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民主党内部不满领导层 欲寻求与川普达成协议

2019-01-16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1月16日,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红衣者)被媒体围追。(AP Photo/Andr…

美国众议院多名民主党新晋议员指责众议院议长兼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的做法,佩洛西坚决拒绝为川普总统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的计划提供资金,而她的国会同僚们则要求民主党人与川普谈判,就隔离墙问题达成协议。

从去年年底圣诞节前开始,一直拖过了新年,又进入了新一届国会,四分之一的联邦政府部门关门停转,创造了美国历史上关门时间最长的记录。佩洛西(Nancy Pelosi)赢得众议院议长选举后,她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说,川普永远不会获得“隔离墙”资金,他们拒绝通过任何包含“隔离墙”资金的拨款法案,并让政府继续关门。

《纽约时报》报导说,佩洛西的副手、众议院多数党党鞭霍耶(Steny Hoyer)表示,民主党人在反对川普总统建墙的谈判态度上是“完全团结一致”。

但是,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消息说,在民主党大会上看看民主党的普通成员是如何评价他们的领导人时,就会发现,霍耶所谓的团结根本就是不真实的。事实上,许多民主党人,尤其是新当选的民主党议员,都希望与川普在建墙问题上进行谈判。他们甚至公开这样说,并表达对佩洛西和其他领导人的不满。

例如,去年11月当选的缅因州民主党众议员贾里德·戈尔登(Jared Golden)公开呼吁民主党领导层与川普和共和党人一起坐到谈判桌前。他说谈判不应只在三个人中,两党高层也应该参加谈判,必须尽快制定出一个两党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来自密歇根州的民主党新晋众议员伊丽莎·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对民主党领导层的作为表达“失望”。

纽约州众议员马克斯·罗斯(Max Rose)说,他对把“关闭政府”作为一种谈判的工具“感到厌烦”,他表示与自己的领导层发生了“激烈”斗争。

另一位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安东尼·布林迪西(Anthony Brindisi)说,他已经在绕过佩洛西和她的团队,直接与共和党人谈判。

就像许多其他民主党人在与佩洛西和舒默的决裂中所做的那样, 布林迪西在他的选区所在地活动上告诉与会者,沿着边境设置一堵墙是可行的,而佩洛西和舒默反对在任何地方设置任何屏障。布林迪西说:“我们需要在边境口岸和入境口岸使用更多的技术,以便卡车和集装箱在进入我国之前接受检查。”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Abigail Spanberger)在她的选区面临巨大压力,她认为民主党在处理政府关门问题上表现不佳。

民主党众议员科林·奥尔雷德(Colin Allred)愿意为川普总统的边境墙提供资金,作为协议的一部分。

乔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露西·麦克巴斯(Lucy McBath)说,她希望与川普总统达成“妥协”,“如果我们不妥协,受伤的将是美国人民。”

另一位民主党众议员杰夫·范·德鲁(Jeff Van Drew)说,他将支持一项为建墙提供资金的协议。

民主党众议员阿米·贝拉(Ami Bera)表示希望利用和川普总统谈判的机会达成保护“达卡生”(DACA,也叫“梦想生”,即未成年时随父母入境美国的非法移民)的协议。这样通过谈判共和党可以获得保障边境安全的东西,民主党可以获得保护“达卡生”的机会。

还有更多的民主党人也表达了他们的“不团结”的态度,包括佩洛西的领导层成员,如众议员切丽·布斯托斯(Cheri Bustos)和凯瑟琳·克拉克(Katherine Clark),她们都说需要一堵墙或一道屏障。

布斯托斯是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CCC)主席,上周她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有部分围墙,有围栏,有用于保护边境安全的技术,一切都没问题。”

克拉克民主党党团大会副主席,她认为,在边境的一些地方,用一道墙或一道屏障会起作用。克拉克说:“我认为,修复那里已经存在的围栏和其他屏障会对边境的一些地区有利。”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不满领导层

内部

寻求

川普

民主党

达成协议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