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寻找川普的美国」 孪生兄弟穿梭美国九州访川普选民(二)

2019-04-18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寻找川普的美国」:穿越9州访川普选民的孪生兄弟 (SOH图片)

埃劳特兄弟俩自2016年选战开始到现在,穿梭跨越全美的9个州中的目标县,去访问当地的民众,探讨他们支持川普总统的初衷,两年多来想法有没有变化,以及那些当初不支持川普的人,现在他们的看法有有没有变化,2020年大选,他们想把票投给谁。这就是他们4年里一直在做的一个项目——「寻找川普的美国」(Into Trump’s America)。

接着上一集的话题,子涵和方伟继续采访曾是《华盛顿观察家报》资深记者、评论作家的弟弟丹尼尔·埃劳特(Daniel Allott)。

(接上文)

为什么当初不喜欢川普的人现在仍不喜欢?

丹尼尔说,比如在犹他州,这里都是摩门教徒,很多摩门教徒不喜欢川普,因为他们认为川普以前人品不好,大概有点花花公子这方面,他们被这个障碍住了。所以有的人就会说,哎呀,我到国外旅游的时候,都觉得很没面子,因为美国选出这么一个很粗的人当总统。

也许这些人当初选川普的原因,就象有些人说的,是因为他们觉得要震憾一下我们的政坛,不能老是这个样子。也许是不是到明年,这些人会说,我们的震憾疗法已经搞了4年了,现在是不是要回归到以前的正常状态中了,选一个彬彬有礼、进退得体的人来当总统了。

丹尼尔说他真的就碰到这样的人,所以就是看这些人有多少,他们是不是会影响到选举的结果。

突破自我  从“破冰”到与民众成为老朋友

谈到民间走访是否困难,丹尼尔说,困难不困难主要是看你调查的区域和对象复不复杂。比如说在加州橙县,我要把橙县查个底儿透很难,那儿的人非常非常多。而有的县就9000人,你去一次,基本上就把它摸清楚了。这是不同的地方给你的不同的困难。

我挺喜欢跑出去采访的,第一年有一点难,因为我不认识人,所以到每个地方,都得去做“破冰”,你总是要努力开始去跟人家讲话什么的,找话讲还是有点不容易的。我以前是个写手,我是个记者,写作的人,我是个内向的人,所以需要鼓起勇气干这个事情。

但第二年就不一样了,比方说我们现在得赶快去艾瑞(Erie County, Pennsylvania)那个城市,那儿的人我都认识啊,我们已经交上朋友了,再去一次看看他们怎么样啊,现在感觉如何啊,他们对新闻怎么看啊等等之类的。然后,再过6个月,我又再跑回去,就是已经是老朋友了。

我希望在明年的时候,根据我所有采集的这些数据,我可以做出一个结论。

「寻找川普的美国」对我是一份奖赏

做这个项目对我来说就象是一份奖赏,整个体验非常好。我原来在DC是坐办公室的,现在我是跑到外面去,结识了很多人,对于职业上、对我个人说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成长。

当然从一个办公室里的写手,变成一个跑外的记者,还是有很多要调整和适应的,但是没有什么比我在各种各样的活动中,在采访别人的时候,让我更觉得快乐了! 我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他们是如何打开心扉,告诉我他们的个人感受,常常是会说到泪流满面;他们虽然不认识我,但是没有人这么认真地去问过他们,往深层去问他们内心的问题,所以他们就会打开他们自己。这让我了解到他们的价值,他们信仰的根是什么。

“希望”和“改变”与选举盘面的分化

我在采访中,给我一些非常惊奇的发现,因为对于川普我们一般都会从媒体的报道中认为他是一个很负面的人,经常说些很吓人的话。但是我在采访中,问我的嘉宾,请他们用一个词来描绘川普,当然,这个涉及到从经济到最高法院的法官任命等等好多话题,但是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两个词就是:“希望”和“改变”。

所以你要知道,这个叫做“希望”和“改变”的口号,这是奥巴马竞选的时候的口号。选民们在川普身上同样是看到了这个东西,叫做希望和改变。大概有700万到900万投票给奥巴马的人,投给了川普。

当然了,他们这里讲的他们的希望,和奥巴马的希望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显然,我听起来,他们不是那种美国的白人种族至上主义者,想把美国带回100多年前,不是这样子的。所以川普在他们那里的印象,不是象媒体上所描绘的,是不一样的。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美国中西部往北去的那几个州,象爱荷华州、威斯康辛州、密执根州,以前它们是奥巴马的基本盘,在2016年投给了川普。在我的判断中,那里的选民们在2020年的时候,会继续投给川普,因为他们的文化是非常保守的,他们也赞成拥有枪支的权利,他们也都对川普这种豪放的性格毫不介意。

在威斯康辛州的乡下采访的时候,我听到很多他们对政府的抱怨,不光是对联邦政府,对他们州政府的抱怨,他们觉得这些政治人物不尊重他们,也不懂他们做的事情。所以他们从政府那里拿不到任何资金的帮助。

所以现在选举的盘面出现一个分化,基本上我看到的是乡村美国,现在逐渐变成川普的共和党的地盘;而在南加州的橙县,就是大都市和郊区,逐渐改向投民主党,投向蓝色。

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分化会越来越明显,乡村美国是共和党的,而城郊美国是民主党的。

农民们与川普很强的信任纽带

对于川普的美中贸易政策,在采访中我基本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抱怨。在去年夏天关税刚刚打下来的时候,我碰到这些中西部的农民,有的是种大豆的,有的是养奶牛的。那个时候,中方的反制关税下来,他们其实被打击得蛮沉重的。但是,我跟他们谈的时候,他们是感谢川普总统的,说终于有一个总统愿意为他们说话,不让中方再去这么占便宜了。

由于这些农民和川普之间非常强的信任的纽带,他们愿意给川普更多的时间去把这个贸易关系摆平。

今天,我还在一个咖啡店里,和10个老农民在聊天呢。每次我讲到贸易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话题转走,就会讲非法移民啊,讲美国的福利问题啊,但是,如果还是来扯到贸易的问题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共同点是什么呢?就是他们认为:有人在占我们的便宜,不管是那些非法移民,还是那些领福利的人,还是中国,有人在占我们的便宜。因为他们有意愿要把这些事情解决,所以他们愿意承受他们收入上的打击;因为他们看到川普不光只是说这个事,他还会去做,他会着手去改变这个情形。

所以川普和中西部这些人的纽带,其实媒体是低估了,所以也许有人因为受损失会抛弃川普,但绝大多数的人是不会的。

这就好比在奥巴马治下,他如果把黑人的工作搞好的话,黑人一定会跟着他。因为在肤色上他们是相联结的。

当然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之间没有这个肤色的联结,但是他们之间的那种很强的信任感,这个是媒体到现在都没抓到的。所以我认为,这种纽带、这种联结会持续到下次的选举。

两个挺川理由:秉持传统价值、为美国人代言

丹尼尔说,确实对川普有两种支持者,第一种就是喜欢他的性格的,他敢讲话,他不守“政治正确”,言无禁忌,再看看他的政策,还不错啊,我可以接受。就因为这个支持他了。

第二种就是一种传统的基督教,保守派的人。他们会觉得川普这个人,个人的一生品格好象有点瑕疵,但是他的政策不错,他一直支持宗教以至非常支持各种各样的保守派的理念。那么好吧,我就原谅他个人品格上的那些瑕疵,我就支持他。

就是有这两种不同的支持者。

如果问我的话,我觉着前者的力量更大,前者的人数更多。他们支持川普就是因为他的性格,喜欢他这种爽直、豪放的性格。但是川普又很聪明,他知道如果任命一个支持堕胎的大法官的话,他会丢掉后者,所以他也不会丢掉后者。川普不仅是会执行这些保守派的政策,他还会把他们很多都请到白宫去,常常请他们去。以前小布什就不太请他们,而川普就给他们足够多的机会到白宫,让他们露脸,让他们的理念得到支持。

所以川普他是知道如何处理这两种人的。同时川普做事的方式,他仍然是一以贯之,不改变他之前的做法,一直在猛烈地抨击左翼的主流媒体。很多人都不太懂这件事嘛,可能想,你都当了总统了,你还这么猛啊,一天到晚骂他们。

但是你不知道川普所处的环境,就是因为在很多很多年之内,美国的保守派人士无论是布什当政,还是他们选出了马侃、选出了罗姆尼当他们的总统候选人,这些人都基本上不太买他们账的,就是不给他们关注的。这些个共和党以前选出来的总统或者总统候选人,其实对媒体对保守理念的攻击,以及媒体很有偏见的报导,都是不讲话的。

所以这些保守派的人士其实是非常非常的憋屈,非常生气。那么现在川普是不是有点过不过分啊?在推特上每天激烈地抨击左翼的媒体。你要问他们,他们说:有点过,但是很爽。他们非常感谢川普敢为他们跑去战斗,就是为了他们的价值,跑到前面去跟左翼的主流媒体去拼杀。所以你看到整个几十年他们一轮一轮的失望、憋屈,这样川普做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合理的事情了。需要做这个事情。

我在DC政治圈子里头的时候,有很多共和党保守派的朋友,在他们看来,过去20年,共和党的领袖们,对他们是一轮一轮的失望,因为领袖们是不为他们讲话的。小布什不会去批评好莱坞,也不会去反击左翼媒体的抹黑。现在终于等到川普了!

自费享受充满惊喜的工作

第一年我是开车横跨美国的,我蛮喜欢开车的,因为可以让我看到美国的第一手情况,但现在我是飞过来的。

我第一年常常住在旅馆,后来我就发现就住在家庭旅店(Airbnb)比较好,在那儿很容易碰到各种各样的人,无论是屋主还是同住的租户,都很容易跟他们交上朋友。

至于吃东西我就经常去Chipotle墨西哥快餐或者Whole Foods这样的地方,不是在每一个地方我都容易找到很健康的饭店吃的,我试图让我的身材能够保持住,所以吃东西我也不想乱吃。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在社区里跑到外面去吃东西,这样也让我能够认识到更多的美国人。

我怎么付这些吃住的钱呢?我另外在打工,写东西,用另外一份工作来资助我的这个行程。我在《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的时候,做“寻找川普的美国”这个项目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我说服他们给我第一年的钱,支持我跟我兄弟一起来做这件事情。

当时我们打的算盘是找到一个很大的企业做主要的赞助商,但是说实话,他们都被吓跑了。他们一听说,你要专门报导川普,他们不想把自己企业的名字跟川普联在一起,他们觉得这样的话,会让他们的企业名声不好。于是找不到。找不到之后,我就面临着这个项目要黄了,我就得回去干我的老本行去。

但我们还是决定往前走。

往前走,结果就变成了一个非常享受的一份工作了,因为我很喜欢,我见到不同的人,听到他们的故事,每天去想,我今天去写什么样人的故事啊,今年我要做什么,明年要做什么。说实话,我希望这个旅程永远不要结束,因为我很喜欢,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个人他会怎么回答我的问题,我有一些预设的想法,他一定会怎么说。结果人家说出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从民间获得的和媒体中说的迥然不同

比如说,我就碰到一些中国来的移民,他们在政治圈非常活跃,他们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帮助共和党做很多事情。另外我也碰到很多西裔的、拉丁裔的美国人,很多的难民,你都会觉得他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他们非常支持川普,非常支持这些保守的理念。

我在底特律有两个研究的对象人物,两个都是黑人。一个当初是投共和党罗姆尼的票,到2016年就投了希拉里的票;另外一个以前是投奥巴马的票,后来就投了川普的票。都很不一样。

然后我就跟他们也探讨这个种族的问题,你就会发现媒体对这些种族关系的描绘,和这些真人,我坐下来,面对这些人所得到的是非常不一样的。

当你跟他说,我没有什么观念,我也不想改变你的观念,我只想听你的观点,就是非常非常开放地问这样问题的时候,他们答出来的东西,媒体都抓不住。媒体说的都是另外一回事。

随着这种交谈的深入,交谈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所以我在路上我还不断的会跟他们交换短讯啊,不断的和他们说话啊,就越来越了解他们更多一些。总之就是非常有意思。

没有主观预设 就是寻找真相

我总共发表了大概6、70篇文章,我现在主要的注意力放在我明年要出版的书上。今年后半年我会集中精力在那边。但是,我并不是说,我预想什么就是什么的。有的时候,你碰到不同的人,它就会给你一个新的主意,哎,这个东西值得写。

比如当我去南加州的橙县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过我要写华人,但是我在那个共和党的特殊选举的时候,我就撞见那么一个华人,然后又跟另外两个华人谈上话,我就发现有个共同的主题、一个主线,这个东西值得写,我就写出了那么一篇报导。

我清楚地记得,去宾夕法尼亚的艾瑞(Erie County, Pennsylvania)的时候,他们开始跟我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有来过,《华尔街日报》有来过,但他们来呢,其实是碰一下就走了,就是蜻蜓点水似的,他们只写他们要写的故事,所以最后看到报导之后,就令人觉得很不满意,说那根本就没写清楚。

由于这个缘故,一开始他们也不太愿意跟我谈,说反正你是玩虚的。比如,他们都会来写关于这个城市的衰败,但是他们不写关于这个城市正在兴起这样一股趋势和这个现实力量。

而对于我来说,我就是非常开放,我没有什么主观意向,非得以我的什么东西当主导,我就是寻找真相。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上一篇:「寻找川普的美国」 孪生兄弟穿梭美国九州访川普选民(一)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九州

孪生兄弟

寻找川普的美国

川普

​美国

选民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