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重现解体苏共之前奏 美国成立应对中共委员会 助川普一臂之力

2019-04-15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主席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视频截图)

川普总统上台以来,美国对华政策转向强硬。各界越来越清楚意识到中共对自由世界的威胁,美中关系也已从经济较量上升到了两国意识形态上的根本较量。在这个背景下,一个跨党派独立团体 “应对中国(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3月25日在华府成立。4月9日,委员会举办了第一次圆桌论坛。该委员会的前身曾经帮助美国前总统里根用8年时间解体了前苏联共产党的统治,如今,他们希望重现当年的功能,帮助川普总统解体中共的危险统治。

 

作为跨党派独立团体的 “应对中国(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 由几十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国家安全专家、人权和宗教自由人士等政界和民间的知名人士创办,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前总监伍尔西(James Woolsey Jr.)、川普总统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研究中共海外影响力行动的前参议院工作人员韩连潮等人。

CPDC希望重现历史功能 帮助川普总统解体中共威胁

在成立大会上,CPDC副主席兼华府智库“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先生说,CPDC的使命是通过公共教育和宣传倡导等方式,对美国公众揭示、并帮助美国抵御中共造成的各种常规性和非常规性威胁,而这种威胁不仅是针对美国的,也是针对中国自己的人民的。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副主席兼华府智库“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视频截图)

“应对当前危险委员会”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PD)是美国历史上一个老牌的鹰派外交政策社会团体。CPD一共组建和发起过四次行动,最早在1950年成立,为应对前苏联,那时“铁幕”刚刚降临不久;之后1976年重组,主要也是针对前苏联对美国造成的威胁;2004年第三次启动,CPD的中心转向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的反恐战争。现在的CPDC是它的第四次启动。

其中在1976年开始行动的第二个“应对当前危险委员会”曾经帮助美国前总统里根政府(1981-1989)用了8年时间解体苏共统治。加夫尼先生希望现在的CPDC能够重现之前CPD的功能,解体又一个共产党政权。

与中共对美国的威胁相比 “通俄门”显得尤其荒唐

CPDC主席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也是智库“美国策略集团”的主席和加州著名保守机构克莱蒙特学院(Claremont Institute)的前主席,他在成立大会上说,CPDC是在美国历史上非常独特的社会背景下成立的。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主席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视频截图)

肯尼迪先生认为,美国现在处在内战(指发生在1861-1865期间的美国南北战争)以来政治最分裂的时刻,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导致国民没有动力审视新的外国威胁,而媒体和一半的行政当局把过去两年时间里花在被证实是恶意指控的“通俄门”上面,而跟中共对美国的威胁相比,“通俄门”对美国政治的干扰显得尤其荒唐。

 

川普总统在20多年前就已看清中共本来面目

肯尼迪先生还认为,1976年的“当前危险委员会”与目前的CPDC有很大不同,当时的苏联跟美国没有经济往来,但是现在中国与美国的经济往来非常紧密,这种关系创造了一批资金丰厚的华尔街说客,而中共政府则很有动力保持现状,因为他们从这种关系中受益匪浅;通过美中贸易,美国转移了数兆元的财富到中国,美国最重要的科技被盗窃,也因为这种贸易关系,让中共成为具有世界上第一大军事和经济力量。

另一方面,肯尼迪先生说,美国人尤其是华府,对这一点根本没有意识到。不过,他觉得川普总统对此有很清晰的认识,这让他感到很受鼓舞。肯尼迪在发言中介绍说,在20年前当川普还是一个商人的时候,他就在公开发言和书中开始对中共的这种布局进行抨击,例如,

川普曾经说,我们必须讲清楚,我们愿意跟中国做贸易,但不会出卖我们的原则,即我们不会向从我们这里进行盗窃的国家开放市场。如果说这会让我们丢掉大合同给法国、德国或任何国家,那就这么着吧。

美国的外交政策必须为美国的贸易打开门,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原则和我们的国家利益在这里是一致的。有些东西是比利润更重要的,国家安全就是其中之一。

川普总统早就提出疑问:美国是否真地能从这种美中贸易关系中受益呢?他当时是这么说的:中共害怕自由,因为它的存在依赖于压制人民,它不尊重个人的权利,它的内在还是一个集中式社会,因此,它对世界来说是一股破坏稳定的力量,我们必须这么看。

肯尼迪表示,川普总统在美国绝大多数人看清中共面目之前就说出和写出了这些见解,而我们今天的这个CPDC委员会就是希望帮助当今的人们真正看清中共的面目,他们在全世界做些什么、他们如何看待自己。我们认为只要讨论事实,一切就会不言而喻。

美国精英阶层为中共“助纣为虐”

在4月9日举办的第一次圆桌论坛上,CPDC创会成员、川普总统白宫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做了总结发言。班农表示,川普在美国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普遍认为美国在下滑的情况下当选总统,开始对抗中共的地缘政治,川普的贸易谈判就是想从根本上改变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经济,从而让美国民众、以及中国民众受益。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创会成员、川普总统白宫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视频截图)

班农首先回顾了2016年川普总统成功当选,当时很少有人能够预测到,而成功预测到川普会当选总统的民调专家派特·卡德尔(Pat Caddell)(2月份刚刚过世)曾经做出过一个历史性的民调,显示70%的美国民众,尤其是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认为美国在下滑,而且他们相信美国的精英阶层不仅对此毫不在意,而且还“助纣为虐”,协助了这种下滑。

“川普革命”是拒绝美国精英阶层的“助纣为虐”

班农把川普当选总统成为“川普革命”,班农说,“川普革命”就始于对这种精英阶层协助下滑的反应,拒绝接受这种结果,包括南部边境、制造业工作外包到中国,以及没有意义的国外作战等等,所有这些,与希拉里·克林顿相比,希拉里就像是全球主义者的保护者。

班农说,就在川普当选总统不久,日本总理安倍与他见面时(注:当时班农是川普竞选团队的首席顾问,随后进入白宫成为川普总统的首席策略师),就提醒他有关中共政府的威胁。当时由(白宫国安顾问)弗林将军带领的川普总统过渡团队,重点就是研究如何开始转向本世纪最具挑战的地缘政治,当然不是像前总统奥巴马转向亚洲的市场化策略。

但是另一方面,班农说,当时媒体完全没有抓住这点。如果回想一下2017年1月的两个重要演讲,一个是在“达沃斯”论坛,另一个是在华府。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讲是关于全球化,习被认为是全球化的救世主,结果《经济学人》、《金融时报》等媒体纷纷报导。几天后,川普总统在华府演讲,当时却被媒体报导成“蛮人”:

当时川普说,“现在到了行动的时候了,我们要建立新的联盟、恢复旧的联盟,团结文明世界,把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从地球上消灭,同时转向地缘政治斗争。”

班农指出,在“达沃斯”论坛听习近平演讲的那些华尔街金融大佬,他们拥有所有的消息,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人权迫害吗?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民被奴役吗?他们当然知道,他们根本就不关心!

现在的时局和苏共解体前非常相似

班农提到,(由中共外交部支持的)“百人会”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即4月7号的年度大会上发布声明称,包括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内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媒体和意见领袖表示或者暗示,“所有在美华人都应被怀疑有不法行为”的做法是“种族偏见和制造恐慌的行为”。

但是班农回应说,如果你把“百人会”这种话告诉给那些被奴役的中国百姓,告诉给那些来自中国为人权抗争的斗士们。他们会这么想呢?他们会认为,这是谎言!这跟1970年代针对前苏联的“当前危险委员会”存在的时候一摸一样。

班农指出,当时也有人说,“苏联是崛起的力量,美国已经变弱了”,当时说这些话的人,跟现在反川普的那些大学学者和媒体是一批人!但是,美国国防部前外交政策策略家安迪·马歇尔(Andy Marshall)当时就说,“不太对劲,我不认为苏联的经济有那么强大,我们所做的研究表明,苏联GDP成长并没有5%、10%,而只有美国几十年来预测的一半而已”。这成为了当时里根总统国防策略的基础,这就是经济战!Andy Marshall对里根总统打赢冷战起到了重要作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当时估计要花50年才能摧毁苏联共产党,但里根总统实际却只用了8年时间。

对此,班农解释说,因为一个来自加州的非常简单的、拥有非常简单的信念的人——里根总统——他说,苏联比加州还小。虽然华府的人看不懂这一点,但是里根看懂了,他认定了,“我们美国会赢、他们苏联会输。”

那么,回头再来看2017年1月川普在华府的那次被媒体成为“野蛮人”的演讲,班农说,川普当时所强调的就是两种完全不合拍的系统:一个会赢、另一个会输。

中共野心勃勃 同时采取三大地缘政治策略挑战全球安全

班农说,习近平和中共并不代表中国人民,中国人是这个地球上最有尊严的人之一,他们被中共长年虐待奴役;而美国相信的是一个基于自由民众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会解决自己问题的。

班农警告说,中共野心勃勃,它计划2025年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最大的生产国和贸易国,以及关键技术领先者;同时试图通过“一带一路”成为欧亚大陆领先的海军陆军力量;再通过对海陆的霸权,控制欧洲与东亚之间的贸易。而华为公司是对全球5G网络安全的挑战。

班农强调,华为不只是跟中共军队有关联,不只是军队的合作伙伴,华为本身就是中共军队,5G技术是可以武器化的,而华为就是想把5G变成武器。

班农指出,掩藏在“一带一路”、2025计划和5G的表象之下的,是中共所采取的20世纪的三大地缘政治策略:控制欧亚大陆、控制海上关卡点、控制环亚洲地带。班农说,历史上没有哪一个独裁者同时采取这三种策略,但是中共就在同时实施这三种地缘政治策略。

班农也认为,目前中共所采取的包括“一带一路“、2025计划、5G等等地缘政治策略,是全方位的,但同时也是有很大的财务风险的,这是历史上前所未见的。虽然中共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而且还很懂得在西方自由世界沉睡的时候趁虚而入。但现在西方觉醒了,尤其西方意识到了中共代表的并不是中国人民,而只是一小撮极端的人,现在他们想要在世界上形成一个网络。

中共通过压榨人民而崛起 川普贸易战攻破中共野心

班农说,美中贸易谈判所曝光的,正是中共的这种野心,这种野心其实对中国人民带来严重的经济伤害,因为中共在海外花费数十亿元,而在国内对中国经济的重新投资却屈指可数,这造成中国经济停滞。

班农指出,中共是通过压榨中国人民而达到快速崛起,而川普总统对中共的贸易战正是要攻破这一点。

班农表示,贸易战是一个因素,川普要求中共对中国经济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变,尤其是在强制技术转让,另外政府补助的企业也是重要的一方面,因为这导致中国工人薪水低廉,就像法国右翼党领袖勒庞女士所说的,中国的奴工导致了西方国家制造业工人的失业。

班农也说,这就是中共政府所做的,把中国人变成奴工,这是不公平的,这也是川普总统想要根本改变的。班农不相信中共会主动进行任何政治改革,除非不得已。

班农认为,中国经济领域的变革,最终将导致其它领域的变革。美国应该像当年遏制苏联那样,去制止现在中共的步伐。而中国人民也必须从被奴役中觉醒,班农说:“1989年前苏联垮台,是因为西方国家的外在压力,然后最终是那些被奴役的东欧人、苏联人民把整个苏维埃政权推翻。当内部的人民决定不再忍受它的奴役时,几个月之内就让它垮台了,非常快,不花一枪一炮”。

相信中国人民最终会起来推翻中共 真正获得自由和繁荣

班农再次指出,共产极权一直在奴役中国老百姓,要解体它最终得靠中国民众来做。而西方国家要做的,不仅包括川普总统通过贸易谈判,另外还要做的是在军事方面,包括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的自由航行),以及捍卫台湾和香港的自由等等。我们看到这些措施也都在进行中了。

提到香港“占中”事件,班农说,现在连香港人民也被奴役了,但是最终中国人民会站起来,因为他们渴望自由,有了自由他们就会拥有繁荣的经济,所以西方国家应该协助中国人民去解体中共的体制。中共极权是能够被解体的,之后中国人就能拥有民主和法治。

班农认为,在中国拥有了人权法治以后,中国人民的才智,就将会得以充分发挥。当中国人民有法治,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就没有中国人民做不成的事。比如说在香港、在台湾、在美国的中国人,他们拥有这些自由权利,他们在各方面都能做到繁荣,最终中国人民会意识到这一点。

最后,班农说:“与中共之战是划时代的事件,百年之后的历史会这样来记得我们这个时代。我担保,我们将揭露那些出卖了美国人民也同时出卖了中国人民的那些精英阶层人士。”

班农也对中国人民充满信心,他表示,如果有人觉得中共比苏共有更强的适应能力的话,那么中国人民比中共又有更强的适应能力。因此班农愿意押宝在中国人民身上,他相信中国人民最终一定会赢。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前奏

川普

应对中共委员会

成立

​美国

解体苏共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