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旧金山华埠地铁站命名引抗议(中):再揭华埠地下红色代理人

2019-05-14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5月6日,中国城商家和居民到旧金山市府前抗议“白兰命名案”。(SOH摄影)

美国加州著名城市旧金山的中国城中央地铁站将在今年底或明年初竣工,代表中国城选区的市议员佩斯金(Aaron Peskin)四月底发起决议案,要以“白兰”(Rose Pak)的名字命名该地铁站,这引起社区的强烈抗议。中国城大多数的商家和居民都表示反对以“白兰”命名地铁站,很多人认为白兰欺凌商家,还把中共对民运人士和信仰人士的迫害延伸到旧金山,她的名字只会给旧金山带来耻辱。

 

接上一集:旧金山华埠地铁站命名引抗议(上):不要道德败坏的政客的名字

中国城(又称“华埠”)商家和居民两百多人5月6日在市政厅前集会,5月7日的市议会上又有几十名抗议者进行公众发言,并向议员呈递近5千个反对“白兰命名案”的签名

征签义工们告诉记者说,他们走访了整个中国城的所有商家,有80-90%的商家都反对以白兰的名字命名地铁站,但是很多人却是碍于白兰的势力不敢站出来发声。

梁先生:白兰欺凌商家 让人做不成生意 令商家恐惧

曾经在旧金山中国城经营生意的小业主梁先生鼓起勇气讲述了过去他被白兰欺负霸凌的一件事。

梁先生说,多年前,他在中国城百街会旁边的停车场租了一个摊位做生意,卖数码转换电视频道的天线盒子(digital box),当年他们用一个电视机播放节目,教顾客怎么使用这个天线盒子,而电视里放的刚好是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因为白兰最不喜欢新唐人(注:新唐人是敢于播出中共镇压法轮功真相的电视台),所以白兰就指使她的人去给停车场主施加压力,不再出租给梁先生,因此梁先生一家就不能正常地做生意了。

梁先生表示,中国城有很多商家都反对以白兰的名字命名中国城地铁站,他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城的人能够从白兰造成的恐怖中走出来。他坦承他原本也害怕,但是想想,生活在美国这么多年了,就应该享受美国的言论自由,只有摆脱恐惧,才能更好的生活。

旧金山中国城商家梁先生。(SFGOV TV截图)

余老先生:白兰为中共效命 搞分裂 臭名远扬

中国城还有一位余老先生,在旧金山住了几十年,他也特别赶到5月6日的集会现场来发言,他说他知道关于白兰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在集会上他只能短短地举几个例子,告诉大家白兰霸凌民运人士和信仰人士的事情。

余老先生介绍说,在中国城花园角有个自由女神像(注:是为纪念“六·四”学生运动及死难者而树的塑像),白兰当年极力反对建立这个自由女神像;白兰还控制了中国城的侨团中华总商会,去影响市政府,不准许法轮功团体参加中国新年游行。

余老先生说白兰的这种行为极度恶劣,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余老先生指出,白兰受中共领事馆的指挥,她的很多行为都是为中共效命,中共给了她很大的利益。她去中国大陆旅游,受到中共很多高官才享有的高规格的接待。她还回中国大陆看病,花了一大笔的钱,都是中共替她买单。

余老先生说:“白兰已经臭名远扬,所有侨社的人都会认为她在搞分裂,对侨社是无益的。为什么我们要用一个那么烂的人、不为侨社出力的人来命名地铁站呢?我认为非常不对。”

在旧金山生活了几十年的余老先生。(希望之声/常宁摄影)

白兰属于中共“大外宣”成员 替中共收买旧金山政客

在这里,余老先生谈到了白兰和中共的关系。如果在网上简单一搜索,就可以看到,白兰(Rose Pak)与中共政府有着非常具体和明显的联系。例如,她生前曾担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COEA)负责海外的执行董事,而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是中共政府国务院侨务办公室(OCAO)下属的外交事务组织,其领导成员完全由中国共产党的外交事务官员和中共政府的“海外宣传”机构成员组成。其实,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本身就是一个“大外宣”机构。

1995年后,旧金山的侨领陆陆续续被邀请前往中国大陆,其中白兰起了很大的作用。旧金山市府很多官员访问中国的行程都由白兰安排。

1990年代时,旧金山两任市长都曾获得白兰的筹资助选,前警察局长刘百安(Fred Lau)也是由白兰直接推举的。因此白兰成立旧金山中国城最有势力的政客,被称为“旧金山市长制造机”和“中国城的地下掌门人”。

当时有媒体深挖,表明这里有来自中共政权的红色资金。由于白兰的这些安排,也导致旧金山前市长李孟贤受到FBI调查,因为这后面可能涉及不法行为。

侨社的知情人后来也告诉过本台记者,白兰每年邀请旧金山的官员到中国去走红地毯,白兰是从中共那里按人头收钱的。

白兰卖力欺压法轮功  把中共的迫害延伸到民主社会

另外当年媒体曝光的一个事件更是让人们没有办法忽视白兰和中共的关系,那也是一个更直接的证据。

《星岛日报》2001年11月23日报导,白兰在陪同旧金山时任市长威利·布朗Willie Brown)访华时受到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亲自接见,江泽民还对白兰大加奖赏,因为白兰成功地阻挡了旧金山当年支持法轮功的一个人权议案,江泽民还给了白兰一个特殊待遇,让白兰一行可以进入西安兵马俑的第三坑进行参观,这种待遇属于元首级别的款待,只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享受过。

说到白兰帮助中共迫害法轮功信仰团体,还有这样一些事情。

1999年,白兰控制的中华总商会举办了“揭批”法轮功研讨会。

2000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城花园角发真相资料时遭到歹徒殴打,被警察拘捕的歹徒是向白兰求助后得以获释的。

2002年2月,原北京市长刘淇和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在旧金山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行起诉。根据法庭资料,白兰以中华总商会的名义曾致信法官阻止有罪判决。但最后,美国联邦法庭北加州法庭2004年12月8日仍然依法判决刘淇、夏德仁罪行成立。

2006年1月24日,中共驻旧金山总领馆发表声明,要求华人社团不要欢迎法轮功,不要让法轮功参加游行,也不要提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的事,否则将影响中美两国“友好”关系。随后作为中华总商会顾问的白兰就在旧金山中国城新年街会上摆摊收集反对法轮功的签名。他们在同一签名桌上放抽奖滚筒,让许多民众以为是签名抽奖而受到误导。

2006年1月31日下午,旧金山市议会以9比2通过了“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议案。而在这之前,当时的市参事戴立(Chris Daly)和马世云(Fiona  Ma)都因为支持法轮功参加新年巡游和“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议案,而受到来自中共驻旧金山总领馆、白兰控制的中华总商会,以及亲共的媒体和侨领的打压。白兰甚至公开在《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刊登整幅广告威胁马世云说,“你如果支持这项议案的话,你的政治生命就会缩短”,非常的嚣张。

旧金山市前议员戴立( Chris Daly)。(photo from SFBOS)
加州财务长马世云(Fiona Ma)。(加州政府官方图片 )

本台记者那时也报导过这个案子,当时可以看到马世云在市议会上表现的压力非常大,最后她站起来发表讲话时,她谈到她真地感到很大的压力,但是她说,我们在美国,美国就是捍卫人权、捍卫个人信仰自由的这么一个国家,所以她认为她应该坚持她原来的原则。最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个议案就通过了。

后来,马世云的政治生涯并没有像白兰说的“会缩短”,而是步步高升,那次事件后不久,马世云去参选加州州议员成功当选,后来又成功连任,接着又成为加州平税局主席,现在做到了加州财务长的职位,政治生命更长更好了。

从上面这一系列事件中,也不难看出白兰是怎样地帮助中共把镇压、欺压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这场迫害延伸到了海外的民主社会来,延伸到了旧金山。

因此“白兰命名案“也引起了旧金山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强烈反应。他们中也有人到市议会发表意见,我们来听一听其中几位的陈述。

唐女士:白兰是中共的地下代理人

唐女士中国时是一位哲学教授,她在发言中说:

“我在中国大陆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一个独生儿子因为修炼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先后)被中共四个劳教所非法关押、折磨致死。丈夫出于对中共的恐惧与我分手,我在失去家庭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关押在广东女子3年半。2013年,我孤身一人来到美国,可是来到旧金山才发现,中共的渗透已经非常严重,白兰就是未经注册的一个中共地下代理人,她伙同一些出卖美国利益的政客把旧金山弄得是乌烟瘴气,这样恶劣的人怎么能享有以她的名字命名的荣誉?!”

海伦娜:白兰这个名字意味着恐惧、仇恨犯罪、歧视和暴力

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海伦娜(Helena)在发言中提到,有一天她和两个同伴在中国城遭受到一个红衣老头的暴打。那个红衣老头经常站在那里,那天突然暴打了Helena,造成Helena重伤,需要去医院治疗伤口。Helena特别讲到,如果用白兰的名字命名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对我而言,Rose Pak(白兰) 这个名字意味着恐惧、仇恨犯罪、歧视和暴力,这个名字使我想起2012年我在唐人街被暴力袭击的一个事件,…… 这次袭击是Rose Pak 长期在中国城推行暴力恐吓、仇恨犯罪、信仰歧视的结果,是她策划和组织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袭击的 其中一件。以Rose Pak命名将会给旧金山带来耻辱,我建议使用“中国城站”(China Town Station)命名,请不要用白兰的名字(Please! No Rose Pak! )

法轮功学员海伦娜(Helena)。(SFGOV TV截图)

王先生:白兰的运作方式和共产党的一模一样

市议会上还有一位也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王先生,他也谈了他的观察:

“我在中国待了很多年,我觉得白兰的整个运作和共产党的运作是一模一样的:以给穷苦百姓谋福利的方式拉拢那些选票之后,再用选票影响市政府人员,然后再用对市政府的影响反过来对华人进行恐吓、裹挟、威迫。

“我很遗憾佩斯金议员在我讲话中离开了,但是我觉得这种方式绝对赢得不了华人的心,只会让很多华人对这个事情越来越反感。我觉得作为民选官员,这个中国城的车站更应该更多地听取大部分华人商家的心声,而不是只听几个在你身边有影响的华人政客的蛊惑。

“大家可以看见,现在所有华人商家在白兰死后都敢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希望市政府的议员们都能听听我们真正华人的心声,真正白兰的为人只有这些华人老百姓真正能表达自己的想法。”

在这一集和上一集里,我们给您介绍了旧金山中国城里的华人群体对“白兰命名案”的看法,其实那里本地的美国人也是有想法的,请关注下集报导。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华埠

命名

地铁站

旧金山

红色代理人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