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评论: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悲哀和愚蠢

2019-01-28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1月25日,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在首都加拉加斯与军方领导人的会议上,做手势…

近日来委内瑞拉的局势牵动着人们的心,给能“翻墙”的中国人以鼓舞和希望,美国上下几乎不分党派(民主党、共和党)地欢迎委内瑞拉的民主化变化。但美国是自由社会,作为左翼少数的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 of America,简称DSA)日前发表声明,谴责美国支持委内瑞拉的民主进程。该声明口气令中国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前美国共产党党员、新左派学者拉多什(Ronald Radosh)在华府智库“自由灯塔”上撰文,称DSA不过是在重复老一代的愚蠢。

DSA在它的声明中称,“美国在颠覆民主选举的政府、阻止社会主义传播、维持它的帝国主义霸权方面有很长的、血腥的历史”,声明把查维斯(Hugo Chávez)、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因实行社会主义政策而导致委内瑞拉经济崩溃,造成的社会问题归因于美国的干涉。声明要求“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帝国主义干涉。”

家族式的前美国共产党党员、大学教授拉多什评论称,美国现在的这些民主社会主义者在委内瑞拉这个问题上,实际是在重复斯大林时期的态度:想办法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者的行为辩护。比如在苏联占领东欧各国时,他们就说是为了防止法西斯的占领、保卫社会主义,而对个人进行的迫害则是因为那些人都是坏人, 因为“人民民主”不会打击好人。

20世纪60年代,新左派与其前辈、后代一样,也是为当时古巴卡斯特罗革命和执政中的残暴、折磨寻找合法性,新左派认为,卡斯特罗是作为独立了的人民,起来革独裁者巴蒂斯塔(Batista)的命,为了保护革命不被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破坏,采取残酷手段是必须的。而针对卡斯特罗的任何批评都是不公平的。

在对待这次委内瑞拉的问题上,美国民主党内的多数社会主义者都赞成川普政府的态度, 就算是社会主义民主党人中的著名人士如联邦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称马杜罗是非法总统。

只有查维斯革命的长期支持者、政治学者齐卡瑞罗梅鄂(George Ciccariello-Maher)在“国家”(the Nation)杂志上谴责美国的“颠覆委内瑞拉的政变”,和明尼苏达州的新科联邦众议员、索马里后裔的伊斯兰教徒奥马尔(Ilhan Omar)称“美国有干涉拉丁美洲政府的灾难性历史。”当然反对声音最高的还是DSA, 但他们实际上是在重蹈老一代左派的覆辙。

DSA们无视合法选出的国民大会的领导人瓜伊多,而去支持一个选举中舞弊的“总统”(马杜罗),实际是在与委内瑞拉人民对立。DSA还再三错误地称国民大会的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o)代表右翼的政党。DSA还指责瓜伊多利用“法律危机”获得总统宝座。DSA还指控川普政府把委内瑞拉当作展示社会主义危险的教材。

拉多什介绍,早期的民主社会主义者或社会民主党人忠实于自己对民主政体的信念, 他们曾发声竭力反对共产主义独裁,也不担心支持麦卡锡主义会妨碍他们的诉求。与新左派不同,他们对卡斯特罗的社会主义天堂不存幻想。

DSA的发起人哈林顿(Michael Harrington)豪伊(Irving Howe )当年的理念是既反对资本主义,也反对共产主义独裁。他们试图成为“第三势力”。但经过在越南战争以及之后的尼加拉瓜革命期间的寻找,他们失败了。豪伊承认,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于是两位发起人都倒向了共产主义。他们盲目地支持尼加拉瓜非政府武装中的“桑迪诺民族解放阵线”, 而不顾该团体对不同政见者,乃至对工会工人的镇压。在有人提醒的情况下,DSA还替该团体粉饰, 并称该团体变成那样是美国的干涉导致的。

拉多什认为,目前DSA就委内瑞拉做出的声明其实是不了解委内瑞拉的实际情况,就像DSA的发起人们不了解当时尼加拉瓜的情况一样,他们还以为马杜罗是民主革命的领袖,其实他们并不了解委内瑞拉。他们在重复他们在20世纪7080年代的愚蠢错误。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悲哀

愚蠢

民主社会主义者

​美国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