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缔造美国的故事(24): 恢复宪法原则首先要从恢复人的道德开始

2019-08-29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宪法就存在着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基础,就是人的道德。(图片:Amazon)

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让我们先从了解宪法前言开始。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宪法前言中包含了七项原则,都是什么?这些原则在当今的美国保持得如何?我们请斯考森教授继续给我们解读宪法前言的第六和第七项原则。

(接上文)

第六项原则:宪法要提倡保证国家福祉的行为和政策

宪法设计出来,它要能提倡保证我们国家福祉的行为和政策。什么意思呢?说起来人民的福祉有两种,一种就是通用的福祉,适用于全体人民;另外一种就是个人的需要。对个人的需要政府不要介入。

比如说,大海啸如果袭击了旧金山,就是旧金山这个地区的一场灾难。救灾就是一种个体性质的福祉、是个体区域的需要。当然如今这种灾难出现,联邦政府就会来救灾,提供各种物资、帐篷、水,救死扶伤。但是,美国建国者们说,他们设计的联邦政府是不参与这个事的。为什么?因为如果联邦政府参与的话,就会存在你要还是我要、给你还是给我的问题,各州代表都会跑到联邦政府那去要福利、要救助,大家就会去抢这些东西,联邦政府就成了全国生活困难的一个救助者。这是美国先父们不要的,他们不让联邦政府扮演这个角色。

说到这里,就面临一些很实际的问题。比如说,旧金山现在在修一个中央地铁,迄今为止花了16亿美元,9亿美元是国会议员南希·佩洛西到联邦政府争取来的。如果按照宪法缔造者们当初的设计,联邦政府根本就不应该拨一分钱。旧金山要不要花16亿美元修这个1.7英里的地下铁路,旧金山自己决定。你没有这9亿块钱你还会修吗?你就会改变决定。

宪法指的通用性福利,就是整个国家的福利,它得适用于所有人民。但是在1930年,最高法院做了一个判决,这个判决就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它就允许联邦政府做任何形式的福利,无论针对个体地区的还是全国的,都让政府做,什么福利都可以做。联邦政府看到一个地方的灾难,比如说新奥尔良被海水倒灌,就觉得我得去救啊。怎么救呢?它就征税,需要钱就征税嘛。1913年和1933年,最高法院判了两个案例,结果把阀门打开了,联邦政府就成为全国救死扶伤、救灾救难的这么一个单位。各地就知道有灾难向联邦政府要钱,无论是地震还是山火,都向联邦政府要钱。

听上去大家都觉得很对啊,联邦政府就应该扮演这个角色。但是,大家没有想到,这里充满了腐败的机会。因为究竟这些钱是给这个州还是那个州,经手多少人,他做什么样的判断,什么样的状况该宣布为紧急状态,可以去动联邦政府的钱,什么情况不宣布…… 种种的、层层的情况都可能出现腐败。

因此,宪法所保障的通用福祉,是针对所有人民普遍适用的。宪法第一款第八节所规定的就是:国会只有20项福利可以做,而哪个州出现了灾难,不属于此20项之内,联邦政府是不能介入的。这是宪法本来的规定。

第六项原则在当今社会保留得如何?

前面说到的其它几项原则,虽然当今有这个问题、那个缺点,但基本上还是保存下来了。但是这第六项原则,如今完全被背叛掉了。当初宪法所规定的全民总体的福祉,现在全部都适用于具体福祉了,什么事都可以向联邦政府要钱、要福利、要救助。那么因此在下面出现腐败,在上面造成联邦政府债台高筑。美国现在这么高的国债,就是因为联邦政府要花好多的钱,到处去帮这个帮那个。这种福利政策根本就不是联邦政府该做的事!

所以上面谈到旧金山的1.7英里的中央地铁花了16亿美元,联邦政府花了9亿美元,把这种花费乘上100,全国100个城市都问联邦政府要钱,结果浪费的钱就有这么多!1.7英里是啥?我可以骑自行车,我走路都可以走1.7英里,却要为此花16亿美元!联邦政府现在背叛了当初的这项宪法原则。

第七项原则:宪法要成为保障自由和繁荣的福音

说到福音,就跟神有关系了。宪法要成为保障自由的福音,这里有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基础就是:宪法所包含的这些原则要被非常明确、牢固地奠定下来才行。宪法扮演着这么个角色:但凡自由受到侵害,宪法就出来做仲裁,它是最终的裁判。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在英文里Freedom和Liberty是不一样的概念,虽然都被翻成“自由”。两者有什么区别呢?Freedom是行为自由,我要干什么的自由。而Liberty是法律保障之后的自由,即在法律规定下的自由。比如在美国穿短裤是没问题的,但是在伊朗穿短裤就可能被投进监牢,所以穿短裤,不是伊朗的Liberty,它不包括穿短裤,而美国的Liberty有。它是这么个区别。

所以同样一个词“自由”,Freedom叫做行为自由,Liberty叫做法律所保障之下的自由。

宪法第七项原则所说的就是:宪法是自由的福音,这个自由讲的是Liberty,是法律所保障的自由,也就是说,真正的这种自由它来自于遵守法律。不是为所欲为、无政府主义的自由,它不是绝对的自由。真正宪法里讲的自由,是遵守法律之下的自由。所以在美国就达成了这样一个很好的平衡,在一系列的法律规定之下,你可以享有最大的空间,但是这些法律你不能违反。比如说,你的自由不能伤害到别人,这是有法律保障的,这才是真正的Liberty。

所以,保持良好的人性,我们就能享有这种自由,法律保障下的自由。在一系列法律的保障之下,美国可以接纳形形色色的人,这个国家全都能包容。在美国宪法系统下,你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有充分的自由,只要你不违反法律。这就是法律规定下的自由。美国之所以伟大就与此有关系。所以你真的可以在美国做好多事情,没人管你,但是前提是你不能伤害别人,否则有法律要管你的。

自由、Liberty是来自上天赋予,但是人要有很好的、道德的价值体系,同时要遵守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才能享有真正充分的自由。

美国宪法的缔造者们在设计这套宪法的时候,不仅解决了古老的问题,也解决了今天的问题。先父们设计了一个非常好的架构,这个架构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而且他们也找到了整个这个架构运转最基础的一个层级——人的道德。所以当我们今天碰到很多问题的时候,其实解决方法就是回归宪法,因为它从人性着手,其实是解决了几乎所有永恒的问题。因此宪法不会过时,它的存在是针对人性的,所以在今天,人人适用。我们如果不断地回归到宪法,我们就能解决现在面临的很多问题。

恢复宪法原则首先要从恢复人的道德开始

斯考森教授说,我写过一本书,书名叫做《如何恢复我们的宪法》。当时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就注意到,先父们常常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一部宪法,不管写得多么完美,如果人心坏了,那是没用的。

什么叫人心坏了?是什么意思?我在寻找这个答案,后来我找到我父亲(父亲跟我其实是整个这一套作品的共同作者),他告诉我:个人有道德的行为,是保护宪法的前提。个人有道德的行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做人要诚实,不要去求别人诚实,我们自己要坚守道德,行为要审慎,这是要求自己的,不是要求别人的。

象这些重要的道理,就是在我们的《圣经》里,早些时候在学校里、课本上就教,小孩子从小就学习,所以长大成人就拥有这种有道德的行为。但是现在就都没有了。后来最高法院判了个案例,在这个案子中,人家就说公立学校不能教宗教。最高法院就判了政教分离,自那以后公立学校不能教《圣经》。这完全不是先父们当初要的!先父们要的是宗教,不一定是基督教,什么教都行,但是只要是正教,他给人带来一套良好的价值体系,能够规范人的行为,能够让人的行为都在道德的范围之内,这就可以。宪法就存在着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基础,就是人的道德。就是因为这个基础出问题了,现在我们的宪法才会失败。

现在这些年轻人说,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有我的权利,宪法保障我的权利,我做什么都行。不对,不是这样的。宪法要求人要有道德标准,这样宪法才能保证你的自由。因此,要恢复宪法的原则,就首先要从恢复我们的道德开始。

我说这话可能有人会嘲弄我。但是我知道,就是从人的个人道德开始重建,我们的国家才会凤凰涅槃,从灰烬中重新站起来。这就是这个国家的重建之路,就好比当初重建罗马一样。

(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本文上篇:缔造美国的故事(23): 最高法院通过判例介入订立新法是违宪的

阅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人的道德

宪法原则

恢复

缔造美国的故事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