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绿色新政”和AOC背后操盘手浮现 “攻城掠地”势力惊人

2019-04-28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年轻女议员AOC宣讲“绿色新政“,多位资深民主党议员簇拥在旁。(AP/Alex Edelma…

名不见经传的29岁纽约酒吧服务生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人简称“AOC”)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一举击败一名在位19年的资深民主党人而当选国会众议员,让很多人跌破眼镜。AOC进入国会后又迅速成为主流媒体的宠儿,她上任不到两个月还提出了规模宏大的“绿色新政”,不仅成为全国话题,还可能成为2020总统大选的议题之一。AOC本人和她的“绿色新政”让不少民主党资深的国会议员都趋之若鹜。从投票记录来看,跟她站一边的民主党议员还真不少。年轻女子AOC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呢?

AOC被极左组织“正义民主党人”招募和打造

最近,AOC背后的操盘手浮现出来了。其实,AOC并不只是她一个人,也不是有一个团队或者几个议员在帮她,而是有一股非常有企图心的政治势力在她的背后直接操纵。这个势力就是 一个名字叫“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的政治团体。那么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里面是些什么样的人?谁在掌控?为什么他们能够让很多传统的民主党人向他们低头呢?

根据“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官网上的介绍,从2016年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为2018年中期选举在全国范围内发出征召国会议员候选人的通知,并挑选愿意以他们的政纲理念去竞选的人。

“正义民主党人”的执行总裁名叫亚历山德拉·罗哈斯(Alexandra Rojas),她说他们收到1万多人的提名,在其中他们发现了AOC。

AOC回忆说,她的兄弟加布里埃尔(Gabriel)告诉她夏天时他把她的资料提交给了“正义民主党人”,她当时还在餐馆打工,并且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在Youtube上爆料的自媒体人克里斯·科尔斯(Chris Kohls)说,“正义民主党人”不仅为AOC制作了精良的竞选视频,还为她组织了整个草根助选活动,帮她打理所有的筹款、社交媒体,以及发动选民出去投票等各个方面。他们把AOC打造成了一个品牌,最后拿下了纽约第14选区国会议员的位置。

“正义民主党人”的创建者都是极左人士

根据“正义民主党人”在网上公开的信息,他们是在2017年1月成立的,也就是川普上任总统之时,当时有几个左派人士在南加州的洛杉矶成立了这个政治团体,专门支持“进步”左派(progressive,表面字意是“进步的”,实际是“激进的”)民主党候选人,以挑战温和派和保守派民主党候选人。不少现任政治人物,包括州长、州议员及国会议员都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正义民主党”的一名主要的共同创办人是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目前就是AOC的幕僚长。他来自印度, 2007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后来到加州创办科技公司,然后在政治上变得越来越左倾。

AOC和她的幕僚长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 (AP/Bebeto Matthews, file)

塞卡·查克拉巴蒂2015年时成为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的竞选总统团队的技术干将。2016年4月,当伯尼·桑德斯承认在民主党初选中败选后,塞卡·查克拉巴蒂与竟选团队里的20个人,包括亚历山德拉·罗哈斯(Alexandria Rojas),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一起创办了一个名为 “崭新的国会”(Brand New Congress)的政治团体,就是“正义民主党人”的前身,他们专门为2018年中期选举物色支持桑德斯左翼理念的候选人。

2016年底他们几个人从“崭新的国会”脱离出来,接着就创建了“正义民主党人”。2017年5月,这两个组织宣布合作,一起为2018年中期选举支持左派候选人。他们的口号是“候选人不接受大公司捐款”,但是由“正义民主党人”这个组织统一为候选人配备助选人手和进行筹款活动。

共同创办“正义的民主党人”的还有左翼网络政治评论节目《青年土耳其人》(The Young Turks)的两个主持人,49岁的森克·维吾尔(Cenk Uygur)和31岁的凯尔·库林斯基(Kyle Kulinski,31岁)。森克·维吾尔是居住在洛杉矶的一名土耳其裔律师,政治立场属典型的左派,他也曾在 2016年支持桑德斯参加总统选举。

森克·维吾尔表示,他们成立“正义民主党人”的目的是要接管传统的民主党。他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今天所启动的‘正义民主党人‘就是:我们要接管民主党,就像马丁·路德·金进行民权运动时所说的,他要做的不仅是解救黑人,而是要拯救所有美国人的灵魂。因此我们所要做的是通过坐上民主党的船,接管民主党,以拯救民主党的灵魂。我们怎么能达到这个目的呢?我们将强势竞选进步派理念,从现在开始民主党将出现一支新的派别,那就是‘正义民主党人’,我们将寻求社会正义、经济正义、族裔正义、以及正义正义。”

“正义民主党人”攻城掠地  欲从内部颠覆和接管传统民主党

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去组织一个新的党派?他们自己为什么不去参选呢?

这也是“正义民主党人”自己经常碰到的问答,因此他们在自己的网站上已经提供了一个答案:因为美国目前的政治系统已经是两党政治的模式了,虽然他们通常赞同第三党派并为那些候选人助选,但目前的现实情况是第三党派的候选人几乎是没有机会赢得全国性选举的。因此他们认为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民主党内部改变它、颠覆它。一旦民主党被“正义民主党人”掌控后,他们就会实施选举制度改革,例如采用“排名选择投票制”(ranked choice voting),以使第三方党派能够拥有更多权力。

“正义民主党人”对他们所支持的候选人,有什么样的要求?

他们要求所有候选人都必须承诺不接受任何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或公司说客的捐款。此外,候选人必须是基本上认同“正义民主党人”政纲的左派人士。但是候选人的所有筹款和助选活动都由“正义民主党人”来统一运作。

他们打算派人和已经在任的民主党国会候选人竞争吗?

是的。森克·维吾尔表示,他们打算要派出几百个候选人,在初选中挑战所有的民主党精英派议员,比方说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就是其中一员。他说,他们已经不可思议地把24个人送进了国会!但是他们想要送进去几百个人,他们想要掌控整个国会。

“正义民主党人”在网站上写道:如果现任议员表示完全支持“正义民主党人”政纲理念的话,他们就不会去反对他;但他们会在初选中挑战那些原本不听他们话的现任议员。

这让人想起湾区的国会众议员罗康纳(Ro Khana),他在2016年竞选时属于温和派民主党,2018年顺利连任。但是在AOC刚刚上任时,罗康纳竟然高调宣布要为AOC当导游,帮她尽快熟悉国会大厦。那时令人感到颇为奇怪,但是现在就对上号了—— 罗康纳的头像和AOC的已经一起出现在“正义民主党人”的网站上了—— 罗康纳在2017年9月正式加入“正义民主党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获得“正义民主党人”的背书。

“正义民主党人”为2018中期选举招募了12个参选人挑战现任国会议员,并为66名民主党候选人背书。最后,他们总共有26人赢得初选,7人赢得决选,其中AOC是唯一被招募而当选国会议员的,另外6名是被背书的(包括罗康纳,还有两个有穆斯林背景的国会议员,密西根的Rashida Tlaib,明尼苏达的Ilhan Omar)。这在选举百科(Ballotpedia)和“正义民主党人”的网站上都是公开的信息。

“正义民主党人”招募和背书的共有7人赢得2018中期选举进入国会。

AOC的政策主张和“正义民主党人”的几乎一模一样

“正义民主党人”的政纲理念是什么?

第一个就是“绿色新政”,其他的还有:支持基本生活工资和强力支持工会;支持全民健保、免费公立大学;认为黑人和拉丁裔在美国受歧视并主张要为他们抗争;主张要为游民提供住房;主张减轻执法和监禁罪犯、更注重投资对犯罪分子的教育和就业;主张加强枪支管控;主张废除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要求全面移民法改革——让非法移民能够归化公民;要求把大麻合法化、并清除之前与大麻相关的犯罪记录,让非裔拥有大麻相关的投资和盈利机会;主张高调反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要把目前适用于种族、宗教和性别保护的条款也扩展到LGBTQ(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群体)社区。他们的政策基本上与川普唱反调,他们也主张对川普的提议寸步不让。

有心人发现,AOC上任以来的政策主张,跟“正义民主党人”提出的政纲几乎一摸一样,就好像是“正义民主党人”里有人在手把手培训她一样,这里仅举两例。

2014年7月“正义民主党人”的前主要成员科尔宾·特伦特(Corbin Trent)(现在是AOC的发言人),在与这个组织的背后推手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评论关于美国低收入人群时说:“年收入低于2万美元的人占40%的人口。”

AOC在2018年7月说:“2亿美国人年收入低于2万美元,占40%的人口。”

AOC在这里说的“低于2万美元”和“占40%美国人口”都和特伦特说的一样,不过“2亿美国人“的数字不知AOC是从哪里得到的。因为美国人口不到3.3亿,2亿人是美国人口的60%,或许AOC在这里算错了数也不得知。

另一个例子是“正义民主党人“的现任执行总裁罗哈斯(Alexandria Rojas)2018年12月在接受《青年土耳其人》采访时表示,她认为“要围绕这社会正义、族裔正义和经济正义谈论 ‘绿色新政’这个中心话题,以及我们国家在二次大战时所做的(罗斯福新政)来鼓动整个社会和经济。

一个月以后,2019年1月,AOC在一个演讲中谈到“绿色新政”时说:“这是战争,这是我们的二战。”

听起来AOC也是在“学舌”。

也有人发现,在国会听证会和辩论中,AOC常常眼睛离不开桌面,一直要读稿。所以有人认为AOC是被训练的,她提出的政策纲领和发言都是有人为她撰写、准备好的。

“正义民主党人”和著名的极左激进人物有关联

再来看一下“正义民主党人”的另一位共同创办人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的背景。

49岁的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曾经在纽约亿万富翁索罗斯的“开放社会研究所”(Open Society Institute)担任研究员。(索罗斯是国际上非常著名的、支持很多左派团体的大金主,他的“开放社会研究所”的目的也是推进左翼公民社会。)

埃克斯利也是一位科技人,并且擅长社交媒体推广,还擅长组织工会和社区。他曾经与奥巴马竞选团队合作,担任极左派网站MoveOn.org的组织主任。(注:前阵子有一些华人朋友发现这个组织在做钓鱼签名)。埃克斯利在2016年成为伯尼·桑德斯竞选总统的资深顾问,后来参与创办了“正义民主党人”。

有分析认为,埃克斯利很有可能就是“正义民主党人”这个组织如何运作的幕后推手,因为他早在2013年就有了这个主意,要找500个像伊丽莎白·沃伦那样的左倾人物,培训他们怎么在电视上说话,然后一起去参与竞选。

埃克斯利和伯尼·桑德斯的另一位竞选资深顾问贝姬·邦德(Becky Bond)合写了一本书叫作《革命者的规则:大型组织活动如何改变一切》(Rules for Revolutionaries: How Big Organizing Can Change Everything), 描写他们为伯尼·桑德斯进行草根助选的经验。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书的书名跟被称为“社会主义社区组织者之父“的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的书名雷同——《激进者的规则》(Rules for Radicals)—— 这本书激发了整整一代的左翼人士,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和奥巴马,希拉里上大学时就把阿林斯基当作她的英雄和导师,希拉里还亲自采访过阿林斯基,并写成一份颂扬阿林斯基的长篇的大学论文;而奥巴马早期在芝加哥作为社区组织者时也已采纳了阿林斯基的一些方法。

同样49岁的贝姬·邦德是一名女同性恋者,和同性伴侣住在旧金山,她也是一名民主社会主义者,在2016年为伯尼·桑德斯竞选做资深顾问,2018年为德州国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Beto O’roke)竞选国会参议员做竞选经理。之前有传她可能成为贝托·奥罗克参加 2020总统大选的竞选经理,不过最近有消息说她离开了贝托·奥罗克的竞选团队,但保留了志愿者身份。

2017年贝姬·邦德创办了“真正正义政治行动委员会”(The Real Justice PAC),专门在县市层级帮左派检察官助选。

传统民主党和AOC一派也有理念之争

再回到AOC,当AOC和其他几位年轻的、政治理念非常左倾的人当选国会众议员后,她们在国会里和媒体上都非常高调,这让人感觉民主党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左倾了?甚至向社会主义靠拢了?

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4月14日接受CBS 60分钟节目专访的时候,她对国会里民主党的极左势力轻描淡写,说“只不过有那么5个人而已”。当主持人质疑左倾“进步”的(progressive)议员人数应该更多时,佩洛西说她自己就是“progressive”的。

不过,根据福克斯新闻的报导,在专门查询国会议员投票记录的网站ProRepublica上可以查到,自从一月份本届国会开始以来,跟AOC投票立场97%相同的国会议员确实只有4个,但按照95%相同的就有68个国会议员了,占了国会民主党议员人数的几乎四分之一,其中还包括两位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以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

南希·佩洛西在CBS节目中否认AOC一派所倡导的社会主义在民主党中是主流理念,佩洛西说:“我不认为社会主义是我们民主党主张的经济模式,如果有人主张,那只是她们个人的观点。”

作为民主党在国会里的领袖,佩洛西如此毫不隐讳地表达出这样的观点,有评论说这表明她与AOC一派的关系紧张程度可见一斑,这也是公开给AOC打脸。看起来,民主党内部传统的民主党政治理念与所谓“进步”的左倾理念之争也在进行之中。

“正义民主党人”陷经费丑闻 被指是“黑钱机器”

另一方面, “正义民主党人”、AOC和她的幕僚长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发言人科尔宾·特伦特(Corbin Trent)最近都因为涉嫌滥用竞选经费而陷入丑闻。

根据《华盛顿自由灯塔》的报导,AOC在担任国会议员的前两个月里,还从“正义民主党人”那里收取了2万美元报酬; 科尔宾·特伦特在担任AOC的发言人期间,也同时从“正义民主党人”那里收取报酬;AOC的幕僚长塞卡·查克拉巴蒂虽然没有领取双份工资,但也有在国会工作后,仍然在“正义民主党人”那里报销了一些与竞选相关的费用。

再有,“正义民主党人”把总共100万美元分别转到塞卡·查克拉巴蒂所创办的两个有限责任公司和“崭新国会”组织的名下。另外,AOC和塞卡·查克拉巴蒂到今年3月初为止还担任着“正义民主党人”的负责人,并且没有告知联邦选举委员会。这些都可能让他们陷入大麻烦。

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的主任汤姆·安德森(Tom Anderson)指“正义民主党人”这个组织“是一部黑钱机器,如果你想要学习如何制作政治黑钱机器,跟这些人学就行了,因为他们是专家,而这就是一个例子”。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AOC

势力

操盘手

攻城掠地

绿色新政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