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人权的真正定义是什么?如何界定某项主张是否人权?

2019-08-01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人权概念被滥用是因为人偏离了「天赋权利源于造物主创世造人」的根本概念。(网络图片)

在中国大陆生长起来的人们对人权几乎没有什么概念,学校里从来不教,媒体里也从不谈及。人们来到美国后,才开始有了人权的概念。但是人们发现,被用人权概念定义的东西越来越多,不仅涵盖人们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信仰自由,连堕胎、同性恋也都被定义为人权;到现在,人们在争取住房、医保的时候,都在使用人权说话。这些听起来似乎挺有其道理,而且这些概念也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公共政策,也自然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本文将通过对人权概念的探讨,以及分析当今社会对人权一词的滥用,来看看人权的真正定义是什么?应如何判断和界定某一项主张是否是人权?了解人权定义为什么重要?以及人权在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中起什么作用?

本台记者馨恬就此采访了美国家庭研究理事会副会长、宗教自由中心主任韦伯先生(Travis Weber)。本文为采访内容文字整理。

美国家庭研究理事会副会长、宗教自由中心主任韦伯先生(Travis Weber) (图片:SOH)

泛用滥用人权一词会冲淡核心人权的意义

人权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尊严权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人权是最核心的自然权利,没有人权,就没有自由、平等、民主和宪政。

韦伯先生说,因为“人权”这个词近年来被很多人使用,但是当我们把这个词用到我们所想要拥有的任何东西上时,就冲淡了它的意义。因此,保护最核心、最基本的人权,如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等权利,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7月8日华府宣布成立「天赋权利委员会(Commission on Unalienable Rights)」,重新审视“不可剥夺权利”的界定和人权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作用。

2019年7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成立「天赋权利委员会」。(图片:State Department)

韦伯先生表示,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成立关于“天赋权利”的委员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努力,因为这个「天赋权利委员会」将帮助我们好好思考人权的定义、如何理解人权的定义,并向国务院提供这方面的咨询。因此,我非常高兴这个委员会能够成立,尤其是在目前这种人权概念被滥用在非核心人权事务上的情况下。

扭曲人权的根本立足点就会抹杀真正的人权

滥用人权一词会冲淡它的意义,会使得真正的人权得不到重视。比如,有人把医疗保险和饮用水也称为“人权”。但是我们知道,基本的人权包括不能被随便拘押和折磨的政治权利、可以追随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良知去崇拜的权利…… 但如果把这些根本人权与医疗保险和饮用水放在同样的立足点上,都称为“人权”的话,那么就冲淡了人权的意义,就会把真正的人权抹杀了。这就是为什么要搞清楚人权一词定义的重要性。

其实人权的定义来自于人是怎么来的 —“人是由神、造物主造出来的”,所以人才会拥有天赋的、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这些是核心的人权。而其它很多东西是人们希望拥有的,如医疗健保,但它并不是基本的人权。

几个意在推动某种意图或政策而人为扩大人权定义的例子

韦伯先生指出,还有一个方面也在冲淡人权的定义,那就是:每个人或团体机构都希望被外人看作是支持人权的,其中也包括一些专制政权,这导致那些侵犯人权的政权在到处说他们也在支持人权。

但他们说的不是事实,却导致人权概念被冲淡,不仅这些人声称他们支持人权,还有那些想要推动某种政策的人也说支持人权,比如想要推动全民健保的人,他们把这说成是人权,目的是给这种政策提供道德方面的信誉、或道德力量。这也导致真正的人权定义被冲淡。基本上,现在很多人把自己想做的事情、推动的政策都说成是“人权”,但其实不是。

韦伯先生表示,另一个例子就是同性恋团体也使用“人权”一词,来推动他们想要的政策。但是性行为或性生活方式并不是人权,每个人在这方面有自己的选择。而这些人都是由造物主创造的,因此拥有与其他人一样的核心人权,包括宗教信誉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不被随意拘捕或折磨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性生活方面所喜好的方式或政策就是人权,因此把LGBTQ(同性恋词汇的首字母缩写)称作人权是错的。

韦伯先生指出,这是把人权的定义扩大了。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把堕胎也称作“人权”,这其实挺具讽刺性,因为堕胎其实就是剥夺了另一个生命的生存权,它扼杀了母亲胚胎里的婴儿,而这种生存权显然是更基本的权利。

这些都是为了自己喜好的政策而利用“人权”一词来获得更多信誉的例子,但其实它们是政策、而不是人权。

人权概念被滥用到如此地步,因为人偏离了「天赋权利源于造物主创世造人」的根本概念

韦伯先生认为,人权概念能被滥用到如此地步,是因为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偏离了「天赋权利源于造物主创世造人」这个根本概念,因而很多人自作主张,把自己所喜好的公共政策套上“人权”的用词。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人权”包括了那么多人为的附加概念,人权的真正意义也被冲淡了。

韦伯先生说,当人权定义被人为扩大时,等于在说,政府说这些是“人权”,因为是我们这么说的。但其实这些并非造物主创造人类而赋予的基本人权,政府只能承认天赋人权,并不能赋予“人权”,这才是人权的真正定义,它是高于任何政府和力量的。所以当政府/政客把一堆东西都说成是“人权”的时候,政府就是在试图推动这些所谓“人权”,这跟造物主创造人类从而赋予人权的概念是相左的。我们必须远离“政府给予人权”这种错误概念。

美国「天赋权利委员会」将如何影响美国内政外交政策

韦伯先生强调,要纠正人权概念的滥用,我们就要不断地使用合适的词,让人们懂得人权的真正含义。只要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正确的定义,那它就可以重新站住脚。

韦伯先生说,「天赋权利委员会」将为国务院提供咨询意见,包括什么是人权的定义,而这可能影响到美国如何与世界上其他人权的支持者互动;在解释一些协议、执行一些协议的时候,也会去谈论人权,使协议签订双方或多方秉持共同和正确的对人权的认知。这是一个正面的进展。

他说,当委员会提供这些信息后,国务院和外交人员就会据此谈论人权,并把这些概念结合到与中国的谈话中,中国(中共)政府会发现他们很难再回避他们所面临的人权问题,包括人权侵犯。

因此,韦伯先生希望美国外交部门不仅听取「天赋权利委员会」的建议,而且愿意把这些内容结合到与中国(中共)的谈话中,不管是贸易谈判还是其它经济问题的讨论,都应该把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作为话题的一部分。

美国家庭研究理事会推动信仰自由之使命

韦伯先生介绍说,美国家庭研究理事会赞赏川普总统、国务院和国务卿蓬佩奥成立这个「天赋权利委员会」,理事会也会致力于协助在全球归正人权的真正定义。该理事会从传统的家庭理念和推崇生命的基督教角度,关注美国国内的宗教自由,发展到近年来关注全世界宗教自由,包括中国。

我们呼吁关注中国的宗教信仰迫害,包括骚扰、拘押和关闭基督教堂等问题,也希望宗教信仰自由成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包括我们在媒体上、向公众、还有与国会议员沟通,并向川普政府提出我们的看法,希望川普总统在与中国谈判贸易协定时,要把人权和信仰自由包括进去。

点评川普总统迄今为止在与中国谈判方面的作为

韦伯认为,川普总统目前在谈判贸易协定时给中国(中共)政府施加的压力是件好事,不过还应该增加人权的成分。为什么呢?因为20年前美国政府跟中方达成协定时没有提及人权问题,但是到现在中方并没有改革,人权状况很糟糕。所以我们不能假定他们会自动地改革,而是应该把改善人权作为谈判条件的一部分,成为未来达成的任何协议的条件。

韦伯先生认为,美国这届政府在人权和宗教自由方面给中方施加压力这部分还有很多可以做的。

如何把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结合到贸易谈判中

韦伯先生说有多种方式,比方说,在任何新的协议达成前,要求中国政府解决宗教自由的问题,才能享受与美国交易的好处;也可以在一对一的谈判中提出来。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这个问题,中方才更有可能进行改革,因为他们看到,美国对改善中国人权和宗教信仰问题是很当真的;我们也可以更具体地针对中共侵犯宗教自由的人,比方说,就像我们对其他一些政权那样,制裁那些侵犯信仰自由的官员,让他们明白人权和信仰的重要性。

今年是中共政府迫害信仰“真善忍”原则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周年,韦伯先生表示,他知道中共迫害很厉害,情况很糟,而且他了解中共强制摘取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知道今年6月中旬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对中共罪恶做出的裁定。

有否可能改变中共执政理念使其尊重人权和信仰自由

韦伯先生表示,我知道的是,如果我们不去尝试,肯定不会成功。我们必须提出这方面议题,并使对方了解,美国的严肃立场。

在过去十几、二十年里的几届美国政府,都觉得通过贸易可以把民主自由带去中国,但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行的。那么现在这方面美国应如何改变做法?

韦伯先生说,在1990年代,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时,美国没有针对它的宗教自由和人权问题提出硬性的要求,那么现在我们知道,要很明确地针对中国的人权和信仰问题采取具体措施,如果不去谈宗教自由和人权方面的问题,就不该签协议。

美国必须在全世界范围内继续推广宗教自由,而且明确让其他国家明白,美国在这个议题上的态度是很认真的,在双方谈判协议时,对方一定要就这方面作出回应。

美国在不时反省自己  回归以立国之父的原则为主导

韦伯先生认为,人的天赋权利是神赋予我们的,不是政府给予我们的,政府也不能从我们手里夺走这些权利,天赋权利是应当被保障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8日在「天赋权利委员会」成立发布会上指出,就像著名的法国思想家和政治家托克维尔曾经提醒的:民主很容易在日复一日的喧嚣中迷失方向。因此,我们应该时不时地反省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情况,我们曾经的初衷是什么,我们往前走的方向是否正确。这就是为什么成立这个天赋权利委员会的原因。

蓬佩奥说,这表明川普政府开始恢复在外交政策中,以立国之父的原则、以个人的自由和宪政为中心来起主导作用。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人权

定义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