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为中共游说者给川普写公开信 反映中共无法影响川普的绝望

2019-07-10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川普政府不受中共在美渗透势力的影响。图为川普总统。(AP Photo/Alex Brandon)

在上周三(7月3日),有90多位美国的亚洲事务专家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封给川普总统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题目是《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Enemy),他们对美中两国关系恶化表示担忧。怎么来看这封公开信?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给了一个点评。

 

这90多位美国专家来自学术界、外交界、军事和商业界,他们中很多人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关注亚洲。他们对美中两国关系恶化表示担忧,他们认为美中两国关系恶化是不符合美国和全世界利益的。

最近这一两年里,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以及各界对中共的政策几乎是一个声音,是一致反共的,所以现在感觉好像是突然出现这样一封不同声音的信,在替中共说话,我们该怎么看这封公开信?请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为我们点评一下。

公开信继续讲要让中共融入国际秩序 期待中共内部的改革派

子涵:这封信的主要要点是什么?

萧恩:这封信提到七个方面的要点。简单概述起来就是,这封信强调了中国确实是给美国带来多方面的威胁,它也认为美国应该有一个坚定的回应,但是它说目前川普政府采取的方法是起反效果的。

另外,这封信并不认为美国需要全方位地对中国进行对抗,虽然中国带来了威胁,但是它认为中国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很可能应该有改革派,或者是温和派,那么(美国)稍微温和的政策会支持中国的改革派和温和派,在中国国内会有更大的影响。

公开信认为川普政府目前的做法有可能会孤立中国,不利于让中国更有效地融入国际社会,它甚至希望中国在全球化、或者是环境方面能够起到更好的作用。它认为如果把中国孤立了,对这些会不利。信中甚至提到,中共的参与对一些国际组织是essential(必要的),对这些组织的存活是必要的。

公开信认为目前对来自北京的威胁的说法可能是被夸大了。总体上它的一个结论是,应该通过建立更多的全球联盟(coalition),让更多的国家一起来敦促中国融入国际秩序,不要采取孤立主义,所以信中强调“中国并不是敌人”,而是应该进一步地让中共融入(engage)。这封信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思路。

公开信的观点经不起推敲 中共不遵守规则 只会破坏秩序 如何融入?

子涵:你怎么看这封信的主要观点呢?它承认中国(中共)的威胁存在,但说是全球面临的挑战,美国的处理方式适得其反。你怎么看?

萧恩:刚才提到信中这么多思路,总体上来说,那并不是最近刚刚冒出的想法,因为美国过去几十年,特别从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以基辛格为代表的整个美国外交圈的思维,基本上都是对中共采取engagement(融入、接触)的策略,就是跟中共接触,希望中共融入这个国际社会,相当于是鸽派的想法。

这一整套的思路,在过去一两年里面,特别是蓬佩奥当了美国国务卿之后,整个美国的外交政策逐渐转向鹰派。这里面牵涉到一个大的思维调整,他们比较更全面地重视中国(中共)对美国带来的威胁。

相对来说,这封公开信上提出的很多观点,还不能经得起推敲。比如,信里承认了中国对美国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威胁,信里也提到说要有坚定的反应。但是到底怎么反应呢?这个威胁到多大程度?都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估。

信中提到川普政府目前的做法可能让中国孤立,但实际上目前整个川普政府对中国采取的政策,特别是贸易战方面,实际上是敦促中共履行自己当年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时曾经做下的承诺。

这就相当一个人不遵守规矩,你要让他遵守规矩后才能融入国际社会。如果他继续不遵守规矩,那你还把他留在这个游戏中,这不是破坏了整个游戏秩序吗?

就象一个流氓或者一个罪犯,他老是干坏事,你不让他停止他的恶行,怎么能让他成为一个守法的公民呢?

公开信的最大问题是没有分清“中国”和“中共” 没有认识到中共是与人类为敌的

在逻辑上,这个公开信里头有很大不足。如果放大来说,信的题目说,“China Is Not Enemy”(中国并不是敌人),是啊,中国并不是敌人,但是中共是整个社会、整个全球文明秩序的敌人。我觉得应该从这个角度去看,这个公开信的最大问题是,它没有把中共跟中国区分开来,因为中共的一整套统治的理念、思想体系、政治系统,及其本身都是与人类为敌的,所以你才会看到,在过去几十年里,或者上百年历史里面,全球上亿的人成为共产主义迫害的牺牲者。

前不久,还在华盛顿有“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专门召开的一年一度的献花仪式,如果你去看这方面的信息,你就会知道,全球多少国家受到了共产主义的危害,现在共产主义在中国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呈现它对国际社会秩序的破坏。

公开信的观点已被过去几十年证明是失败的  川普政府真正正视矛盾

而现在的川普执政团队,他们是意识到了中共全方面的威胁,甚至会动摇到美国的基本民主体制,所以他们才会采取更鹰派的做法,实际上这是正视矛盾,而不只是简单地说希望保留跟中国的engagement(融入)的做法,寄希望于中国内部的温和派能够起来,起作用。

但实际上,中国过去历史上,中国的改革派如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人,他们的命运是多悲惨!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到现在的习近平,里面真有改革派能够起到作用吗?基本上没有。最终起主导作用的仍然是中共本身的邪恶体制所决定的,它仍然对中国民众采取方方面面的压制和迫害。

这个公开信里的期望实际上仍然是没有看清中共邪恶的本质,仍然把中共政府、中共的体制当作一个正常的政府来对待,希望通过融入国际社会甚至建立更多的国际盟友,就能够把中共这个体制给改变过来,这本身就是过去几十年的失败,已经表明了这种想法是一个天真的想法,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美国两党对中共威胁的认识是有深刻区别的 美国只是部分觉醒

子涵:去年底有30多位中国问题专家和学者的报告,是来自胡佛研究院的报告,当时讲到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分析了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去年彭斯副总统还在哈德逊研究院演讲,也讲到中共问题。之后好像两党、各界对中共的态度比较一致,好像新冷战开始的态度。但是自从这封信出现之后,和之前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你怎么看呢?

萧恩:目前两党虽然对中共方面的很多态度是一致的,但是他们也有蛮深刻的区别。民主党的很多人,包括起草这封公开信的很多专家,他们意识到了中共的威胁,但是他们并没有看清中共邪恶的本质和共产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邪恶本质。他们很多人并没有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只是觉得现在中国对美国是方方面面的威胁,不管是政治、经济、军事、科技领域,方方面面对美国都是威胁,他们只是从保护美国利益的角度,说“OK,我应该对中国要强硬”,很多人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

你刚才提到的胡佛报告,那也只是证实了中共在美国的渗透和影响,比如在政府、学术界、智库、科技领域的多方面渗透。这只是表明,一部分的美国学者开始觉醒了。

过去江泽民讲闷声发大财,胡锦涛讲韬光养晦,习近平上台后特别是推行了终身制以后,西方社会一下子感觉到,原来对中共的期望落空了。中共在近年还有更明显的对信仰的迫害,还有中共在经济方面不遵守国际规则越来越严重,带来贸易逆差,还有科技方面的“2025计划”对全球带来的威胁,美国学者他们一下子意识到了中共方方面面带来的威胁。所以他们会觉得要保护美国利益,防止中共的渗透,所以会有胡佛报告出来。

胡佛报告有这方面的作用,是个历史性的文件,也很重要,但是你看其中的参与撰稿人,例如哈佛大学的傅高义(Ezra Vogel),他参与了胡佛报告的起草,但他也是这封公开信的起草人。所以说,他其实并没有对中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在外交政策上,他仍然觉得应该跟中国进行engagement(接触),应该让中共留在这个体系之中,相当于globalization(全球化)的一个体系中,他的思路仍然没有改变。

所以我觉得胡佛报告只代表美国部分地觉醒,并不代表两党整体对中共和共产主义邪恶本质的清晰认识。你会看到,目前自由派的民主党人特别推崇社会主义化的一些运作,本身就是因为他们也没有看清楚社会主义化其实就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最终还是会导向共产主义邪恶的理念的。

抛出公开信反映了中共在美渗透势力的绝望 对川普政府没有影响力了

所以这个公开信出来也并不奇怪,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目前中共在美国渗透的影响、或者说为中共利益游说(China Lobby)的这部分势力比较desperate(绝望)了,比较孤立无援,有点绝望的状态。因为目前川普团队绝大多数都是鹰派的人,以至现在的这些China Lobby 这部分有影响力的人,也是起草这封公开信的这部分人他们有点对川普政府说不上话,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例如,这封公开信起草人之一的苏珊·桑顿(Susan A. Thornton),她是奥巴马时期的国务院的亚太助理国务卿。在川普执政的第一个阶段,在蒂勒森做国务卿的时候,她还仍然是亚太方面的助理国务卿,她一直是比较温和的鸽派人物,对中共人权方面没有严厉的批评,她主导了美国的亚太政策很多年。

但是自从蓬佩奥上台她被换下去以后,她就没有办法能够对现在的东亚政策有影响力了。所以用公开信的方式来写这样的内容,实际上反映了他们这些人没有办法影响到川普政府的决策了。苏珊·桑顿的接班人是美国空军退役的将军,大卫·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将军,他的提名已经获得参议院的通过,他已经上任了。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为中共游说的这些人他们会看到,他们以后对川普政府的影响力越来越小,越来越说不上话,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抛出这样一个公开信,希望借川普前一段在G20峰会的时候,对中国的口气有所缓和的机会,把这封信给抛出来,这也可能是中共在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以后,在美国加大力度运作,不得不推出的这么一个产物。

其实不仅仅是这封在《华盛顿邮报》上登出的公开信,类似的在《纽约时报》上也有一份报导,是针对香港的,说很多中国大陆的人也不完全认同香港人的做法等等。其实这些都是配套的,都是中共想在美国施加影响力的表现,想引导美国民意,同时也想引导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改变,不得已的办法,私下的渠道用不上了,也只好用公开信的方法,希望能够引导美国民意。这件事情会有它的影响力,但是对于川普执政团队的影响力不大。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中共

公开信

川普

游说者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