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新疆“再教育营”强迫劳工产品出口美国引关注 议员呼吁禁止

2018-12-18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新疆阿图什昆山产业园一处有瞭望塔和铁网的场所,疑为中共的“黑工厂” (图片来源:AP Photo/Ng Han Guan)

中共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族人和哈萨克族人的行为受到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近期,美联社追踪调查了一个位于新疆和田的拘留营,发现这些被“重新教育”的少数民族正在被强迫为美国运动服装公司制作服装。

美联社称,新疆地区估计有100万穆斯林被拘留,被迫放弃他们的语言和宗教信仰,并接受政治灌输。中共也迫使这些被拘留者为制造业或食品业工作。有的人被迫在拘留营里工作,也有的被拘留者一旦被释放就会被送往私有但受国家补贴的工厂工作。

一名流亡的前新疆电视台记者透露,去年在他长达一个月的拘留期间,营地里的年轻人早上会被带走,在木工厂或水泥厂无偿工作。他说,“营地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一分钱也没有。即使是必需品,如洗澡或晚上睡觉的东西,都会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付钱。“

美联社追踪了从一家名叫“和田泰达服饰“运出的货品,发现它们被送到了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斯泰茨维尔(Statesville, NC)的运动服供应商獾牌运动服(Badger Sportswear)。这家公司的服装销往全美各个大学校园和各地的运动队。

该公司主要在厄瓜多尔和美国生产,现在不能确定新疆生产的产品具体销往哪里。但专家表示,即使有一个产品是被迫工作的人生产的,整个供应链也会被强制劳动和现代奴隶制所污染。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员肖恩·张(Shawn Zhang)指出,2月社交网络有一个关于和田泰达工厂向海外首批出口约150万件服装价值40万美元的帖子。贴子里的一张照片显示,在年轻女工的中间,是獾牌运动服(Badger Sportswear)的营销总监加斯温特(Ginny Gasswint)。帖子中称,加斯温特惊讶于工人们的“友好,美丽,热情,勤劳”。

獾牌运动服首席执行官安东(John Anton)周日表示,他的公司已经从和田泰达的附属公司采购了多年的产品。 他说,大约一年前,该公司在中国西部开设了一家新工厂。 安东证实獾牌运动服高管参观了工厂并得到了该工厂已获得社会责任专家认证的证书。安东称,“我们将自愿停止采购,并在调查问题期间将生产线转移到其他地方。“

美国和联合国都认为,强迫劳动是一种现代奴隶制,被剥削和胁迫工作生产的产品被禁止进口到美国。美联社称,这些货物显示了阻止强制劳动制造的产品进入全球供应链有多么的困难。

和田泰达的董事长吴洪波(音译)证实,该公司在一所再教育院内设有一家工厂,并表示他们为那些被政府视为“没有问题”的学员提供就业机会。吴洪波在电话中告诉美联社,“我们正在为消除贫困做贡献。”

中共当局称,这些营地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主要是穆斯林)提供免费职业培训,作为将他们带入“现代文明”世界并消除该地区贫困的计划的一部分。他们说,中心的人已经签署了接受职业培训的协议。

然而,美联社采访了十几位曾经被关在拘留营或者有家人朋友被关在拘留营的人,他们表示,被拘留者没有选择,只能在工厂工作。大多数流亡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也表示,即使从事专业工作的人也被迫接受再培训,从事卑微的工作。

卡车司机Mussa Imarnadiuly手持被关在拘留营里的妻子弟弟的照片。他上月得知,妻子的弟弟会被转移到一个工厂。(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Omirbek Nurmukamet手举着一张与妻子的合照。他的妻子被关在拘留营并被迫在一家纺织厂工作。他的妻子以前在一家理发店工作,不需要职业培训。(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Nurbakyt Kaliaskar大学毕业从事广告业的女儿被关在拘留营,被迫无薪生产服装。这位母亲举着女儿的照片和毕业证书。(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Nurbakyt Kaliaskar大学毕业从事广告业的女儿被关在拘留营,被迫无薪生产服装。这位母亲说起女儿伤心落泪。(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Tursynbek Kuzhyrbek是一名移民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厨师。他在新疆年迈的父亲被迫在一家工厂工作了四个月,直到他的母亲受伤后才被允许回家。(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Tursynzhan Issanali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的妻子和女儿被关在拘留营。他说,妻子10月被转移到了一家纺织厂,一个月给600元人民币(87美金),一个周六天必须住在工厂的宿舍。(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Sala Jomonai和儿子Aqzhol Dakey举着与丈夫的合照。她的丈夫被关在拘留营,10月被转移到了一家工厂。后来被关在弟弟的村子里。(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在华盛顿特区的维族人的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表示,她的姐姐是被拘留的人之一。她的姐姐是一名医生,被带到了中共的“职业中心“,阿巴斯说,” 从那些地方进口的美国公司应该知道这些产品是由被奴役的人制造的。他们要做什么,训练医生成为女裁缝?“

 

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手举着姐姐的照片。(图片来源:AP Photo/Jacquelyn Martin)

不同的工厂薪水也不同。有的人没有得到任何报酬,有的每月收入数百美金,但是都没有高出新疆贫困地区的最低工资。今年2月,Mainur Medetbek的丈夫从哈萨克斯坦到中国后被关在了一个拘留营中。她从亲戚和另一个被关在一个营地的妇女那里收集到了丈夫的信息。丈夫在一家服装厂工作,每两周,他可以在周六去亲戚家过夜。营地里女工的月收入是600元人民币(约87美金),不到当地最低工资的一半,远远低于丈夫过去的收入。

 

Mainue Medetbek举着丈夫的照片。她的丈夫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最近被转移到一个工厂。她说家里没有收入,很多次想自杀。(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Mainue Medetbek举着丈夫的照片。她的丈夫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最近被转移到一个工厂。她说家里没有收入,很多次想自杀。(图片来源:AP Photo/Dake Kang)

她说,“他们说那是一家工厂,但那是他们拘留的借口。他没有自由,没有时间和我通话,他们说给他找到了工作,但我认为那是个集中营。”

和田市纺织服装实训就业基地入口(图片来源:AP Photo/Ng Han Guan)
和田市纺织服装实训就业基地外围有两层铁丝网(图片来源:AP Photo/Ng Han Guan)

本月初,警方警告接近一处名为“纺织服装实训就业基地”的美联社记者,不能在该地区拍照或拍摄,因为它是“军事设施”的一部分。宣传海报在铁丝周边排列,显示“学会感恩”、“无需支付学费,轻松找工作”等字眼。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网络政策研究鲁瑟(Nathan Ruser)分析了美联社的卫星图像,发现和田泰达的服装工厂和政府运营的训练营地通过有围栏的路连接了起来。鲁瑟说,“周围有瞭望塔,建筑物和墙壁有限制行动的围栏,被拘留者只能通过走道进入工厂,整个设施是关闭的。”

新疆阿图什昆山产业园一处有瞭望塔和铁网的场所,疑为中共的“黑工厂” (图片来源:AP Photo/Ng Han Guan)
新疆阿图什昆山产业园一处有瞭望塔和铁网的场所,疑为中共的“黑工厂” (图片来源:AP Photo/Ng Han Guan)

周一,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新泽西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呼吁川普政府禁止从与拘留营有关的中国公司进口。

史密斯说:“中国(中共)政府不仅拘留了一百多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迫使他们放弃信仰,宣称对共产党忠诚,他们现在还从他们的劳动中获利。美国消费者不应该购买,美国企业不应该进口在现代集中营中制造的商品。 ”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再教育营

劳工产品

新疆

​美国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