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缔造美国的故事(4):探讨提炼出符合自然法规律、亘古不变的原则 — 美国宪法

2019-05-13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费城制宪:探讨提炼出符合自然法规律、亘古不变的原则 (图片:Amazon)

美国不是一个自然而成的国家,她是一个有心有意设计出来、有序地打造出来的。

当今美国政坛上对诸多政治决策方面的两党之争,实质上则是关乎是否维护和捍卫宪法之争。保守派认为宪法是美国立国之根、国体之本,维护宪法就是维护美国的国体和自由。但自由派则认为,宪法已是经过两百多年的过时的东西,国策要依变而变。

那么,两百多年前美国先父们所设立的宪法到底值不值得捍卫?美国究竟是否有其国之根本?宪法在今天究竟有何意义?

美国宪法学者、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以及他的父亲克里昂•斯考森(Cleon Skousen)先生,也是著名的宪法学者和作家,两代人皓首穷经,历经70年时间写下了对美国当代极具深远影响的两部探究宪法内容和精神意义的著作:一部是《飞越5000年》(The 5000 Years Leap)—— 讲述28项美国立国原则;另一部是《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

我们继续请美国宪法学者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讲授美国当初建国的历史。

(接上文)

三权分立、权力制衡会让政府变得不那么有效率,但这正是目的

斯考森教授指出,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确实能让政府不是那么有效率,但这正好是我们要的目的。政府如果动作慢一点,它就有足够的时间,或者说足够多的机会,去找一个政策的细节到底怎么样,就不会制定出那些一塌糊涂的政策来。

举个例子,前总统奥巴马跟伊朗搞了那么一个和平协定,伊朗本来是头号的恐怖主义国家,奥巴马为了让伊朗能够别捣乱,他不仅跟伊朗签定了一个对伊朗很有利,让伊朗经济可以不断成长的那么一个合约,同时还送给伊朗15亿美元的现金。奥巴马为什么能这么做呢?因为他绕开国会做的,他知道这个事情让国会知道的话,国会肯定不让他干。所以他是绕开了美国的制衡机制。

奥巴马当初干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这么说的:我不管大家怎么想,我不管美国人民怎么想,议员怎么想,国会怎么想,我就要把这个和平协议给它弄出来。于是他就自己去弄了那么个东西。然后这15亿美元就跑到各个恐怖主义手里去了,它就买各种高火力的武器,杀了很多人。

奥巴马干这个坏事,基本上他就是个社会主义者,搞了一堆社会主义的理想,但是对美国它是行不通的。

就是说,我们想让我们的政府别动作那么快,得有时间去思考。你想象一下,如果奥巴马跑到国会去跟他们讲,我现在想讨好伊朗政府,叫它别干坏事。国会会怎么想?国会会说,你不能信任不断说谎的这么一个国家,我们不批准。所以为什么政府动作要慢呢?这个价值就在这儿。

为什么美国政府行动迟缓但不会影响国家的发展?

斯考森说,美国的政府它不管经济,经济是自己立摊,自己在那儿转呢。而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和经济是一体的。所以在美国管经济的政府单位就那么一个,叫做联邦储备局。它管什么呢?就是管借钱的利率。比如说,现在经济很旺很热的时候,联邦储备局会说,太热了,收一收啊,于是把借钱的利率提高一点,大家就会觉得借钱成本太高了,少借点吧,先别忙着借了。就是它是政府唯一能影响经济的地方。

对于一个自由经济来说,联邦储备局的动作都是挺突兀的,常常是没啥作用。但是你想想看,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种对市场很突兀的控制和影响是无处不在的,深入到经济的各个领域。所以在社会主义国家或者共产主义国家,经济活动到处都被政府把它拖慢了。

而在美国,政府和经济其实是离得挺远的,政府其实是不去控制经济的。唯一政府能做的就是一些公民的规则。经济怎么运转,政府根本就不插手。

现在川普总统废掉了一大堆政府的法规。其实这些法规都是应该由国会来制定的,得经过慎重的考虑。而之前就是在政府办公楼里头,一个当官的他就在那想象,哎,我觉得这个楼梯要再宽一点,这样踩上去的话不容易踩塌,这样不是更牢固吗?好家伙,他大笔一挥,全国的楼梯就得改宽度。这是对经济的一种干扰,他根本没权力干这个事。

还有一类政府的法规它是正常的,比如说,我们不能生产出毒品,把我们的人民给毒害了。这是例外的。这跟经济活动是两回事,这是另外一种规则。

联邦政府的权力有多大?权力多的单位是谁?

美国跟其它国家的不同就在这个地方。美国政府它没有太多事情可做,它不是无处不在,什么都管的。联邦政府干什么事呢?联邦政府要维持国防,它要去课税,这样国防有军费用;还有维持外交;还有州与州之间吵架了,联邦政府跑来调停。就这么些事,联邦政府的事不多。所以不用让它那么有效率,少干错事就行了。

所以在美国,联邦政府它的权力是有限的,就是宪法给它哪些权力,一个个都说得出来。除此之外它什么权力也没有。

权力多的单位是谁?是州政府,在州里的事务都归它管,所以它的权力是很大的,意思就是不会有一个法律说你只能干这三件事情,别的你都不能干。包括说这个州的楼梯要多宽,它可以去定,从它的州的名声考虑。

所以联邦政府的责任、工作、权力都是有限的。大多数的权利是在下一级——就是州一级。

州政府的权力有多大?加州政府的一则法规错在哪里?

以加州为例,加州州长最近通过一个法规,规定加州上市公司和董事会里面要有女性。从宪法的角度来看该怎么看?这是州政府应该管的事情吗?

加州这条法律它错在什么地方呢?它错在用政府的力量来干预自由市场。这自由市场运行公司,怎么把你的公司运行好呢?你的董事会不得是能力最强的一群人吗?现在政府跑来说帮你规定,你的董事会里头一定得有几个女性,那么它就不能够唯才是举了。它得去找一些能力也许不那么强,而是女性的人来满足州政府的规定。这就是政府把它的力量插到民间的经济活动中来了。这是这个加州法规的错误所在。

从宪法的角度来看,宪法是保证人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在董事会这个意义上,就是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还是少数民族,你都可以去申请,去当那个董事。但是另外一方面,雇主他也有他的权利,他的权利同样受到保护,他有选择让谁最后来做董事的这个权利。所以他按照他的权利、他的自由去选完之后,那可能全是男的,或者搞不好全是女的,搞不好全是少数民族,都行的。

所以政府如果想进来干预这些事情,这是条红线,这就是政府在破坏经济规律,同时也违反了宪法所规定的人人都有他的平等的权利。如果加州政府争辩说,这是为了女性好,这些女性已经被迫害了几个世纪了,我的看法是,历史上确实可能存在不公,但是我们生活在现在,我们就得建立一个很好的董事会,运行一个很好的公司,能够赚钱。如果搞出别的规矩,因为历史上的如何如何,现在就得一定要谁谁谁来当这个董事会的董事,这个公司就没法运行那么好。不管我们在过去,一直退回到石器时代,就是人类存在多少不公,跟这个公司董事会没有关系。现在就是要把现在的事情做好。

费城制宪大会:探讨提炼出符合自然法规律、亘古不变的原则 — 美国宪法

斯考森教授说,宪法会议开了将近4个月,在费城夏天热得要命,他们窗子都得关起来,所以那个会的本身,就舒适程度而言是开得挺艰难的。

在最开始的时候有个难关,因为最开始的会是要修改《邦联条例》的,很多人就说:干嘛?要整个推倒重来吗?我没得到授权啊!所以最开始经过了一轮的争吵辩论,之后大家就都认识到这个《邦联条例》它不行,得重新来过。之后就很少激烈的争吵了,反而是很多理性的讨论。

在制宪会议中,没有很多的争吵辩论,人在辩论的时候其实是不听对方的,一般都是强调自己。但是你要去看宪法会议的记录,看到这个整个文字记录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们其实是在探讨,眼前这件事情它的本质应该是什么,有很多这种探讨。

所以在宪法会议中,大家其实是互相之间蛮尊重才华和经验的,还尊重各自州的需要。所以他们探讨的就是怎么把一个听上去是个好主意的想法,怎么把它最后简化提炼成这种亘古不变的原则,能够反映出自然法的规律。

有时候有些话题定不下来,他们当初还为此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法子,因为定不下来,结果要投票,投出来的结果不行怎么办?他们那个时候搞了一个东西叫做“大厅委员会”,这不是正式的会议,因为正式的会议是乔治.华盛顿主席坐在前面,华盛顿说:”我们要投票了”。投完之后,就是结果。

那么讨论到一半定不下来,还不成熟的时候,华盛顿就站起来,坐到边上去,另外一个临时的老大坐在前头去说:现在我们开始开“大厅委员会”了,就这个事情咱们投个票吧。结果大家投完之后,大家就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所以这是个假投票,演练一下,让大家知道结果。

如果这个结果大家都觉得还是这么回事的话,华盛顿就坐到前面去:宪法会议正式开始,开始投票。就把刚才投票的结果就定下来了。如果刚才演练投票的结果,大家觉得差太远了,就继续讨论。所以“大厅委员会”也不算数,它就是被用做演习,这样往前推进。

(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本文上篇:缔造美国的故事(3):确立「三权分立」原则 走向宪政国家

阅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宪法

缔造美国的故事

​美国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