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中):美中关系到拐点 看美国中文媒体沦陷

2019-02-03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美国智库专家认为美中关系到了一个拐点。(image from Hoover Institution)

最近几天, 美国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提出几十项刑事诉讼,并向加拿大正式要求引渡孟晚舟,接着美中贸易又一轮谈判在华盛顿举行,川普总统继续向中方施压,如果中方不真正开放市场,就达不成协议。可以看出,中共想在川普总统这里混过关可是不容易了。

从川普政府这两年里对中共的一系列反制政策,很多评论认为川普真正打到中共的“七寸”了,而中共也算是真正碰上“克星”了。那么,美中关系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美国著名智库、胡佛研究所专家说,美中关系到了一个拐点。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美国著名智库,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在去年11月29日发表了一份200多页的报告——《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以下简称“报告”或“胡佛报告”),正好发表在川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根廷G20峰会上的双边会晤前。

本台记者在去年12月初采访了该报告的几位资深合著者,他们都是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与他们的系列访谈录当时就在本台的电台直播节目中播出过。

现在,我们把这个系列访谈录用文字的形式整理出来,不仅仅因为他们谈论的话题在一个很长时间内都会有效,而且还因为他们向本台记者透露了一些该报告之外的惊天秘闻,但是到目前并未见到有其他媒体报导出来。我们希望借助文字形式可以更方便这些信息的广泛传播,让更多人了解美中关系中真实的情况。

接上文: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上):中共渗透美国之厉害 美国要警醒

上文中,我们介绍了这份报告对中共进行“锐实力”活动的组织系统和执行情况的研究,以及中共是如何对美国的政界、学界和智库方面进行具体渗透的。在本文中,我们再来具体来看看中共是如何渗透美国媒体界的。

中共让独立中文媒体变质

在渗透媒体方面,胡佛的报告发现,中共当局一方面要把自己的官方媒体立足在美国,包括报章、广播、电视,另一方面同时还要铲除曾经服务美国华人的各个独立中文媒体,或者让他们变质,包括中文网站等新媒体。

媒体对民主政府至关重要

胡佛报告的共同主席、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谢尔(Orville Schell)说:“媒体是成年人走出学校后,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主要渠道,对一个民主政府来说至关重要。” 他还表示,“中国政府对媒体进行影响,进而起到干扰的作用,了解其中的情况对于了解中国、世界和。”

中共就是要反西方的意识形态

该报告用了22页的篇幅来介绍中共对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控制,揭示了中国共产党如何指导它在海外的媒体终端运作,以支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推行中共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报告总结说,“换句话说,它们就是反对西方的意识形态”。

中共利用海外中文媒体

亚洲协会的谢尔主任说,中共对媒体的影响主要包括两方面。第一方面,就是海外中文媒体,如果不看这些媒体的人是不了解的,甚至连那些看中文媒体的人也搞不太清楚。

美国几乎所有中文媒体都倒向中共

这份胡佛报告中记录了美国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都倒向了中国大陆政府,他们通过代理人、控制广告商、以及它强大的经济影响力达到这个效果。

报告指出,事实证明,在渗透美国媒体市场这一目标上,中共国有媒体的行动很“敏捷”。例如:中国新闻社(简称中新社)在影响美国的独立中文媒体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中新社隶属于中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简称侨办),目前每天向海外中文媒体发送数百篇中国大陆的各类报导。中新社在全球拥有两千多名员工、46个办事处。同样的,中央电视台以及新华社在海外的扩张也很迅速。

中共直接扶植的美国中文媒体

报告还点名了中共在美国直接创办的中文媒体,其中包括《侨报》(去年11月该报社长谢一宁被枪杀案震惊美国华人社区)。从1990年代初以来,侨办就派遣中新社的编辑人员到美国创办“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和中文报纸《侨报》,它们和《美洲时报》(Sino America Times)名义上都属于美国亚洲文化传媒集团(American Culture and Media Group)。

首先,中共官方为这些媒体提供人员以及资金支持,报告引述这三家公司的消息来源时说,他们都隐藏了侨办提供资金支持的信息。

此外,这些公司的主管都是侨办直接任命或经侨办批准的,而且从事业务的大多数主管要么曾经是中新社的编辑或记者,要么就是侨办的工作人员。

比如,美国《侨报》有两个分部:美西侨报以及美东侨报。位于洛杉矶的美西侨报原社长谢一宁也是美国格律传媒集团(Rhythm Media Group)的董事会主席,该集团除了《侨报》,还有其它一些媒体机构,包括西雅图广播电台等。谢一宁在赴美前,曾在中新社担任记者多年,1990年代创办美西侨报,11月16号被雇员枪杀。

中共在美国的国有媒体为中共服务

胡佛报告指出,这些中共国有媒体在美国的作用是为中共服务。中新社在2015年8月发表《侨报》总裁游江的文章(题为“美国《侨报》跨区域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说《侨报》是中共加强“软实力”和反对西方“媒介霸权”努力的一部分。游江写道,“作为中国整体对外宣传的重要补充部分,海外华文媒体日益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在这一背景下,《侨报》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

“美国中文电视”成立于1990年,也是中共最初在美国建立宣传网点的一部分。胡佛报告引用了网上流传的一份指控电视台内部存在腐败问题的控告书,控告书的抬头是致侨务办公室主任,落款是“美国中文电视”前首席女主持王艾冰。王艾冰在控告书中提到,国务院侨办每年向该电视台拨款80万美元,后来补贴增加到每年200万美元到300万美元之间。

胡佛报告写道,“对美国而言,一个主要的挑战是中国政府成功地掩盖了它对美国媒体的影响力。”

美国中文媒体曾经观点多元化 现在几乎都被中共收买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戴蒙德(Larry Diamond)说:“美国的中文媒体曾经是观点多元化的,他们对中共政府采取质疑甚至批评的态度。但现在几乎全都变调了,被亲中共的人收买而成为他们的发声工具。”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谢尔说:“这些媒体就像隐藏在海面下的冰川,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庞大的华人侨社通过这些媒体获取新闻,中共在这方面做得挺成功的。连以前台湾和大陆媒体之前的区别现在也没有了。”

中共在美收购“发声筒”的案例

胡佛的报告指出,如果说中共国有媒体的直接宣传容易被发现,它通过私营公司在美购买“发声筒”的做法则不易察觉。它列举了中共在美国以此手法操作的一些成功案例,以及失败实例。

天下卫视

天下卫视(Sky Link TV)是在美国历史最长的全天候播出的华语卫星电视台,由台湾美籍华人财团投资, 1989年成立于洛杉矶,原名为北美卫视。

2009年,天下卫视资本重组,被来自中国的天星传媒集团兼并,这是中国民营资本首次进入美国传媒业。

到2012年9月17日,广东电视台旗下的广东广视传媒(属于国有企业)在洛杉矶注册美国广视传媒有限公司、全面收购天下卫视。

2013年9月12日,中共商务部认定收购天下卫视的举措是2012~2014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

胡佛的报告说,现在,天下卫视报导中国大陆、中美关系、台湾、香港、以及其它与中国有关的重要问题时,经常会一字不变地重复中共的官方说辞。而天下卫视的主要业务合作伙伴包括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

香港凤凰卫视并购案

不过,并非所有的中共媒体渗透都成功。报告也列举了半官方的香港凤凰卫视集团在洛杉矶并购两个调频电台受阻的案例。

2013年, RBC通讯投资公司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购买洛杉矶电台KDAY的文件,凤凰卫视拥有RBC 20%的股份,剩下80%是凤凰卫视的资讯台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阮次山(Anthony Yuen)拥有,他是华裔美国公民。

报告指出,这桩并购案的股权结构是凤凰卫视为了规避美国的法律规定而做的,因为按规定,在美国广播电台的外国所有权要限制在25%以下。但是,联邦财政部专门审查外国投资的部门CFIUS还是拒绝批准这笔交易。消息人士指出,是因为凤凰卫视的美国员工麦大泓因间谍活动被逮捕后认罪,导致了美国政府的这个决定。最终,RBC在2013年9月25日退出交易,但是凤凰卫视对洛杉矶广播电台市场的争夺并没有就此结束。

2018年夏天,纽约的一家投资公司鸿慧资本(H&H Capital Partners)宣布收购墨西哥大型广播电台XEWW,该电台位于美墨边境城市、墨西哥境内的蒂华纳(Tijuana)市,收购后改西班牙语广播为中文广播,可覆盖整个南加州。

胡佛报告指,鸿慧资本的总部虽位于纽约,但它却是由几位在中国共产党媒体《环球时报》担任记者多年的人士主导。鸿慧资本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提交的并购交易文件显示,凤凰卫视显然是墨西哥电台真正的买家,因为它提供的位于洛杉矶的控股公司地址与凤凰卫视在洛杉矶的办事处相同。

随后,洛杉矶当地的社区电台“洛城之声”FM104.7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申诉信,希望委员会否决该交易。申诉书说,新电台将替中共做宣传,对南加州的美国华人社区实施洗脑,影响美国华人社区的政治和经济状况。本台曾经报道过这一争议事件。目前虽然FCC还在审查并购案,这个电台已经开播,播的就是凤凰卫视的电台节目。

胡佛报告表示,大洛杉矶地区拥有超过50万的华人,是仅次于纽约市的第二大华人聚居地;而这一项并购案显示,那里也有中文广播电台是不听从北京政权的。

中共对美国中文媒体的三类控制方法

胡佛报告把中共对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控制归纳为三类:第一,大力扶持扩大中共国有媒体在美国的规模;第二,以全资或拥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中文报纸、电视或广播;第三,利用媒体在中国大陆的商业利益来影响其独立性。报告说,“到2018年为止,所有主要的中共官方媒体都已经深深地嵌入到美国的通讯和播出的基础设施中。”

美国不受中共控制的中文媒体寥寥无几

戴蒙德研究员(Larry Diamond)说:“我们发现美国几乎所有的中文都被收买或渗透了,结果伤害了美国的自由。”

近年来有些人创办了独立媒体。报告指出,在美国唯一不受中共政府影响和控制的独立中文媒体,只有法轮功学员和支持者所创办的《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希望之声电台》和《看中国》。

微信生态

加州Claremont McKenna 学院的裴敏欣教授补充微信的情况时说:“微信已经形成了一个自成一套的生态系统。从中国来到国外的人,不管住在那里都会使用微信。”

胡佛报告认为,微信成为了华人获取大量“新闻”的一个庞大而重要的通讯平台,而这个平台却是被一个外国政府所审查的,而且这个政府是反对言论自由、已经被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认为是美国所面临的长期最大的安全挑战。

中共还利用美国的英文媒体

接前面亚洲协会的谢尔主任提到的,中共对媒体的影响第一方面是海外中文媒体,而第二方面竟是英文媒体,谢尔说:“当然,中国政府影响的第二方面就是美国的英文媒体。中共英文媒体在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扩张,在所有自由开放的国家长驱直入、毫无阻碍。因为我们国家致力于开放自由,任何人可以开办报纸和广电视。

中共媒体抢占空间

谢尔说:“中共建立了精心制作的中文媒体网络:电视网、广播网、报章杂志、网站、甚至在美国建立智库。可能很多人并不看送到桌子上的《人民日报》,但毕竟它就放在那里占据空间,最终会产生作用的。”

“就像我们的报告所指出的,中共花费了无数的资源在媒体上。与此同时,美国却因为自由开放的社会系统,加上本身的媒体因为缺乏盈利模式而难以为继。”

“所以,一方面中共媒体在美国发展壮大,另一方面民主自由的美国的抗衡力量逐渐消失,这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依赖于媒体新闻的民选制度的国家来说,是很重大的一个问题。”

中共和美国价值观对立  美国“接触“政策太天真

报告总结说,美国国会正在对几十年前所开始的对华 “接触”政策所依据的假设进行重大的重新评估。 目前看来,中共一直在致力于通过影响力和信息操作输送它的政治体系,而它的价值观跟美国的价值观根本上是对立的,并对我们的国会和民主造成了威胁。因此,这种“接触”政策是天真的、不切实际的。

戴蒙德研究员认为,那种不提出任何疑问、无条件的“接触”政策,而指望中共变成一个遵纪守法、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是不可能的。这包括不能再容忍中领馆向学校、留学生等施加压力,而是要堂堂正正地要求它遵守美国的法律法规。

美中关系处于一个拐点和分水岭

戴蒙德认为,目前美中关系处于一个分水岭时刻,我们不能再继续这种及其不对称的关系了:中国政府可以对美国社会和各种机构长驱直入地渗透、甚至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使其变质;但却严格限制我们美国直接向中国民众和研究人员提供新闻和传递我们的观点。

戴蒙德继续强调,两国关系真的到了一个的拐点,我们应该要求更加透明、更坚定地维护美国各个机构的诚信,以及要求更加对等公平。这是我们这份报告着重提出的三个政策原则。

那么,美国政府和社会对中共“锐实力”的渗透和影响有多少认识?戴蒙德说,他发现川普政府对这些方面很警惕和也很关切,但大多数社会机构和民众并不清楚。所以他认为首先是要教育大家,然后就是要一起协调合作。

谈到教育大众,媒体就很重要了,戴蒙德表示,因此他很高兴接受本台的邀请和采访。

中国的独特之处:几乎仅剩的一个共产大国

胡佛这份200页的报告还具体分析了中共“锐实力”在美国商业、科技、华人社区的渗透,以及其他八个国家应对中共影响力的经验摘要。

戴蒙德Larry Diamond提醒道,所有在美国进行广泛的“锐实力”影响力活动的非民主国家中,中国的独特性不仅在于它拥有庞大的资金和资源,而且它几乎是剩下的唯一一个共产国家。

他认为,这份报告最重要的结论是,就像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大白鲨》中,当主角看到那条巨大的白鲨鱼时说“我们需要一条更大的船”。针对中共的“锐实力”影响活动,美国政府和社会都需要在各方面采取行动、给与更强的回应。

戴蒙德也提到,尽管该报告的很多作者并不完全赞成川普政府的政策,但还是应该跟川普政府更多合作。他提到,因为这份报告与白宫见面,他们受到了热情接待。这让他很自信美国现政府对这些方面也很警惕和关切,有信心一起合作迎接挑战。

戴蒙德还强调道,作为大学、智库、企业、媒体等方面的人士,能够更加直率地应对中共,更勇敢而有原则地面对中共的金钱引诱,那实在太重要了,我们不能踩到自我审查的界线。

 

戴蒙德说,事实上,在11月底发布了这份报告之后,很多人都来找他, 告诉他一些中共政府在实施“锐实力”影响中做的事情和策略,让他感到非常震惊,那是他们还未掌握的,在报告中还没有涵盖的。请待下文详述。

(未完待续)

上文: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上):中共渗透美国之厉害 美国要警醒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中文媒体

拐点

智库专家

美中关系

​美国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