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报导(7):政府拿走家长权利 教唆孩子不识好坏

2019-04-23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4月10日南加州家长在橙县教育局集会抗议新版性教材。(SOH摄影)

美国加州将于5月份在公立学校全面推行的新版性教材被知情的华人家长称之为“性教唆”教材。加州性教育的露骨尺度让很多移民、甚至本土美国人都感觉美国已经不是美国了,他们认为政府把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权利拿走,并教给孩子不识好坏、没有道德的事情,这就象共产党国家的做法。

 

接上一集: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报导(6):支持娈童和堕胎的人编写和审批教材

加州教育部根据2015年通过的AB 329法案(也称《加州健康青年法案》),正在修订审核K-12年级(即从幼儿园学前班到高中毕业)的性教育课程的大纲,并准备5月份在全加州的学区里推行。新版的教学大纲和教材很有争议,尤其是有传统理念的华人和其他各族裔的家长非常担忧。

加州新版性教材内容太过分

一些南加州的家长,包括很多华人4月10日在科斯塔·梅萨(Costa Mesa)的橙县教育局外面集会抗议新版性教材,他们抗议AB 329法案是在没有得到公众关注和足够了解情况下,就在州议会悄无声息地通过的,1,000多页的教育大纲只有英文版,这让很多移民家庭、英文不是那么好的家长没有得到平等的知情权,家长们无法来参与讨论到底是把什么内容教给他们年幼的孩子。

图为4月10日南加州家长在橙县教育局陈情反对新版性教材。(SOH摄影)

在这个集会上,橙县联合学区教委布伦达·莱萨克(Brenda Lebsack)女士念了的一本K-2年级的儿童书内容,书中是这么说的:

“当宝宝出生的时候,人们会问是男孩还是女孩。因为婴儿不会说话,所以成年人就根据他们身体长得什么样来猜测他们的性别。这叫做‘出生时分配的性别’。有人说人只有两种性别,但也有人认为有很多种性别,我可以是女孩,或者是男孩,或者同时是男孩和女孩,或者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我。”

“对某些人来说,有超过两种性别的选择。人们可以用各种词汇来描述这种情况,如:跨性别、性别酷儿、非二元人、性别流体、变性人、中性人、一个性别、新选择、双性人、第三性别、两个精神的人,甚至还有更多的词被人们用来描述他们的性别经历,这叫做‘性别光谱’。”

莱萨克还告诉说,类似的书籍已经被加州教育部免费送到了每个学区,作为数字图书馆的社会学和英文非小说阅读书籍。

听到这些内容,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家长,包括华人家长,对即将要在公立学校和特许学校实行的新版性教育教材非常担忧和反对的原因了。

其实一些学区已经在过去两年里试行或推动了这种新教材,比如在Cupertino、Palo Alto、Fremont等学区。一些家长认为新教材内容太过露骨、太过分而表示反对。但可能还有更多的家长还不太清楚情况,或者不知道自己能对此做些什么。

老华侨反对加州新版性教育 感觉美国不是原来的美国了

南加州有一个家长草根组织叫“加州知情家长协会” (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从一年前在脸书上成立以来,已经吸引了超过一万五千人参加。他们在今年一月和三月两次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组织公众集会,集结家长的力量发出声音。

这些集会上有一些华人家长,但人数不多。在3月28日的集会上,馨恬看到了三位就居住在沙加缅度的祖母级华人,他们都是来美国三、四十年的老华侨了,她们的意见是一致反对加州新版性教育,并感觉现在的美国不是他们刚来时的美国了:

“我们反对加州公立学校将要执行的性教育,他们称为是‘健康的课程’,但是里面的性教育我们反对。”

“我们有孙子,我们都是祖母了,所以我们很反对。”

“下一辈他们没有时间带小孩,要上班,我们做祖父母的,我们就出来发声。”

“这个加州知情家中协会(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就告诉我们很多,因为在学校里没有告诉家长(马上)就要来执行这件事情,所以我们是很反对。”

“我女儿是牙医,她的牙医组织发给她(消息),她没有时间来,她叫我代表她来,我们非常反对。”

“我是一个退休的老师,所以我觉得怎么教育现在变成这样子了?从前都没有办法接受的资料,都要把它放上去教科书,从小学、幼稚园就开始教。我们知道小孩子就象一个海绵,你教他什么他就吸收,他也没有什么判断的能力。我觉得这真是太乱了。我们一定要出来反对。”

“ 我32年前从中国大陆来的,我很反对让小孩子受这个教育,这个实在是不可以的。因为我们在大陆就是共产主义,所以来到美国以后,觉得很好,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实在是跟我们当初来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跟原来的美国不一样。这个美国是我们越来越不认识的,不认同的。”

馨恬还遇到了旧金山华人资源协会会长特蕾莎·杜(Teresa Du)女士,杜女士也表示她需要站出来说话,因为不是很多人了解这个事情,加州的新版性教育会影响下一代人。虽然她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但是还会有再下一代。她认为加州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会影响我们的孩子的未来,公立学校的花钱方式也不对,不应该那样,太不公平。

这是几位华人的看法,那么,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又是怎么认为的呢?

加州政府接管家长角色 这是共产主义国家才发生的事

加州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基金会会长罗谢尔·康纳(Rochelle Conner)女士认为,加州的性教材问题很严重,因为根据传统理念,这部分内容应该是由家长教育孩子的。

罗谢尔说:“这种黄色内容会玷污孩子的心灵,教唆他们去做正常情况下想都不会想到的事情。教育孩子、保护孩子是家长的责任。”

她还认为加州政府接管孩子家长的权利的做法就是社共国家强权的做法,因此美国人必须站出来阻止:

“任何时候当政府接管了家长的角色,政府就把自己当成家庭的管理者,而这就是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里所发生的事。有很多移民就是因为逃避他们自己国家的政府强权而来到美国寻求庇护的。

“我们看到周围很多组织都在推广社会主义。但我们是一个宪法规范的共和国家,美国是建立在宪法的原则上、基于犹太教-基督教理念的,所以美国人必须站出来捍卫,不要让那些持有共产主义世界观的人进来,不要给我们的民众带来独裁暴政。”

不能让那些激进的人把孩子变成不知好坏、没有道德的人

那么,那些支持激进性教育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罗谢尔认为,这是因为这些人他们有特别的政治议程:他们想要下一代变成不知好坏、毫无道德观念的人,还不是变成明知故犯的不道德的人,而是毫无道德可言,在性行为方面可以跟任何人、不管多少人都可以做。

因此罗谢尔认为,反对加州性教育也是一场心灵精神之战,因为这些激进的人所做的,是让孩子们拒绝道德观念,成为不分好坏、没有道德理念的人。

另外,罗谢尔还认为这也是对美国立国之本的威胁,因此美国人必须站出来捍卫美国的立国原则,罗谢尔说:

“因为我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受到了侵犯,首先就是宗教自由权利,随后跟着其它的一系列权利——言论自由、媒体自由、集会自由等等。这是一场精神心灵的争夺战。很多新移民来到这个国家,就是为了逃避他们的母国政府对宗教自由的践踏,所以我们必须发出声音,捍卫我们国家的立国原则。”

不能让政府插手教给孩子不该学的东西

7岁时从前共产主义国家罗马尼亚移民来到美国的乔治·罗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也认为加州的性教育在动摇美国的建国理念,跟共产主义理念有关系。乔治现在住在南加州橙县, 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助理副总裁,也是四个孩子的爸爸。

南加州橙县的乔治·罗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是罗马尼亚移民,现在有四个孩子。(SOH摄影)

乔治提到,在罗马尼亚那样的共产主义国家,这种情形非常多,就是政府掌控学校所教的所有东西,家长不能选择退出,不能做主。他的姐姐们一周六天上学,老师会点她们的名字,说你们是基督徒,脑子很封闭,其他的学生就嘲笑她们。他的父亲因为宗教信仰在1981年被关进监狱。

加州性教育问题对乔治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觉得加州政府在用一些非科学的信息在给他的孩子们灌输有关性行为的理念。作为一名父亲,他表示他是家庭的守护者,他绝不允许政府把手伸进他们家,教给孩子一些他不想让孩子们学的东西。

乔治还说:“我们已经感受到自由在一点一点被剥夺,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不能让共产主义主导这个国家。”

共产主义者善于伪装 利用人的善心 让人放弃自由权利

为什么在加州、在美国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喜欢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呢?

乔治解释说:“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总是会做表面的伪装,告诉你说,它将给你所有的东西,它的理念是‘博爱’、包容‘公平、和平’等,但事实上,它所做的是用一只手递给你一点面包渣一样的所谓的‘平等’,而另一只手把整个盘子从你嘴下面抽走,那就是你的自由权。你看看罗马尼亚、中国、苏联开始实行共产主义布尔什维克革命时,他们都是给人们一个承诺:‘人人平等’,可是最后共产主义给人们的是什么?是‘平等的悲惨’,它不能给与人们平等的快乐。”

乔治还认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最迷惑人的一点是利用人的善心,让人放弃一点自由给政府做好的机会,但是继续下去的话,美国就不是美国了。

乔治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最迷惑人的就是它所谓的‘爱’。我们不断地听到他们的悲伤故事,尤其是LGBTQ(指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群体)社区的人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因为他们很会做社交媒体,他们的信息总是针对人心,而不是针对人的思想头脑,因为他们所说的都没有科学依据。

“但是我们是人,都有人心,人心本善,自然想做好的事情。但是人们被那些悲伤故事蒙蔽了,而愿意放弃一些自由。人们想,如果自己放弃这点自由的话,政府会改善这件事,让我的生活更好。可是,什么时候政府会做一些能够让百姓更好的事情?美国是一个注重个人、注重选择、注重自由权利的国家。如果我们放弃这些自由的话,我们的国家就不成其为美国了。“

收回家长权利  限制政府权力 

为了对AB 329 法案进行实际而简单的弥补,南加州第23选区参议员迈克·莫瑞尔(Mike Morrell)先生最近提出一项法案SB 673,作为保护家长在孩子性教育方面的权利。他说法案的主要目的是:第一,要求每个学区在下一学年到来之前,就通知家长即将进行全面性教育及艾滋病预防教育的内容;第二,要求学区开放透明,必须把所有的教材在开课前就放到学区网站上让家长看。另外,对于K-6年级学生,如果学校要给他们上全面性教育课程,包括“性别教育”内容,必须是由家长主动为孩子选择参加(Opt-in)才可以。

南加州第23选区参议员迈克·莫瑞尔(Mike Morrell)先生。(SOH摄影)

莫瑞尔参议员认为,像AB 329这种过分的性教育法案,反映出加州议会里占主导的激进派民主党理念,已经变成社会主义了。因为这些民主党人主张扩大政府的权力。

莫瑞尔参议员说,在一次议会上,他指出激进派民主党可以改名为社会主义党了,没有人站出来更正他,因此他觉得对方已经默认了。因为当主张扩大政府的权力时,人民的自由权利就会受到压缩,随之而来的是失去自由和繁荣。民主党人用“进步“(progressive)一词只是听起来好听,实质上不就是社会主义吗?!

莫瑞尔参议员说:“看看委内瑞拉就知道了。最后就是劫富济贫,政府掌控人民。我们美国本来是以应允(consent)来治理的,政府是由人民选举,由人民应允(consent),为人民做事的。目前的状况是,我们这些仍然尊重宪法的人,希望限制政府的权力,让民众做主,而不是让政府官僚帮我们做主。”

SB 673法案将于4月24号在参议院教育委员会进行听证。反对AB 329法案的家长们可以给自己选区的参议员发信、打电话,表达自己作为选民的心声。 “加州知情家长协会”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呼吁家长们签署支持SB 673法案

家长要从沉默的多数变成大音量的多数 用民意和选票做出改变

乔治(Gheorghe Rosca)认为家长们行动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任何民选官员,当他看到几千名选民站出来,当他收到几千封邮件,当他的办公室被那么多人堵住,让他无法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就会得到非常强大是信息。

乔治说:“加州选民应该知道,是民主党占据绝大多数地位的州议会通过了这项AB 329法案,也是这个民主党占绝大多数的议会任命了这个教学质量委员会IQC,也就是他们委任自己人,让跟他们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去负责。

“所以,加州选民必须觉醒,用选票把这些人选下去。这是可以做得到的,因为我们这些家长会从沉默的多数,变成音量很大的多数。”

共和党议员在加州的议会里占少数,莫瑞尔参议员的SB 673法案要在议会里通过可能不太容易,所以特别需要家长们向各自选区的议员们去表达心声和对SB 673法案的支持。

在美国,政府是民选的,如果人们发现那些民选官员不能代表民意时,你是有机会可以去做出改变的。

 

本系列报导到此暂时先告一段落,感谢您的关注。关于加州性教育和教材问题以后的发展,我们还将会进行跟踪。敬请继续关注希望之声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性教唆”教材

加州

系列报导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