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专题报道 / 川普新政
即时快讯:

【“备忘录”跟踪报导二】被称为会引发美情报界“海啸”的“备忘录”到底有什么?

2018-01-30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图中为陷入此丑闻的FBI副助理局长斯特佐克(他的证件照)。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于1月30日同意在众议院内公布一份指称联邦调查局(FBI)曾不当监控川普阵营的“机密备忘录”,川普总统将有5天的时间决定是否向美国公众公布这个’备忘录’。目前看来川普总统很可能会向美国公众公布此“备忘录”,因为川普政府一直希望保持政府的透明度,尽管司法部警告说,公布这个“备忘录”将是非常草率的行为。这令外界非常好奇这份“机密备忘录”到底有些什么内容?

FBI在2016年调查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案期间曾经暗中相助希拉里阵营

有报道显示,这份四页纸的“备忘录”指控联邦调查局在针对川普阵营的监控过程中滥用了其监控权,特别是联邦调查局在向外国情报监视法庭(FISA)申请监控权监控川普阵营时,违反了“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因为联邦调查局在申请监控权时的部分依据来自于英国前情报官员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编撰的未经证实的“神秘卷宗”,川普总统已经对此表示斯蒂尔的卷宗“完全是假货”, 是“不可信的”;同时联邦调查局官员为了获得监视许可,在向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申请监视权时故意回避了一些重要细节,因为这些细节会导致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法官不愿意下发监视证。

众议院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主席Mark Meadows 议员于1月23日在推特上表示, “这个备忘录给人的感觉是联邦调查局在调查2016年俄罗斯干涉美大选案期间改变了调查方向,并为了渐渐削弱当时的候选人川普的影响力和从本质上帮助希拉里而在暗中施力,如果真是这样,这显然是错的。这件事情需要进行进一步调查。”

共和党情报委员会主席奴尼斯(Devin Nunis)和其他共和党人,还谴责联邦调查局遗失了上千份该局有反川普倾向的官员斯特佐克(Peter Strzok)和佩奇(Lisa Page)之间曾经发送过的数千份短信,司法部的总检察长已经于上周四(1月25日)宣布,该办公室通过取证工具找回了这些遗失的短信信息。

据“每日通话”(Daily Caller)网站报道,作为联邦调查局副助理局长,斯特佐克在联邦调查局2016年对希拉里“电邮门”案的调查中起过重要作用。因为他是联邦调查局希拉里“电邮门”案的主要调查官员,就是他于2016年7月将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对希拉里的过失评估由“极其疏忽”改为“极为草率”。他也是联邦调查局调查俄罗斯2016年干预美国大选案的主要官员,是审问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 Michael Flynn)并令弗林承认曾对联邦调查局做假口供的穆勒调查团队的官员之一,虽然川普总统多次表示弗林并没有什么罪。共和党议员指控斯特佐克在处理这两起案件是采取了“双重标准”。因为他放过了对联邦调查局撒谎的希拉里助理阿贝(Huma Abedin)和希拉里的律师米勒斯(Cheryl Mills),虽然有证据显示她们对联邦调查局做了“假口供”,但她们却没有受到任何起诉,却迫使弗林认罪。

共和党:联邦调查局在处理希拉里“电邮门”案和俄罗斯干预大选案中采取“双重标准”

“每日通话”网站报道,斯特佐克于2016年7月结束了对希拉里“电邮门”案的调查数周后,就开始受命调查俄罗斯2016年干预美国大选案,当年联邦调查局启动俄罗斯干预美大选案的调查文件就是斯特佐克签署的。 但是他在处理希拉里“电邮门”案中却出现了很大的纰漏。

因为联邦调查局的记录显示,是由斯特佐克和司法部律师劳夫曼(David Laufman)负责审问的希拉里的助手米勒斯和阿贝丁,她们二人2016年4月接受联邦调查局的审查时,都表示她们只是在希拉里离开了国务院之后才知道希拉里在国务卿期间有一个私人“电脑服务器”。

联邦调查局记录在案的2016年4月9日对米勒斯的审问记录上写道:“直到希拉里结束了司法部任期后,米勒斯才知道希拉里在使用一个私人‘电邮服务器’。米勒斯表示她当年甚至不清楚什么是‘电邮服务器’。”

而阿贝丁在于2016年4月5日接受他们质询时也表示直到她们于2013年离开国务院,她都不知道希拉里有私人‘电邮服务器’。联邦调查局的记录说:“阿贝丁直到一年半以前才知道希拉里有一个私人服务器,当时这个事情已经搞得沸沸扬扬了。”

然而问题在于美国国务院收缴的米勒与阿贝丁的电邮中数次提及希拉里的个人“电脑服务器”。例如米勒斯曾在2010年2月27日给阿贝丁和库珀(Justin Cooper)写电邮中已经问及希拉里的“电脑服务器”的工作状态。 而2011年1月9日,库珀甚至还告诉阿贝丁希拉里的电邮无法正常工作,因为“有人试图骇客袭击我们”。库珀是帮希拉里开设这个私人“电邮服务器”的技术人员。库珀还曾经在与联邦调查局人员审问他的时候表示,他曾经于2009年,帮助希拉里设置她的私人“电邮服务器”的时候就曾经与阿贝丁讨论过这个“服务器”的问题 。

2016年9月28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查菲兹(Jason Chaffetz)曾经在一次听证会上因此质疑过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当时科米解释说,他自己经手过很多调查,也经常会出现收集到互相相反的证据的时候,这时候联邦调查局探警会根据那些证据是对调查的核心证据,还是外围证据来取舍证据。

对此查菲兹说,有直接的证据显示希拉里的助手米勒斯确实知道这个服务器的存在。他说:“我认为她(米勒斯)对每个人都撒了谎。”他认为科米为希拉里的这些助理的辩护是站不住脚的。 他认为米勒斯之所以撒谎,是因为这样作为希拉里的律师,她可以引用律师与客户之间的保密条款拒绝与联邦调查局讨论与希拉里的“电邮服务器”相关的某些细节。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FBI

备忘录

川普阵营

跟踪报导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