是Yes。这个不是Yes啊,你说,要在我家在你家就是Yes吗?作为我一个基督徒来讲,我不能够忍受这样的欺骗。我认为,市政府应该很明确的说,Yes就是要盖,不管在哪里盖。No就是不要盖,不管在哪里盖。

(如果不要盖的话),那请提出来你们认为最好的解决游民问题的办法,请提出来你们能够怎么样去帮助游民。就象我说,可以盖,随便在哪里盖,我做10年义工,我都可以做。但是你一定要把事情讲清楚,弄明白,你为什么要盖?为什么你不能够把现在的facility(设施)弄得更好?

这些问题,就象他们在公听会议上说,警察用40%的警力去管,结果后来,错掉了,又4%,就是说,反反复复的。

邵议员:希望大家多了解市政府公布的资料 希望大家对无家可归者要有爱心

主持人:我们请邵议员来回应一下周女士的问题。

邵阳:首先周女士的发言,可以看出在整个沟通过程当中,对信息的了解是多么的重要。她讲到怀疑市政府的诚信,或者是市议员的诚信,觉得是搞文化大革命,或者是挑拨群众斗群众,或者是把共产主义的东西带到美国来,或者是什么,这些实际上是一种叫做“身体性的反应”。

讲到底,首先那个770万(美元)究竟是哪里来的?怎么计算出来的?我希望周女士也好,其他关心的民众也好,首先花点时间去了解一下。

这个770万是三年的费用。第一年主要是在构建上面,第二年和第三年是营运。那么营运的话,就象我们之前跟所有市民所介绍的,大概营运费用是每一年240万,而其它是作为先行投入的营建。这一点是我必须要澄清的。并不是说,我们之前跟他们说是240万,一下子就升到一年770万。

你可以看到,实际上我们的这些材料都已经公布了,在市政府的网站,开会的所有议程的辅助材料,也都公布给市民,我们市议员能看到的材料,市民也同样可以看到。但是同样的材料,就有不同的解读,而这个解读的过程当中,是否有看错或者理解错的问题呢?我是希望周女士可以在这个方面,先进行深思,然后再开始下结论,然后再开始上纲上线说我们是否有欺骗的行为,甚至是把共产主义带到Fremont的行为。

这一点实际上可以反映出来,在整个我们这件事情上,之所以有很多民众反响激烈,甚至明天(指9月7日)还有些民众要去游行,就可以看出,实际上,如果大家都可以冷静下来,先不要下结论,然后可以好好地来看我们所公布的这些资料和数据,比如说,周女士可以了解一下究竟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负担住房资金)是什么样的性质?它所规定的用途是怎么样的?过去这个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负担住房资金)做了哪些用处?是否已经用在homeless(无家游民)的身上?这其实不会很快下这样一个结论。

同时,我觉得,我们在美国,是一个有爱的社会,因此的话,对于那些街友,我们不仅仅是政府需要来做很多的捐助,甚至是实质性的帮助,我们的市民,实际上也需要来投入。

我想要讲一点,在明天(指9月7日),我们的北 Fremont就有一些居民,他们自发要组织一个慈善义卖,为我们现有的Fremont街友的援助项目来捐款,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表态。

老实说,我们是否要建,建在哪里?这个本身来说,市政府用了大量的努力,想要跟市民来进行沟通,这是有目共睹的。但同时,我也相信,在我们的华人团体当中,我们千万不要把这些游民当作是洪水猛兽,他们实际上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在Fremont现有的无家可归者当中,有70%就是来自于Fremont,而不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所谓的“流浪汉”。他们不流浪,他们只是流落街头。

我希望在整个过程当中,大家都可以用一种文明理性的方式,而不是个人攻击的方式,把对方描绘成一个骗子,或者是某某主义的推行者,这样的话,才可以达到真正的透明公开,同时理性沟通,也能够帮助我们市议会来做出这方面的决定。

邵议员:市议会对兴建“游民导航中心”是全票通过 没有议员反对

主持人:之前提到绝食的孙先生希望这个建不建游民中心的决定要通过公投。现在Fremont的居民还有没有选项说,可以不建?

邵阳:对孙先生的讲法是说,公投是有一定程序的,只要他搜集到足够的签名,就可以把一些议题放在公投选票上。但是因为我们9月10号就要开始投票,显然他几天内不可能完成一个特别的投票,因此他只能做一个事后的referendum(公投)的方式,或者通过数字签名推翻市议会的决定,或者通过签名来罢免这些市议员,或者是市长,这都是法律所规定的可以进行的渠道,关键是要搜集到足够的签名。

同时,有人怀疑说,过去都没有把“不可以建”作为一个选项列出来,实际上这也是一种误解。因为市政府在做这个会议的日程时,它会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列在那里,可能性有大有小。那么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经过多次市政府的市议会的讨论,兴建这个导航中心(的决定)在7月9号是全票通过,甚至是没有任何的市议员做出反对,因此,这本身不是一个争议很大,或者是可能性不见得很大的一个选项,只不过是行文的一个标准。

市民千万不要说,又误导了,以前说要建,现在又说不建了,其实没有这样的摇摆。这些误解实际上是可以通过沟通,但是千万不要有怒气,千万不要有预设立场说,你看,你就是在玩我们,你就是在欺骗我们。这样的话,实际上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沟通。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加州

反对

市民

游民中心

议员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