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美国社会主义从低调变高调 好在美国制度不会让它成灾(上)

2019-02-12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社会主义已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美国不应再重演。(网络图片)

川普总统在2月5日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坚决、明确地重申:“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此话一出,不仅引起华人的关注,也引起美国人的讨论。本台时事评论员方伟先生对美国社会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知,他受邀来和大家聊一聊川普总统提出这个话题的前因后果,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又在美国吸引了很多人,还有社会主义在美国的未来命运。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川普总统在国情咨文演讲中关于美国的社会主义他是怎么说的:

“在美国,我们对在我国采用社会主义的新呼吁感到震惊。美国建立在自由和独立的基础上 —— 而不是政府的强制、统治和控制。我们生而自由,我们将保护自由。今晚,我们再次重申我们的决心: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华尔街日报》感谢川普总统提出不搞社会主义的话题

川普总统的国情咨文发表一天后,《华尔街日报》刊出题为“谁害怕社会主义”的社论,指出2019年美国最大的政治故事就是,民主党2020总统候选人们正在拥抱的政策就是让政府控制更大块的私人经济,这不是社会主义是什么呢?可是他们却拒绝被贴上“社会主义”的标签,他们害怕什么?

《华尔街日报》感谢川普总统提出这个话题,希望美国公众应该就此进行一场辩论,以免陷入我们不想要的社会主义未来,因为民主党的选民,尤其是年轻选民非常左,很可能让民主党选出美国历史上最左的总统候选人。

读者反应强烈

在《华尔街日报》这篇这篇社论推出一天内就涌进上千条评论,其中大多数人的立场是反对社会主义的,其中有人提到不明白为什么社会主义老能死灰复燃;也有少部分人觉得社会主义没有什么不好啊。

在本台的读者群中,不论是美国华人还是大陆华人,大多数都深知社会主义的危害。在本台对川普总统这次国情咨文演讲、以及关于川普说美国不搞社会主义的话题报导后,我们也收到很多华人读者的反馈,他们中很多人为川普总统喝彩;也有人为美国政府支招:对有共产党背景的移民取消绿卡;更有人讽刺地建议想要社会主义的美国人:放弃美国国籍,到中国去生活吧!

川普说美国不要社会主义时  70%民主党国会议员无动于衷

在川普总统的各次重大讲话中,这是他第一次明确提出,不会让美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川普要谈这个事情呢?

本台时事评论员方伟先生说,川普总统在提这个话题前,他先讲到委内瑞拉目前的混乱,本来委内瑞拉是南美洲最繁荣的国家,可是现在变成这么凄惨的地方,原因就是委内瑞拉实行的社会主义政策。接着川普就说出了,我们美国也有人提出要搞社会主义;然后他就说了这句话:我们在这里重申我们的决心,我们美国绝对不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方伟说,这个话说到这儿,其实是个大白话,你会觉得有什么争议吗?美国人不就是从来这样的吗?美国最不搞社会主义的。但是你注意到没有,川普说完这话之后,全场共和党人热烈鼓掌,坐在川普背后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只是微微的鼓掌。你再看舒默——就是参议院的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也是微微地鼓掌,但是70%的民主党人动都不动。

民主党已经越走越左、越极端

方伟说,看到这个镜头你会有疑问,川普说我们不搞社会主义国家,不变成社会主义国家,70%的民主党主体为什么会不认同呢?这怎么可能呢?民主党以前的总统杜鲁门(执政期1945-1953)和肯尼迪(执政期1961-1963),他们都是美国主流政治的一部分,他们是最领先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总统。今天竟然是70%的民主党人听了川普这句话之后,是动都不动。

民主党中有几位很突出的极左人物,方伟给做了一个简单介绍。方伟说,29岁的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美国媒体对她简称“AOC”)在2018年中期选举时一把选举就把那个选区的老民主党人给掀翻了,抢下了众议院议员的席位。她提出的政策是什么呢?她要给富人课税,对有1,000万美元以上收入的人课70%的税,她说要把美国的资源全都转来,重要的资源全部转来治理“气候变迁”,并且说由国家出钱搞“全民健保”——中国叫“公费医疗”。

除了这个科特兹AOC以外,我们再回头看看,2016年总统大选的时候,民主党初选时的候选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当时的风头之健我们就很奇怪,他几乎在前面几个州差点把希拉里掀翻了,但是后来希拉里很有手段把他做掉了。但是那个时候,伯尼·桑德斯作为一个社会主义者,他却能走这么远,已经让人很诧异了。

到了现在为2020年的总统选举,除了伯尼·桑德斯仍然继续保持他的气势之外,另外又出来几个人,一个就是卡玛拉·贺蕾丝(Kamala Harris),我们加州旧金山出去的参议员,她已经宣布了她要参选总统了,她也是个极左派的,她的主张是把私人保险公司全部废掉,并且她也共同赞助了大麻在全国范围内合法化。

另外一个就是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也是一个最左的民主党人,她明明是白人,偏自称是印第安人,最后检测DNA搞出个笑话,她主张要废掉移民海关署(ICE)。

还有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都是非常非常左的。总而言之,现在民主党中领先投入2020 年选战的这些人,他们占了民主党最强的声音,整个民主党现在是往左走,走得很极端。

看一看民主党人提出的社会主义政策

《华尔街日报》社论里引述了《韦氏大辞典》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是:“倡导集体或政府所有权和倡导集体或政府管理商品生产和分配方式的各种经济和政治理论”。

根据这一定义,《华尔街日报》把现在由激进民主党人提倡的一些政策和议案汇总出来请大家看它们是不是符合“社会主义”的定义。

全民健保

这是伯尼·桑德斯的计划,得到了另外16位参议员的支持。该计划将用联邦政府管理的单一付款人医疗保健计划取代美国的所有私人医疗保险。由政府决定提供什么健保、为哪种药物付费,以及给医生和医院付多少费。私人保险将被禁止。(华尔街日报评语:如果用政府控制取代私人保险,那不就是社会主义吗?)

绿色新政

这个计划得到40位众议院民主党议员和几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支持。它要求美国在10年内实现碳的“净零排放”(net-zero emissions)。他们认识到不可能实现“零排放”(zero emissions),因为在未来10年内,不可能消除“放屁牛”和飞机的碳排放。

现在,非碳源仅占美国能源的11%,这个计划意味着美国电力、运输和制造业的全部翻新。众议员科特兹AOC认为,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由“绿色新政特别委员会”来策划。(华尔街日报评语:前苏联的“五年计划”都比这个更温和。)

为所有人提供有保障的政府工作

为了帮助“绿色新政”为期10年的社会转型,绿色新政的倡议者们将“为所有地区和所有社区的所有社会成员提供机会、培训和教育,使他们在转型期成为一个充分的和平等的参与者,包括通过一个工作保障计划,给每个人都提供一个确保生活工资的工作。” (华尔街日报评语:这不再是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的一个边缘的想法了。奥巴马的一个智囊团支持“每人一份政府工作”。)

新的企业控制体系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希望为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制定一个新的联邦宪章,让公司不只是股东的,要由公司员工选举40%的董事会成员,董事会有义务考虑把超出回报的“利益”给业主。(华尔街日报评语:这种对公司管理的激进的重新设计将让政治家及其利益集团能够影响私人商业决策和私人资产。)

高税收

上面的这些想法都需要政府有更多的收入,民主党人也热切地提出了高税收的方法。伯尼·桑德斯希望将最高“死亡税”(即遗产税)提高到77%。科特兹AOC希望对高收入者征收70%的税,这得到民主党知识分子的支持。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正在制定一项计划,将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工资税从12.4%提高到14.8%。

伊丽莎白·沃伦希望对超过5,000万美元的资产征收2%的“财富税”,对10亿美元以上的征收3%,包括在海外持有的资产。(华尔街日报评语:法国最近降低了它的“财富税”,因为效果适得其反。这种税从来没有在美国征收过。这是政府没收行为,仅仅是因为有人比其他人赚了更多钱或省了更多钱。这不是社会主义吗?)

《华尔街日报》社论说,有些读者可能认为这一切都非常极端,永远不会在美国发生,美国真应该进行一场大辩论。

美国在奥巴马时期低调地向社会主义走  这也造成川普胜选的奇迹

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就是民主党中越冒头的越左,这是怎么回事呢。方伟认为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当然就是川普上台。2016年川普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赢下了选战,上台之后,川普带领整个美国向右走,就是走回传统。

在这个过程中,川普的手法和讲话也很大胆,也很猛,所以就刺激得民主党人简直是吃不消,本来就输了一场他们认为不可能输的选战。接着川普又天天发推特,天天刺激他们,结果民主党内最激进的、最左的人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占领了民主党主要的发声管道,而媒体、记者也喜欢追他们,所以就把他们的声音也放大出来了。

但是,方伟认为,这只是表面原因,还要看它的本质:川普两年多前赢得不可思议的原因是什么?川普当时是挑战两党,最后是得到巨大的保守派选民的支持,把他选上总统的。川普赢得不可思议的原因,就是当时美国已经太左了,整个的国家已经太左了,远离宗教、大政府、大福利、全球化;但是它是悄悄往左走,不动声色地往左走,特别是在奥巴马带领下(2009-2016),美国已经有点走到那种半社会主义政策方面了,所以很多选民觉得这简直是无法接受的,最后导致出现了川普的奇迹。

川普带领美国回归传统  极左民主党高调要把美国向左拉

川普上台之前,确实很少有人谈美国要走社会主义这个事情,而川普上台以后,慢慢这个事情就浮现出来了。方伟表示,在川普上台以前,美国就在向社会主义方向走了,但是不动声色的;川普执政之后,他大力带领美国回归传统,这也让那些极左的民主党人发出很响的声音和川普拔河,他们想把美国继续向左拉。

(未完待续)

下文:美国社会主义从低调变高调 好在美国制度不会让它成灾(下)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低调

美国制度

美国社会主义

高调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