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即时快讯:

一物来自中国 竟给美国小镇带来致命威胁(图)

2018-01-25 来源: 看中国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美国小城大福克斯(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大福克斯市位于美国本土的最北部,比邻加拿大边界,常年积雪覆盖。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安静祥和的美国小城,却在经历着全美国都在面临的一场危机……

令美国家庭陷入危机和痛苦的就是阿片类药物的泛滥,特别是从中国通过网络来到这里的芬太尼。

据《美国之音》报道,2015年1月3日,大福克斯市18岁的贝利・汉克由于吸食过量芬太尼死亡。贝利的好友凯恩・施万德说,他永远忘不了改变众多人生活轨迹的那个夜晚,“我把他从沙发上拉下来开始做心肺复苏,我又告诉另一个朋友赶快打911。医护人员赶到,宣布贝利死亡。”

大福克斯郡验尸官玛丽・安・桑斯医生是为贝利尸检的法医。她对《美国之音》的记者说:“我是那个要去面对这些家长,告诉他们你们的儿女因为年少好奇,尝试了一些新东西而死去了,真的太难了。”

劳拉・汉克是贝利的母亲,那是令她痛彻心扉的一个夜晚,她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我整个一周都处在震惊状态。整个人都懵了。”

劳拉・汉克回忆说:“在选择当警察之前,贝利还告诉我,他的梦想之一是当医生。我一直都很为他骄傲,你知道的,不管他做什么。”她指着儿子的照片说:“这是贝利,后座是他的狗Pop Tart(夹心饼干)。Pop tart特别喜欢坐车兜风。”

贝利好友凯恩・施万德则说:“他很有意思,是个很随和的人,总能让你笑。”“他很友善,会为朋友两肋插刀。”

来自中国的致命威胁进入美国小镇

《美国之音》报道说,贝利的悲剧并不是个案。在美国,目前吸食毒品过量死亡的案件是1999年的3倍,2016年有6万4000名美国人因此失去生命。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2017年10月宣布阿片药物危机为全国卫生紧急状态。

白宫全国毒品控制政策办公室主任克里斯・克里斯蒂用911来比喻阿片危机的威胁。当时还在担任新泽西州州长的克里斯蒂在马里兰的一次听证会上对议员们表示:“每天有175人因此丧命。对于我这样的纽约附近的人来说,最有力的比喻,就是我们每18天就有一场911事件。”

红河高中是大福克斯市三所高中之一。任教40余年的健康教师蒂姆・德尔默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许多人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在这样的北达科他小镇发生,毒品是大城市的问题,“可我们突然间发现,我们也没能幸免。”

大福克斯市警察局布莱特・约翰森警督说:“如果我们发现有人持有毒品,调查不会就此停住。我们会寻根问底,有时候会一直追溯到海外其他国家。”

检察官随后抛出重弹:是中国制造商提供了贝利吸食的芬太尼。

2017年10月18日,联邦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首次起诉了中国的重大芬太尼毒贩,他们利用互联网将芬太尼和类芬太尼药物销售给美国的毒品贩和个人消费者。”贝利的案件就是开始此项调查的源头,两年之后,人们才知道在这个美国小镇横行的非法毒品源于中国。

对此,克里斯蒂严辞表示:“我们必须告诉中国政府,这是战争行为。你把这些毒品送入我国,杀害我们的人民。这种药物没有别的用处,只会杀人害命。”

防患于未然从中学生做起

为了让贝利・汉克的悲剧不再重演,消除毒品最好的方式就是防患于未然。在学校,这项努力正在继续。在红河高中,这里的学生有一堂反毒必修课。

健康教师德尔默在课堂上对学生们强调:“跟过去几十年相比,现在的毒品最可怕的一点就是:一次失足就可能夺去你的生命。你不是吸食成瘾不能自拔,就是因此丧命。过去,人们常常能够挺过尝试毒品的阶段,有些人可能浅尝辄止,判定毒品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东西,然后继续自己的人生道路,成长为有用的人。而现在,你们没有这个机会。”现在的成瘾数据显示,很多吸食过量致死的人都是第二、第三次到急诊室。

“4年前,因服用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的案件头一次超过了交通事故致死的案件”,桑斯医生说。

大福克斯市卫生局局长黛比・斯万森也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芬太尼改变了一切,它加快了毒品成瘾的致命速度。”

大福克斯市警察局贾斯丁・哈尔维警士曾经当过护士,他拥有特别执照来处理与阿片吸食过量相关的案件。他说:“有些药物,只要很小的量就会导致心脏骤停。真的会发生得非常快。”

年轻时总觉得自己百毒不侵

凯恩拿着照片回忆起他的好友兼室友贝利:“这是我的房间,我躺在地上,贝利躺在我床上,还有我的狗。”

他说,他很难觉得贝利不是因他而死。“我想我是贝利开始吸毒的部分原因,那时候我们住在一起。如果我没有吸毒,他也不会的”,凯恩说着说着,便低下了头。

凯恩因共谋分发毒品被判处在联邦监狱服刑42个月。他被提前释放,改为监视居住。

凯恩说,自己也完全记不起为什么要开始吸食芬太尼。“我……其实说不清,不知不觉就开始吸了。我跟一些朋友一块玩儿,他们开始用芬太尼,我就想那我也试试吧。芬太尼是个新鲜东西,我就开始试试,一下子就上瘾了。”

凯恩认为那种只讲吸毒多可怕的“恐吓战术”并不能真的警醒青少年。他说:“光说吸毒多可怕,我觉得一点都没用。我亲眼看着贝利死去,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但是我还是照旧吸毒,直到我自己吸食过量,差点死掉。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百毒不侵,别人会死,但我不会死,我能控制自己,不吸那么多。特别是自己上瘾后,总会这么想,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总觉得自己有办法解套。”

凯恩的母亲卡尔森在旁边回忆起自己送儿子去监狱的那一天。“我要去监狱看望他,很难。我还记得送他去监狱那天……我忍着不在他面前哭,可是回家路上我哭了一路,我只想他跟我在一起。唯一一点就是我还能拥抱他,给他打电话,给他写信,对于有些孩子吸毒的母亲来说,她们可能再也没有拥抱孩子的机会了”,她眼泛泪光。

凯恩提前出狱后在家受到监视居住,他脚腕上带着GPS追踪器,出去工作或者买东西都需要向执法人员报备。

“行动起来”—社区的努力

为了应对阿片类药物危机,大福克斯市长办公室展开了“行动起来”这项运动,希望团结社区各方各面来打击药品滥用。

大福克斯市市长迈克尔・布朗也是一名妇科医生。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这些死亡案例令人震惊,就像是往你的脸上泼了一盆冷水,惊醒了所有人。我们不能容忍这在我们的社区存在。”

大福克斯市是一个非常紧密的社区,这里人烟稀少,社区邻居基本都互相认识。

健康教师达尔默说:“在北达科他州人们能更快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家彼此都认识。如果有人在200英里以外的地方去世了,估计半个大福克斯的人都认识这个家庭。所以在北达科他,人们真正意识到了这场危机。”

大福克斯市议员珊迪・马修是该市“行动起来”项目的主要推手之一。“我们知道戒毒需要一生的努力,我们想要构建一个氛围,欢迎那些戒毒的人,并且在整个过程中支持他们”,她致力于为戒毒者塑造一个全面的支持网。

山地平原成瘾科技转移中心主任汤玛辛・海特坎普对目前的变化表示乐观。

“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我看到很多药房里现在都有纳洛酮(阿片逆转类药物),不需要处方就可以买。我知道你们关注贝利・汉克的案件。如果他的朋友当时有纳洛酮,他现在可能还活着”,她的话语中带有一丝惋惜。

原谅与自新

虽然在贝利的案件中通过执法人员的努力已经让20多人绳之以法,但这无法挽回贾森和劳拉的爱子贝利。

贝利的父母家在明显的地方摆着一个小盒子。“很多人问我贝利被埋在哪儿,他没有”,劳拉说。“我就会发一张这个盒子的照片给他们….我们有他的毕业纪念戒指,他的钱包,还有他的驾驶证,你看他那时候的发型多疯狂啊。”

贝利的父亲贾森的眼中泛着泪光。“希望我们发声能够挽救其他人的孩子。而且我想失去孩子的人把心里话说出来是有帮助的,”他说。

劳拉说,她希望代表贝利原谅凯恩。“我想要代表贝利来原谅凯恩,我知道贝利会想让凯恩变成一个比较好的人”,劳拉摸了摸自己发酸的鼻子。

入狱服刑期间,凯恩参加了“来自监狱的对话”,这个项目让犯人向那些问题少年讲述自己的故事。凯恩的话帮助了一个有毒瘾的女孩去寻求帮助,最终成功戒毒。凯恩说:“然后别人告诉我,她的名字是贝利。我当时觉得……太神奇了。我的意思是,我当时一下子就僵住了,我不知道对她说什么,我就愣在那……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奇特的经历,她说她的名字是贝利……天道真的很神奇。”

凯恩自2015年5月戒毒至今。他计划在今年就读社区大学,开始自己的大学学业。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中国制造

毒品

痛苦

美国家庭

芬太尼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