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报导(6):支持娈童和堕胎的人编写和审批教材

2019-04-21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3月28日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抗议新版性教材的家长和孩子们。(Sacramento Bee/Ren…

美国加州将于5月份在公立学校全面推行的新版性教育教材被知情的华人家长称之为“性教唆”教材,但是很多家长并不太知情。加州性教材为什么变得这么激进,并且让家长难以知情?有家长专门做了一、两年的研究,他们发现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勾结和阴谋。

 

接上一集: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报导(5):学区和学校公然欺骗家长和孩子

上一集里讲到,关于公立学校里执行新版性教育和性教材的事,学区公然对家长撒谎,学校也在欺骗家长和孩子。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们为什么不能讲真话呢?

支持强奸男孩组织里的人在审核性教育大纲

“加州知情家长协会”(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创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经过自己的调查研究后发现,这背后有阴谋。

斯蒂芬妮说,因为在这些事情的背后,有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他们有阴谋议程(agenda)。

比如说,ACLU曾经为 “北美男人恋童协会” (North American Man/Boy Love Association, NAMBLA)做辩护律师代表打了一个官司,那是1997年一个10岁男孩被这个协会的两个人强奸后又谋杀。NAMBLA是一个宣导“人人有性自由权利”的非法组织,总部在旧金山和纽约,该组织没有实地办公室,只有网站。ACLU律师当时为NAMBLA辩护说,NAMBLA的网站内容是“想要改变人们对男人和男童之间关系的看法,虽然观点不受普遍欢迎,但这是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权利,应该受到保护”。ACLU律师还认为涉案的两名NAMBLA男子不应该受到惩罚。此外,ACLU还充当NAMBLA的代理人,帮助NAMBLA的成员在法庭上做匿名辩护。

而现在有ACLU的成员就坐在加州审核性教育教学大纲的委员会里,教学大纲的第六章里也明明白白地写着:“有关涉及少年的性行为,要跟ACLU合作讨论”。

不知家长们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心里有何感想?

斯蒂芬妮就认为,让这么一个支持强奸男孩的组织来介入教育,这是有问题的。她说:“我们的孩子因此而不安全。这些人有更大的阴谋议程在背后。很多老师不了解这些情况而被利用、被骚扰或被霸凌,我们必须站出来,也帮他们发出声音。”

不仅家长难知情  很多老师也被欺瞒

的确如斯蒂芬妮所讲的,对于新版性教材内容,不仅是家长不知情,连很多老师也不知情。就在3月28日“加州知情家长协会”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Sacramento)组织的抗议集会上,来自东湾莫拉加(Moraga)的老师丽莎·迪斯布劳(Lisa Disbrow)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示了加州教育界在推行性教育教材方面欺瞒老师的问题。

丽莎拥有一台学区发给她的手提电脑,两个多月前学区在电脑里安装了一些新的内容,她很好奇,因为有些东西是她从没见过的。看后她才发现那是三种最新的全面性教材。

而老师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也只能私底下悄悄地说,因为学区要求她不能把这些信息告诉给家长。

丽莎在集会上表示,如果人们以为老师们是自由之身,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他们也害怕,也很迷茫该如何面对家长们,同时又不会丢掉饭碗,因为他们自己也要养家糊口,在加州又尤其艰难。

丽萨用急迫的声音希望家长们能够给予老师们勇气和力量,她希望当家长们面对任何一个想让他们退让的学校行政管理人员时,家长们能够有勇气不退让;她认为老师们需要家长们的支持,来击退那些推行这种性教材的校长、学监,以及那些学区委员们。

背后的巨大利益勾结:支持堕胎组织的人在性教材的各个环节

接前面斯蒂芬妮说的加州性教材背后有阴谋,另一位家长也通过自己的研究发现这背后还有一个巨大的利益勾结。

南加州橙县的乔治·罗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是一家公司的助理副总裁,他有四个孩子。他本人是罗马尼亚移民,7岁来美,在美国接受了从小学到研究生的18年教育。从去年开始研究整个加州教育系统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更离奇的现象。

南加州橙县的乔治·罗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有四个孩子。(SOH摄影)

乔治介绍说,当2015年加州通过AB 329法案(《加州健康青年法案》)时,该法案的赞助者是加州教师协会、加州家长教师联盟、加州学区委员联盟、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拉丁裔生育公正联盟,和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这些组织推动加州政府通过了这项法案。

猜猜他们接下来的一步是什么?他们也属于撰写教材的组织,他们撰写教材,再卖给学区。结果就是,我作为纳税人缴的税钱,最终变相落到了计划生育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这些团体的口袋里。所以,他们推动这项法案,为的是让学区买他们自己撰写的教程。

另一方面,加州政府通过法案后,加州教育部来监管执行,也就是由教育部的教学质量委员会(IQC)来解释法律条文并提供教学大纲指南。他们组成的20人IQC委员会提出了超过1,000页的教学大纲,而计划生育组织的代表就坐在IQC委员会里。

这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羞辱!没有任何拥有特殊利益的团体应该在那个委员会里!但是这里有巨大的利益冲突,比如计划生育组织。在计划生育组织的网站上写着:“对孩子的性教育非常重要,因为这会教他们如何去堕胎。”当孩子有堕胎需求时,他们马上想到的就是计划生育组织,这个组织已经是一个商业运作了,通过性教育,他们能拥有永久性的客户 —— 学生。而且这种教育是通过法律来规定了的!

还有,根据加州法律,学生在12岁以后,就不必通知家长或监护人,自己在上学期间就可以去做堕胎了,而家长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也就是说,一旦孩子超过12岁,家长就再也没有权利知道他们的孩子做出的是什么样的决定了。

我们这些抚育孩子成长的家长们,却没有一个受到邀请。他们把自己人安置在所有环节里,包括最后一个环节!

最后一个环节就是教材审批。由私人机构编写的教材需要提交给 一个叫做“青少年性健康工作小组”(ASHWG)的机构去审核批准。ASHWG 的成员包括教学质量委员会IQC的成员、加州健康部的成员、计划生育组织和ACLU的成员。也就是说,IQC提供的教材要受到ASHWG小组的审核,但是教材提供者IQC却有代表坐在那个审核小组里。

也就是所有的环节都有他们自己的人。他们在自己批准自己,这是巨大的利益冲突。可以说这种情况非常普遍,这整个就是个勾结合谋!

乔治对于他自己的这个发现感到非常震惊,怎么会在短短十几年时间里,加州教育这么快地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乔治自己答案是,究其根源就是政治利益,包括ACLU、计划生育组织等这些自称“非营利”的组织。但事实上他们都是盈利组织,他们的CEO的年薪是上百万美元,他们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在我们的学校里推进性教育。

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做?这是因为没有人去向他们问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作为家长的一定要站出来。

那么,家长们能做些什么呢?

支持SB673法案 收回家长权利

首先,南加州第23选区参议员迈克·莫瑞尔(Mike Morrell)最近提出一项法案SB 673,作为保护家长教育孩子的权利的一小步。

南加州第23选区参议员迈克·莫瑞尔(Mike Morrell)先生。(SOH摄影)

莫瑞尔议员表示,提出这项法案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恢复家长的权利,让家长有权了解K-12年级孩子在学校里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尤其是性教育。因此法案要求每个学区在下一学年到来之前,就必须通知家长对他们的孩子即将进行的全面性教育及艾滋病预防教育内容是什么。(现在的情况是根本没有提前通知,家长去问学校的时候,学校还不说实话。见上一集报导);

第二,要求学区开放透明,必须把所有的教材在开课前就放到学区网站上让家长看。如果学校要给7年级以下学生(K-7年级)进行性教育的话,必须要家长“选择进入”(Opt-in)才行,而不是现行的“选择退出”(Opt-out)。因为家长本来就应该拥有教育孩子的主导权。(现行的做法是学校决定所有孩子都去上性教育课,家长发现不合适了再想办法退出,而要退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见上一集报导。)

莫瑞尔议员认为这样做比较简单,但是他需要家长们去和他们自己的议员们去说,要议员们支持SB 673法案。

共和党议员在加州的议会里占少数,这个法案要在议会里通过可能不太容易,所以特别需要家长们向各自选区的议员们去表达心声和对SB 673法案的支持。

“加州知情家长协会”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呼吁家长们签署支持SB 673法案

保护自己的孩子  没有谁能阻挡得了

“加州知情家长协会”创始人斯蒂芬妮(Stephanie Yates)说,15年前她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连在公众面前做自我介绍都不敢。但是两年前在经历了孩子学区的副学监在性教材问题上对她撒谎的事情后,她开始做广泛的研究,一年前,也就是去年她开始在脸书上发信息,后来她的先生鼓励她成立一个组织,这就是“加州家长知情协会”。不到一年时间,至今已经有15,000人参加了。

“加州知情家长协会”(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创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SOH摄影)

斯蒂芬妮表示,每一次只要跨一小步就可以,而且现在有这么大的一个团体了。之前她只有自己一个人,但后来认识了其他人、越来越多的人。她鼓励家长跟身边的朋友聚在一起互相帮助,如果找不到其他人,也可以找他们这个组织。可以从自己看教材做起,再去向学区、学校询问。

因为她自己就是亲眼看了教材后,亲自了解了教材后,就没有人能说是她在撒谎了,因此当家长们知情后,家长们就有了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人能阻挡得了这样的家长。

斯蒂芬妮说:“因为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就是我们对孩子的爱心。你想要毁掉我们的孩子的话,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阻挡我们(保护孩子),我们是熊妈妈、熊爸爸。如果有人以前没见过的话,这次他们就见识到了。”

大家团结在一起 要坚持不懈 要拿出勇气 不要害怕

如果有人觉得加州是民主党一党独大,他们想通过什么法律法案,也没人能阻挡得了,感觉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在这些家长来说,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比方说,有些家长已经开始把孩子退出公立学校。斯蒂芬妮说,因为只要你一直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他们,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当你把孩子收回来,把作为家长的权利收回来时,他们就无法控制了。

斯蒂芬妮表示她会坚持不懈地抗争下去。今年一月份他们召开第一次公众集会时只有75人参加,而3月底这一次集会就有几百人了,等到下一次可能就会有几千人了。

斯蒂芬妮说:“我们不会停止,一直到我们的孩子受到应有的保护为止。家长们觉得这种性教育是不行的,当他们发现其他家长也是同样的想法时,我们就都团结在一起了。”

她希望家长们都站出来,因为孩子是最重要的,每一个孩子都同样重要。她鼓励家长们不要害怕,因为对方希望我们害怕而后退,但是我们要鼓起做父母保护孩子的勇气来为我们的孩子抗争。

站出来表达民意  有机会改变民选政府

乔治(Gheorghe Rosca)也认为,家长们行动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任何民选官员,当他看到几千名选民站出来,当他收到几千封邮件,当他的办公室被那么多人堵住,让他无法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就会得到非常强大是信息。

乔治说:“加州选民应该知道,是民主党占据绝大多数地位的州议会通过了这项AB 329法案,也是这个民主党占绝大多数的议会任命了这个教学质量委员会IQC,也就是他们委任自己人,让跟他们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去负责。

“所以,加州选民必须觉醒,用选票把这些人选下去。这是可以做得到的,因为我们这些家长会从沉默的多数,变成音量很大的多数。”

的确如此,当你能这么做时,你就有力量了,因为在美国是有这样的机制的,政府是民选的,如果人们发现那些民选官员不能代表民意时,你是有机会可以去做出改变。但是如果你说,那就这样吧,那么它就保持现状了。

莫瑞尔参议员也呼吁人们多出来参加抗议加州政府的集会,他认为特别是加州这种过分的性教育法案,已经是社会主义的理念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请关注后续报导。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性教唆”教材

加州

系列报导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