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16州民主党起诉川普不该宣布紧急状态 边境危机是真是假

2019-02-19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为2018年3月13日,川普总统在南部边境查看边境墙模型。(AP Photo/Evan Vucci, …

到目前(2月19日)为止,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在内的16个州的民主党检察长向川普总统提起了诉讼,反对川普总统为在美墨边境处建墙而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他们认为川普总统说的边境危机是“假的”。那么,到底有没有边境危机,边境危机是真还是假呢?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也来谈了他的看法。

民主党认为边境危机是“伪造的”

向川普总统提起诉讼的这16个州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夏威夷州、伊利诺伊州、缅因州、马里兰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内华达州、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纽约州、俄勒冈州和弗吉尼亚州。提起这种诉讼的这些州的总检察长都是民主党籍。

加州作为美国民主党的大本营,它的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周一指控川普政府的行为违反了宪法。贝赛拉认为没有边境危机,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是没有根据的。

另外,这些州还表示,川普通过宣布紧急状态把军事资金转用于建边境墙会损害他们各州的经济,并剥夺各州军事基地升级所需的资金。他们还说,从缉毒项目中拿走资金建墙也会造成损害。加州和新墨西哥州在诉讼中还说,建墙会伤害野生动植物。

除了各州民主党提诉以外,还有其他一些民主党的大佬级人物和国会议员也早早发出声音反对川普总统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例如和奥巴马搭档的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有可能成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一个重量级民主党候选人,他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德国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上,向各国领导人说,美国不应该在边境拒绝难民,他认为川普总统的建墙做法是让美国蒙羞,还说川普是破坏了美国在道德上的世界领导力。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籍女众议员玛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 ),更是呼吁大家都站出来反对川普总统,她认为川普总统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是假的,是伪造的。

德州的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在周末的时候甚至说,他还要把已有的边境墙拆掉,更不要说要建墙了。他认为这个墙并不会挽救生命(save lives),而是结束生命(end lives)。

 “天使父母们”认为他们失去的孩子不是“伪造的”

针对贝托·奥罗克的说法,德州的一位名叫丹·弗格森(Dan Ferguson) 的“天使爸爸”说,他的孩子是被非法移民杀害的,他的女儿阿曼达去年28岁的时候被一个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在酒后开车时撞死了,他的女儿是名小学老师。弗格森先生驳斥贝托·奥罗克要把墙拆掉的说法,他认为拆掉边境墙以后,犯罪率一定还会上升的。他指责贝托·奥罗克这么说,是因为奥罗克自己没有经历过家人被非法移民伤害和失去家人的痛苦。

弗格森先生上周一(11日)参加了川普总统在德州艾尔帕索(El Paso)的建墙集会。上周,他还在华盛顿DC和20位不同的“天使妈妈”和“天使爸爸”在一起。他们这20人分别来自加州、德州,北卡、俄亥俄、纽约、马里兰、维吉尼亚,差不多是来自全美不同的地方。对此,弗格森表明,这些非法移民不只是在边境城市,他们会跑到美国的各个地方。

针对民主党和左派们说的,“边境危机是不存在的”,“是伪造的”这个问题,副格森先生表示,他的女儿不是伪造的,他们那20位“天使父母们”的孩子们也不是伪造的。失去女儿让他非常的伤心,他说女儿活着时,他自己以前总共也没有哭过四次,但是自从女儿被害去世以后,如果一天里他哭不到四次的话,这一天对于他来说就是好过的日子了。

弗格森先生还提到,上周他在DC时原本想去见见民主党领袖、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向佩洛西表达他自己的想法,但是佩洛西不理他,还叫了警察让他们离开,他感到很可惜。

弗格森表示,他想表达的是,川普总统是在保护我们,是在保护美国,保护美国的边境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萧恩:上一届政府失职没有对边境危机实施国家紧急状态

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认为,上面提到的联邦女众议员玛克辛·沃特斯和联邦众议员贝托·奥罗克基本都是相当左翼的民主党议员,他们的观点比较极端。像玛克辛·沃特斯去年甚至呼吁民主党站起来去攻击川普总统的内阁成员,在公共场合就可以对他们进行攻击,等等这种比较极端的言论,对玛克辛·沃特斯也不止是一次了,她还多次在国会强调要弹劾川普总统等等,但是她没有实际的可行的措施来反对川普总统。

所以,萧恩先生认为,这些极端的说法可以先搁置一边;但是贝托·奥罗克则代表了一大部分民主党人的看法,他们基本上是否定这个边境危机的,对于这个问题,值得分析一下。

萧恩认为,毒品问题、非法移民问题在美国其实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

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缉毒署的报告,里面就提到在2016年的时候,死于药物滥用或者服用过量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自杀、谋杀、还有枪击案,甚至交通事故的人数,成为第一个最高的死亡原因。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而且是从2010年到2016年一直是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其实上一届(奥巴马)政府就应该宣布这是一个国家紧急状态。这么大量的民众因为一个新的最主要的原因死亡,这本身就是一种国家的危机。

我们记得,象2009年爆发H1N1流感的时候,还有总统临时宣布国家进入一个危机状态,那个时候还没死亡这么多人。

现在每年有6、7万人死于药物滥用、药物过量,这样一个事件本身就是一个国家的危机。

如果看一下非法移民的人数,这几年是有些下降,但是,它仍然是个相当高的数字。根据去年移民局的最新数据来看,非法移民人数实际上已经超过了1,000万,现在的数据是1,070万左右,几年前最高的时候达到过1,200万人。这里虽然是下降的数字,可是你看这个基数,仍然是非常大的,所以国家面临的非法移民问题和毒品通过南部边境进入美国造成大量美国民众死亡这个危机本身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前一任政府没有宣布紧急状态反而是一个失职。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是把关系搞颠倒了。

萧恩:民主党指责川普绕过国会的做法违宪是过于夸张

萧恩先生认为,现在川普总统提出紧急状态,他是把这样一个重大的问题摆到民众面前,而且他也通过这件事情,让人们看到,包括是支持他的人以及中间选民等等,能够看到他是尽了全力想要跟民主党协商,但是并没有达成这样一个结果,所以他才想要用到宣布紧急状态法。

对于一些相对理性的民主党人,他们反对的主要意见是说,川普总统是刻意动用这个紧急状态法来绕过国会,而国会是明确表达了不同意建墙的做法。那么比较理性的反驳就是说川普总统这样做是一个不好的先例,等于说是总统为了绕过国会来刻意使用这样一个紧急状态法,这种反驳还算是比较理性的,他们没有否认边境危机的存在。

但是,萧恩先生也认为,民主党的这种反驳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夸张,就是说,川普总统虽然动用了紧急状态法,而且可以说在意图上是明确地想要绕过国会,包括川普自己也说,他不见得非得要这样做的,他确实有绕过国会的意图。

但是川普在做法上未必违宪,他本身也未必会伤害美国三权分立制衡的这个体系,这个体系并没有受到动摇。总统如果做得不对,真的是彻底不对的话,最高法院也可以否决他;而且即使有这样的先例,以后的各种各样的总统的行政命令仍然受到国会的制衡,仍然受到法庭最后裁决。

所以萧恩认为,这个紧急状态法案不会动摇美国的国家跟本问题,在这一点上,虽然是一个理性的争辩,但是并没有象民主党夸大的那种危害了整个宪法的程度。

共和党认为这是美国本土面临的威胁 总统不能不捍卫国家的安全

川普总统的白宫高级顾问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提到说,川普总统是要保护美国本土的安全,这是宪法是赋予了总统的权力。而且米勒还强调说,这一次是美国自己面临的威胁,不是在海外,不在津巴布韦,不在阿富汗、叙利亚,或伊朗,而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如果总统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能够捍卫的话,他怎么能够去兑现他竞选时候的承诺呢?

米勒也提到说,如果民主党把控的众议院否决了川普总统的国家紧急状态令的话,川普总统下一步一定会动用他的总统的否决权的。米勒还提到,川普要在2020年9月,也就是下一个财年结束的时候完成边境墙建设,大概要建几百英里的边境墙,到时也正好赶在2020 大选选战正激烈的时候。

另一位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也提到说,川普总统再否决之后,他认为民主党很难再去推翻了,因为共和党在参议院有足够的票数,可以保证川普总统的否决权,这样最终可能会打到最高法院了。

萧恩:最高法院裁决的核心还是“这是不是个危机”的问题

萧恩先生也认为民主党和川普总统之间的这场官司会走到最高法院,因为加州第九区的巡回法庭是很难让川普总统胜诉的,第九区巡回法庭是比较左派的,它本身就包括了加州的北部、南部、中部,还有东部的区域,另外像阿拉斯加、亚利桑那,还有夏威夷,这都是比较左的区。而加州首先对川普总统进行提告也是意料之中的,并不意外。这些巡回法庭会有一个裁决,很可能对川普总统不利,所以川普一定会上诉,上诉后可能还是不利,最后川普一定会打到最高法院。

萧恩认为最高法院的裁决在一定程度上归根结底到还是要裁决,“到底这是不是个危机”的问题。最后把这个核心问题——到底美国是否面临毒品泛滥的问题?是否面临非法移民的问题?是否面临非法移民在美国犯罪的这些问题?这些重大的问题——仍然还要摆到全国面前,就看最高法院怎么裁决。如果确实能够肯定有一个危机存在,那就说明川普总统颁布这个国家紧急状态是有现实依据的,当然1976年通过的《紧急状态法》也授予了川普总统这样的权利。

萧恩:如果民主党只是为了反川普 那就太不顾国家利益了

萧恩认为,到了最高法院,在危机问题这个点上就会没有异议了,但是,部分民主党人还会争辩说,大部分毒品是通过海关关口进入的(意指和墙没有关系)。在这方面白宫也可以提出更多的证据,因为在这一方面还是有一些值得争议的地方,比如说有多少毒品是没有被收缴的?没有被侦查到的?有多少是漏网的毒品?有多少漏网的毒品是通过没有边境墙的地方进来的?还有多少非法移民是通过没有边境墙的地方进来的?这方面的数据如果能够进一步提出来,那就可以给人们看到这个大概的有效率会是什么样的。

在这过程中,白宫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提更多的证据证明建墙是有效的措施等等。所以双方都可以比较理性地去争论。但是,如果民主党就是为了反对川普总统而否决他的紧急状态法,这就是把国家的利益摆到了后面去了。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16州

川普

民主党

紧急状态

起诉

边境危机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