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体育
即时快讯:

陆再爆兴奋剂丑闻 2运动员取消全运会成绩

2017-09-06 来源: 看中国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大陆体坛频爆兴奋剂丑闻。天津全运会举办期间,中国田径协会在官网发布通报,指两名田径运动员因被查出兴奋剂阳性,取消全运会马拉松比赛成绩,并分别被禁赛2年及4年。

多家大陆媒体报道显示,中国田径协会分别于8月27日和9月6日在官方网站发布上述通告。通告指内蒙古田径运动员张莹莹和贵州田径运动员丁常琴在4月16日的赛外药检中被查出利尿剂(呋塞米)阳性。

经过听证会等相关程序,两人提交的材料均不能有效说明其阳性产生的原因,因此违规成立。

通告决定取消二人在天津全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中的成绩和名次,并对丁常琴处以禁赛两年、并负担20例兴奋剂检测费用(20000元)的处罚;由于张莹莹是第二次违规,故今次处罚加重,张莹莹将被禁赛4年,并需负担40例兴奋剂检测费用(40000元)。

丁常琴的主教练赵小立、张莹莹的主教练王咏梅也将遭到处罚。

大陆体坛频爆禁药丑闻。就在上月末,国际体育仲裁庭(CAS)刚刚驳回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刘春红和曹磊就服用禁药处罚的上诉,并维持取消其北京奥运会金牌的处罚。2016年8月,刘春红、曹磊与另一名中国举重运动员陈燮霞共同被国际奥委会查出药检呈阳性。

对于运动员爆出的兴奋剂丑闻,大陆官方往往会将责任归咎于运动员或其教练员,并“义正言辞”的称反对使用兴奋剂。

但日前逃亡至德国的原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对海外媒体表示,使用兴奋剂是国家行为,1978年起,中国体育已进入兴奋剂时代。

薛荫娴透露,中国官方甚至专门派医务人员出国学习,如何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官员靠兴奋剂催生出的成绩获得升迁,在利益与官职的驱使下,使用兴奋剂大行其道,反对者则遭到排斥和报复。薛荫娴特别指出,举重、游泳、田径、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兴奋剂重点使用领域。

《时代》杂志去年8月份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运动员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服用禁药。该杂志东南亚负责人Hannah Beech曾在中国目睹教练员让年龄幼小的运动员食用“强身健体”的药丸,教练将这些药丸描述成“天然草药”,但却不敢让Beech靠近这个药丸。

报道说,虽然其他国家也有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但这与中国家体育系统中、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运动员,有很大区别。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丑闻

全运会成绩

兴奋剂

取消

运动员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