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娱乐
即时快讯:

蒋勤勤嫁给陈建斌之后,我们都忘记了,她的颜其实杀伤力很大

2017-03-08 来源: 今日头条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最近,偶尔看了一集口碑不错的《见字如面》,关于节目,可能很多媒体都介绍过,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欣赏一下。

小编其实是被其中一位读信人蒋勤勤的美貌给惊到了!

当年的琼瑶女郎那个水灵呀,纯天然无添加:

但自从她结婚生孩子之后,就没人将她与时髦两字联系起来,但如今看起来,她的颜值,在这个娱乐圈,还是数一数二呀!

小编对她的感觉,还停留在几年前的“发福”形象上,然而,翻开她的微博,都是一系列的时尚图,第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小宋佳:

 

其实,41岁的蒋勤勤有颜有演技,完全可以成为都市女性的代言人,不过可能因为嫁给了圈内著名的“闷骚男”陈建斌,连带着形象也沉重起来……原来她比林志玲还要年轻,之前一度以为她快要50岁了,滴汗!

八卦了一下陈建斌与蒋勤勤的爱情故事,其实就是闷骚男追求大美人的励志经历,哈哈哈哈!

要数陈建斌最出名的一部作品,当然是《甄嬛传》,一开始有人质疑他演的雍正不够帅,但后来都被他的演技所折服,咦,整容演技的创始人?

陈建斌对表演非常执着,而且样子也长得特别“认真”,不苟言笑,很多女演员跟他合作都表示“压力山大”。

《甄嬛传》开拍初期,孙俪知道自己与陈建斌有大量的对手戏,内心已非常紧张,去到现场又见他一副“死人脸”,顿时生出绝望。

女人的直觉果然很准,与陈建斌相处了几天,孙俪差点崩溃,她说:“当时,我们演完了一场激情戏,他很严肃地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演?’我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心想,才拍第一场你就这样为难我,那接下来岂不是难过死了,我跟经纪人说,我不拍了,我要退出剧组。”

能将女演员逼到这个份上,陈建斌也圈中少见的人才呀!

继续讲孙俪。

幸运的是,当天晚上,孙俪在酒店房间看到了蒋勤勤的电视专访——她说跟陈建斌第一次合作时,也觉得两人无法合作下去,她甚至还跟剧组说,宁愿倒贴钱也要离开。

孙俪立刻就想开了,“他们一开始的关系那么僵,后来都能成为夫妇,那我也可以跟陈老师和平相处,事实证明,他只是长相比较严肃而已,内心其实很简单。”

陈建斌与蒋勤勤的定情之作是《乔家大院》,两人在里面饰演一对夫妻。话说,陈建斌那时基本上是被整个剧组的演员孤立的,怪就怪他是个“戏痴”。

很多演员特别忌讳在现场改戏,可对于陈建斌来说却是“家常便饭”,一而再再而三,蒋勤勤受不了了:“当时我想,这戏不能拍下去了,我连夜给在台湾的经纪人打电话,说我想退出。”

经纪人李静平火速赶去山西安抚,随身带着些台湾特产准备送给剧组同事,李静平提议也送一份给陈建斌,蒋勤勤却说:“宁愿自己吃撑死也不。”其实不光是蒋勤勤受不了陈建斌,剧组其他成员也看不惯他。“那时,我和同组其他演员经常出去吃饭,故意不叫陈建斌。”

好幼稚的演员呀……

蒋勤勤的不满,陈建斌丝毫没有察觉,还自以为幽默地跟她开玩笑。“那时,他老说我,你要是我学生,我早就把你弄出去了,词都念不清楚,所以我很恨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一句玩笑话,但当时我并不了解。”蒋勤勤回忆说。

大家都想不到,严肃的陈建斌竟会爱上了剧中的妻子。

《乔家大院》的导演胡玫说:“那天,我在拍蒋勤勤的戏,我们给她打了橙色的光,突然后面有声音说:‘导演,你说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是陈建斌,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就指着蒋勤勤说:‘就是这种!’”

导演听明白了,原来陈建斌爱上了蒋勤勤,在他心目中,勤勤就是最美的女人。而陈建斌也承认自己入戏很深,“我太投入了,投入到会把戏中的关系带到生活中,所以我觉得跟蒋勤勤特别熟。”

剧组杀青那天,陈建斌特意讨好蒋勤勤说,“我们合照一张吧。”蒋勤勤很不情愿,但想到就要分开,还是满足了他。

没想到,陈建斌还来了劲,“你要去日本玩,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帽子?”蒋勤勤立刻变脸,没好气地说:“我们有那么熟吗?”

电视剧拍完后,剧组一帮人经常聚会,陈建斌还一直觉得自己是男主角乔致庸:“在我心里,陆玉菡(蒋勤勤饰)就得跟乔致庸在一起。当演员把自己100%的情感调动起来后,角色本身会作用到演员身上。这次,乔致庸的力量超过了我,他改变了我。”

陈建斌在感情上很含蓄,他会为了一场替身拍的激情戏而动怒,就知道他有多传统。而他追求蒋勤勤也相当含蓄,时常给女方发这样的短信:“今天看见麦子了,长势很好,今年的收成会特别好。”

如果你不是文艺女青年,是无法理解这种短信的,可能连“手机卫士”都会将它视作垃圾短信。但蒋勤勤看懂了,天天收到这种“骚扰”短信,她会意了——有人爱上她。

据说,确定关系那天,蒋勤勤对陈建斌说:“对我俩来说,燃烧激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种吃吃饭、聊聊天、牵牵手的恋爱我不需要,我要的是结婚、生孩子,你能给我那种生活么?”陈建斌点头:“可以!”

总而言之,这段恋情就是奔着结婚而去的,而陈建斌的求婚也相当朴实,只是突然说了句:“要不去登记吧!”然后两人就直奔民政局。

结果那天在民政局排队领证的人居然有100多对,勤勤回忆说:“我俩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其间,我一直在安抚他,他这人急脾气,弄不好就甩脸走人了。”

好不容易盼来结婚机会的蒋勤勤,最终在2006年成了陈太太。

网上流传的小段子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陈老师还没正式开始谈恋爱,就给女方许下承诺,这样的极品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说说陈老师吧!

几乎每个对手在陈建斌面前都会怯场,他不但是资深演员,还曾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老师,而他本身就是该校的硕士生。

像林心如,成名后第一次与陈建斌对戏,NG了好多遍,她说根本控制不了内心的紧张,连导演都能看出来她在发抖。

作为一个“读书人”,陈建斌有自己的骄傲,他觉得给心爱的人送花、送巧克力什么的一点都不浪漫,反而觉得那些礼物非常庸俗。

蒋勤勤说,陈建斌给她送的东西是很多人都没有的,“有时候他在外拍戏或是在路上,有什么感受都会写诗发给我,这些诗已经存满了好几个手机,我不舍得删掉。”

蒋勤勤曾大方拿出自己手机里的情诗与观众分享,“夜雨寒星过巴山/秋池水满草深深/路上更觉故乡远/轻舟如见桨勤勤”;“新新家园瓦上云/默默涿州荒成柳 /心底一轮相思月/梦里几度下渝州(指蒋勤勤的家乡重庆)”;“郎心如铁绕指柔/三更不眠有玉人/黯然销魂为别离/千言万语讲勤勤”

两人打得最火热时,陈老师给蒋勤勤发的每首诗几乎都以“蒋勤勤”的谐音结尾,足显其才华及心思。

陈建斌属于巨蟹座,比较恋家,他自己也说了,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他根本不会出门。

有一次,好友廖凡好不容易才约到陈建斌出来吃饭,但陈老师坐下不够10分钟,便起来穿衣服走人,廖凡看傻了。

廖凡说:“我问他为什么要走?他说饭桌上很多人都不认识,觉得浑身不舒服。圈内人很多时候都要应酬,吃饭的时候未必每个人你都认识,反正吃完就走,也没什么好尴尬的,但陈建斌就是不行,脸皮薄,特别腼腆,他不知道应该跟大家说些什么,一定要走。”

曾经有媒体报道指陈建斌在新版《三国》剧组擅自加台词、改动作,“戏霸”气势十足,还说他对伙食斤斤计较,剧组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住在横店最高级的宾馆里。

对此,陈建斌赌气说:“剧组给我分配的房间太潮湿,我受不了,然后就自己付钱,是自己付钱搬到好一点的地方,我有错吗?也好,这个记者激励了我,我之后在横店拍戏都要求住最好的宾馆,反正都被写成这样了,我干脆就这样做吧!”

以前,陈建斌用“读书人”的方式爱着蒋勤勤,现在两人成了老夫老妻,他早已不发情诗,但爱护妻子的方式就更接地气了。

2007年1月8日,蒋勤勤生下儿子“小虎子”,她保留着一张照片,照片上,陈建斌用手捂着她的脸。

她说:“接生的医生特别感慨地对我说:‘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用手为刚出产房的妻子挡风’。”

那天,除了用手给老婆挡风,陈建斌的创举还包括让所有哥们拿外套把蒋勤勤团团围住;这边顾着老婆,那边他扯着嗓子指挥爸妈:“你们看住孩子,千万别抱错了,眼睛一刻也不要离开他!”

蒋勤勤觉得这段婚姻最遗憾的一点是裸婚,“没有穿婚纱,没有举办答谢亲友的宴席,甚至没有一起吃个饭什么的。我们当时还都和各自的父母住在一起。结婚的时候,陈老师就带着一箱子书,那是他最大的财富。”

后来,他们带着孩子一起补办了婚礼,也是温馨感人。

婚后,陈建斌的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蒋勤勤笑说他是一只绩优股,“我看好他,就下注了,我很幸运,选择了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蒋勤勤

陈建斌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