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即时快讯:

中国留学生口述:飓风来了,我们一路北逃

2017-09-12 来源: 文|童彤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我发邮件给导师,想问她要不要一起撤离。结果,她说她已经走了,让我们也赶紧走。”

正在迈阿密大学就读博士的大葛(化名)回想起那几天的经历,对搜狐号“知世”说,“真没想到逃难这种事会发生在我头上。这段行程既是逃亡路,也算是公路旅行:很惊险、很辛苦,但还是挺值得的。”

一周前,他还像往常一样学习工作。然而就在几百公里外,飓风“艾尔玛”已然升级成“史上最强5级”,即使是与1992年令佛州损失惨重的5级飓风“安德鲁”相比,“艾尔玛”的气旋明显大得多。

(图片来源:取自网路)

仓皇北逃:导师同学早已撤离

最初,大葛是不打算离开迈阿密的。作为佛罗里达半岛东南角的城市,迈阿密遭遇飓风本是家常便饭——去年声势不小的“马修”也没有给这里造成多大冲击。所以直到9月5日,大葛还认为情况没那么严重。

然而,“艾尔玛”的威力比想象中来得大:飓风横扫了风景如画的加勒比群岛,在波多黎各、古巴、维京群岛、荷属安地列斯群岛等地留下满目疮痍。

防灾形势越来越紧张。9月5日一早,大葛从电视新闻中得知,佛罗里达州州长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

(超市货架上,水和饮料几乎被销售一空)

收到此信,大葛和家人决定前往超市买水、囤积食物,以备可能发生的断电断水状况。那时,超市里已满是紧急购置必需品的民众,许多物资被一抢而空。大葛一家去了几个超市,才将需要的水和食物买齐。

9月6日,迈阿密大学发布停课通知,并发邮件建议学生迅速撤离南佛罗里达。

“我发邮件给导师,想问她要不要一起撤离。结果,她说她已经走了,让我们也赶紧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大葛表示,最终促使他们决定撤离的是周围的师友。“我有个同学在海洋学院,就是研究飓风的。他们研究飓风的人都撤了,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留呢?”

此地不宜久留,但想走似乎也不那么容易:孩子未满一岁,大葛夫妇需要为她出远门做许多准备;大葛8月31日刚刚买了车,新车连机油都没有换;许多加油站都没油了,大葛辗转多个加油站,才给车加满油……折腾了一天后,7日早上9点半,大葛终于带着家人踏上了躲避飓风的旅程。

然而上路后,他们才发现,北逃的道路上已经是人满为患。

9月7日,美国佛州部分地区发出了强制撤离令,以疏散可能受到“艾尔玛”影响地区的民众。这场被戏称为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撤离中,仅佛州迈阿密-戴德县就有65万人离开家园。

惊魂一刻:夜路开到80迈 撞到小动物

大规模的撤离也引起了佛州南部高速公路大规模拥堵。出发的第一天,大葛就被堵在了高速公路上。

(加油站也是车满为患)

“在西棕榈滩(West Palm)时开一阵堵一阵,我觉得还好,在堵车时就当是休息了。但到了奥兰多(Orlando),那堵得啊……我们至少在那儿堵了2、3个小时。”过了奥兰多,大葛一家人当天计划的行程还剩下三分之一,而那时夜幕已开始降临。

看着Google地图上一片标红的前途,负责导航指路的妻子告诉大葛,如果要想完成计划、到达目的地甘茨维尔,他们就必须下高速、走小路。尽管甚少开夜路的大葛有一丝犹豫,但他最终还是听从了妻子的建议,毕竟,如果不及时赶到甘城,他们就只能堵在高速上过夜了。

于是,大葛将车驶离高速,走起了乡间小道。“小路上没有很多车,我可以开到快80迈。但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路灯,晚上完全是黑的,唯一一点光亮就是车子的远光灯。” 这样开夜车总是惊恐不断:在完全陌生的小道上飞驰,司机对前方的道路没有预期。“有时,前方突然出现一辆卡车;有时,路旁是一片大湖。还挺吓人的,我老婆手里都捏着汗。” 想起那天晚上的夜路,大葛还有点后怕。

在快要抵达目的地时,大葛的车撞到了动物。“车子突然抖了一下,但又没什么事儿,就继续往前开。然后,我才想,可能是撞到小老鼠或者小兔子了。幸好不是鹿,要是撞上鹿,整辆车就要报废了。”大葛说,后来也有看到一头鹿死在路中央,不免感到心有余悸。

9月8日凌晨,大葛一家终于平安到达甘茨维尔。在那里,他们休整了一天。“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这次可算是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在甘城,大葛的大学同学接待了他们一家:不仅亲自做饭,还帮忙搞定了继续前行的相关事宜。而晚上,多年未见的高中同学又包办了大葛一家人的晚餐。

“因为他们,我瞬间就觉得不孤单了,”大葛说。因为躲避飓风选择驾车出行的人有很多,但似乎只有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老同学招待和帮忙。

“这真的让我们心里感到温暖,真的非常感动。”

到达安全地带:休斯顿已恢复 相信迈阿密也能如此

此后的行程变得轻松了许多——越往北,道路状况越好,天气和风景也不错。

9月10日上午,大葛一家人正在佛州西北角的潘萨科拉(Pensacola),享受着那里的阳光与宁静;而与此同时,飓风“艾尔玛”也终于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登陆: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雨水和海水将迈阿密市区多条道路淹没,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道路两旁的棕榈树在风雨中剧烈摇晃。

然而大葛一家无暇顾及飓风的消息,继续抓紧时间踏上旅途。9月11日,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休斯顿。

(阳光晴好的休斯顿)

“我们原本打算去亚特兰大。但在甘城时,提前撤离的同学告诉我们,大量从佛州跑出来的人都涌向了亚特兰大,所有酒店客房都订满了,连附近小城市的住宿也都没有空房间了。所以,我们才临时改变主意,”谈起目的地的选择,大葛表示,这其中有许多客观原因。“这趟出门,虽然是逃难,但也算是一次公路旅行。我听在休斯顿的同学说,那里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去那儿看看。”

上个月末,飓风“哈维”横扫得州,也给休斯顿带来了惨重打击:许多房屋遭洪水淹没或被狂风摧毁,甚至有化工厂受灾发生爆炸。

但十余天后,休斯顿已经逐渐走出了飓风的阴影。“就我看到的来说,休斯顿已经看不到飓风留下的痕迹,基本都恢复了,”大葛说道。

而此时的佛州南部,还是一片泽国。虽然“艾尔玛”已经减弱为热带风暴,但它带来的狂风和暴雨仍给当地民众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9月10日,大葛收到学校发来的消息:迈阿密大学医学院附近有发生龙卷风的危险。而大葛的家,就在医学院附近。“我们家客厅和卧室都有很大的窗户,我还是有点担心,窗户玻璃会不会被打破。不过,我们走之前做了一些准备,把贵重物品都放在了比较安全的地方。”谈起迈阿密的灾情,大葛还是有一丝担心。

对于灾后重建,大葛相当乐观。“我们打算在休斯顿待一两天,然后就打道回府了,”大葛说,他相信迈阿密能很快完成恢复和修缮工作。

“我觉得,佛州政府对此次飓风的应对和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分,大学也预先给我们发出了很多警报,媒体也做了十分到位的报道。基本上,让每个人在灾害来临前都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我看报道说,这次飓风死伤不多,相对造成的破坏应该也没那么多。下周一,迈阿密大学重新开学,我会准时回学校的。”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一路北逃

中国留学生

口述

飓风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