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美国
即时快讯:

美国前总统里根解体苏联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2018-12-17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

在美国和苏联的冷战结束了近三十年后,最近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位亚洲问题高级专家说,中国正在对美国发动一场静悄悄的冷战,并说这场冷战不同于美苏冷战时期的冷战,而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冷战。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冷战会怎么打呢?

本台记者子涵和节目制作人方伟深度采访了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i)先生。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国总统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现在他是华盛顿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也是该研究院的创办人。他分享的故事、经历和他的理解,对于今天美国、中国和世界的情形,有一个很好的参考价值。本文为访谈整理。

(接上文)

苏联政治异议人士在美国的作用

政治异议人士的作用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这些从苏联和东欧跑出来的人,这些个知识分子跑到美国来之后,就和美国的公众对话。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就是其中一位。

索尔仁尼琴来到美国之后,他在美国各地做演讲、写书,来告诉美国人民共产主义的真相。当初他刚跑出来的时候,美国人还没把他当回事儿,因为美国当时有很强的“反反共产主义”的这么一股思潮。结果,说到这儿,美国得感谢法国人,当时是法国的情报界很把他当回事,把他的作品很仔细地做了解读和翻译。因为法国人很重视他,所以他跑到美国来的时候,美国人也就比较重视他,他的说话就比较有人听。最后美国人就真把他当回事儿了。而索尔仁尼琴的文字很厉害,他运用语言的这种艺术和他语言的力量是非常强的,所以打开了美国人的心。

另外一位很有名的意见人士,他的名字叫做布科夫斯基,他当时是一个心理学学生,因为他不认同苏共政权,就被关在古拉格群岛的劳教所里,他三分之一的人生都是在那里度过的。他很有意思,他很懂法律,会用苏联的法律来维护他自己的权利,当时让苏共政权还没法不理睬他的诉求。现在回头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一种策略。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苏共还是对布科夫斯基恼了,觉得这个人真是讨厌,真麻烦,后来就把他弄到莫斯科关进了精神病院。其实苏共的精神病院里头关的不是病人,而是囚犯。在我看来我把他们看作囚犯,因为都是非常正常的人关在那里头,然后在那里头让他们吃治精神病的药物,就是把他们脑子搞坏掉,让他们这些异见人士再也没法讲真话或是抵抗政权了。

后来美国政府跟苏联搞了一个叫做囚犯交换的行动,布科夫斯基就有幸获释来到美国。他说卡特虽然对抗共产主义也没有多少招儿,这件事做得不错,卡特把布科夫斯基请到白宫跟他见面了,给了他认可。布科夫斯基就开始在美国著书立说,到处演讲。他写了一本非常非常棒的书,也写了很多很好的文章。后来到了里根时代,我们就请他来帮助我们来催生出苏联的政治变革。

里根政府怎样支持政治异议人士

里根总统当时怎么帮助这些个异议人士?我们给他们认可,给他们道德上的支持,我们请布科夫斯基来白宫,来国务院,我们在那里正式地接待他,让他有了这样一个名声和认可。想想看,今天来自于中国的这些异见人士,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去白宫?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那里接见他们?他们的声音是不是也应因此而放大呀?美国公众是不是应该听到他们的声音呢?这是我认为我们的政府要做的。

布科夫斯基后来建立了一个组织叫做「抵抗国际」,这「抵抗国际」就基本上是整合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家和抵抗共产党的人士,包括中美洲、南部非洲、阿富汗,以及东欧地区包括苏联内部的各个加盟共和国,我想可能也包括中国的一个分部。我当时并没有直接跟他们在一起工作,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应该给了他们一些支持。

所以这些异见人士,就登上自由欧洲电台或美国之音这样的电台,当然了这里很多人他们确实是从那些共产国家跑出来的,这些政治犯,也包括一些早期来的移民,他们认为他们应该为他们的祖国做些事情,为他们祖国赢得自由,所以他们也加入这方面的工作。

冷战时期美国对苏共使领馆的限制

当时这些异见人士,我觉得他们也会有比较害怕的,有些害怕苏共的报复。但是冷战时期在美国的苏联异见人士,比今天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要更安全。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我们对在美国的苏联使馆官员是有严格限制的。比如说苏联使馆,他的官员不可以跑出二十五英里,他不能想去哪就去哪,像现在中领馆的官员想去哪就去哪,那不行。所以那时候他们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那时候整个苏联在美国总共就那么两三个领馆,不像现在中领馆到处都是。

而那个时候苏联的学生,不能随便跑到我们的大学里来读书,苏联的科学家不能随便跑到硅谷来上班。

中共吸取苏共经验  拉拢华人社区反美亲共

但是今天你看看,这个前总统奥巴马给400万人华人—— 400万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人,发了10年期的签证。那么什么人从中国来到美国?当然了我们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共产党员,每个人都和政府有关系,每个人都是间谍,多数人是好的。但是这里头有足够多的中共间谍!我所了解的情况是,在美国最起码有50,000个为中共收集情报的人,这些人除了收集情报,很可能他们也会在这个地方来恐吓在美国敢讲真话的华人。

冷战结束后,中共政府其实是从苏联那里学到了很多教训,学的很快。今天在美国,中共有5个领事馆和一个大使馆,总共6个他们的盘踞地;中共的外交官到处跑,他们跑到社区里去见人,去建立关系,拿利益诱惑人,或者是威胁人。总之他们就是把华人社区变得亲共,把美国的华人社区变得能够反美亲共。

中共能把这件事情做成,因为他们吸取了当初苏联的经验,甚至美国最反共的这些异见团体,就像东欧当初的这些异见团体,这些民运人士,中共会派出他的人打进去,成为里面讲话声音最大的反对派的人士,然后从里面把水搅混。

华人社区应如何抵挡中使领馆的恐吓和宣传

在华人社区中,知道中共的这些手段和伎俩的人,我认为他们应该出来讲话。他们要把这些话讲清楚,要去见媒体,然后他们的话要成为美国媒体记者报导的一个消息来源。美国的媒体虽然有各种问题,但是美国媒体中还是有一批记者会写这些东西的,可以把它向公众讲清楚。当然,美国政府的反情报工作也有问题,这方面联邦调查局是要加强他的功能的。但是这个国家会有一批记者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他们会做报导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单位就是国会,国会的议员要从这些懂内情的、懂具体情况的华人那里听到这些消息,这里头特别是国会议员的助理,这些助理是这个国家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帮人,他们很影响这个国家的。这帮人常常是大学生,学政治学的,他们很年轻。其实在大学、中学里历史学得不够,他们很多人其实知识是不够的,不太懂的,所以要跟他们讲,把他们讲明白了,这群人他们在影响国会议员做什么决定,所以他们是很重要的一群人。

现在就是这些国会议员和国会助理,他们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所以一定要让他们了解这个中共政权,它伸长的手,在美国社会伸的长长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中共或者说共产党它的历史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做事的,要对他们讲清楚。

另外就是写书,谁能出来写这本书他可以用化名来写,但是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能够把它写清楚的话,就有出版商敢去出版这样的书籍。

真相,是最有用的武器!如果说这些美国华人、这些叫做不同政见者的华人,这些异见领袖,他们愿意出来去赢得国会支持的话,就是国会的某些同情他们的议员,得到他们的认同的话,就非常重要。因为国会议员可以做很多事情,他们可以大声讲话,他们可以给白宫施加压力,他们可以自己召开听证会,他们会把异见人士叫来问非常尖锐的问题,他们也可以把内阁官员叫来问询,他们可以去质询情报部门的官员,等等之类的。那么经过这些动作,关于中国的,关于中共的真相,就从这从那都冒出来。

川普政府正向美国公众更多地讲中共的真相

那么现任的川普总统,不管你怎么认为他如何,他在这方面开始讲真相,讲的是比以前的美国总统要讲得多的。川普总统谈到了中共窃取美国的智慧产权、工业机密和国防机密,以及说在互联网上进来偷东西,包括其他的各种各样的间谍活动。川普总统大声讲这些话,让很多的美国公众开始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

现在的联邦调查局局长,他就是公开的讲在美国的大学里头,中共派进来的这个孔子学院,它施加的影响很不合适,他说这些孔子学院和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完全是背道而驰。他们是以一个宣传中心,伪装成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语言的这样一个学术中心,但实际上是做的另外一回事,他们是被中共特务机关所控制的,而在他们讲的话,做的事情,都是跟中共的算盘是保持一致的。

另外从外交对等性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外交不对等。在中国的大学里总共有大概20个美国的文化中心,而美国政府是完全不控制他们的。但是被派到美国来的这些中方的文化中心,都是由中共控制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就叫做外交不对等。

川普像里根一样  重振美国  抵抗威胁

我认为川普和里根,两者有相当大的一个共同性,就是川普总统他对很多事情有很好的直觉,所以他就像里根一样,他做了决定说要重振美国的国防工业、美国的军事力量。而中共这边,它在过去二十年内,其实是启动了这个地球上最大的一个军备投入。但是今天我们在媒体上,还是读到说美国的军费是比十个国家的总和还要多,这种媒体上常常讲的话是完全错误的,是不真实的数据,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在中国的地下存在一个巨大的地下通道网,那么这个通道网它能跑什么样的东西?它能跑大型的卡车,卡车后能拖什么?可以拖一个在路边就可以发射的叫做“移动性洲际导弹”的发射器。中共政权把很多他们的核武库都藏在这些地下通道网里。这通道网有多大我们不知道,最准确的估计是有3,000英里这么长。这些东西都是不是军事投入,都不在中共公布的数据里头。当然也许估计得不准,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军事投入。

中共的军队现在在搞超音速导弹,包括反卫星导弹,包括激光武器,他们在2007年就用激光武器打过我们的卫星,能够让我们的卫星失明看不见。他们还在建立一个远洋的海军,同时还在开发中子弹,我可以罗列很多很多他们在设计和开发的武器。

川普总统就决定,现在美国要从昏睡中醒过来了。所以我们的国防政策,国防上的姿态,不仅是要反对恐怖分子,我们同时要对付来自于中共这样的威胁。

当今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  蕴含经济危机

如果说川普总统把他的中国政策继续下去的话,我认为会看到和里根总统取得的同样效果。这个中国和华人的文化,如果有一个自由的土地的话,他在哪里都可以非常成功的。中国人不论住在世界什么地方,他们都是最成功的企业家、最成功的商人,不管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还是在美国,不管他们在哪里。像台湾,台湾的经济就非常的蓬勃。

但是在一个共产主义制度下,是不可能有自由企业的,今天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国家资本主义。中共怎么能让国家资本主义还能玩得通呢?就是因为它不需要在科技的研发上投入钱,它基本上把这些偷过来就好了。他们偷了大量西方的科技,然后运用在这些国营企业上,或者用在假私人企业上,这些企业其实本质上也是政府控制的。这些企业运用起来,然后就雇了很多人让它生产出很多产品,赚了很多的钱,这样才导致中国现在的这个生活水平的往上提升。

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老百姓当然是好事,但是这个国家资本主义它只能短期内有用,它不可能长期一直有用。为什么呢?因为国家资本主义它所投入的资金,它所做的投资决定,是根据它的政治目的,不是完全根据经济的标准来做的。所以这个时候资金就会滥用,会有不良贷款,这个贷款放出去就没有按照经济规律去计算成本,最后造成很多的坏帐,那么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这个经济泡沫就会破掉。这种国家资本主义往下走,未来它蕴含的是经济危机。

从最基本的角度来看,一个正常的经济它依靠的是自由企业,它是真正的财富的产生,它是财富的有机地成长,所有这些是不靠偷人家的东西来完成的,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经济。但是今天在中国的这个系统,他完全依靠就是盗取,偷来盗取来外国的科技,原样把地运用起来。中国的繁荣是建立这样偷来的、移植来的科技上面的。中国要有一个真正好的经济,就必须有真正的法治,真正的自由和人民的人权,那么在这个基础上真正的中国经济才能建立起来。

以往美国政府最大的战略错误:最惠国待遇让中共养肥

中共给美国巨大的一个威胁,也许不是5年,但是在10年、15年、20年之后,这个现象就会发生。中共可能试图不战而赢,它可以通过军事讹诈,可以通过腐败,可收买别人,包括收买美国的企业。那么在政治这一点上,可以说中共是成功的,整个美国的商界已经被中共中性化了。这个中性化的意思,就是说变成中共的朋友,替中共说话,它让整个商界站在中共一边替它说话。这一点是苏联克林姆林宫当时做梦都想不到它能做得成的。

中共怎么能够收买和争取美国的商界,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就是给这些商家卖一个梦想,说你生产的这个东西可以13亿人买。当然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很多地方是不可能随便进去的。另外就是中共会让农村的农民进城来打工,给他们非常非常低的工资,能让美国在中国的企业用很低的劳动成本,生产出来的东西转过头来再卖回到美国的市场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让很多人赚钱。而且美国给了中国最惠国待遇,这个外交的永久性的最惠国待遇,让中国的产品可以不受限制地卖到美国市场上来。这是以前的美国政府所做的最大的一个战略错误。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第一篇:美国前总统里根解体苏联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阅读第二篇:美国前总统里根解体苏联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阅读第三篇:美国前总统里根解体苏联鲜为人知的故事(三)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故事

美国前总统

解体苏联

里根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